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74章 二锅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薛五郎也算是李家大院的熟客了,看门的老王头很热情的将他迎了进去。进院之后,薛五也不用人引着,自己往里去。

        “挺熟???”

        “嗯,这大院还是我帮李三郎拿回来的,自然熟的很?!?br />
        薛五郎是李家的贵客,听说他来了,李逍连忙从鱼塘那边赶回来。

        “五郎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今日休沐,就正好过来瞧瞧,说实在的,你这里还真有不少让我相信的东西,手拍黄瓜,还有炒菜,还有那烧刀子?!毖ξ逡槐咚底乓槐呔屯疤目簧献?,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

        “顺便给你介绍个朋友,屯营飞骑的程五郎,我的好兄弟?!?br />
        屯营飞骑,一听这个身份李逍就知道这人估计也是个勋戚子弟。毕竟屯营嘛,那就是御林军,而飞骑,更是相当于中-央-警卫-团了。

        “五郎的兄弟,那就也是我李三的朋友了,来者是客,不要客气,上炕坐?!?br />
        程五进屋就打量李逍,还顺便把前厅的摆设看了几遍,普普通通,却又透着几分不简单。

        普通而不简单。

        “程伯献,字尚贤,家中排行第五?!背涛遄员颐?。

        李逍听了后只是点点头,程咬金的大名他听过,上次也还去过程家,但他还真不知道程咬金有个孙子叫程伯献,所以一时倒也没往那边想。

        “三郎刚刚这是到哪忙呢,这寒冬腊月不在家窝着还在外忙啥?”薛五问。

        “也没啥,就是我家门前河边田地边上有块洼地一直荒着,想着空着也是空间,就打算清理一下,挖个塘,明年看能不有养鱼种耦,多点产出收益什么的?!?br />
        “养鱼啊,长安边上倒是有不少人养鱼、种菜的,据说收益还挺高的。不过三郎啊,你家在这蓝溪离长安城可是足有八十里路呢,这鱼就算养出来了,也不好运到长安去???”薛五给建议。

        程五也道,“如果能把活鱼运到长安卖鲜鱼,这是个好营生,若是不能存活,那就没啥意思了?!?br />
        “反正就是试试,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嘛。说不定,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能找到什么法子呢。就算运不了鲜鱼到长安,反正我那洼地也是空着的,到时自己吃也行啊?!崩铄行ψ诺?。

        “嗯,那明年我有空时就来你这钓鱼?!?br />
        “随时欢迎?!?br />
        程五这个时候忍不住问李逍,“刚才来时看到你院门口好多孩童,楚玉兄说你家办了个家学,还免费收佃户家孩子入学,又收附近地主孩子附学,如今家学里有四十来号人?”

        “嗯,没错?!?br />
        程五来了兴趣,“请问三郎为何想着要办个家学呢?”

        一般人办家学很好理解,家里有点钱财,然后想办法供子弟读书,可李逍办家学,却是让家中的佃户子弟来读书,还收附近地主家孩子附学,整个学校里,真正的李家人也就李逍的一个妹子在里面读书,这就未免太奇怪了。

        “读书很重要,我一直认为,其实人本质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没有谁天生就聪明些,也没有谁天生就愚蠢些,之所以有了区别,还是因为受到的教育不同。从没受过教育的人,就未免愚昧一些,而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就能了解更多,看的更远,也能走的更远?!?br />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千秋大计,教育为本?!?br />
        程五听了很意外,一个乡下小地主居然能说出这么的一番话来。不过文教这是朝廷官府的事情,一个乡下小地主哪里管的了那么多,未免管的太宽了些。

        “也不算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其实办学这个事情,做的好,是名利双收的,还能真正的让大家受惠,所以有利无害?!?br />
        “可办学得花不少钱吧,四十多个学生,这一年下来花费得不少吧?”程五道,他虽说是将门子弟,可勋贵家的子弟打小也是要读书的,那是文武一起学。

        虽说有句老话叫穷文富武,可并不是说穷人就可以学文,而是说学武的话需要的条件得更好些,但学文绝不便宜。笔墨纸砚哪个便宜了?请个先生也一样不便宜。

        况且,普通人读了书,也是很难出头的。

        朝廷虽每年有科举,但实际上科举跟普通寒门子弟没什么关系,每年的科举有资格参考的考生,国子监占了很大一部份,各地州学县学学生占了很大一部份,最后一部份才是地方举荐的乡贡生。

        国子监里面的学生虽多达数千人,可绝大多数都是勋戚子弟和五品以上官员的子孙,少数的非勋戚官员子弟,那也是跟他们有关系的地主豪强子弟,有几个是真正的穷人家孩子?

