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82章 契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短短几天时间,李逍就已经四处走访了长安的许多酒坊。

        长安做为百万之都,特别是做为都城,对酒水的消耗还是很多的,除了少量酒是从地方运来,多数的酒水都是长安及周边的酒坊酿造的。

        酿酒虽然耗费粮食,长安粮价比地方贵,但酒水运输到长安却也一样不便宜。酒坊多,酒糟自然也多。

        随便一打听,就验证了李逍的猜测。各酒坊不管以什么酿酒,但酿造出来的酒糟其实都只是卖做养牛羊的饲料而已。

        “一石十五文?!?br />
        长安最大的一家酒坊,掌柜的对前来问价的李逍倒也挺客气,不过这个价格就不算是客气了。

        “掌柜的,你这个价格可不够实诚啊?!崩铄行ψ诺?,如今市场上一斗粟米不过两文半钱,一石也不过二十五文,这一石酒糟居然卖到十五了,只能说贵。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看看我们这是什么酒糟,这可是江南运来的糯米酿酒后剩下的酒糟,我们的酒是最上等的酒,酒糟自然也是最好的。长安一斗糯米都什么价格了?一百五十文一石??!”

        粳米一百一十文一石,而这糯米价格还更高些。按他这么说,糯米酿酒后剩下的酒糟卖米价一成,也并不高。

        “掌柜的,我买的量大,而且如果价格合适,以后肯定会长期购买,据我所知,你们酒坊酿造的酒多,这酒糟自然也多。平时酒糟对你们来说也是个比较麻烦的事情吧?”

        “不麻烦,有什么麻烦的,我们的酒糟可是好东西,好多人都买去做菜吃呢,而且我们的酒糟拿去喂牛喂马也是好东西?!?br />
        对掌柜的这番话,李逍只是笑笑。

        “酒糟做菜吃倒是可以,但这又不能当饭吃,也就是偶尔买点,能卖多少呢。喂牛喂马用普通的酒糟就好,你们这个可太贵了些。实不相瞒,来之前我已经仔细打量了下贵坊,发现你们的酒糟都堆了好几个仓房了,甚至有些都已经直接露天堆放了,这要是一场雨下下来,可就白瞎了?!?br />
        掌柜的见李逍是个明白人,也笑了笑。

        “你打算买多少呢?真的量大的话,倒是可以便宜点?!?br />
        按李逍掌握的情况,这酒坊里的糯米酒酿造,差不多一百斤糯米最后能剩下三十斤左右的酒糟,这是干酒糟。

        但糯米酿黄酒的出酒率却很高,一百斤糯米,最后甚至能够得到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斤的黄酒,这也算是黄酒的一种特色,毕竟蒸糯米加酒曲发酵后,最后是要加水再发酵的,故黄酒也称水酒。

        对酒坊来说,其实酒糟真的可以算是忽略不计的残渣。

        可对李逍来说,这酒渣却能成为他酿酒的重要原料。

        一百斤糯米酿酒后能剩下三十斤的干酒糟,而李逍有把握可能用一百斤酒糟蒸出十五斤的糟烧来。

        按这种出酒率来说,其实就算掌柜开口要一石十五文,也是相当划算的。

        不过生意总不能这样做。

        “说句不吹牛的话,掌柜的有多少糯米酒糟,我就愿买多少。不过只要新鲜的,不能是那种变质的,我怕变质了我的牛马吃了会拉稀?!?br />
        “哈哈哈,这位兄台还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有多少要多少,你知道我们这里一天要酿多少酒吗?仅是糯米酒,一天出的酒糟就能吓你一跳?!?br />
        “那这样,为表诚意,我愿意先买一百石糯米酒糟如何?一百石什么价?”

        一百石酒糟,其实也就能出千把斤烧酒,这点量,李逍觉得自己是不愁销的,毕竟会有程咬金的订单呢。

        一百石,这个数字确实挺不小。

        掌柜的心里算计,他这里糯米酒糟确实不少,不过一直以来,糯米酒糟都不太好处理,皆因糯米比什么麦米啊粟米啊这些酒糟成本高,因此他也卖的价高些,可酒糟嘛,人家买来就是喂牲口的,当然是挑便宜的买。

        “一百石,十二文一石,如何?”掌柜的便宜了三文。

        “不,我觉得不够有诚意,一百石只是我买的第一批。如果我们合作的好,以后还会有更大的量,一百石甚至都不够一旬的?!?br />
        李逍这么一说,掌柜的还真的挺惊讶的了,这个李三郎究竟是哪来的,怎么需要这么大的酒糟量,尤其还指定要新鲜的糯米酒糟。

        “敢问三郎要这么多酒糟做什么呢?”

