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67章 美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大院新房的卧室里已经盘上了火炕,在李逍的坚持下,夜里还会点上个把时辰的灯。

        都是良田千亩的地主老爷了,总不能天黑就睡觉吧,那这冬天的夜晚也太漫长了。

        火炕好烧也很暖,摆上松木打的炕桌,炕上铺着芦苇编的炕席,披上一件羊皮袍子,坐在炕上在油灯下看会书。婉娘则坐在另一边做着鞋,女人的手里无论什么时候总是没有闲的时候。

        虽然家里如今有了粗使婆子,也有了使唤丫头,甚至厨房里还有厨子和火工,可婉娘也不肯闲着。帮李逍做衣服,里外的她都要包了,甚至是袜子也由她自己做。

        还有鞋。

        做鞋是最费时间和精力的,尤其是纳千层底儿。

        “晚上就不用做鞋了,这灯也不够亮,伤眼睛。反正我的鞋也够穿了,做那么多也是放在那里?!崩铄杏行┬奶壅飧銎拍?。

        婉娘抬头看了李逍一眼,“你也莫再看书看账了?!?br />
        “天还早呢?!?br />
        这冬日里天黑的早,大家饭也吃的早,都是趁着天还没全黑就吃了饭,没谁家还特意点灯做饭,灯下吃饭的,费那个蜡和油不划算。

        吃太早了也没啥活动,原来没炕的时候,大家还会烧个火塘,围一圈人坐着烤火御寒,现在都有火炕了,谁还愿意再烤那个火吃那个烟和灰啊,都是早早上炕了。

        各家上各自的炕,各钻各的被窝。

        有媳妇的倒也不闲着,就可怜那些光棍儿了,夜更漫长更难捱了。

        李逍合起账本,其实也没啥可看的。李家现在的情况一切都好,既没外债,又没什么?;?。

        家里名下如今总共有九百亩水浇地,还有二十亩祖坟田,如今是冬季,地里全都荒着呢,也不用理会,都冻的硬实,得待来年开春。

        外面天冷,各家的仓里也还有粮食。

        上次进贡霜糖脱色秘方赏下的钱也还没动,十贯钱,外加一百匹绢都在,空间里的那些黄瓜最近还在卖,隔两天摘下来送次货,价格如今已经下跌了一点,但差不多每次卖的千根黄瓜,还是能带回来千多文钱的。

        这生意基本上是无本生意了,虽然李逍对外说这些黄瓜是从另的商人手里接过来的,但至今大家都从没见过那上家商人,虽然有怀疑,可李逍只字不提,大家倒也没有去深究,这毕竟是东家的秘密。

        学堂那里有杨大眼管着,也还不错,李逍偶尔去客串一下,有时赵先生和婉娘也会去上下课。

        大彪则主要负责体育操练这块,每天早上的跑步和做操,现在基本上都是由他负责带队和监督,学生们倒也已经跑习惯了,从早初的每天早上跑五里,现在都已经变成跑十里了。

        靠着那些自费生收的学费,倒能维持学堂的开支平衡,有了这几十个学生,大院里还十分的热闹。

        李逍当初说了,要把这些学生当成侍从骑士来培养,也正是这样做的,管他是佃户子弟还是地主家子弟,只要是学堂里读书的,除了每天早上的锻炼,和上下午的课程外,他们还要轮流值日。

        值日的内容包括打扫李家大院的卫生等,等开春后,李逍甚至打算弄些地给学堂,让他们亲自负责种地种菜,自给自足。

        家里原来的两个丫环,李逍嫌丑,便让她们去做其它的事情了,而让学生们轮流负责端茶递水这些活,用李逍的话来说,这不是用童工,剥削学生,而是要锻炼他们。

        教他们一些日常礼节等。

        “我已经打算在蓝溪街上开家饭馆,就让大彪去做掌柜兼大厨,再带几个人过去,凭我们家的炒菜和卤菜,肯定能够一鸣惊人?!?br />
        “开饭馆本钱不小吧,而且也不一定就能做的好???”婉娘始终觉得守着家里过日子比较好。

        “光靠田地收租哪里行,你看哪家地主不搞点店铺商队等,田地收租这是基本,而做些买卖这是活钱活水。饭馆不会亏的,我们守着这条大路,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总都要吃饭的?!?br />
        “可店子花这么多本钱,你不去哪能放心?”

