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34章 秘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薛五本想跟父亲邀下功,结果把事情一说,却只得到父亲的训斥,“以后少胡来,不该你管的就别瞎管。真以为陛下说你一声小飞将军,就飘飘然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薛仁贵是太宗皇帝晚年提拔重用的将领,虽然在新朝也一样得皇帝赏识??伤道?,其实他虽在东征之时表现的挺出色,但那时也不过是一员悍将。朝中武将那么多,真正有几个服薛仁贵的。

        不说有李绩、程咬金、苏定方这等老资历的大将,就是许多关陇将门出身的勋贵也多是不服的。

        不管怎么说,总得有些拿的出手的战绩,才能坐稳高位。中郎将虽说品级不高,但却因为大将军和将军都只算是虚职,不能实际统兵,因此统领禁军又镇守玄武门的薛仁贵才会被好多人盯着。

        薛仁贵平时小心谨慎,生怕被人抓到把柄,儿子这种高调他是不喜欢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我告诉你,最近这段时间少往京外跑。陛下最近有意要把左右屯营独立出来,不再隶属于左右威卫,听陛下的意思是打算将左右屯营另立一个名号,就如当年高祖皇帝的元从禁军一样,如果事成,飞骑以后可能要改名为羽林军?!鄙砦蚴匦涿诺拇蠼?,薛仁贵对皇帝自然是忠心耿耿的,皇帝有意要建立一支独立于十二卫府之外的禁卫军,也咨询过薛仁贵的意见。

        如果单独建立一支羽林军,那么这支羽林军的地位肯定很重要。如今五郎正在飞骑之中,飞骑现在数量还有限,但如果扩编为独立的羽林军,那数量肯定要扩大,甚至现任的这些飞骑军官,也会迎来一个集体晋升的大好机会。

        他不希望儿子这个时候出什么意外,好好呆在军营,搞好和将士们的关系,若能顺利的渡过这一阶段,那儿子再向上迈一步,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爹,这是真的吗?那你是不是也会调到羽林军中去,会不会升任大将军?”

        薛仁贵摇头,羽林军真的成军,他也没什么机会当大将军,不过他也没有想过要当大将军。

        大将军是给那些资历老的人准备的,但当上大将军,却都没什么机会统兵。他现在虽得皇帝信任,但却没有什么像样的战功和资历,因此当大将军是不可能的。

        再说,皇帝那么信任他,肯定也是希望他继续统兵的。

        “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先收收心,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吧?;岵皇谴未味加械?,得自己把握?!?br />
        从父亲那里出来,薛楚玉心头也很激动。他如今二十出头,正是年青人最热血的时候,最期盼功名之时。

        二十出头,已经是七品的武职,不过身处京中禁卫,却是并无什么机会建功立业。他倒也想如大哥二哥他们一样去边关戍卫,但却没机会。

        “公子,门外有个叫李逍的人求见,说带来了公子要的那样东西?!币幻苁鹿促鞅?。

        “李逍?”刚拿起兵书来的薛楚玉一听,微微一笑,“倒是来的好快。真的把东西带来了吗,看来我倒没有料错啊。福伯,你去把人带进来吧?!?br />
        李逍在薛家的门外等了许久。

        薛家的房子挺大,这是太宗皇帝亲赐的府第,朱门高墙,尤其是一条街上全是勋贵高官的豪宅府第。

        路上行走的车马俱是豪奢气派,连仆人的穿着都那么气派。

        李逍坐在门房的冷板凳上干等,连杯水都没有人给倒。不过这倒也是正常,大户人家,哪是那么好进的。

        等了好一会,才有人来带他进去。

        一见到薛五,李逍立即上前躬身行礼,“李逍多谢公子大恩?!?br />
        “何来大恩之说?”薛五还是那副神态。

        “那张家欺辱我李氏,与我有深仇大恨,只恨一时无力报复,如今五郎一句话,却让张扒皮父子抄家查封,真是大解心头之恨?!?br />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再说也不全是为你,是那小子先惹我在先,我不过是随手收拾他一下而已?!?br />
        “对公子来说也许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李家上下来说却是天大恩情?!?br />
        “不说这些了,你说带来了那东西,可是当真?”

        李逍取出随身带来的包袱,拿出三包干荷叶包好的糖,一一打开。

        第一包,是黑糖,很黑,甚至还不如一般市面上的蔗糖。薛五看过后皱眉,李逍又打开了第二包。

        这包是红糖,颜色暗红,看着也比较干燥,但依然还不是霜糖,比之市面上的霜糖远不及。

        “有些让人失望?!?br />
        “公子莫及,还有最后一包,包你满意?!崩铄胁患辈换旱拇蚩谌?,却是白的耀眼。

        如霜似雪,白的耀眼。

        薛五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嗬,还真是欺霜赛雪,够白?!?br />
        “公子可以让人拿一包霜糖来比较一下,有对比才知道高下?!?br />
        薛五拍手,招来一个下人,“去拿包霜糖来,记得要最好最白的那种?!?br />
        霜糖取来,打开,摆在一起。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贞观年间从古天竺取来的霜糖炼制之法,甚至经过改良之后工艺炼制的霜糖,跟李逍带来的白糖一比,高下立判。

        薛府的霜糖,一比之下一点都不白了,看着更像是黄的。而李逍的白糖,却是真的白,这相比之下,就好比是白面粉跟黄米粉的差别一般。

        “这是最好的霜糖了,你没拿错吧?”

        “公子,这就是府中最好的霜糖了,也是长安能买到的最好的霜糖了,一斤得五百钱呢,咱们这些霜糖,还是宫中赏赐下来的,比外面买的还要好?!?br />
        皇家赏赐的霜糖,自然是最好的了,可皇家赏赐的霜糖,也远不如李逍带来的糖白。

        薛五挥手让下人退下,仔细的观察李逍的霜糖,甚至还拿在手里捻磨,最后放进嘴里细品。

        “真是神奇,想不到扬州居然又有了如此神奇的制糖之色,这才是真正的霜糖啊?!?br />
        “不敢相瞒五郎,其实扬州并没有这种制糖之术,甚至全天下,也没有其它人有这种制糖之法,普天之下,如今能够把糖制的这么白的,别无他人,唯在下一人尔?!?br />
        “你?”薛五惊讶,不过更惊讶的是李逍会主动把这个秘密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