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86章 不良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经过多日的筹备,在赵先生的费心费力之下,医馆终于要开业了。

        医馆的位置就选在蓝溪的那座石桥边,这算是街上比较好的位置,若不是有县衙的赵录事还有几位里正帮忙,还拿不下这样好的地段。

        一个前店后院的商铺,每年的租金却要三十贯,这个价钱绝不便宜。不过赵大夫觉得挺值,关键是这位置好,而且地方不小,原来这里是个绸庄,不过原店东要举家迁去陇右,便有意把店转出去。

        店里原来的货物都已经清空,得的是个空店,一切所需要还要重新布置。

        这次不需要李逍设计,赵先生直接按照医馆的常规布局找了木匠等人来打柜台、药柜,又买来许多医馆需要的东西。

        一番筹备,终于选在腊月下旬开业了。

        医馆的名字选的是回春堂,李逍原本计划跟赵先生五五开,但赵先生坚决不愿拿股,最后还是婉娘劝说,才同意拿三成股,这样爷俩三七分成,赵先生坐馆,每年另拿两成的利润分成。

        一大早,做牌匾的铺子,掌柜的就亲自带着伙计送来了回春堂的牌匾,上面还蒙着大红绸子。

        “恭喜恭喜啊?!?br />
        老赵今天格外的喜庆,他打小开始学医,从九岁进药铺当学徒开始,三年又三年,九年之后才终于能够站柜台,学了十八年医,师傅才允许他给人开方子。之后做游医,四处游走行医,经验是积累了不少,可也奔波了大半辈子。

        临老了,想不到还能沾上女婿的光,居然也能开起一家自己的医馆。

        “同喜同喜,以后就都是一条街上的邻居了,还望赵掌柜的多多照顾?!?br />
        医馆开业,自然也是要摆酒宴客,彪子的饭馆也已经开业,今天的酒席就是由彪子亲自带着饭馆里的伙计学徒们亲自包席。饭菜都是自那边做好送过来,桌子就摆在医馆的院子里。

        李逍来的时候,已经来了不少客人,都是蓝溪街上的商铺掌柜们,他们离的近,倒是称来捧场。

        “三郎啊,大家都很捧场?!闭韵壬咝说牡?。

        李逍看了下这热闹的场面,“那也是阿耶你医术高明,医德好,大家都佩服?!苯裉斓恼韵壬匾獯┥狭送衲锴鬃晕熘频囊簧沓衽?,外面还罩了貂皮,头上是黑色幞头,脚上一双鹿皮靴,还真有几分大掌柜的风范。

        “有客到!”

        门口充当迎宾的张葱高声的喊道。

        李逍和赵先生扭过头去,却见到一个高大汉子带着七八个壮汉过来。

        这些人一看就是军伍之人,十分彪悍。

        那个壮汉走到门口,递过一张帖子。

        张葱并不识字,拿着帖子有些无奈,只得递给一边来帮忙的杨大眼。

        杨大眼接过,打开帖子一瞧,念道,“长安不良帅魏永?!?br />
        不良帅,这个名字一出,院里先到的宾客们都不由的惊讶。连李逍都惊讶了,他本以为这些一看就是军伍之人的客人,会是薛家或者程家派来人贺喜的呢。

        谁想到,居然是不良人。

        不良人,这算是大唐比较特殊的一群公差了。用官方的解释,朝廷官府征用有恶迹者充任侦缉逮捕的小吏,称为不良,俗又称为不良脊烂,统管者称为不良帅。

        在汉代的时候,有大谁与之相当,掌门禁,属公车司马令,其长官称大谁何,到唐代,则是不良人与不良帅。

        听着好像很高大上的样子,但仔细一想,这些人其实就是相当于协——警而已。

        官府把一些地面上的混混地痞,将他们收编为编外小吏,专责侦缉逮捕,利用的还是这些人熟悉市井人情。

        不过正所谓有职就有权,因为这些人协助官府负责缉贼捕盗维持治安,所以权力还不小,正所谓现官不如现管,尤其是长安和万年两县,那正是分管整个京师地面,两县的不良人管的也就宽。

        甚至许多不良人本身不但有官面身份,还是许多权贵的走狗。

        李逍也没想到,长安县的不良帅居然亲自来他这个小店了。

        “谁请来的?”他问。

        赵先生也一头雾水,“我也没有请这位啊,估计是不请自来?!?br />
        李逍看着那个满脸横肉的魏永,估计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了。

        但人家既然来了,他还是得上前去迎接的。

        上前几步,拱手。

        “不良帅光临,有失远迎!”

        魏永上下打量了李逍几眼,对旁边的随从笑了笑,“最近长安城蓝溪药酒传的沸沸扬扬,听说制出这药酒之人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本来我还不相信,今天这亲自跑一趟,原来所传不虚??!”