        “所以说我给了大彪两成银股,而且也跟过去的人都说了,去的都会有薪水,只要勤恳踏实,干满一个账期三年,就可以给身股,以后每过一个账期,表现的好的,都还会继续加身股。大家在我们饭馆里干活,不仅仅是我们的伙计,他们也是给自己挣钱,当然会很努力认真干的?!?br />
        银股、身股这套来源于历史上明清时期的晋商,银股就相当于真金白银的出钱入了伙,不但有分红权,也还有相应的转让、继承和表决权,这就相当于真正的股东了。

        而身股,则是东家有条件赠送给员工的股权,只拥有一般股份的分红权,但不具有继承权、转让权和表决权,而且必须是在店里做事时才能顶身股,如果离开,就自动收回,也不再享受分红权。

        给大彪银股,给其它伙计们身股,也是为了让大家更有积极性。给人打工拿死工资,怎么能和给自己赚钱更有积极性呢。

        虽然说这样一来,得拿出些收益来分给大家,但李逍始终认为这种方式能赚到更多的收益。

        大彪跟他来到这里,但他并不是自己的仆人,他是自己的朋友,如今算是半个李家客人。他今天提出自己的梦想,李逍当然也得重视。自己出点本钱,让大彪帮忙管理,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婉娘,我看你爹最近又在研究他的药方,老爷子是宝刀未老,雄心不已啊。要不然,咱们也干脆在街上给他也开一个医馆好了,我们出本钱,老爷子坐馆,再招几个伙计学徒,这医馆也就开起来了?!?br />
        老爷子有些医术,而百姓总是离不开医馆药铺的,蓝溪街上有医馆和药铺,但远没有饱和,先开个小点的医馆,赚钱是肯定的。

        “开医馆得不少本钱,又是租铺子又是进药还得雇人?!蓖衲锏?。

        “那又有什么,开医馆总不会亏钱的,咱们先开个小点的,这点本钱我现在不是拿的出来的。我们出钱,老爷子去坐馆,五五分成,怎么样?”

        婉娘轻笑,“什么五五分成啊,我爹又没有其它儿女,他赚了钱不还是我们的?!?br />
        “也不是这么讲,老爷子也还年轻呢,现在也才五十出头吧,再找个女人也不是不可以,这老树逢春再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也是正常啊。咱们先把规矩立好,将来也不会有矛盾?!?br />
        这个时代的人都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传宗接代延缓宗族血脉是十分看重的事情,若是无后绝代,可是要被人骂的。赵大夫以前是条件不好,死了女人瘸了腿,还带着个年幼女儿没钱再娶,而现在条件好了,李逍认为帮老丈人再娶个年轻寡妇什么的并不为过。

        若以后老丈人又有妻子儿女了,那医馆的收益肯定得分清的,不能闹出矛盾来。

        “还是你想的周到,明天我就去问问我爹,要是他愿意,那咱就帮他在街上开个医馆?!蓖衲锔咝说牡?。

        开饭馆和医馆,这是不太容易赔钱的买卖,花点本钱投入,但以后就成了下蛋的母鸡,源源不断的有收益,总比把钱扔在家里埋在地下划算的多。哪怕说这年头的铜钱不贬值没通货膨胀,可不让钱下崽就是罪过啊。

        “三郎,遇到你真是我几世修来的福份?!蓖衲锱补?,直接把半边身子依偎到了李逍的怀里。

        暖香入鼻,真好闻,李逍不由自主的多吸了几下鼻子。

        哎,来到大唐这么久了,终于开始过上安稳的日子,这漫漫寒冬长夜里,一盏昏暗的油灯,屋外寂静无比。

        简单无比。

        “三郎,我身上好闻吗?”

        “很香?!崩铄泻芾鲜档乃档?,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李逍,突然觉得灯下的婉娘也变得妩媚动人起来了。

        皮肤似乎也变好了,变得更有光泽了。

        “我身子前天就干净了,今天还特意洗了个澡?!蓖衲锏纳粼剿翟叫?,却已经是明示了。

        李逍回来后,跟婉娘天天同一张床上睡觉,但还从没圆过房。

        今天婉娘终于鼓起勇气直接明示了。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

        “婉娘,你今天好漂亮!”

        灯下看女人,真是越看越美丽了,李逍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蠢蠢欲动了。

        “三郎,要我!”

        婉娘闭起了眼睛,好像一朵任君采撷的花朵。

        面对这样的邀约,是个男人都无法再拒绝。两个人也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不再是两个陌生人,李逍这段时间也一直在适应她就是自己的妻子,余生的伴侣这个事实。

        如今终于水到渠成了。

        李逍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一声嘤咛。

        “三郎,吹灯!”

        李逍扭头猛吹一口气,灯火摇曳了几下,终于灭了。

        室内陷入无边的黑暗,只剩下两个清晰的喘息声。

        喘息声越来越重,越来越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