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69章 老匹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朝会结束,百官退朝。

        金殿之外,左武卫大将军兼检校屯营兵马一脸不快,他一双大眼怒瞪着旁边同行一人,这人同样高大魁梧,却是比程咬金年轻不少。

        “姓薛的!”

        “程老匹夫!”被喊做姓薛的那位也不客气的喊道。

        “有种出去大战三百回合,手底下见真章!”

        “谁怕谁???”

        满朝之中,敢跟程咬金这样叫阵的还真没几个,不过这个姓薛的自然也非同一般。

        程咬金眼下是左武卫大将军,这姓薛的则正好是右武卫大将军。程咬金爵封卢国公,薛万彻爵封武安郡公。老程的儿子尚太宗公主,而薛万彻更是直接尚了高祖的公主,论辈份那还是当今皇帝的老姑丈。

        薛万彻向来恃才傲物、盛气凌人,不过有脾气的人自然也是有本事的。太宗晚年的时候,曾经当今名将,唯李绩、李道宗、薛万彻也??芍览钍烂穸运钠兰壑?,据说当初程咬金因为自己没被点名,还一直耿耿于怀。

        程咬金觉得薛万彻本事不如自己,自己当年在秦王府效力的时候,薛万彻那个时候还是在太子建成的手底下呢。玄武门之变,薛万彻可是被自己打的狼狈而逃的,有什么资格骑到自己头上。

        而薛万彻呢,也有些资本。他父亲是隋朝的大将军薛世雄,自己兄弟四个,在唐朝那都是爵封郡公,各个都是当朝大将,又娶了公主,当然有些得意的。

        本来就不怎么对付的两人,今天在朝上又怼上了。

        皇帝早朝决定将屯营改编为羽林军,从十二卫府中独立出来,这个羽林军的大将军一职,自然得是一员资历老,本事强的大将来当??捎凶矢竦囊簿统桃Ы?、薛万彻等几人而已。

        程咬金自认为本就是原屯营检校,自然应当是自己当大将军,结果薛万彻不服,认为程咬金老了,这羽林军大将军应当由自己这样的年轻人来当。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情,经薛万彻一搅,皇帝便说要再考虑下做决定。

        然后皇帝又决定派兵征讨高句丽,这个时候薛万彻自信满满的请求统兵,皇帝也同意由这位大将来当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结果程咬金马上跳出来反对。

        最后,皇帝也没马上决定让薛万彻统兵,只是先定了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和左武卫中郎将苏定方为副将,主将待定。

        朝会结束,两人一出金殿,就恨不得撸起袖子干上一仗。

        “程老匹夫,你还能骑的动马吗?”薛万彻叫嚣。

        程咬金嘿嘿冷笑,“老夫六岁开始习武,八岁开始骑马,二十岁时便上阵杀敌,砍下的人头都比你整个薛家人都多。如今虽然六十有五,但论战阵功夫,却怎么都比你强的。不像你,自吹什么名将,还记得当年你随罗艺征讨窦建德却兵败后被人家俘虏剃光头的事情了?”

        “对了,当年高祖皇帝将丹阳公主许给你,可你呢,新婚之夜,结果却蠢得连夫妻之事都不懂,气的公主数月不与你同席。后来,还是太宗皇帝召你入宫,让我和叔宝、敬德等人一起教导你之事了?”

        揭人不揭短。

        这席话,让薛万彻面红耳赤,彻底怒了。他平身最气的三件事情,一是当年随罗艺在幽州时征讨窦建德叛军,结果却全军覆没,兄弟几个被俘不说,还被剃光了头发,奇耻大辱。

        第二件事情,则是当年他在废太子建成手下,结果玄武门之变被打的狼狈而逃,逃到终南山许久不敢出来。

        这第三件事情,自然就是当年尚高祖的丹阳公主,结果丹阳公主嫌他粗鄙,不肯与他同房,还反而对皇帝说是他蠢甚,不懂得夫妻之事,太宗还把他召进宫,让程咬金、柴绍等一群人教他,弄的他极没面子。

        现在程咬金当众他揭伤疤,如何能忍。

        “住嘴,无耻老贼!”

        两人边走边吵,眼见得都要动手了,旁边的一群文武官员都无奈的上前劝说。

        这两人,一个程咬金,那是凌烟阁功臣,帝国名宿老将,资历老。一个薛万彻,则是向来盛气凌人,人家薛家几代的将门,军界大佬。

        两人吵架,大家都不知道要怎么劝说。

        最后,还是李绩走了过来。

        李绩在军界那也是声名赫赫,当年仅次于李靖的军方大帅。太宗晚年重李绩之才,特意把他按在河东十几年时间,就为了将来太子继位之后可以提拔重用李绩,示恩于他。

        李治继位之后,果然重用李绩,将其请入朝中拜相,如今不统兵,却入中枢为相,算是出将入相的典范。

        “老程、老薛啊,这可是宫中,你们这样吵,成何体统啊,要我说,你们也别这样吵吵了,有什么事情要吵成这样呢。都是大老粗,不如我请客,大家喝顿酒,也就罢了?!?br />
        李绩的面子得给。

        程咬金跟李绩的关系更近些,当年都是瓦岗的老战友,还都是太宗的心腹臣子,不比那个薛万彻,向来不是一个圈里人。

        “既然英国公开口,我老程自然得给这个面子,这样吧,只要姓薛的愿意跟我一起喝三杯酒,我就与他和解。就是怕姓薛的没这胆,也没这酒量?!?br />
        李绩一看程咬金那眼神,估计这老家伙又心里死坏。

        “你这三杯酒,是多大的杯???”

        “我知道姓薛的酒量不好,喝几口就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我也不为难他,就那三两的杯子来上三杯吧?!?br />
        三两的杯子,三杯不过九两,半斤多点儿。

        一般人喝上半斤酒,倒不是什么问题,就算薛万彻酒量不好,应当也是没问题的。

        “敢还是不敢?”老程对着薛万彻挑衅道。

        薛万彻看了看老程,又看了看李绩,冷哼一声,“好,看在英国公的面子上,就陪你喝三杯?!?br />
        “老程,你看老薛也同意了,那就这么定了,酒后把手言欢,莫要再这样纠缠不休了?!?br />
        程咬金呵呵的点头,当下说好各自离开。

        出了宫,程家叫来随从,“赶紧回家去找五郎,让他去蓝田找李三郎弄两瓶烧刀子来,一定要烈,越烈越好,这回看我不搞死姓薛的这个匹夫,跟我斗,他还嫩了点,哈哈?!?br />
        一想到酒量不行的薛万彻到时被烧刀子弄醉后丑态,他就忍不住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