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84章 高阳公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短短几日,蓝溪药酒已经风靡长安。

        据说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将军以前一到变天的时候,就常风湿痛的不能骑马走路,上朝都得坐着轿子,但是前几天长安一夜大雪,积雪齐膝??裳θ使蠼淳尤辉诒痹沸杏锔蝗航柯闵硭?,原因就是喝了追风药酒。

        而已经六十五岁的卢国公程老爷子,据说在喝了十全大补药酒后,居然晚上炽热的很,一晚上连御三女,老树开花,还梅开二度呢。

        英国公李绩,公务繁忙,日理万机,经常夜不能寐,可是在喝了一种名为长生安神的药酒后,居然破天荒的一觉睡到了大天亮,甚至还错过了早朝时间,让皇帝都还以为英国公病了,特意早朝之后亲自驾临探视。

        右武卫中郎将苏定方,打马球的时候不小心落马,手腿擦伤,用了跌打药酒后,也很快就好了。

        种种传闻,让药酒这个东西一时传遍长安的里坊。

        而药酒出自蓝溪,更是广为传遍。

        太医署。

        一位白胡子老御医手捧着一卷纸,上面都是他收集近来风靡长安药酒的名字以及功效,甚至他还打听到了一些药酒里的药材名。

        他看看眼前的这些药方,又看了看他面前一瓶好不容易才从北苑羽林军同仁那里得来的一瓶金创药酒,不由的长叹,“这些药酒真的只是出自一个乡下汉儿之手?”

        “师傅,这些药酒肯定是名过其实,吹的神乎其神,哪里可能有这样的作用?!?br />
        白胡子御医对自己的学生叹气道,“其实最早的药酒,早就现于先秦之时。在先秦及汉代,如内经中还有鸡矢醴这样的药酒名,及金匮要略里也还有红蓝花酒等药酒名,但多以单味药为药酒名称?!?br />
        老胡子浸淫医道多年,是太医署中有名的老神医,对于药酒也有很有研究的。汉以后,出现越来越多的药酒品类,但这些药酒还少有走出药店,如现在长安市面上风靡的那蓝溪药酒这么有名。

        许多古代的药酒医书专著多已亡佚,药方也多失传。就算是他手里的一些药酒方子,但也没有如蓝溪药酒说的这么厉害。

        “我仔细研究了这蓝溪药酒,发现他的药酒有一个特色,那就是他泡药的酒很不一般。我们过去常用的酒是黄酒,而这蓝溪药酒却都用这色泽澄清的酒泡制,据说这是烧酒,一种新方法配制出来的酒,此酒极为猛烈,一般人饮用不了,但用来泡酒,特别是采用冷浸之法,却又极为适合,最能发挥出药材的效力?!?br />
        “老夫真想不到,这种新酒能让药酒更上一层台阶,这个蓝溪乡人真不是一般人也?!?br />
        “师傅,这药酒真有这么厉害?”

        “当然没有外面传的那么神,但也确实不一般。就比如说我眼前的这两判若两瓶药酒,一瓶是内服,一瓶是外擦,都是治创伤的。内服的主要是治内伤,而外用的主要是治外伤,一般金创伤口,最容易感染发热,往往难以回天??墒怯谜馔庥靡┚萍笆鼻逑瓷丝诤?,却能及时的止血,并且大大减少感染发热的机率,相当的了得?!?br />
        白胡子老头一眼就看出了这种金创药的了得之处,特别是于军中那是有大作用的。军伍之中,战阵之上,士兵交战受伤是常事,许多士兵一场大战下来都不会直接战死,而多是受伤。

        可往往这些受伤的士兵,特别是重伤的,却极少能够存活下来。一是战场上缺医少药,其二还是缺少足够的手段。

        就算是医治过的伤兵,往往也还是会伤口感染发作而死。

        而这种药酒,看似简单,但却能极好的清创以及止血,并且能够大大降低感染发热的可能,这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民间季节性疾病防范之时也常用药酒,比如说元旦除夕饮屠苏酒、椒柏酒,端午饮雄黄酒、艾叶酒,重阳饮茱萸酒、腊酒、椒酒等。医书说,一人饮,一家无疫,一家饮,一里无疫?!?br />
        不过那些都是传统的药酒,相比起这蓝溪药酒来,还是有极大的差别。

        可以这样说,这蓝溪药酒,跟以往的药酒完全就是两个东西了。

        更别说,这烧酒浸的药酒,里面往往还添加了蜜和糖,使得口感又好,这已经不仅是药,还是一种极受欢迎的美酒了。

        “仅凭这些药酒,这蓝溪李三郎就足以成为一代传世名医了?!崩弦映ぬ疽簧?,有些感慨,他研究一辈子医术,对药酒也多有研究,也补全了不少损坏丢失的古药酒方,还自己研究出了一些新药酒方,可却全都还不如这个蓝溪乡下郎弄出来的药酒好。

        “不过几瓶药酒而已,他如何能跟师傅相提并论?”

