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73章 莫欺少年穷

    第73章 莫欺少年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大早,李家大院门口就很热闹。

        好多学生的家长都来接孩子回家,孩子送来读书一旬了,这么多天面也没见一次,也不知道在李家这里吃的怎么样,睡的如何,更不知道长胖还是长瘦了。

        其实这种想法的倒多是地主们,毕竟有点钱的人,对孩子就要娇惯一些。像是小黑他爹,平时又要照顾病妻,还要拉扯一家几个小娃,而这几天李家又在挖鱼塘,他每天早起摸黑的要去挣那二升粟米,哪有太多的心思去记得大娃。

        用小黑爹的话来说,这小子命好呢,进了大院学堂读书,不用干活,每天还有吃有喝,能吃饱饭。家里哪个有这小子好过,所以操心他做啥。

        早餐后,李逍和杨大眼一起让学生们集合开了个简会,也就是交待了一下放假的事宜,让他们记得返校的日期等,最后,李逍还特意评了几个本旬优秀学生,每人给了奖励。

        第一名的奖励了一斗粟米,第二名和第三名分别奖了五升和三升粟米,他甚至还给这三个学生各颁了一面小锦旗,上面绣着本旬优秀学生第一名等字。

        接过奖品和锦旗的学生,激动的面色通红,台下的其它学生们则看的羡慕无比。

        第一名就是小黑,这小子虽然十岁了,可很用功,虽然没有半点底子,但天天早起摸黑,每天沙盘上练字,努力有目共睹,也很有成绩,因此被评为第一。

        第二的是刘辉祖,这小子以前在好几家学校附过学,底子是有的,只不过没怎么认真读过,如今在这里环境较好,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他倒也肯静下心来读书,成绩也不错,而且在地主子弟中表现很好,被评了个第二。

        第三名李逍评的是自己的妹子李贞,这个妹子也是读过书的,读书也认真,真要说只论成绩的话,李贞肯定能排第一,不过李逍最后给她评了个第三,免的其它几十个男同学没面子。

        “记得返校时间,若是迟到的,罚扫茅房!”

        大院门打开,一群孩子笑着出去。

        小黑一脸高兴,左手提着一袋刚刚奖励的粟米,足足一斗。右手拎着的是平时奖励时存下来的馒头和鸡蛋。他存了整整九个馒头还有六个鸡蛋,这些都是奖励得来的,他一个也没舍得吃。

        如今全都冻的硬邦邦的,看着这些白花花的馒头,他脸上带着笑。爹娘和弟弟妹妹们还从来没有吃过白面馒头呢,家里养的两只老母鸡下的蛋,也从来都是舍不得吃的,得攒下来拿到蓝溪街上去换钱买盐巴吃。

        刘辉祖也拎着一袋粟米,五升。

        老刘家千亩良田,还有骡马行,五升粟米不值一提,可今天刘辉祖拎着这袋米却觉得很珍贵,这是他努力得到的奖励。

        “大郎?!?br />
        刘辉祖跟小黑说说笑笑着刚走出大院门,外面就有人喊他。

        刘家的仆人笑着跑上前,“大郎,老爷让我来接你?!?br />
        刘辉祖点了点头,“其实也没多远,我自己回去就行了?!?br />
        “二十多里地呢,怎么能让大郎走回去,我赶了马车来,车上还烧好了炉子,上车暖和?!?br />
        “没事,我不冷?!绷趸宰嬲驹谠好趴?,没有急着跟仆人离开,“我跟同学们说几句话?!?br />
        老仆看着才隔了一旬没见的小郎君,总觉得有几分不太一样了。

        小黑在人群中看到自己的三个弟弟妹妹有些怯生生的站在一边等他,三个小家伙身上脏兮兮的,穿的也单薄,尤其是最小的弟弟还挂着鼻涕泡,他们在人群中搜寻他的身影。

        “辉祖,我弟弟妹妹们在那等我了,我先走了,后天见?!?br />
        “后天见?!绷趸宰娑运踊邮?。

        老仆看着小黑,一眼就看出是个佃户崽子,身上衣衫补丁摞补丁的?!按罄?,怎么的跟这些泥腿子交往?!?br />
        刘辉祖淡然道,“他叫小黑,我们先生为他取名国梁,他是一个很努力的人,虽然年纪大个子大力气大,但从不会欺负别人?!?br />
        老仆不以为然,“一个佃户的崽子,再取名国梁也不可能成为国之栋梁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只会打地洞,李家三郎仁义慈善,愿意收自家佃户崽读书,可并不表示这些人将来能有什么出息,佃户的儿子永远是佃户,读几句书,顶多将来可以当个伙计而已,跟郎君你永远不会是一个层次的人?!?br />
        刘辉祖只觉得这话刺耳,“我祖父当年也是穷苦佃户的儿子,后来凭自己努力去做学徒伙计,最后当了掌柜,如今不也成了一方地主员外吗?今天的刘国梁确实家境一般,条件不好,但谁又能知道以后他会如何呢?三郎曾经跟我们说过一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br />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崩掀途醯谜饣昂苡行┮馑?,“李三郎确实是个处处出人意料的人。就凭他的际遇,确实可以说这番话。不过这世间,又有几人如老爷和李三郎一样的人呢?”

        刘辉祖摇摇头,不想再跟他多说,转身上了马车。

        许多学生找到接自己的父母或兄弟,都很迫不及待的要向他们展示自己学到的东西,有些人直接拿根树枝就在地上写自己的名字。

        一笔一笔,虽然还挺歪斜,他们的父母兄弟甚至也多不认得这几个字,可看着自家的孩子、兄弟,进学几天,居然已经能够写出自己的名字了,他们无不激动万分。

        特别是那些来接孩子的佃户们来说,祖祖辈辈的佃户,世世代代的睁眼瞎,如今看着孩子居然开了眼了,这种欣喜无以言表。

        “这里还真是热闹??!”

        从长安来的程五和薛五骑马赶到李家大院门口,正好看到这热闹的一幕。

        “怎么这么多人?”程五不解问。

        “李三郎在自家院里办了个家学,免费收自家佃户的孩子们入学读书,还有不少附近地主也送孩子来附学,现在有不下四十个孩子在这里读书呢,学堂十天一休,今天刚好是旬休吧?!?br />
        “李三郎还办了个家学?”程五大感意外,一个小小的乡下地主,居然还办起了学,还收了五十多个学生,这可不是一般的乡下地主能有的魄力啊。

        看来他先前还真是对这个李逍有些小看了,一会可得好好聊聊,他程五郎最喜欢结交的就是这样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