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87章 门下走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魏永来之前,早就打听清楚了,外面传什么李三跟薛仁贵、程咬金关系好,还说连李绩也是他的坐上客,但他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事实顶多就是李三寻了机会抱上了薛家的腿,至于程咬金、李绩、苏定方确实在李家吃过饭,但那也只是薛仁贵在这请客吃饭而已。

        最近这突然出现的蓝溪药酒确实火,做为长安的地头蛇魏永比其它人更清楚。其实高阳公主对于什么蓝溪药酒并不知情,也不会有兴趣盯上这么点东西,这一切不过是魏永为了讨好公主,主动跟公主府的长史说自己能够把这蓝溪药酒弄到手。

        那长史也是个比较贪心的,见有利可图,便在公主面前说了几番,高阳还以为是李三想投效在她的名下呢,自然也就同意了,毕竟这种商人投效名下的事情很多,商人们拿出一些利益来,换得的是更多的?;?,两全其美,各得其所。

        魏永已经在公主面前夸下???,自然是对这药酒志在必得。他自认为,高阳公主的名头,足以摆平薛仁贵了。

        现在嘛,就先让这李三得意一下,等会就等他所有的客人都到了,当着众人的面,他要让李三把方子拿出来。

        “这些什么来宾,都是些乡绅土豪,全是些小角色?!蔽河捞庞霰ǖ哪切├纯统?,什么这个员外,那个掌柜,不由嗤笑。

        “有客到,蓝田县衙赵录事到!”

        留着两撇小胡须的赵录事笑盈盈的进来,身后带着两个白直,还送上了两匹丝绸做为贺礼。

        “恭喜药馆开张!”

        “多谢赵录事捧场,里边请?!?br />
        赵录事笑呵呵的往里走,一进去就发现一个壮汉大咧咧的坐在主宾席上。他本以为今天自己前来,应当是这个小药馆开张酒席上的贵客了。

        手下白直还想去叫人让座,赵录事连忙拉住。他已经认出来了,这位可是长安县的不良帅魏永。

        蓝田县和长安虽然都叫县,但人家那县的县令是五品官,他们这县县令是六品官,不但品级不同,更别说长安县管了一半的长安城,长安县的不良帅,可比他这个蓝田县的录事职权大多了。

        “这不是魏帅吗,在下蓝田县录事赵大,见过魏帅?!闭月际律锨凹覆?,拱手见礼。

        魏永打量了赵大几眼,有点眼熟。

        “哦,赵录事啊,也有闲情来参加这个开业啊,坐?!?br />
        客人越来越多,蓝溪一条街上的掌柜东家,还有蓝溪乡的里正、族长、一些大地主们基本上赏脸来了,毕竟李家现在也重又振兴了,这个面子还得给的,蓝溪乡也就这么大,有头有脸的人也就这么多,互相捧场还是要的。

        魏永听着有些打瞌睡,这些猫猫狗狗怎么就没完没了了。

        “有客到,长安同济堂赵掌柜到!”

        魏永抬了下头,长安同济堂是一家大药铺,在天下许多州都开了分号,东家更是太医署里的老神医,想不到连同济堂都来了。

        门口,同济堂的掌柜笑着拱手,赵先生连忙上前。

        都是行医的,他深知同济堂的地位,“想不到赵掌柜的亲至,真是太客气了?!?br />
        赵掌柜笑道,“如今满长安城里又有谁不知道本家你啊,你的回春堂虽然今天才开业,但我敢说,以后全天下的人都将知道回春堂的大名啊。光是你们的独家药酒,就将不得了啊。本家啊,咱们五百年前也是一家,看在同姓本家的份上,回春堂可得关照关照下我们同济堂啊,一旬限购十瓶药酒,这条件也太苛刻了?!?br />
        蓝溪药酒,现在真是名满长安。

        虽然现在回春堂卖的药酒只有十来种,但每一种都深受好评。治风湿的追风、治失眠的安神,治肾虚的金枪,还有温补的十全大补,吃过了的都说好。

        同济堂每天都有熟客来问货,可他们也没办法啊。上次回春堂送来十瓶,他们开始还不太想要,最后还是说试卖才勉强同意,谁知道效果这么好,这么受欢迎呢。

        特别是连他们东家老神医都发话了,说这些药酒确实好,有东家的话,赵掌柜自然上心。

        现在他特别希望能够多弄些药酒回去,一旬十瓶这真的完全不够。

        李逍在边上笑道,“眼下回春堂刚开业,限购也是不得已的事情,但我们如今已经在加班加点的增派人手,加大产量,接下来,药酒供应会增加,到时给各位同仁们的供货量肯定也会增加的?!?br />
        “李东主真是年轻有为啊,我们东家很想见见你呢,老东家托我带个话,哪天二位有空的话,请来长安同济堂,我们老东家想和二位交流切磋一番?!?br />
        赵先生忙在旁边说同济堂的老东家乃是太医署的太医署令赵老爷子,极有名的老神医,御医。

        大唐的太医署是个很特别的机构,隶属太常寺,既是医疗机构也是医学教育机构,里面有师生多达三百多人。其中的御医基本上都是天下有名的各科名医,而招生的医学生,也都是极有资质的,在这里深造学医,将来也必成为名医。

        做为御医,那主要就是为皇家治病的,也给朝中的文武百官大臣看病,特别是如赵老爷子,那更是自南北朝时代就世代为宫廷御医了。

        老爷子算是医界泰斗,虽说不能跟早年的药王孙思藐相比,但也确实是权威。老爷子想见李逍和赵先生,那是瞧的起他们了。

        “多谢老神医提携,改日一定亲自登门拜访?!?br />
        “蓝田县令柳使君四公子到!”