        老爷子摇头,“这哪是几瓶药酒的问题,况且,医家之中,只要能够真正拿出几张厉害医方的医者,都是了不得的?;囊绞醮兄两?,正是靠着这些先辈们一点点的积累和传承,我虽说行医一辈子,却并无所成就贡献,愧对先辈们啊?!?br />
        长安,北苑羽林军。

        新成立的羽林军,军额两万,都是最精锐的将士。此刻,一群羽林军将领聚在一起,正研究一件大事。

        “这金创药酒和跌打药酒都是极好的,我羽林军新创,每日勤苦训练,不敢懈怠,然则士卒们常有损伤,这些药酒效果极好,能够大大帮助士卒们解决伤病问题。我们应当向朝廷上言,请求大量采购这些药酒?!?br />
        “对,这些药酒一定得多采购些,平时训练不能少,但也不能把士卒给练废了?!?br />
        一名将领端坐在前,抚着胡须道,“诸位所说的情况我也清楚,但你们可知道这药酒现在有多火吗,有多贵吗?”

        “有价无市?!?br />
        “现在不光是我们觉得这药酒好,整个长安的人都知道这药酒好,马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药酒好了,你以为这样的好东西会没有人看中吗?错,据说现在长安大大小小的药铺医馆,都在争相挤往蓝溪,准备找那个李三郎抢购药酒呢?!?br />
        他叹了口气,“据说一瓶跌打酒,也就一斤装,你们知道卖到了多少钱一瓶?一千钱一瓶,这还是有价无市,根本就买不到。无数的人在等着排队呢?!?br />
        有将领不满的道,“一贯钱一瓶药酒,这他娘的也太贵了。咱们堂堂羽林军,真要采购药酒,一次不得采购个千八百瓶的,这花销也太多了?!?br />
        “就是,要我说啊,干脆直接让这个什么蓝溪李三郎把药方拿出来,咱们羽林军可以自己酿药酒啊,不就是酿酒嘛,有什么难的?!?br />
        “是啊,药酒嘛,就是把药材泡在酒里,或者是把药弄成粉添在酒里,肯定不难?!?br />
        一群大老粗在那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热火朝天。

        坐在上首的那人呵呵一笑。

        “粗鲁!”

        “你们以为这个李三郎若真只是一个乡下田舍郎,那事情还会如现在这样局面吗?真要只是一个田舍郎,他真拿出如此风靡长安的东西来,那他早就被势家吞的连骨头都不剩下了,想想看,这是哪?长安城,帝都啊,蓝田不过距此八十里的天子脚下而已?!?br />
        有人忙问,“莫不这个李三郎还是朝中哪位大臣的旁支?”

        “旁不旁枝的我倒还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前些天,咱们的朝中的英国公还有卢国公,还有咱们羽林军的两位新任将军,都曾一起结伴到过这蓝溪李三郎家喝酒的?!?br />
        英国公是谁?

        政事堂宰相,凌烟阁功臣,三公。

        卢国公是谁,左武卫大将军,凌烟阁功臣,刚点的东征高句丽的大总管,而且还有传闻,等这位凯旋,就将任羽林军的大将军。

        而羽林军的两位将军是谁?正是薛仁贵和苏定方。

        现在羽林军新成立,大将军空缺,两位将军正是薛苏二人,他们平时忙着东征准备事宜,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自家的上司。现在他们一群人商量着要弄李三郎,这上司们却是李三郎的坐上宾,这不大水冲了龙王庙嘛。

        一群大老粗连忙咳嗽起来。

        “哦,误会,误会?!?br />
        皇宫。

        几位宰辅刚刚议事结束,一起走了出来。

        宰相长孙无忌看着李绩笑道,“茂公最近气色确实非常不错啊,看来那个药酒确实挺有效的?!?br />
        李绩摸了摸脸,“是啊,原来老是睡不着,可最近每天喝这个长生安神药酒后,夜夜睡的香。每次都能一觉睡到大天亮,还得头天晚上交待好下人到时间就来叫醒,要不就要误了上朝了?!?br />
        “我最近也常睡不好,茂公你帮我也弄几瓶这个药酒来?!惫艘に镂藜刹豢推亩岳罴ǖ?。

        “辅机你要当然没问题,回头我就让人给你送去?!?br />
        “一会我去你家走一趟取了就是,顺便咱老哥俩聊会天?!?br />
        李绩瞧了瞧长孙无忌,两人都是元老,同是宰相,其实过往甚密并不是好事。平时两人虽然都挺和气,但私下没什么往来,都避讳着??山裉斐に锶粗鞫囊厦抛隹?,李绩估计这位在琢磨着什么大事。

        “莫不是与高阳公主有关?”

        长孙点了点头,“到时细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