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36章 投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感谢大侠拎壶冲、抚宁杨硕、书友201等诸位的打赏,谢谢。)

        薛仁贵坐在胡床上手捧着一卷兵书,开国战神李靖所著的兵书,这本兵家要略还是太宗皇帝当年亲自赐与薛仁贵的。

        不过此时手捧着这本经常翻看的兵书,他却有些心不在焉。

        贞观十九年,薛仁贵投军征辽,在辽东他崭露头角,从辽东回来后,他就一直镇守玄武门,成为皇帝信任的禁军大将。然后八年过去了,他还是玄武门镇将。

        虽然新帝一样的对他信任,可薛仁贵却也需要拿出足够的功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他也知道皇帝准备建立一支脱离十二卫的羽林军,本来皇帝也有意让他来当羽林军将军,可是他却没有足够服众的功绩。辽东战场上他证明了自己的勇猛,但还缺乏足够的资历来担任如此重要的位置。

        “父亲!”

        薛瑾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薛仁贵抬眼,“有何事?”

        “父亲,是这样的?!毖ξ灏牙铄欣醇氖虑樗盗艘槐?。

        “霜糖秘方?”

        “是的父亲,孩儿已经见过他带来的霜糖,确实比朝廷制出的霜糖更白,他称之为白砂糖,如雪白的砂粒一样,既白且干还极甜。色、相、品质都远胜市面上的霜糖?!?br />
        “你说他要把这秘方白送给我们家?有些意思,这人才二十出头?”薛仁贵就算是一个武将,也一下子能明白这样一个方子的价值,说价值千金也不为过。一个身上还背着巨债的穷小子,居然有魄力白送出这样一张秘方,不得不让人惊叹。

        “也不算白送吧,算是感谢我之前帮他对付了张家,另外我看他的意思,也是希望能够搭上我们薛家这条大船?!?br />
        薛仁贵笑笑。

        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道理谁都懂,但关键还在于,又有多少人愿意拿出这么值钱的东西送出来呢。

        “你跟我再细说下这个李逍?!?br />
        薛五便又说了一些,“父亲若是愿意,不如亲自见他一面?!?br />
        “也好,你带他过来?!北纠匆话愕娜?,薛仁贵是不会见的,他堂堂禁卫大将,哪来那么多空见那么多人。

        但这个李逍感觉不一样。

        李逍站在门外,心扑通扑通的跳个厉害。

        马上要见到一代战神薛仁贵,还是让人很激动的。哪怕此时的薛仁贵,也还不算如何的武功赫赫,但李逍毕竟知道这位将来的辉煌。

        “李兄,我父亲在里面等你,请进?!?br />
        李逍对薛五笑笑,深吸一口气,“谢谢!”

        能有机会见到薛仁贵,这多亏薛五。一般人,哪里能够见到这位呢。

        整理了下衣襟,李逍抬腿迈入。

        进门前,李逍以为薛仁贵会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想象他在家也穿着套铠甲擦着刀剑呢。

        结果一进门,却发现一位长的很英俊的汉子。

        看那样子,也就四十左右年纪,长的确实很高,但绝不是那种粗壮武夫感觉,相反很英俊潇洒的样子,国子脸,两道剑眉,鼻梁很高,头发也很黑。

        两眼有神。

        一身白袍,坐在胡床之上,一手捧书。

        不像武将,倒像是个儒雅的文官。

        “在下蓝溪李逍拜见薛将军?!?br />
        李逍拱手躬身,虽然心里头激动,但还算不卑不亢,没有纳头便拜。

        薛仁贵转过身来,放下手里的书,上下打量着李逍。听儿子刚才的介绍,他对李逍这人倒是有几分好奇,毕竟刚刚他都已经试过李逍带来的白砂糖了,确实比皇帝赐给他的霜糖还白还纯。

        能够拱手将一张价值千金的秘方送出的人,绝不简单,尤其这人还只是个穷小子。

        “坐!”薛仁贵道。

        他的声音洪亮,态度还挺客气。

        李逍坐到一边,一时倒不知道该跟这位说什么。

        “刚才五郎跟我说了些你的事情,也说了你想把白砂糖的秘方送给我薛家,此事不成?!?br />
        李逍意外。

        薛仁贵居然拒绝了这样的一份礼物。

        “如果我薛家收下你的礼物,那岂不成欺压了?我薛家不是这样的人家,秘方你自己保管好?!?br />
        李逍起身道,“薛公,这秘方对我而言,其实并不能发挥什么作用,甚至可能是个祸端,所以李逍想送给薛公,也算是报答之前薛五郎对李家的帮助?!?br />
        “不用说了,这秘方我不能收?!?br />
        “那我卖给薛家?!崩铄械?。

        薛仁贵笑笑。

        “这样吧,你家的情况我也知道些,你说的倒也是实情,这秘方留在手里对你而言确实不一定是好事。但我还是那句话,不会收你的秘方,那样做是不对的。我现在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听一听?!?br />
        “请薛公明言?!?br />
        薛仁贵将李逍进来后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这个年青人看到自己的时候不卑不亢,做事也很有分寸,极为难得,让他很是赞叹。

        “你的这张秘方很珍贵,我愿意替你进献给陛下?;始冶揪驼莆沼兴侵圃觳?,你这个方子进献给陛下,能够让皇家的制糖业有很大提升,相信陛下一定不会亏待你的?!?br />
        李逍听了眼前一亮。

        皇家掌握着制糖产业,李逍的白糖脱色工艺献给皇家自然是最有用的。只不过以前李逍只是一介平民,他想献还没门路呢,冒然拿出来,最后东西还不知道落谁手里,被谁拿去抢功,哪里有他的份。

        但现在薛仁贵愿意帮忙的话就不一样了。

        薛仁贵帮他献上去,谁敢冒他的功?

        “薛公,秘方我送给你,至于你是留还是献,这是薛公自己的事情?!?br />
        “哈哈哈,你家小子有些意思,你也别跟我弯弯绕了,我薛仁贵不会贪图你这点东西的,我替你献上去,东西还是你的,我顶多沾点光罢了?!?br />
        “薛公为何不自己留着,此物用的好,价值不菲?!崩铄械?。

        “我当然知道,但这好东西好吃不好消化,我薛仁贵若是留下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得盯着我眼红我呢,干脆我还是献了,反正我也不并不缺钱?!?br />
        制糖产业大头是皇家的,剩下参与的也是那些豪门贵戚,薛仁贵还是不去趟那浑水了。

        “听说你少年之时就匹马单剑游历天下?”薛仁贵笑着跟李逍聊起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