        “我家里牛啊,羊啊很多啊,春冬季节容易掉膘啊,买点酒糟也能补补膘?!崩铄行ψ糯鸬?,这个回答掌柜的半信半疑,但既然生意送上门,他还是很高兴的。能够有大宗的糯米酒糟订单上门,总比扔在那里低价卖划算。

        “三郎你开个价,我也不打算赚钱,就当交你这个朋友?!?br />
        “五文一石如何?”李逍开价很狠,充分的发挥了杀价就直接三折的精髓。

        掌柜的翻翻白眼,谁砍价这样狠啊。

        “掌柜的,不便宜了,你这是酒渣啊,又不是糯米。糯米虽然卖一百五十文一石,但那毕竟是江南运来的糯米嘛,而你这可是酒渣,尤其是据我所知,长安及周边酒坊可是很多的,酿糯米酒的酒坊也不少,他们那里也有许多酒渣呢?!?br />
        “那我可是很亏本的啊?!闭乒竦囊涣澄训难?。

        不过李逍不为所动,他亏个毛,谁不知道酿酒的利润高,尤其这年头能够开酒坊的,要不就是官方开的,要不就是那些有来头的人开头的,酒的利润又高,平时赚的盆满钵满的。

        一点酒糟,真是卖多少就多赚多少。

        “六文钱一石,我也一事不烦二主,以后就找掌柜的拿货了?!?br />
        “六文一石真是太少了?!?br />
        “一旬一百石,每次我先付三成订金,然后掌柜的派伙计给我把东西运到蓝田蓝溪,货到后再付两成,剩下的一半货款,三月一结清,如何?”

        “三郎你这样,我可还得搭上运费呢,这更没钱赚了?!?br />
        “掌柜的,咱们都爽快点,要是答应呢,我这就付钱,你要是不肯,那我只能转身出门,然后去下一家了?!?br />
        “三郎一月真的能够要三五百石的酒糟量?”

        “当然?!?br />
        掌柜的想了想,觉得真要是有这么大的量,倒也不是不能合作,一个月几百石的糯米酒糟一下子有了出路,倒省的以后烦心了。

        “行,我交你这个朋友了?!?br />
        “合作愉快?!崩铄行ψ殴笆?。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看货,然后交钱。不过李逍要求订一个契约,做为一个后世来人,还是比较注重契约的。而原本掌柜的以为,做生意嘛诚信为本,哪里用的着签什么契约,毕竟对他来说,一月几百石的酒糟,其实真没几个钱呢。

        一月五百石都才三贯钱而已,他还得拿点钱出来让人把这东西运到蓝田去,几十里路,也得花点钱。要不是觉得可以一次性把这些酒糟清理掉,省的平时零碎卖总是堆的到处都是,他还真懒得跟李逍磨牙。

        李逍坚持,借了纸笔,当场就写了一笔契约,然后一式两份,各自签名按手印。

        契约约的倒很简洁明白,约定了价格以及结算的方式,这样大家也能够免于以后有什么扯皮的地方。

        合约签了,李逍也大方的先付了三贯钱,这等于一次性付了五百石酒糟的全款,这倒让掌柜的有些意外,谈钱的时候斤斤计较,真谈好,这李三郎却很豪爽了。

        仓房里,李逍亲自查看酒糟。

        仓库里堆满了酒糟,全都是直接散堆着,酒糟是干的,但其实也不是全干,而是还有点湿,比较黄酒最后出酒的时候是靠压榨出酒,总不可能压的太干净的。

        这样存放的酒糟,其实不能保存太久时间,容易发霉坏掉。

        好在这仓库里的酒糟都还挺鲜的,查看过后,没有什么霉变的,李逍便跟掌柜的说好,第一批就直接拿五百石酒糟。

        跟随前来的赵先生有些担忧的道,“家里酒坊都还没建好,一下子买这么多酒糟,能够蒸的过来嘛?!?br />
        “阿耶放心吧,我自有把握?!?br />
        钱已经付过了,掌柜的自然高兴能够清空仓库。

        运送五百石的酒糟到蓝溪去也不轻松,毕竟八十里路。一车运个五石,也得运个一百车次。不过这倒难不到掌柜的,酒坊边上本就有许多卖力气的脚夫车夫,都是靠运酒运酒糟赚点辛苦钱。

        掌柜的吆喝一声,就叫来一群汉子,跟他们很快谈好了价格,他并不需要付钱,而是直接拿酒糟还当工钱,而那些汉子们也明显都习惯并接受这种交易方式。

        他们拿的酒糟要比酒坊卖的价格还便宜些,这样他们自己去卖掉,其实还能多赚一点的。

        不过李逍自己心里算了一下,发现这些人的工钱还真是便宜,辛苦一天,其实赚不了多少钱。

        别说一天赚个百来文钱,其实一天也就赚十文钱左右。

        但是对那些汉子们来说,其实已经不错了,十来文钱的话,够他们换来几斗米呢,就算他们还得置办车子,得喂骡子,也已经很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