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1章 再回蓝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蓝桥乡,大唐关内道京兆府蓝田县下,面靠秦岭,背负骊山,紧扼通往山南商洛的蓝武要道。

        玉山蓝河上,一座石桥跨于清清溪流之上。

        此处虽已是关中渭南之地,处于秦岭北麓山腹之内,但因蓝武道是仅次于潼关道的出关要道,因此这里不但有蓝桥驿也还有一座很是热闹的蓝桥集镇。

        沿着蓝溪,是一条几里长的长街,街两边俱是屋宅商铺。

        长街上过往商旅不断,行人如织。

        “终于到了!”

        一位身着蓝衫的青年站在蓝桥上,“终于到了?!?br />
        “三郎,这就是你老家了?”

        布衣青年腰间挂着一把长剑,牵着一匹老黄马,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相貌也是英俊。听到旁边人的话,他一时陷入沉思。

        这是李逍的老家,但并不是他的老家。

        他的老家在那遥远的未来,已经再回不去了。现在,他就是李逍,而这里也将是他的家。

        “这位客官,你是打尖还是住店啊,小店有上好的客房,就在前面不远,房费还便宜?!币桓龃┳哦檀虻纳倌晷ψ派侠凑欣可?。

        李逍转头打量了几眼这个少年,却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并没这人。想想也是,李逍离开蓝桥五年了,五年前李逍离开蓝桥的时候十六岁。而那个时候,这个伙计估计也才五六岁吧。

        他不认识自己也算正常。

        五年前,李逍正是年少,意气风发,那时李家在蓝桥乡也算是数的上号的地主大户,家有良田千亩,在街上还有几家商铺,其中就有家客栈。那时的他在离长安八十里地的这个小镇上,又有几个人不认识呢。

        只是五年前,一次英雄救美恶打纨绔后,被迫远走他乡,从此游历天下,一走就是五年。

        十六岁离家,二十一岁回乡。

        再回来时,物是人已非。

        蓝桥还是那个蓝桥,桥下的蓝溪也还是那么的清澈,甚至街道上的许多商铺招牌幌子也还是那么的熟悉,可站在这里的这个李逍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李逍了。

        ·······

        “小哥,我就是这蓝桥人,不需要打尖住店,多谢了?!?br />
        少年伙计打量了李逍几眼,这人虽然穿着比较简朴,可仗剑牵马,气度不凡。蓝桥虽是山中小镇,但因为是关中通往关外的重要道路,大凡往山南、江南去的,多往这走,那些出关赴地方上任的,还有从地方上赴京述职升迁的,还有那些过往的商旅等不断,少年也算是见多识广,眼界还是有一些的。

        这个蓝衣青年的气度,确实不凡。

        “你是我们蓝桥人?不可能,我在这街上做伙计学徒也有好几年了,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李逍笑笑,“你做伙计几年了?”

        “今年五年了?!?br />
        “五年,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啊。我五年前离开的这里,今天刚回来?!?br />
        “哦,这样啊?!鄙倌甑阃?。

        “你是哪家的???”他又问。

        “蓝溪李家坡?!?br />
        “啊,李家坡?”少年惊讶出声,他上下打量着李逍,“你难道就是李家的那个败家子李三郎?”

        李逍倒有些意外,当年的那个李逍虽然年少时有些意气用事,但说败家子有些过吧。

        “如果你说的是李家坡的李三郎,那确实是我?!崩铄忻嗣亲有Φ?。

        “真的是你啊,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呢,街上的人都说你早死在外面了?!被锛朴行┬朔?,毕竟这个李逍在街上也是个很传奇的人物了。虽然他来到镇上做伙计时,这李逍已经离乡了??扇匆恢碧潘母髦止适?,甚至在李逍走后,李逍的故事也并没有结束。

        李逍听了小伙计的话没有回答,如果不是他,只怕那个李逍到现在也不会回家。甚至,若不是他,那个真正的李逍也确实已经死在外面了。

        李逍身后的大汉瞪了眼小伙计,“你个小兔崽子会不会说话呢,你们蓝桥的李三郎又回来了,还不赶紧去向李老庄主报喜讯去,老爷子一高兴,准赏你几个喜钱?!?br />
        伙计撇了撇嘴,“哪还有什么李家坡,也没有李老庄主了,李大善人是个好人,可惜好人没好报,早就走了好几年了,你们还不知道吗?”

        李逍闻声眉头一皱。

        李老爷子没了?