        地方的州学县学学生也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地方士族豪强子弟,再差也是地主家的孩子,没点关系,哪里进的了官学,官学的名额可是有限的。

        每年剩下一点乡贡名额,也很难轮到真正的穷人家孩子。

        就算得到举荐成为乡贡,可也只是能到达长安参加礼部试而已。大唐的科举一年一考,拥有秀才、进士、明经等几十个科目,其中秀才、进士科最贵,但秀才科有时几年才开一科,一科偶尔录一两个。

        进士科倒年年录取,可一年也就录个一二十个。

        其它的什么明经、明算、明法等科,录的也不多,而且录中了的一般也不会得到什么大用,多是被安排到各地衙门中担任小官小吏,很难升迁。

        况且,这还只是每年各科的录取情况,实际上大唐的科举可并不全是靠考的,因为大唐科举既不糊名,也不全凭成绩。

        考生到京后,要向那些勋戚贵人投卷,其实就是找个举荐人,让他们保荐自己。甚至考官阅卷的时候,录取也多看士子的出身门第,所以说白了,大唐的科举制度,其实很不公平,也不是什么寒门子弟鲤鱼跃龙门的机会,这并非如宋明清时代那么严格的科举。

        “读书并非就是为了入仕当官,读书也不仅仅只读儒家经典。读书本意是开阔见识,让人摆脱愚昧无知。擦亮眼睛,可以看的更远!”

        这种说法,让程五觉得李逍这人真处处不一般。

        读书不为当官,还真是头回听说。

        “就冲你这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这样,我出一百贯钱,算是对你这学校的一点支持?!背涛宄鍪执笃?,一开口就是一百贯。

        薛五在一边叹气道,“老程你能不能别这么阔绰,一出手就是一百贯,那我好意思少拿吗?一百贯啊,我的俸钱可没几个啊?!?br />
        程伯献笑道,“谁还靠那点俸钱过日子啊,你名下的产业也不少吧,你也别装穷,平时请酒宴客,一顿不也得一二十贯啊?!?br />
        “得,说不过你,三郎啊,我也拿一百贯,不过这钱不能白出,总得有点名头吧?”

        有人大手笔送两百贯钱,李逍哪有拒绝的道理。

        “我们学堂有个赞助碑,支持赞助学堂的乡堂朋友们,都会铭记碑上,捐献多少钱财物资一笔笔都记录在上。而且我们还有一个账本,会把收到的赞助费全都记清,每笔开支用途都会记录下来,并且定期公示?!?br />
        “此外,凡是重要的赞助捐献的朋友,我们都会发给一本聘书,聘请他们成为我们学校的董事,学?;崦磕甓ㄆ诰傩行6禄?,请所有校董事一起参加,共同商议关于学校的重要事项,共同决策?!?br />
        “你这不是家学吗,怎么还有什么校董事会?”

        “学堂虽然办在李家大院,但并非是李家的家学,学校的正式名称叫做蓝溪书院,将来有条件了会搬出大院,在蓝溪边上建校,将来甚至会招收更多的学生入学,以教化更多的人,为天下培养出更多人才?!?br />
        蓝溪书院,这个名字也是李逍刚刚才想出来的。

        之前学堂就那么大,当然用不着什么校名,但现在既然有程五郎和薛五各投一百贯,那李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可以趁机扩大规模。

        弄个董事会出来,把薛仁贵的儿子拉进来当董事,那就是扯虎皮充大旗,以后就能聘请更好的老师,招来更多的学生。

        “蓝溪书院,校董事,有点意思,这一百贯钱看来投的挺值得的。好,那我就接下这个校董事头衔了,以后学校有事,可以知会我一声,能帮的上忙的一定帮忙?!背涛逍ψ沤酉吕铄兴统龅耐废?。

        “哈哈哈,是啊,今天虽然出了一百贯,大出了血,可这血出的还挺让人高兴。今天难得这么痛快,三郎啊,是不是把你的烧刀子拿出来,大家喝酒庆祝啊?!毖ξ逍ψ诺?,一百贯钱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虽然他自己的薪俸不高,但哪个勋戚子弟真靠那点俸禄生活啊。

        平时吃吃喝喝玩乐一下,一百贯钱也玩不了几次,投到这里,也算是结个善缘。

        李逍有点心疼,“烧刀子上次就酿了一点,都喝没了,我这里就剩下一点二锅头了,要不?”

        “二锅头又是啥?”

        李逍解释道,“烧刀子味浓烈,似火烧,而二锅头醇厚绵香却不烈,味纯正可后劲大?!?br />
        李逍酿的烧刀子和二锅头其实都是一次酿造出来的,只不过这烧刀子其实是锅头酒,味杂些,也更烈些,但二锅头是第二锅的酒,味更纯正。锅头起码有七十五度以上,所以他称之为烧刀子,喝下去似烈火。

        而二锅头则只有大约六十度左右,味正也更绵香,但二锅头因为口感好,所以更容易醉,因为不一小心就容易喝多。不像是烧刀子,每口下去都是极大的考验。

        “浓烈好,我爷爷特别交待,就要烧刀子?!?br />
        “敢问令祖父是谁?”

        “卢国公就是我爷爷?!背涛逍Υ?,李逍吸了口冷气,想不到这个程五居然就是程咬金的孙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