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85章 长孙无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高阳公主是太宗皇帝的十七女,曾极得太宗宠爱,嫁与名相房玄龄次子房遗爱,这是一朵大唐的黑色郁金香。

        高阳之名,天下皆知。

        长孙无忌如今执掌朝政,却关心起高阳公主来,这并不寻常。

        下执之后,长孙无忌拜访李绩府第。

        “高阳越来越跋扈了?!?br />
        长孙无忌一边捧着一瓶长生安神药酒打量,一边说道。自太宗驾崩,长孙辅佐太子继位,一直执掌朝政,如今也已经四年。

        天下一片安宁,朝堂之上也很平常,但平静之下却是暗流涌动。

        “这个药酒听说出自蓝溪一乡民之手?”长孙问。

        “嗯,秦岭北蔍山腹里的一个年青人,很有意思。之前薛仁贵献了一个霜糖脱色的秘方,就是替此人所献?!?br />
        长孙笑笑,做为国舅,他如今的地位是如日中天,执掌朝政,中枢诸相都是以他马首是瞻,甚至朝堂大事,连皇帝外甥都要听他的意见。他对一个乡民其实并没什么兴趣,甚至就是这药酒,也并不真正在意。

        今天来,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拿药酒不过是个幌子。

        “这样有为的年轻人,应当提携提携的?!彼低?,他立即转回正题,“高阳公主和驸马房遗爱最近和勋戚宗室过从甚密,此事让人忧心啊?!?br />
        李绩闻弦歌而知雅意,“辅机听说了些什么吗?”

        “很多,都是些不好的消息?!?br />
        李绩对高阳的印象也不太好,这就是一个恃宠而骄,不断作死的女人。高阳今年不过二十四岁,如花朵一般的年纪,但其声名却已经臭了大街??梢运?,甚至让整个李唐皇室的名声都跟着坏了许多。

        高阳是庶出,母亲只是一个卑微的宫人,但高阳一出生便天生丽质,是个绝世的小美人。

        她从小就引得她金戈铁马的父亲喜欢,太宗皇帝稍有空隙和心呢,总要把这美丽的人尖抱在怀中,他甚至从不掩饰对这个女儿的偏爱,凡是皇室的活动,无论是周游还是狩猎,进进出出的,李世民总是要把这个最爱的女儿带在身边。

        她在皇帝心中的位置,甚至超过了长孙皇后所生的长乐公主和晋阳公主。

        正是这种溺爱,养成了高阳恃宠而娇、飞扬跋扈的性格,而庶出的身份却又让她有了卑微和孤独的另一面。

        害怕那种自小浸泡着她的孤独,这种孤独时常侵扰着她,夹杂着泪和血的孤独,每当孤独来临的时候,她就会像孩子一样本能的四处寻找着依靠。

        在深深的宫廷之中,她有两个依靠,一个是做皇帝的父亲,一个则同是庶出的三哥吴王恪。

        这位英俊神武的三哥,这位有着隋王朝皇室和李唐皇族双血统的高贵三哥,甚至让她心里暗恋着,一种畸形的爱恋,注定不可能的爱。

        越长大,高阳越美丽,可性格却也越骄傲放纵。

        最后,太宗皇帝将她许给了名相房玄龄之子。房家也是山东高门,房玄龄更是执掌相位二十余年,爵封梁国公,可高**本看不起房遗爱。

        贞观十五年,年仅十二岁的高阳嫁入房家。

        这是一桩政治联姻,这是父皇的需要,也是大臣们的需要,却不是她的需要。

        房遗爱是一介武夫,遗传了他父亲的忠厚实在,可却未能沿袭父亲的智慧镇定,他算不上英俊,黝黑的皮肤,粗短的手指,微厚而丰润的嘴唇是唯一能让她稍看的上眼的地方,整个人笨拙而粗鄙。

        当他醉熏熏的出现在洞房门口时,她打心底里厌恶她,她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父亲为她选中的驸马,她心中全是怒火。

        婚后的她,越发的骄横,她瞧不起他,对仆人般对待丈夫,甚至对那位宰相公公也十分无礼,可房家上下去还骄纵着她。

        房遗爱对高阳却深爱着,爱的卑微。

        不但平日里对妻子言听计从,甚至当妻子出轨后,还为她掩护。有一次,房遗爱陪高阳出去游猎,在山里遇到一座草寺小庙,公主累了,进寺休息。

        她遇到了一个英俊的和尚,辩机。

        他一袭青衣,手拿佛经,一张英俊的脸庞,笔挺修长的身体,白皙的肤色,刀削般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以及那一双漆黑的眼珠。

