•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仙墓 > 第001章 少年州牧

    第001章 少年州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仙界,玄州。

        ……

        陆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额头上,满是冷汗。

        “奶奶的,丢人丢大发了!常年打雁,没想到却被雁啄了眼!”

        “一个汉代的平民墓穴里,怎么会藏着一个‘绝死’的布局!究竟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弄出来的!”

        “咦?不对,我没死?”

        下一刻,陆云呆住了。

        “哈哈哈哈哈……果然,想我陆云学究天人,通古博今,乃是有史以来最强的摸金校尉,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死在一个普通的墓穴中。如果不是那个绝死布局出现的太突然,我又怎么会被困住呢?”

        陆云嘿嘿直笑,没死就好,总算没有给摸金一脉的祖师爷丢脸。

        “不过可惜了,那本青铜古书没有带出来,看样子应该值不少钱?!?br />
        陆云吧嗒了一下嘴巴。

        “等等,这是哪里?”

        下一刻,陆云才反应过来,他抬起头来,朝着四周看去。

        这是一个看上去古香古色的房间,装饰华丽,布局典雅,在这间房间的四个墙角,又安放着四颗夜明珠,散发着熠熠的光华,将整个房间照亮。

        但是陆云却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颤。

        “这房间的主人到底是自己找死,还是要害死我?”

        “这房间布局,分明是一个九阴驳阳的风水杀阵,再加上正对着床的那个铜镜……他就不怕养出鬼来?”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房间的主人把我救出来,应该不会害我吧……他布置房间的时候,就没找人看看风水?”

        九阴驳阳,顾名思义,这种风水布局可以汇聚阴煞之气,人在这样的风水布局中呆的时间久了,就会体弱多病,寿元大减。

        嘎吱——

        就在陆云愣神之间,房间的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身穿绿裙的少女,端着一个食盘走了进来。

        这个少女年纪不大,看上去十五六岁,长发及腰,明眸皓齿,是一个异常好看的小美女。

        陆云也就算是久经风月的人了,但见到这个小美女的时候,心脏也忍不住慢了半拍。

        “身上穿着古装?是在拍戏?难道是个小明星?难怪长得这么好看。我是跑到哪个剧组里了?”

        陆云四下环顾,却没有发现摄影机以及其他什么人。

        “州牧大人,您醒了?!?br />
        少女端起那只看上去如同白玉雕琢的玉碗,来到陆云的面前。陆云只觉得一股沁人的香气钻进他的鼻孔。

        也不知道是这少女的体香,还是那碗看上去闪烁着淡紫色光华的汤的香气。

        闪着光的汤?这玩意是人喝的吗?

        “等等!”

        陆云向后让了一下,“你叫我什么?州牧大人?”

        陆云有点发蒙。

        作为一个精通华夏历史的盗墓贼,陆云当然知道州牧是什么。

        华夏有九州,州牧为九州之长。汉代的时候,便有州牧之说。

        “难道是汉代剧组?这个小美女入戏太深,醒不过来了?”

        陆云抚了抚额头,“那个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剧组的演员,你也不要和我对台词?!?br />
        “州牧大人,难道您是受到太大的打击,得了失心疯?奴婢是你的侍女挽风呀?!?br />
        少女的眼圈红了,“州牧大人您放心,哪怕您不是州牧了,奴婢也会追随在您的身边,?;つ??!?br />
        陆云没辙了。

        “这是哪里?”

        陆云转而问道,他觉得应该先去找几个正常人交流一下。

        “这里是玄州城?!?br />
        挽风答道。

        “玄州城在哪?”

        陆云有些茫然,华夏好像没这么一个地方。

        “玄州城当然在玄州啊?!?br />
        “那玄州又在哪里?”

        “在琅邪天?!?br />
        “琅邪天又是什么地方?”

        陆云彻底茫然了。

        “琅邪天……当然就是仙界九天十地四仙海之一的琅邪天了?!?br />
        扑通!

        陆云两眼一翻,又倒在了床上。

        疯了,彻底的疯了!