        “蓝田折冲府兵曹刘参军到!”

        “羽林军校尉薛五公子到!”

        “羽林军校尉程五公子到!”

        ········

        随着几声高唱,几位公子哥到了。

        魏永坐不住了,他本以为李三只是薛家的一个狗腿,谁知道现在薛仁贵的儿子和程咬金的孙子都来了,这两位可都是嫡出,且在羽林军中有大好前途。

        这两人前来,可就说明事情没这么简单了。

        还有那蓝田折冲府的刘参军,这也是长安的一个勋贵公子哥。

        还在皱眉沉思,结果面前一个声音冷冷响起,“我当是谁呢,坐在这里人模狗样的,魏永,你见了你程爷还装什么大尾巴狼,还不赶紧滚开,给你程爷让座!”

        魏永抬头,发现程家五郎君程伯献正抱着双臂在胸前,冷眼居高临下的打量他。

        面上火烧火烧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样骂。

        可魏永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他在长安虽为不良帅,平时手下一群不良人,走在街头也是呼五喝六人模狗样的,但就如程伯献说的一样,他不过是别人的狗。

        而程伯献是谁,卢国公的嫡孙,何况人家还是羽林军的军官,前途无量,将门虎子。

        真要被程伯献揍上一顿,自己脸面无光不说,甚至连冤都没处说。

        “原来是五爷到了,恕小的狗眼不识泰山一时没有注意,小的这就给五爷让座?!蔽河篮谧帕称鹕?,点头哈眼,还连忙拿袖子把椅子给擦拭了一遍。

        程伯献哼了一声坐下,白了他一眼。

        “我说魏永,你什么时候也这么闲了,还有空跑到这蓝溪乡下来?!?br />
        “只是顺路而已?!?br />
        “哦,是吗,可我刚才怎么听三郎说你有意要帮衬他一把啊?!?br />
        “不敢不敢,刚才一时玩笑话,李三郎错当了真?!彼钔芬丫沽?。他说自己是高阳的一条狗,可高阳却未必真会护着他,真要遇事碰到硬铁,估计也是被弃的份。

        “何必这么见外呢,我们在长安也是常见面的,你要真想跟三郎合伙,好说啊?!?br />
        “不敢不敢?!?br />
        “真不愿意?”

        魏永连忙摇头。

        “三郎,你过来听听,魏永怎么跟我说的和你说的不一样啊?!背滩仔ψ哦岳铄兴档?。

        李逍微笑着从一边过来。

        “魏帅?!?br />
        “三郎,何必这么见外呢,叫我魏二就行。刚才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真没别的意思?!?br />
        这见风使舵的本事确实是厉害,李逍也不点破。

        那边薛楚玉也坐了下来,“魏永啊,你这手也伸的够长啊,都伸到蓝田来了,也不问下我们刘兄肯不肯呢?!?br />
        刘参军年纪跟程薛二人相同,坐在一边掏着耳朵,“我可不敢管魏帅啊,人家是长安不良帅,我只是乡下小参军呢?!?br />
        魏永被几个公子哥羞的脸色通红,却不敢发怒,只得连连陪罪。

        可程伯献却不肯放过他,“魏永啊,你刚才坐在这里挺潇洒啊,又是茶啊又是点心的,你今天来带了什么礼物???”

        “对啊,上门贺喜吃席,总不能空手来啊?!毖ξ逡才浜献诺?。

        魏永没有办法,今天不脱层皮是不可能的了。

        当下咬牙道,“今天某其实也是受人差遣而来?!?br />
        “谁?”

        “高阳?!?br />
        魏永这个时候只能报出主子的名字,要不今天还不知道要被这几位怎么折腾呢。

        反正,以后蓝溪这个鬼地方他是再也不打算来了,脸都在这里丢光了。

        程五哦了一声,高阳啊,这两个字长安谁不知道。

        “原来是那位,知道了,现在你可以滚了?!?br />
        魏永拱手,“程五爷、薛五爷、刘四爷还有李三郎,今日多有打扰,告辞?!?br />
        程五不客气的道,“快滚,出去的时候记得把今天的贺礼留下?!?br />
        魏永脸一阵青一阵白,低头退下,他最后转身的时候,目光在李逍身上狠狠的剜了一眼,李逍看见了,但并不以为意。

        事情并不是他挑起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