        “也就是点上不得什么台面的东西?!崩铄懈芯跽飧鑫河浪祷昂懿豢推?。

        魏永堵在门口也不肯进去,阴笑着道,“这药酒可是好东西啊,听说有价无市,长安城里的药铺都想求购而不得,你们好像还搞了个什么限购,每家药铺限购十瓶,这点量如何满足大家啊?!?br />
        “要我说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些,既然是好东西,大家又都舍得出价钱,你就满足大家供货啊,这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嘛?!?br />
        “实在是店小人少,一时供不应求,药酒浸泡需要时日?!崩铄薪馐偷?。

        “原来是这样啊,那这个简单,哥哥我帮你个忙,我呢人面关系广,我给你弄人来,要多少有多少,雇佣也行,买奴隶也可以,你若是差其它的什么药材之类的,我也能帮你弄来?!?br />
        这话说的十分不客气,李逍马上感觉到对方的来意了,这是来抢肉的。

        他呵呵笑了两句。

        “不良帅,先请进里面喝茶,有话稍后再说?!?br />
        魏永见李逍不应,脸上露出不快之色。

        “老弟啊,哥哥我这是帮你呢,放着大好的生意不做,这可就是跟钱过意不去啊。你看这样行吧,咱们哥俩一见投缘,我呢也帮衬你一把,你把那个药酒的方子给我,人啊药材啊这些都由哥哥我来弄,到时赚了钱,我给你分红一成,你呢也不用操劳,坐享其成就行?!?br />
        这可倒真是好胃口,一来就要方子,还只给李逍留一成份额。

        “不满不良帅,李某并没有想过要把这方子出让,如今虽然供不应求,但我们挺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的?!?br />
        “呵呵,年轻人,话不要说的这么绝?!蔽河览湫Φ?。

        “魏帅,来者是客,不如先喝杯茶,若是魏帅有事,那在下就不送了?!崩铄幸膊豢推?。

        一个不良帅而已,虽然说是长安的地头蛇,可那又如何,他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拿捏的,这药酒可是个好项目,他费尽心机,那是颗摇钱树了。

        况且,他也并不是没有靠山的。

        县里的柳县令,长安的薛仁贵,甚至就是朝中的程咬金,他都是能够递上去话的,想来白抢横夺,他如何肯干。

        魏永见李逍软硬不吃,非常的不满。

        脸已经阴沉了下来。

        “这是不把我魏某放在眼里,不把长安不良人放在眼里?”

        “不敢不敢,只不过李某的一点小本生意,不敢劳烦魏帅惦记,就不劳魏帅操心了?!?br />
        “哈哈哈?!?br />
        魏永伸手制止了几个已经准备要抽刀的手下不良人,“不妨,我们就先进去坐会,喝杯茶,时间还早,不急,不急?!?br />
        说着,他们大摇大摆的进院,直接就坐到了最主要的那个位置上,这可是给最尊贵客人预留的。

        赵先生见状,有些担忧的道,“这不良帅可得罪不得,这些人手狠着,得罪了他,可没好处?!?br />
        “阿耶,我李逍不想惹事,但也不表示我就怕事。这魏永明摆就是要来强抢我们的药酒生意的,我能这样拱手相让吗?”他安慰赵先生,“你也不用担心,他不过是个不良帅而已,连官都算不上一个?!?br />
        要说来,李逍自己还是有官身的人呢,只不过李逍的官也上不得台面,流外六品,跟这不良帅也没什么好比的,甚至他的官根本就是拿薪水的,跟不良帅这种实权人是比不上的,但李逍有后台啊。

        想强吞李家的生意,也不先看看自己的牙口好不好。

        “有客到,下庄刘员外到!”

        刘大脑袋带着孙子刘辉祖来了,还送了两头骡子做为贺礼,出手大方。

        “刘叔里面请?!?br />
        那边,魏永坐在那里,大咧咧的喝着茶。

        “魏帅,咱们跟那小子客气什么,直接弄他,随便找个理由把他抓牢里去,一顿拷打,他还不什么都得答应?!?br />
        “你们懂什么,这小子是羽林将军薛仁贵罩着,不能硬来?!?br />
        “羽林将军薛仁贵?”几个不良人一听薛仁贵的名头,有点怂。他们只是不入流的不良人,人家可是禁卫羽林军,见到他们,真是老鼠见猫一样。

        “怕什么,薛仁贵罩着又如何,我还不照样要让这姓李的把方子交出来,起码也得让出一半的利来?!蔽河篮俸傩ψ?,他这次来可不是自己打这药酒主意,他是遵从他主子的意思来的,而他的主子可是高阳公主,一般人怕薛仁贵,可高阳公主岂会怕薛仁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