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13章 红盖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感谢大侠拎壶冲的打赏,谢谢!求推荐票?。?br />
        李逍不是不喜欢婉娘,虽然婉娘有些瘦弱,但并不难看。而且都说娶妻娶贤,娶媳妇最重要的不是长的好看,只要一般过的去就好,关键还是人品性格出身等,只有纳妾,才会看重美色,说纳妾纳色,也称为买色。

        大家还在说着今日洞房的事情,不时有人过来向他恭喜道贺。

        李逍站在那里,脸上保持着微笑,但却很僵硬,他自己知道,这只是礼貌的微笑,但此时不微笑,他知道任何表情都是不合适的。

        他不愿意那种勉强式的感情,以前的时候,就不喜欢别人给他介绍相亲,他更喜欢的是自己寻觅相遇到的感情。

        连相亲都不愿意去的人,此时却被架到了火堆上,他今晚就必须得和一个他其实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姑娘洞房。

        可他还不能拒绝,因为那个姑娘已经嫁给他三年了,他今天晚上只是洞房,并不是成婚,因为婚礼三年前就举行过了。

        这真是一个尴尬的境地,他此时甚至希望地上能够有一条缝,让他可以钻进去,这样他就可以暂时免去这无比的尴尬了。

        其实真要逃避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他可以逃入空间,没有任何人能够找的到他,但这样并不是办法。

        微笑。

        呵呵。

        脸上的肌肉很僵硬,但还得继续保持着微笑,不能让人看出他心里的不愿意。

        李贞拿来一套衣服,打开包袱皮,是一套大红的长袍,新郎官的衣服。

        红男绿女,大唐的新人成亲结婚,男的着红,女的穿绿。

        新郎官的礼服就是一顶黑色幞头,一件大红色的圆领袍衫,还有一套白衣的中衣,加上一双黑色的靴子。

        大唐服饰等级森严,各阶层是严禁乱穿衣的,尤其是颜色方面规矩更严格。

        比如明黄色,就是皇家专用。而紫和绯,那是高官服色,连绿、青都是中下层官员服色,小吏衙吏等则是着皂衣。

        至于普通百姓,一般就是白、灰、褐色等。

        如李逍这样的平头百姓,平常时候是没有资格穿红的,唯有大婚的时候,可以破格穿上红袍。

        “哥,这套新郎礼服,还是婉娘姐姐三年前亲自一针一线为你缝制的呢,你试下,肯定非常合身?!?br />
        不容拒绝,李贞直接抖开衣服,就往李逍身上披,让他当场试穿。

        几个妇人七手八脚的为他套袖子、系革带。

        “哇,真合身,刚刚好,婉姐姐的女红手艺真是太好了?!?br />
        妇人们都夸赞婉娘的针线活手艺好,李逍却觉得身体越来越僵硬。

        这是赶鸭子上架啊。

        可是他却还不能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说出来,估计会被赵老头直接拿打拐杖打死,甚至连妹妹李贞都会帮着一起打。

        看杨大眼和郭彪子他们那个欢乐劲,肯定也不会站他这一边。

        绑架??!

        虽然他确实挺喜欢婉娘的,但这种喜欢不是那种喜欢,这只是欣赏、赞叹,还不是爱。

        可他没理由拒绝!

        只能被他们说着,推着。

        拿着衣服,去了另一边房间里洗澡。

        关上房门,屋里放了一个火盆,烧着几个柴火算是充做照明。这个家太穷了,天黑了点不起蜡烛,那是有钱人家才用的起的,也点不起油灯,这年头灯油也是十分贵的。

        光线很暗。

        屋里当中摆了一个木桶,挺大,看样子不是专门的澡盆。

        盆里已经倒满了水,热气升腾。

        大冬天的,要烧这么多热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正因为水难烧,所以冬天里,这时的百姓其实很少洗澡。

        洗个澡,又要挑水又要烧火,既费水还费柴。平时大家饭都吃不饱,哪来那么多讲究,甚至天这么冷,身上有点灰垢,还能防寒保暖。若是一个不小心,洗个澡冻着了,感冒是小事,弄不好还可能得肺炎,这可是会有性命之忧的。

        有些地方,很多人其实到了冬天基本上是不洗澡的,讲究点的,可能过年的时候洗个澡过年,不讲究的,那得到明年天热之后才会洗。

        今天是李逍洞房之日,因此条件再简陋,大家还是帮忙烧水。

        洞房之夜,新郎新娘总得洗的干干净净,穿的漂漂亮亮的。

        坐在木桶里洗澡其实挺不卫生的,虽然后世还挺流行什么木桶浴,但人家还另有淋浴,木桶浴其实只是泡澡。

        水挺烫,旁边只有一个丝瓜囊子,没有什么洗护用品。

        这年头,穷人家里照明蜡烛灯油用不起,清洁卫生方面也没有什么牙膏香皂沐浴露洗发水。

        富人家倒是好些,但据说洗澡也只有澡豆,很简陋的一种清洁物品,各大药店有售,可却绝不便宜。

        拿着丝瓜囊子一通狠搓,倒也搓下了不少老泥死皮,把皮肤都给搓的通红。

        擦干净水,换上大红袍,穿上乌皮靴,戴好黑幞头,系上革带。

        外面郭大彪等人早已经不耐烦的在敲门了。

        “新郎官,时候可不早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呢,还在磨蹭什么,再磨蹭天可就要亮了!”

        门拉开,早等不急的大彪直接一只大手抓了过来,张葱刘蒜、二狗铁柱等几人拥上来,直接就把他抬了起来。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这群人倒比他这个新郎官还要急,似乎今晚入洞房的能是他们一样。

        一行人笑着喊着,抬着李逍直接送进了洞房。

        其实也就是对面那间很简陋的房屋,过去这里是赵婉和李贞的卧室,今晚这里简单的收拾布置了一下,就成了一对新人的洞房。

        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一块红布,挂在了门上,还折了两朵柏树枝,红红绿绿的很好看。

        门在身后砰的关上了,也把众人的笑声关在了后面。

        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屋里放着两个火盆,火苗摇曳跳跃,把屋里照的隐隐约约。

        床上,赵婉已经换上了一身绿色的婚礼服,几年前置办的,那个时候李家还没垮,衣料很好,颜色很艳。

        头上盖着红色的盖头,赵婉安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丈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