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65章 跟我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程家的门子客气的请薛仁贵一行入府,打开了侧门。

        这已经是很高的待遇了,毕竟他们走的是正门,虽不是从最中间的大门进的,但如程家这样的高门,他们家的大门可不是谁都能走的,也就是皇帝亲临,或者是中枢的几位宰相到了,才可能让程家打开中门迎接。

        一般的文武官员,只要不是穿紫绯色官服的,连从这大门侧门进的资格都没。

        李逍感叹着程家的朱漆大门和门上的大铜钉泡,还有门前的那两排戟时,一道长长的大笑声已经在耳边震响。

        “哈哈哈哈哈哈!”

        “老将军来了?!毖θ使笞诽嵝蚜死铄幸痪?,也大笑着迎了上去。

        大唐的老中二代猛将走近,然后程咬金直接越过了薛仁贵,走了过来。

        “小薛说带了那位酿出烧刀子的人来,嗯,他今天就带了两个人来,总不可能是薛小五,那肯定就是这位了。不过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小薛,你不会是耍我老程吧?”

        堂堂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皇帝跟前第一御用打手,居然被程咬金左一句右一句的喊小薛,可薛仁贵还没有半点不高兴,脸上一直带着笑。

        “我如何也不敢欺骗老将军啊,这位是我的小友,也是五郎的朋友,蓝田秦岭北麓山中的一位妙人。之前老将军喝的烧刀子正是他所酿,而且透露个小秘密给老将军,如今你府上新从宫里得赐的霜糖,其实也是这位小友的秘方改进的,要不然哪有那么白?!?br />
        “嗬,还真是人不可貌像??!”

        程咬金听了围着李逍打转,一双眼睛左瞄有瞧,一边看还一边摇头道,“年轻,实在是太年轻了,宫里近日赐下的霜糖确实比之前的更白,不过口说无凭,得有实证才行?!?br />
        李逍也在打量着程咬金。

        国字脸,红脸膛,浓眉大眼,鼻子有点塌,嘴很大,一把年纪了牙齿却都还很整齐而且挺白,关键是他的那脸络腮胡居然还带点金色。

        也不知道这究竟算是缺少微量元素呢,还是因为带有点胡人血统,毕竟魏晋以来,北方胡化很厉害,尤其是当时的河北河南之地,汉胡通婚联姻,混血的情况不少。

        程咬金长的高大壮硕,犹如是肚子很大,听说隋朝时大将王世积肚子更大,号称腰围十带。

        “小子,叫什么名字?”程咬金问。

        李逍微笑着躬身拱手,“小子李逍,家中排行第三,关中蓝田县蓝溪乡人,乡野闲人一个,今日得薛将军提携,得以前来拜访战功彪炳天下闻名的程老将军,实是三生有幸,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小子幼年之时就曾听说过许多程老将军的威名事迹,想不到如今老将军身体还是如此雄??!”

        “别说那些有的没有,酒呢?”程咬金没有半点帝国宿将名臣的架子,倒像是个老酒鬼一样。

        哪有这样的主人,客人上门,急着就问人家带来的礼物的。

        不过人家身份尊贵,这倒可以称之为洒脱率真了。

        薛仁贵似乎对这一切早就习以为常了,直接把准备好的那瓶烧刀子拿了出来。酒是李逍酿的,但酒器却已经换过。

        李逍酿酒的时候,是直接拿一个葫芦装的,这东西乡下人自家地里种的,根本不要钱。

        到了薛仁贵的手里,当然不可能拿这么粗鄙的东西装酒来送礼,他换了出自河北邢窑白瓷坊出产的名贵白瓷瓶装酒,瓷瓶很白,瓶身上还画了一副仕女图。

        一看就高端大气上档次了许多。

        不过老程明显不是爱这口的人,看到这瓷瓶还不满的道,“上次那烧刀子不是用葫芦装的吗,怎么这次换这瓷瓶了?!?br />
        “酒还是一样的烧刀子,烈火一般?!钡蹦炅啥匠∩贤鹕甯呔淅鋈说陌着鄞蠼θ使?,此时却跟个弟子一般的客气着。

        程咬金接过,打开。

        顿时一股子酒香扑面而来。

        他不由的精神一振,“好酒,就是这个味!”

        李逍在旁边陪着笑,其实这只是用最简单的蒸馏法蒸出来的酒,取名烧刀子,是因为这酒没有经过窑藏,酒气很重,一般说这种酒是生酒,酒得经过窑藏之后,才能沉淀,会变得淳香。

        真正的好酒不是那种扬于表面的烈,而应当是饮的时候口感好,不辣人,但饮后却自有后劲醇香起来,那才是好酒,而且还喝了不上头,第二天不头痛。

        而李逍现在的这种烧刀子,只算是最初级版的白酒。本来他就没打算用来喝的,最开始的目的就是打算蒸一些烧酒出来,用做消毒以及酿点花露水什么的,也就没追求什么口感之类的。

        谁能想到,会被薛五撞上,还捎了瓶给薛仁贵,薛仁贵又被程咬金给撞上。

        一口酒下去,火辣辣的感觉升上来。

        酒入喉咙,流入腹中,感觉从丹田之处升起一团火,直升腾而上。

        程咬金的脸更红了。

        他长吐一口酒气,拍着大腿,“对,就是这个味,就是这种喝下去肚里烧刀子一样的感觉,爽!”

        “老将军,这酒性烈,火气重,后劲也大,得细品慢喝,切莫贪杯啊?!?br />
        老程却不理会,又喝了一口。

        一边喝,一边还皱眉苦脸的,可表情虽如此,心里却高兴。

        连叹好喝。

        “这酒真烈,喝酒就得喝这样的烈酒。男人嘛,尤其是我等这般从伍军中,征战沙场的将领,就得骑烈马喝烈酒。小子,你倒是个人才,先弄出霜糖更白的秘方,如今又琢磨出了水酒更烈的法子,了得。干脆,来我屯营里当个差,我保你个飞骑军的职差,你也不用担心吃苦受累,到了屯营,你就负责指点酿酒就好了?!?br />
        之前薛仁贵说要收李逍做亲卫,安排他进右领军卫。如今程咬金又开口了,一说话就是让他进屯营做御林军。

        “多谢老将军好意,我之前得薛将军提携,陛下已经让我在少府寺里领了个府史的职事了,恐怕无法受领老将军提携?!?br />
        “少府寺?那不过是些工匠呆的地方,有啥出息。要来,就来屯营,天子亲卫,将来建功立业,百战封侯,岂不痛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