        这他还真的不知道,他莫名穿越而来,虽然融合了李逍的记忆,可在他的记忆里,关于蓝桥关于李家坡,一切都还停留在五年前。当年离家出走后,关于家乡,关于亲人,他再无消息,虽然他也几度想要回来,但心里却总想要闯荡出个名堂再衣锦回乡。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李逍急问伙计。他虽然不是真正的李逍,可却也融合了李逍的记忆,现在的他,不是李逍却又是李逍。李逍的记忆里,对蓝桥有太多的依恋和不舍,这里,有他愧疚的父母双亲,有他喜欢的小妹,还有那个他在外日夜思念的青梅竹马。

        正因为这份记忆,李逍才会在半个月前身体刚好一些,就决定返回蓝桥。

        代替李逍,回到蓝桥。

        一路西来,当他踏上蓝桥的土地时,他感觉到的是份外的亲切,这里山青山秀,恍如世外桃园。

        他本还在想着见面后,要如何与他们打招呼,却不料会听到伙计这样的话。

        “听说当年你打伤了张家坪的那位小霸王逃走后,张家就报了官·······”

        伙计对这个蓝桥的传说人物讲述着李家这几年的变故,李逍当初打伤的人是蓝桥乡张家坪大地主的儿子,那张家的势力在蓝桥乡不比李家差,尤其是张家向来喜欢仗势欺人,勾结衙门官吏,放高利贷巧取豪夺等事情没少做。

        那次张大财主的儿子小霸王张超酒醉后从县里回来,半路上遇到一个采药回来的姑娘,见色起意调戏,恰巧遇到李逍骑马路过。李逍和张超年纪相仿,平时就见不惯张超的行径,而偏偏他当天调戏的又是李逍的邻居,还是青梅竹马的姑娘,李逍一怒之下,怒打张超。

        盛怒之下直接把张超打断了腿,差点没命。那张家岂是好相与的,张老财直接报官,扬言要李逍的命。

        李逍的父亲李大善人一面请人出面说和赔礼,一面安排儿子外出避风头。李逍这一走,就是五年。

        李大善人本来说让儿子外出避下风头,他请人说和,再多赔些钱财给张家,这事应当能化解。李逍离家之后,心生愧疚,想着要混出一番名堂再回家,转眼就是五年。

        李逍本以为一切都没有变。

        “张大财主当年一直不肯罢休,非要官府通缉捉拿你归案把事情闹的很大,后来李大善人找了许多人出面调和,又拿出了许多钱财赔罪,才总算让张大财主罢休?!?br />
        坊间传言,当初李大善人为了这件事情,不但拿出了五百亩地,还把街上的一家客栈一家粮店都给赔给了张家,还赔了八百贯钱。

        这算是把半数家财赔给了张家。

        本来事情就到此为止,可偏偏不久后,有人带着一块李逍随身带着的玉佩回来,据说李逍在山南遇到劫匪被杀,这玉就是劫匪被官府剿灭后所得。这个消息让李母一下病倒,不久去世。

        李大善人也因此心伤成疾,偏偏此时张家还故意在生意上下套做陷阱,让张家又赔了一大笔钱,老爷子忧愤交加,不久也撒手西去。

        “这几年啊,张家对李家可没放过,步步紧逼。如今李家坡都成张家坡了,李家那千亩良田,早都被张家夺去了。就连街上过去李家的那些房产店铺,如今也全都成了张家的?!?br />
        “不但如此,现在李家还欠着张家好几笔债呢,田地钱财商铺宅子没了,张家便逼着李家把祖坟田抵债,甚至让李家小娘子给那小霸王做妾呢?!?br />
        伙计说着这些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感叹。李家坡李大善人的名声是极好的,真正的大善人,修桥铺路甚至是救济孤寡这些事情可没少做。而张家呢,名声极臭,可偏偏现在坏人得意,好人却受难。

        “你真是李三郎?”伙计问,“你要真是李三郎,那赶紧回家去吧,听说那小霸王说了,明天他就要带人上门去接人了。到时李家的祖坟田和令妹都是他的了?!?br />
        李逍听罢,不禁咬紧了牙关,两只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

        想不到,蓝桥乡已经变的如此。

        李逍,你回来晚了。

        幸好我回来了。

        既然我回来了,那我就不能坐视。

        张大财主、张大财主的崽子小霸王,拿了李家的都要吐出来,欠了李家的都要偿还。

        跟在李逍身边的郭彪听的也是大怒,“呸,世间居然有如此无耻之人,伙计,跟我说说,这张家坪怎么走,看爷爷不把那对黑心父子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br />
        后面几个同伴也都义愤填膺的响应,“敢欺负到三哥头上来,岂有此理?!?br />
        “可使不得,那张家可惹不得,如今张家跟衙门里关系可好,连县衙的录事都是张大财主的女婿,胳膊拧不过大腿啊,可莫再把自己折进去了?!?br />
        李逍对着小伙计一拱手,“多谢这位小哥的相告,李三有急事先走一步,来日再谢过?!?br />
        扭头对身后的人道,“走,回李家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