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80章 泄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李家大院。

        将四尊杀神送走,李逍手握拳头,心头兴奋。他发现自己又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财路,做药酒,为东征军提供药酒。当然,与今天一下子结识了四位朝中重臣相比,区区一点财路倒又算不得什么了。

        “今个老百姓呀,真呀真高兴!”

        李逍哼着小曲,有些得意的往回走。在大唐这个物资匮乏的时代生存,得有粮有钱,还得有靠山有势力,要不然真的是活的很艰难。幸好一路走来,日子越过越好了。

        哼着曲,穿过月门,却看到一抹黑影窜过,刚开始还以为是只老鼠,结果细一看,才看到是只衔着个骨头的狗。

        “小黑!”

        李逍一眼认出这是上次那只来厨房偷东西吃的小野狗崽子,上次李逍对院里人吩咐了,以后别撵这只狗,倒没有人再人人喊打。有时还会给他点骨头啥的,这狗倒就把这里当家了,每天都来。

        不过虽然吃李家喝李家的,可这小黑狗崽子却还是那么的警惕,缩在一边墙角,夹着尾巴,后腿做势,一副随时要跑的样子。

        李逍白了眼这只小白眼狗,“你吃我的喝我的,现在就是我的狗了,你还跟我瞪啥眼???过来,让我摸摸?!?br />
        小黑嘴里没肯放下那块骨头,今天这块骨头上还有很多肉,这是那四位凶爷吃的骨头,若是李家院里人吃的,肯定早啃干净,甚至要回收留着下次熬汤喝了。刚才那四位吃菜啃骨头,都是啃完就扔,倒便宜这小黑了。

        “我个没良心的,过来?!?br />
        任李逍怎么唤它,它还是叼着骨头不肯松,甚至还退后了两步。

        “你要是不理我,我以后可就不让你来院里捡东西吃了,听到没?”

        也许是听明白了,这小黑居然不退后了,还向前了两步,接着,他居然向李逍摇起了尾巴。

        “嗬,有意思,你还听的懂人话啊。那你听的懂人话,就别总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你要是跟我亲点,我以后吃肉,肯定会让你啃骨头,甚至还给你专门做个狗窝,省的你挨冻?!?br />
        他靠近一点,结果小黑立即警惕的向后退了几步。

        虽然还摇着尾巴,但却根本不让李逍靠近。

        “呸,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算了,不理你了?!崩铄薪裉煨那楹?,不跟这小黑崽一般见识,背着手走回前厅。

        前厅里,赵先生和婉娘都坐在那里,炕桌已经收拾干净了。

        桌上那根小黄色黄澄澄的摆在那里,特别的显眼。

        十两黄金啊,这根金条铸的这么好看,上面的印鉴也明显。

        李逍眼尖,一眼看到这金条一角居然有一排牙印。

        赵先生有些脸红的道,“刚才我试了一下真假?!?br />
        “程老国公拿出来的,岂会有假?!崩铄心闷鹉歉蠡朴?,十两的黄金,入手沉甸甸的,价值八十多贯啊,如果在蓝溪买田,能买到好几十亩田了。

        “三郎,想不到你这些年在外面,居然还学到了不少医术?!闭韵壬镜?。

        “其实也只是学了点皮毛而已,我并不懂什么医术,只是会些药酒方子?!痹谡嬲拇蠓蛎媲?,李逍没敢装,虽然他外公以前是个老中医,但他自己又不是。

        赵大夫问了李逍几个药酒的方子,比如给程咬金的十全大补药酒,比李绩的长生药酒,听完后,点了点头,“你的这两种药酒的用药挺规范,配伍用量都很讲究,看不出问题?!彼胛世铄惺谴幽难Ю吹恼庑?,但见李逍也不说,最后也还是没问。

        这次李逍回来,身上有太多谜,但李逍不主动讲,赵先生也便不主动去问。

        “我们真要泡制药酒?”婉娘问。

        “咱们订金都收下来了,当然得做了。而且我其实也早想过这个事,觉得大有可为。我酿的那个烧酒你们也见过,这是个好东西,但如果仅是当酒来卖,其实很不划算,所以我想着拿这烧酒来泡药酒,摇身一变,就能多赚好多钱,而且还是独此一家,别人学不来的?!?br />
        “本来我们就打算让阿耶开个医馆,现在正好借着这股东风,咱们就开起医馆,既坐诊治病,又泡制药酒卖?!?br />
        若是之前,李家自己小打小闹,肯定没这么容易,又得收购粮食买酒曲酿烧酒,又得收购药材炮制加工浸药酒,而且关键是烧酒做成药酒成本不低,还得有个加工过程,刚开始面向市场还得有个推广问题。

        而现在好了,有老程一句话,李逍可以直接先把工坊医馆立起来,有东征军的订单,足够他直接上规模做起来了。

        “这个烧酒酿造别人也不会啊,如果都让三郎你来酿,这一天也酿不了多少,可如果教给别人酿,万一泄露秘方怎么办?”婉娘有些担忧的道。

        烧酒现在独此一家,但只要药酒上市,到时总会有人打听到的,万一别人想办法来偷秘方,这可怎么办。

        酿烧酒其实不难,也不需要什么太特别的设备,说白了就是一个蒸馏的过程而已,有心人可以说看过一次就会酿烧酒了,只不过口感等会有些不同而已。

        “可以找几个可心信任的人教他们?!崩铄邢肓讼氲?,酒坊真要搞大了,自己一个人总不能天天呆里面酿酒,那他还不如不做这生意。

        赵先生道,“咱家里不是还有几个奴隶嘛,他们的奴契都在三郎手里,生死都在你手上的,他们更可靠些?!?br />
        “给他们涨些月钱,平时好吃好喝,但得跟外人隔绝,专门在酒坊里酿酒,防止泄秘?!?br />
        李逍觉得这法子有些不太人道,可这个时候也确实没太好的防止泄秘的方法,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到时蒸房与外面隔离,让他们吃住都在里面,并且跟他们讲好,将来我们会给他们娶妻?!?br />
        “这样好?!?br />
        要做这个药酒生意,最关键的就是两样。

        一是配制烧酒,其二就是根本不同药酒方子收购炮制药材,最后是浸泡药酒。

        建一座酒坊,再建一座药馆,再招兵买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