        这个看上去如花似玉的小美女,竟然是个疯子!

        挽风的小嘴一瘪,几乎要哭了。

        州牧大人好不容易醒来,又晕过去了。

        挽风将那碗紫蒙蒙的汤汁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又轻轻地退了出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云再次醒来。

        “那个疯丫头走了?”

        陆云抚了抚额头,他看到了床边的那碗汤。

        “有点饿了?!?br />
        陆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端起这碗诡异的汤,三下五除二的喝完。

        “还好,没毒……”

        陆云打了一个饱嗝,松了一口气。

        瞬间,他只觉得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自己的身体里流窜,原本那还有些软绵无力的身体,也渐渐的恢复了一些力气。

        “这个剧组真有钱,就这个碗……怎么也得值个几百万吧……拿个几百万的玉碗当道具,败家?!?br />
        出于职业习惯,陆云顺手将那个玉碗揣进怀里。

        “还给我换上了一身古装……假发都给我带上了,难道真的是看到我玉树临风潇洒倜傥,让我当男主角?”

        陆云从床上爬下来,晃晃悠悠的站在地上。

        “得先把这房间里的‘九阴驳阳’的风水格局破了再说?!?br />
        陆云来到那面镜子面前,双手扶着镜子,想要将这面镜子搬开。

        不过这个镜子,就好像钉在地上一样,任凭陆云如何努力,这面镜子都是纹丝不动。

        “哎?”

        突然间,陆云傻眼了。

        他呆呆的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影。

        这是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少年,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净净,活脱脱的一个小白脸……不过他的脸色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身材也是异常瘦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将他吹走。

        这人……绝对不是自己!

        幻觉?

        陆云抬起手来,镜子里的那个小帅哥也跟着抬起手来。

        陆云摇了摇头,镜子里的人也摇了摇头。

        扑通!

        陆云再次摔倒在地。

        “这特么的根本就不是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云完全傻眼了。

        他的大脑飞快的运转,仔细回忆着自己昏迷,或者说是失去意识前一秒的事情。

        “我好像……没有从那绝死的格局里逃出来,那我应该是死了,然后借着这个少年的身体,又活了过来?!?br />
        陆云回忆起,他死亡那一刻的绝望。

        “刚刚那个丫头说的,难道是真的……这里真的是仙界,被我借尸还魂的这个少年,真的是什么州牧?”

        “仙界,仙人的世界,这么说我是仙人了?”

        陆云的眼睛一亮。

        随后,他的身体绷直,一个鲤鱼打挺……

        嘎吱。

        闪着腰了。

        陆云呆呆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特么算哪门子仙人?

        “哎呀,大人您怎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挽风推门进来,她看着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的陆云,急忙将他扶起来。

        “闪着腰了……”

        陆云一手扶腰:“我堂堂一个神仙,闪着腰了?!?br />
        “神仙?”

        挽风微微的一怔,继而神色暗淡道,“州牧大人你说笑了,如果您真的是神仙,天帝大人怎么可能要废黜您的州牧之位?!?br />
        挽风一边说着,一边将陆云扶到床上。

        随后,她的指尖浮现出了一点小小的绿色光华,往陆云的腰间一抚,陆云就觉得一股清凉的气息流入他的腰间,那股子钻心的疼也消散无踪。

        这下,陆云彻底的相信了……这个美的不像话的小姑娘,绝对是一个仙女!

        “难道我还不是仙人?”

        陆云直起腰来,连忙问道。

        “州牧大人,您连修仙者都不是……更不要说是仙人?!?br />
        挽风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因为您不是修仙者,所以天帝大人才下令,若是您半年之后依旧无法修仙,那么就剥夺您玄州牧之位?!?br />
        “修仙者?”

