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4章 欠拍的黄瓜

    第4章 欠拍的黄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黄瓜原本也称胡瓜,与许多其它胡字头的果蔬一样,黄瓜也不是中原土产,这是西汉之时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的胡种,因此称为胡瓜。

        胡瓜、胡萝卜、胡茄、胡椒、胡桃、胡豆、胡蒜、胡荽等胡字系列的果蔬基本上都是汉代时从西域传入中原,此外还有西瓜、石榴、苜蓿、葡萄等。

        黄瓜最初引入中原时就叫胡瓜,不过到了五胡乱华之时,后赵皇帝石勒忌讳胡字,于是汉臣襄国郡守樊坦将胡瓜改为黄瓜,从此沿用至今。

        到如今大唐之时,黄瓜也算的上是一种寻常蔬菜,既是蔬菜,也可算是水果。不过这是夏令时节的作物,都是夏季上市。也只有皇家宫廷和一些豪门大户才会用温室在冬季种植一些绿菜。

        冬天里温室种点果蔬可不容易,要吃上一根新鲜的黄瓜,成本可不低。

        李逍看着自己空间灵土上的那几排黄瓜架子,一个生财之道冒上心头。

        反季节蔬菜到了后世,那也是极受欢迎的,当季里很便宜的果蔬,反季节上市,就能卖出几倍甚至是十倍的价格,种植成本虽高,但利润也高。

        眼下李家的情况很窘迫,祖宅和商铺、田产、钱财都被张家夺去了,李逍刚回来,也不能冒然就去硬拼张家,这个须从长计议。特别是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安置下他们这一行人,还得照顾好李贞赵婉等。

        天气越来越冷,就那几间茅草屋可摭不了风避不了寒。

        缸里没粮,床上没绵,这寒冬腊月的怎么撑过去。

        蓝桥乡虽然说是处于秦岭山中,是个小地方,但这里因为是进出关中的要道之一,因此往来经过的人多,而且很多过路的都是官宦、商旅,镇子虽小,但消费能力却是不低的。

        若是在寻常小山村,就算有黄瓜,也难卖的出去,有产品没市场。但是在这里,李逍相信能够挣到第一桶金。

        伸手从碧绿的藤叶中摘下一根黄瓜。

        碧绿的黄瓜如玉,说黄瓜倒不如说是小青瓜。刚摘下来的黄瓜青翠欲滴,还带着小尖刺,一头还顶着黄花。

        顶花带刺,嫩的要出水,这黄瓜若拿出去卖,这卖相绝对吸引人。

        李逍走到那眼灵泉边上,浇水洗黄瓜,寒冬腊月,可灵泉的水却并不冰凉,反而有点温润的感觉。

        说来也奇怪,这个神秘的空间,也没有日头甚至没有风,连只蜜蜂都见不到,但李逍上次从外面弄了黄瓜籽种下去后,却长的出奇的好。他甚至能清楚的记得,这黄瓜其实就是他半个多月前种下的。

        普通的黄瓜正常情况下起码得要三个月才能结果成熟,但李逍的这几垄黄瓜却只种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已经可以采摘第一茬瓜了。

        水洗了几下,拿手掌一抹,小刺就已经抹去。

        手里掂了掂,李逍估计这根黄瓜得有一斤左右。

        细长的黄瓜长相很好,拿起来送到嘴边直接咬了一口,十分的爽脆。

        入口甘甜。

        寻常这种青瓜也就几两一根,再大些就没那么好吃,但李逍这里的黄瓜大多是这一斤左右重的,却还这么鲜嫩爽脆,真是让人大为意外。

        看了看那眼清澈的灵泉,又看了看脚下的灵土,他估计这跟空间里的特殊水土有关。

        这十来平大小的空间,他种了小半的黄瓜,有三百颗黄瓜苗,如今都搭了架子,第一茬果也熟了。

        这些黄瓜一颗都结了七八根黄瓜,第一茬能摘的是根瓜,长在下面的最先熟,一茬大约是每颗苗三四根,算下来这一茬得有千把根黄瓜。

        一根约重一斤,这就是起码千斤黄瓜了。

        看这长势,这二茬黄瓜也就几天后又能摘了。按李逍对黄瓜的了解,寻常一颗黄瓜苗一季能摘二三十根,这三百颗黄瓜能收获五六千斤。

        一般的黄瓜种的好亩产能达到四五万斤,一亩能种上四千多颗,每颗能产十斤左右。但李逍估计他这黄瓜有灵土灵泉的效果,每颗能产二三十斤,亩产能破万斤。

        当然,这里空间有限,全种上也才十来平大小。

        又摘了几根黄瓜,李逍心里默念一声出去,便又重新出现在了松林里。

        捧着几根新鲜的小黄瓜,外面的冷气扑面而来,让刚还处于极为舒适空间里的李逍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还是空间里舒服啊。

        迎着风,李逍往山坡下的庄子走去。

        寒风呼啸,山野萧瑟。

        小庄子依然是那么的简陋,赵大夫已经张罗着安排郭彪等十几人到各家住下。虽然这小庄子只几户人家,都只有几座简易茅草屋,但大家对于回来的少庄主李逍还是极热情的,对他带回来的人也很客气。

        每座茅草屋里安排上几个,只要大家不嫌弃,那就一个屋里挤挤。

        房屋虽破,好在这里就是在大山脚下,柴薪倒是不缺的。庄户们舍不得烧炭,但柴却可以烧的很旺。

        一些树桩子之类也卖不了钱的杂木,架在屋里火塘上,通红的火炭倒也带来几分温暖。

        走近庄口,赵婉却已经站在那里等了。

        她衣服单薄,口鼻冻的通红。

        见到李逍回来,却露出高兴的面容。

        “你去哪了?”

