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31章 借刀杀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蓝田县城,县衙。

        一位身着深绿色官袍,戴着一梁进贤冠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县衙后院的花厅方榻上。

        大唐官员品级森严,官服颜色也有严格的规矩。

        例如三品以上服紫,四五品服绯,六七品服绿,八九品服青。

        而各种官袍颜色又分为深和浅两色,比如绿色官袍,穿深绿色的是六品官,而浅绿色则是七品官。

        县令一般是七八品官员,但蓝田为畿县,品级很高,县令是正六品上,穿的就是深绿色官袍。

        县令姓柳,河东柳氏家族出身。河东柳氏,也是士族名门,他四十左右年纪,就能够任正六品的畿县县令,仕途已经很不错了。

        此时,他坐在榻上,面带着微笑,向着对面的年轻人笑道,“五郎今日怎的有空来看老舅???”

        坐在他对面的却正是从蓝溪过来的薛五,大名薛瑾表字楚玉。

        柳炎和薛五两人老家都是河东,是同乡,但他们还有个更深层的关系,柳炎是薛五的老娘舅。

        薛五的母亲柳氏,正是河东柳氏家族出身,柳炎同是柳氏家族,辈份还是柳氏的堂兄。

        柳氏当年嫁给薛仁贵时,薛家没落,但后来薛仁贵在柳氏劝说下投军从征辽东,立下战功,振兴家门。当年薛仁贵投军时,也没少受妻族的帮助,甚至能够一路迁升,也有柳氏的帮助。

        薛柳两家既是亲戚,又同朝为官,平时互相帮衬,关系是极好的。

        柳炎虽辈分是薛五的舅舅,但也没拿大,薛五辈份虽轻,可人家父亲是右领军中郎将,军中的实权大将,就连薛五,都是皇帝倚重信任的飞骑校尉,论品级薛五也是正七品,比他这个六品县令也差不了多少。

        而薛五才二十出头,前途无亮。

        “老舅,外甥今日在你治下,被人欺负了?!?br />
        柳炎一边给薛五煎茶,一面笑道,“谁敢欺负我们的小飞将军啊,谁人不知道你可是将门虎子,京中闻名的勇悍,小飞将军之名,还是陛下亲赐呢?!?br />
        薛五搓着手笑道,“若是在长安,还真没有哪个敢欺负到我头上来,可偏偏在这蓝田,还就有这等狂妄之徒。这人不但敢骂我,甚至还狂言在那蓝溪乡他们张家说了算呢?!?br />
        蓝溪,那是蓝田下的一个乡。大唐天下划为十道,道下设州,州下有县。而在县之下,还有乡、里、村等。

        不过皇权不下乡,县令也是不下乡里的。

        一般五里为乡,一个乡有五个里,但乡没有乡长乡正,而是由五个里长轮流负责乡中事务,协助县里管理乡村治安,征收粮税,征召力役等。

        蓝溪乡因为是蓝田县最靠东的一个乡,虽处于秦岭山腹之中,但因为扼守着蓝武要道,所以还是很兴旺的。

        蓝溪,张家,这么一说,他脑中已经有些印象了。

        “蓝溪张家,可是蓝溪首富张富贵?”

        “蓝溪首富,看来这张家还真有几分名头啊,怪不得敢这么狂妄,连舅父你都能脱口而出,舅父,跟外甥说说,这张家孝敬了你多少银钱?”薛五笑着说道。

        “别胡说,这张家不过是地方一土豪而已。只不过向来比较守规矩,但凡县中有摊派,都比较积极响应,又比较会做人,上下打点,因此县里都说他好话。据说此人主要做些放贷生息之事,我虽知道些,但只要不是很过份,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怎么,他惹到你了?”

        县令称为百里侯,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好当。

        关键还是容易被地方的胥吏和大族架空,毕竟县令只身上任,任期往往又不长久,如果能力再不足些,被架空是很正常的事情。

        柳炎还好些,名门出身,又有不少地方实任经验,来的时候,带着不少柳氏家族子弟,甚至还有不少投身柳氏的幕僚门客,地方上的胥吏和宗族大户,也得忌惮下他柳氏的名头,倒不敢怎么过份。

        不过为官做事都一样,别人给你一分,你就得回敬两分。

        柳炎上任蓝田也有一年多时间,问题也发现一些,可只要不是太过份的,他也就不会过于追究,正所谓水至清无鱼,而且很多事情本就是上任,甚至是上上任留下的老问题,追究来追究去,对大家都不好。

        “守规矩?只怕并非如此吧?我倒听说,那蓝溪首富过去并非张家而是李家,那李家世代蓝溪首富而且还是首善,可后来却被这张家设计陷害,步步谋夺吞并家业,说个简单点的事情。张家谋夺了人家李家的产业不说,甚至还赶尽杀绝,三年前借给李家一笔安葬费,不过几十贯钱,如今却利滚利的滚到了八百贯了?!?br />
        “十倍之息啊,你说这是否太过?”

        这年头,有钱人家都放贷生息,甚至连寺庙都专门从事典当放贷,连朝廷都也给各地地方衙门一笔公廨钱,专门用来放贷生息,收入用做办公费用。

        可衙门的公廨钱利息虽说不低,但月息也仅百分之八,一年到头也就是一倍而已。

        但张家的债呢,三年翻十倍,这可不是什么羊羔息利滚利这么简单了。

        “三年十倍?确实有些高了?!绷撞皇悄侵质樯亓?,对于民生经济也是知道不少的,民间借贷利息肯定是高于官方的,甚至九出十三归这种也不少,有些更是直接就说明了是一年一翻,可三年翻了十倍,这确实过了。

        “五郎,听你话中之意,此事怕不是张家冲撞了你这么简单吧,莫非你与这个李家也有什么关连?”

        薛五笑道,“路见不平有人踩而已?!?br />
        “真的仅此而已?”

        “舅父,我也是想帮下舅父的忙,你主政蓝田,这可是畿县,这位位置可是很重要的,不少人都盯着呢,多少人巴不得舅父出了乱子,好安排自己人取而代之。这张家行事如此嚣张,就是一个危险的棋子啊,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了。我是担心舅父到时被波及无辜??!”

        “舅父,似张家这等为富不仁,又臭名远扬之人,若是舅父能够出手惩罚,伸张正义,不知道多少百姓要拍手称快,大赞你公正有为呢。甚至,这张家这么多年必然聚敛了一大笔钱财,若是挖了这个老鼠窝,还能收获不少呢?!?br />
        “再则,舅父上任这么久,也不能总是一团和气,要不然谁能敬畏于你呢。适当的来个杀鸡儆猴,这也是立立威??!”

        柳炎捏着下巴,对这个外甥不由的刮目相看,这一条条说的如此有道理,真是让人意外,谁能想到这将门虎子还有这么多小心思呢。

        不过,薛五说的确实是有些道理啊,若是抄了张家这个老鼠窝,能够有这些好处,那干嘛不做呢。

        “五郎啊,多谢提醒,我回头就派人严查张家?!?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