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71章 水浅王八多

    第71章 水浅王八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程家五郎程伯献随着薛家五郎薛楚玉打马并辔而行,两人都是飞骑军的军官,此时骑着高头大马,各自带着几名骑马随从,一路引人测目。

        “这个李三还挺不识抬举的,你父亲和我爷爷都亲自招揽他,居然还拒绝,真不知道说他是傻呢还是傻呢?!背滩滓⊥返?。

        他堂堂飞骑六品武将,居然还得亲自跑趟蓝田去寻个草民。本来是不想去的,可祖父有命,他却不敢不从。

        “尚贤兄,这位李三郎可不傻,而且还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一会你见了之后就知道了。他不但不傻,还很有趣呢,不瞒尚贤兄,我如今都跟李三郎是兄弟相称了?!?br />
        “你薛五郎一向自视甚高,长安城里的勋贵子弟,都少有能入你法眼的,平时都不屑跟那些膏梁子弟同伍,如今怎的却偏偏还跟一介草民称兄道弟了?”

        薛五郎笑笑。

        薛家跟程家关系很好,盖因当初薛仁贵那是在程咬金麾下任过几年职,程咬金也挺提携薛仁贵,两人还挺对脾气,因此两家的子弟也是往来较近。

        程伯献虽说是程家孙辈中的第五,可却是极受宠,因为他的父亲是广平郡公、右金吾将军程处弼。程处弼是程家的嫡三子,但程老三跟他两个兄长不同之处在于,他的母亲是出身清河崔氏。

        而他另两个兄长的母亲,却是程咬金的原配孙氏。孙氏只是程咬金当年还没发迹时娶的妻子,是县令孙陆儿的三女儿,当年跟程咬金也算是门当户对,但后来程咬金百战功成,成为国公之后,这位孙夫人却没能享受多久的福,被封为宿国夫人不久后就病逝了。

        孙夫人去世后,程咬金续娶了五姓女清河崔氏的女儿,一个开国勋臣跟一个老牌世家联姻,这也是唐初时的普遍做法。

        清河崔氏的名头天下皆知,程伯献做为崔老夫人的嫡出孙子,自然在程家更受宠爱。

        不过这位程五郎虽然受宠,但却与一般被宠坏的勋戚子弟不同,他很争气,也很上进。

        现在做为六品飞骑武官,虽离不开家族的门荫,但他在飞骑军中,也确实深受同僚的尊敬和喜欢,皆因这人武艺高强,为人豪爽义气。

        今天程五郎休假回家,结果立马被老爷子抓了壮丁,让他跑来蓝田取酒。

        “老听我爷爷说这烧刀子如何了得,我倒是有几分不太相信的,一个乡下百姓能够酿出什么好酒来?”

        “烧刀子嘛,酒如其名,喝下去就跟腹中有把烧红的刀子一样。一般人,真喝不惯,但是你爷爷和我父亲就喜欢喝这样的烈酒。我喝了一次,事后胃里难受好几天。不过难受归难受,但这种感觉挺让人回味无穷的。尚贤兄你的脾气,肯定也会喜欢这酒的?!?br />
        “这酒真要你说的那么好,不,只要有你说的一半好,我肯定得买上一大桶?!?br />
        “你想买还没呢,据说这酒非常难酿,迄今也只酿出了三瓶而已,其中我父喝了一瓶,你爷爷喝了一瓶,还有一瓶他自己喝了,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呢。这酒啊,外面根本没得卖?!?br />
        蓝溪。

        李家要挖鱼塘的消息传出去,庄户们很快就来应工了。

        一天管两顿饭,每顿饭都有至少四个黄米窝头,小米粥管够,还有大骨头汤喝,有咸菜吃,更别说一天还能发两升小米做工钱。

        这待遇,谁不愿意来。

        离家这么近,下午收工吃完饭还能回家睡觉,比起去给官府做役好了不知道多少遍,给官府服役,经常离家几十上百里地,得带着被子去,吃的差,还没工钱呢。

        大冬天的清淤堆堤,活并不轻松,但大家却也觉得不算什么累活,庄户人家,平时干的不都是体力活,没钱租不起牛马的时候,甚至地都是自己一铲一锄的翻开来的,这点活又算什么。

        挖鱼塘也不是什么技术活,靠着蓝溪的一片洼地,量出一片大约二亩地来,然后把水清干,再把淤泥清出,最后再挖深,然后把四面围一条堤起来,到时可以蓄水养鱼就行。

        李逍做了设计图纸,其实只要在一侧堤下留一个石闸门可以放水就行,其它的完全就可以随意堆了,毕竟只是一个鱼塘而已,又不是什么水库。

        听说东家是挖塘养鱼,大家都还挺好奇的。

        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秦岭山下,蓝溪江边,倒还没见人养过鱼的。大家都好奇,这鱼也能养着吗?

        没有抽水机,洼里的那点水,只能拿桶一点点的挑出来。

        看着水不多,真到了挑水的时候发现还不少,不过也有些意外的收获,就是那水洼底下,居然还有不少的鱼虾乌龟螃蟹河蚌等。

        野生的鲫鱼、鲤鱼等不少,大小不一,甚至还有一些水蛇。

        一群佃户们很兴奋,提着桶打着赤脚,也顾不得冷,就在那淤泥和浑水里摸鱼抓虾。

        李逍笼着手,也蹲在岸边上看,这洼地里都还能有这么些鱼,看来这水质其实还是不错的,这片洼地,依着河靠着山,倒像是一片沼泽溪地,草多淤泥也深。

        “这些淤泥也是好东西,不能浪费了,挑上来晒一晒,回头运到地里头去,可以增加产量呢?!闭韵壬故潜冉嫌芯榈?,知道淤泥可以肥田。

        李家的地都是租给佃户们种的,自家并没有留地请长工做地,因此清出来的淤泥其实自家也没什么用。

        “留下一点淤泥,回头我们把这围起来的堤上两侧铺上淤泥,开上几垄土,种上芋头,用淤泥肥芋头。剩下的淤泥,就随佃户们自己挑去肥田好了?!?br />
        院里一个仆人道,“咱们家的田明年都说好定额租了,那这淤泥他们挑去肥田增了产,跟我们又没关系,要不咱们收点钱?”

        李逍摇了摇头,何必算的这么精呢,斤斤计较也没啥意思。适当的让点利,给大家一点好处,大家也是会记着这个好的。

        “嗬,这水洼子还真不简单,平时看不出来,想不到下面还有这么多鱼鳖呢,尤其是老鳖好多,都摸了十几个硬壳壳了,最大的那个足有十多斤?!敝雍苄朔艿奶嶙乓恢煌醢斯聪蚶铄械?。

        李逍看着那只起码三斤以上的王八,笑道,“给我留几只回去炖汤,其它的就放在这里,中午炖汤喝?!?br />
        王八因为没什么肉,都是个壳子,因此百姓们其它都瞧不上。不过李逍倒挺喜欢这王八的,看着**龟脑的,但在后世这种野生王八可是非常珍贵的,尤其是这么大个头的,不得一千块钱一斤啊。

        这些人啊,都不会吃,浪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