        四目相对,她如遭雷击。

        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被点燃了。

        此后,她时常前来这里烧香,实则就是找这个年轻的和尚聊天。

        和尚开始还保持着礼貌,可渐渐的也被这位高贵而又美丽的公主一步步的引入了歧途。

        有一天,房遗爱前来接妻子回府,结果却震惊的看到妻子跟那个英俊的和尚在草堂里翻滚。

        他呆滞。

        妻子发现了他,却只是对他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然后更加投入。

        他跌跌撞撞的退后,可走出一段路后,又失魂落魄的退了回来,他站在寺庙山门口,亲自为她们把守,以防别人误闯进来。

        那是最漫长的一段等待。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她才带着笑意出来,她瞧他的时候,眼里带着不屑和轻蔑,甚至有报复的快感。

        这段奸情房遗爱没有对任何人说,一开始也隐藏的很好,直到有一天,京兆府衙门抓到了一个小偷,从他的住处搜到了一个金枕。上面还有字,这是高阳公主赚送给情人辩机的金枕。

        纸包不住火,事情终于败露,长安皆知。

        太宗震惊,下旨腰斩辩机,杀高阳身边奴隶十余,怒斥高阳,令其闭门思过。

        辩机是唐僧三藏法师的徒弟,也正是执笔写下大唐西域记的那个人。一位名气极大的僧人,和一位高贵的公主,两人的这桩风月案当年可谓是引发了无数的热议。

        不过太宗一死,高阳又活跃了起来,再没有人能约束的了她。

        “高阳的性格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真要随她折腾,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样的事来?!?br />
        “她最近与巴陵公主夫妇、九江公主夫妇,还有荆王元景以及吴王恪等过从甚密?!?br />
        长孙无忌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一个高阳公主顶多是作风不正,败坏皇家名声,但若是牵扯到宗室这些人,可就不一样了。

        李绩很清楚,当初李治能坐上太子之位,甚至是最后能当皇帝,其实也是有几分意外的。若不是太子承乾与魏王泰相争,最后两败俱伤,哪轮到皇九子李治呢。

        就算是到如今,其实宗室里也有一股反对的声音,他们认为长孙无忌代表的元老派侵越了皇权,甚至还有人想要推举新人取代李治。

        长孙无忌做为元老,又是关陇贵族集团的领头人,如今跟皇帝李治那是利益一体,当然容不得这种声音,更容不得有丝毫的苗头。

        只不过长孙一直欠缺一个动手的理由,一个能够拿出手的理由,一个可以一举掀翻那群人的理由。

        如今,他把目标锁定在了高阳的身上。

        长孙无忌还需要得到朝堂中枢这些大佬们的支持,尤其是军方代表的支持。而李绩,正是军方的代表人。

        李绩有些犹豫。

        李唐立国三十余年,经历了高祖和太宗两代皇帝,高祖和太宗都是多子多孙,除去死去的那些,如今都还有几十个皇叔伯、皇兄弟,更别提如李道宗等这些宗室旁枝。

        这些宗室的力量也是很强的。

        李绩为人向来谨慎,长孙的谋划他心里有数,这一动手可就不得了。

        “若只是私相往来,倒也谈不上什么?!弊钪?,他还是表了态。

        宗室势力与元老势力真的决裂开战,李绩不愿意看到那种局面,他相信若真开战,长孙无忌肯定更有胜算,但若是长孙赢了这一战,那以后朝堂之上就是他的一言堂了。

        本就年轻的皇帝就更无法脱离这位国舅的掌控,李绩并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他虽同是元老,但心更向着皇帝这边。

        “辅机兄,别想太多,也无需忧心太多,有时候啊,我们这些人就是想的太多了,操太多的心了,所以啊晚上总睡不着,你今晚试试这个安神药酒,睡前喝一小杯,包你一觉醒到天亮?!?br />
        李绩的回答让长孙无忌有些失望,不过还是笑笑。

        “哈哈哈,说的也是,我们这些人啊,就是太过操心了?!?br />
        李绩最后给长孙无忌出了一个点子,把太府寺卿房遗爱改授为一州刺史外放,到时房遗爱外任,高阳公主自然也就随同出京,这个搅屎棍一走,京师也就安宁了。

        “太府寺卿可是正三品的九卿,而且还是个油水很足的肥差,房遗爱岂愿意外放为一州刺史?就算他愿意去,只怕到时高阳也根本不愿意离京的?!背に镂藜梢∫⊥返?,其实他自己也并不愿意放高阳夫妇离京,这可是他的饵,若是把这饵给抛了,那还如何钓大鱼上钩呢。

        “时候不早了,我也先告辞了!”话不投机,长孙无忌也无意久留,当即告辞离开。

        “带上这两瓶安神酒,回去试试看,若是效果好,到时我再给你送来?!?、

        当天晚上,长孙无忌睡前便喝了一杯长生安神药酒,结果果然一夜无梦睡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