        陆云微微的怔了怔,不过他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陆云不是傻子,他知道,说的再多了,恐怕就要露馅了。

        眼前这个名叫挽风的小美女,虽然娇俏可人,看上去也异常乖巧,但天知道被她知道自己借尸还魂,夺了之前那个州牧的身体重生,会发生什么事情。

        “大人您放心,就算是您不是州牧了,奴婢也依旧会留在您身边的。奴婢已经进入丹境,凝结神通,就算打不过那些人,带着大人您逃跑还是没问题的?!?br />
        挽风看上去信心满满。

        “看来我的仇家还不少?!?br />
        陆云苦笑一声。

        挽风也沉默下来。

        这个身体的前任主人,也叫陆云。

        玄州陆家,一脉相传,虽然人丁稀少,但是家大业大,乃是玄州第一大仙道世家,执掌玄州牧。

        不过这个家族却是臭名昭著声名狼藉。平日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陆云的爷爷和父亲,更是天字头号的恶棍。

        也许是坏事做的太多了,陆云的父亲和爷爷,都相继死在天劫之下,陆云自己,更是一个无法修炼的绝脉。

        陆云虽然不能修炼,不是修仙者,但是做起缺德事来,却是并不比他老子和爷爷少,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整个玄州的修仙者,对陆家都是恨的牙根直痒痒。

        不过作为玄州牧,陆云手下强者众多,许多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但就在三天前,琅邪天帝却是下达了一条诏喻。

        半年之内,新任玄州牧陆云若是无法修仙,成为修仙者,那么将会被剥夺玄州牧之位,另选他人担任玄州牧。

        原本身体就不好的前任玄州牧,两眼一翻,直接倒下了。

        平日中,对陆家忠心耿耿的那些修仙者,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可谓树倒猢狲散。

        州牧府中虽然还有一些人,但是那些人可都是在恭候着半年之后,新一任玄州牧的。

        ……

        挽风只认为陆云受到刺激,神志模糊,所以便将他现在的处境又说了一遍,让他早作准备。

        “挽风,我看着那面镜子挺别扭的,你帮我挪开?!?br />
        陆云指了指正对着床的那面镜子。

        “好?!?br />
        挽风的手一挥……那面在陆云眼中无法撼动的镜子,轻飘飘的便飞出了房间。

        “还有那边放着的那个盆栽,也丢出去!”

        陆云的眼睛一亮,挽风真的是仙女……或者是修仙者?

        不过刚刚挽风说的只是修仙者,却不是仙人,这一点陆云倒是没有注意。

        挽风虽然不解,但也照做。

        那株盆栽飞出去的一刹那间,陆云便觉得一股一直压在他身上的闷气,突然间消散无踪。

        整个人也变得舒畅起来。

        九阴驳阳,对普通人有着致命的伤害……但是如挽风这样进入丹境凝结神通的修仙者而言,这点阴煞之气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对了挽风,这间房间是谁布置的?!?br />
        陆云长松了一口气,开口问道。

        “是薛大管家布置的?!?br />
        挽风也觉得房间里似乎发生了变化,但是究竟是什么变化,她却说不出来。

        “薛大管家?他人呢?”

        陆云的眉头一皱,仙界也有同道?

        这房间的布局,分明是一座风水杀阵,杀人于无影无形。

        陆云之所以会借尸还魂,分明是因为仙界的这个陆云,被这座九阴驳阳的格局杀死了。

        若是陆云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那么也会步了前任的后尘。

        陆云是一个顶尖的盗墓贼,分金定穴,判定风水,无所不通。

        “州牧府的阵法需要修缮,所以薛大管家前些日子出门采购‘阵基石’了?!?br />
        挽风回答道。

        “阵法?”

        陆云微微的一怔。

        “对呀,薛大管家可是一位阵法大师。大人您的房间里的一座防御阵法,薛大管家说您得罪的人多,所以特地给您布置了一座防御阵法?!?br />
        陆云抚了抚额头。

        仙界阵法?风水布局?

        “扶我出去看看?!?br />
        陆云深吸一口气,对挽风说道,现在他的身体还有些软。

        “哎,好!”

        挽风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扶着陆云的身体。

        感受到挽风那柔软的身躯,陆云心头便是一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