        她似乎担心着丈夫又一去不返,怕刚才的一切只是个梦。

        李逍拿起一根黄瓜给她,“给你看样好东西?!?br />
        “黄瓜?”

        赵婉惊讶的接过丈夫递过来的黄瓜,满脸的不可置信。这根黄瓜很长,尤其是非常新鲜,入手沉重,却还顶花带刺,一根得有一斤左右。

        “这哪来的???”

        哪来的,这倒是一个问题。

        李逍想了想,道,“这是我们回来路上从一个商人那里买来的,我看这季节还有这么好的黄瓜,便想着买些回来,转手卖掉肯定也能赚钱?!?br />
        赵婉倒也不是没见识的,看着手里的黄瓜,点了点头。

        “我听说长安城里不是贵族之家里都有温室,冬天里种果蔬绿菜,想不到东边也有啊。不过就这几根黄瓜,怕是也卖不了多少钱?!?br />
        李逍笑笑。

        “不止这几根,我买了有上千斤呢,这几根是我拿来给你们偿偿鲜的。走,我一会给你们做个拍黄瓜吃?!?br />
        拍黄瓜还是没有做成。

        因为婉娘的厨房非常简陋,一个陶罐当锅,几只木头的碗,几双竹筷,然后就没有其它什么了。

        更别说调味料这些,连油都没,只有一个小盐罐,里面有大约一二两左右的盐巴,不是白白的盐,而是那种又粗又黑的盐粒,李逍甚至怀疑那究竟是不是盐。

        没有酱油没有醋,更别说其它调味料。

        拍黄瓜做为一道家常凉菜,一年四季都可以吃,而且做起来也方便。

        李逍以前就时常做个拍黄瓜,做起来简单方便,却又美味可口,还有开胃去火的功效。

        一根黄瓜,一点香菜一点料酒,加点陈醋、酱油,弄点蒜米和辣椒,再放点麻油,材料简单,做法也不难,把黄瓜拍碎,再切块,然后就是加各种调味料凉拌就好了。

        可婉娘这里啥都没有,黄瓜虽然有了,但光有黄瓜也做不成拍黄瓜啊。起码得有醋??!

        醋都没,这拍黄瓜真做不了。

        最后李逍干脆把黄瓜简单的切片,就当是个黄瓜果盘。

        “大家偿偿,这可是冬天里的小黄瓜,非常难得?!?br />
        赵大夫夹了一块黄瓜尝了尝。

        “嗯,不错,清脆爽口,想不到这季节里居然还有这么清脆的黄瓜,甚至比夏季里当季的黄瓜还要好吃,爽,脆,甜!”

        赵婉吃起来就比较斯文,她本来还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吃,耐不住李逍的劝,才夹了一筷子送到嘴边,还不忘记抬起袖口掩住嘴,小口的吃了起来。

        看到她柳眉一扬,眼睛带笑的样子,李逍也笑了。

        李贞吃起东西来也很秀气,不过在哥哥面前倒没有那么的害羞,吃了一片后赞不绝口。

        不大的屋里,站满了人。

        大家你一筷子我一筷子,都来夹黄瓜吃。

        吃过的都赞不绝口,似乎在这寒冷的冬日里,围在火炉边上吃一块爽脆冰甜的黄瓜,是无上的美味。

        “赵伯,你说这黄瓜拿到蓝溪街上去卖,会有人买吗,能卖到钱吗?”李逍问。

        赵大夫捋着山羊胡子,“这黄瓜拿去卖,肯定有人买,不过我建议最好是送到酒楼去卖,其实你们有马,愿意跑一趟的话,送到长安的酒楼去,肯定能卖个好价钱?!?br />
        蓝桥到蓝田县四十里,到长安也不过八十里。没有马,往返一趟比较远,但有马的话,一天倒是能够来回。

        “赵伯,我也是这样想的,这黄瓜若是卖给普通百姓,价高了大家买不起,价低了不划算。所以还是卖给酒楼和大户人家才划算,我手上有一千斤左右的黄瓜,赵伯以为卖多少钱一斤合适呢?”

        赵伯捋着胡须,“我看这些黄瓜大小都差不多一根,每根都有一斤左右,干脆也不要论斤称重卖,直接按根卖,也不叫黄瓜,换个名字,就叫碧玉青瓜,每根卖个两文钱?!?br />
        “一根才卖两文钱?太便宜了吧,我这可不是一般的黄瓜??!”李逍对于一斤两文这个定价有些不同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