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科幻小说 > 最终猎杀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大会堂辩论

    第四百五十六章 大会堂辩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站在猎魔人总部的大会堂之外,蒋成永在焦急的等待着。

        他不是执事,甚至他都不是猎魔人,是没有资格参与猎魔人最高权力机构的会议的,旁听都不行,只能在外面老老实实的等着。

        大会堂内的会议已经召开两个小时了,蒋成永一点消息都听不到,只能干着急。

        ‘吱呀’一声,大会堂的门被从内里推开了。蒋成永在门口极力往内望去,片刻后,他看到了孙政的身影。

        “孙先生,孙先生,请留步?!苯笊俑辖艏返搅怂镎纳肀?,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孙政摇了摇头,脸色并不太好看的说道:“现在还是会议的中场休息,你想推进的那个提案才讨论了半个小时,到现在还没没有确切的结果出来。不过……”

        ‘不过’这两个字,让蒋成永的心都沉了下去。

        孙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不过情况比较糟糕,你要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br />
        “还请孙先生尽力?!?br />
        “我会的?!彼镎南驴戳肆窖?,又问道:“怎么没见到李维?”

        蒋成永无奈道:“他说他不是执事,参加不了这次会议,就不过来了?!?br />
        “这个家伙……”孙政有点气的,自己受了李维所托,在执事大会上慷慨陈词,对抗诸多反对者,唇枪舌剑的,结果那家伙连现场都不来。

        ……

        会议的中场休息,并非是真的休息。以一帮子进化者的精力,开上两三个小时的会,还不至于筋疲力尽。这所谓的中场休息,更像是在重要会议、重要议题讨论不出什么结果的时候,给大家一个私下里接触的时间。

        或许,私下里互相沟通一些关于比较复杂、谈判起来较为焦灼的利益,会有助于陷入僵局的会议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这也是猎魔人们的智慧。

        很快,中间的休息时间持续了四十多分钟的时间,很快,随着大会堂内的钟声响起,执事们陆陆续续的回到了会堂之内,煎熬的谈判就重新开始了。

        一位女性高级执事站了起来,这是孙政在刚才四十多分钟的中场休息的时间里的成果之一,他说服了一位本来就赞同己方观点的高级执事,让她的态度变得更加的坚决,并且愿意在会议之中冲锋陷阵。

        在这位女性高级执事发言完毕之后,紧跟着好几位执事站了起来,数量比上半场要多不少。

        同时,伊蒂哈德和奥里森也同时发声。

        两位执事长的话语权就大了很多了,一时之间,赞同‘提案’的一方,在下半场的刚开始阶段,声势瞬间变得好大了起来,似乎一举扭转了上半场的颓势。

        但是这一切,在何承明站出来之后,都如同阳光下的泡影一样,烟消云散了。

        “都是妄言!”

        四个字一出,镇压全场。要说嗓门大,还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这位老先生。

        何承明今年的年级有九十六岁了,身子骨还算是健朗,一头花白的头发和胡子,几乎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模样。他浑身穿着白色的长袍,手里还拄着一根拐杖。

        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是要素榜上有名的人物。

        要素强者的身体衰老速度,要比常人慢一些。正常人类差不多五十多岁就开始进入到了比较明显的衰老期间了,而要素强者,基本上要到七十岁。

        这位老先生,当年年轻的时候就是以脾气火爆出名的。老了,身体子骨没以前那么能打了,但是他的脾气,反而是比当年更加的暴躁了。

        “你们凭什么说变异人是我们一样的人类?听听这话!那一个个长着老鼠头的、长着蜥蜴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嗜血的怪物,你们居然管他们叫做‘人类’?”

        “孙政!你说黑秋山公会大量招募了变异人加入猎魔人的队伍,这件事情为什么没有通过执事大会的同意就实行了?这是对猎魔人传统的亵渎!韦伯凭什么有这样的权力?这权力到底是谁赋予他的?”

        “废除猎杀变异人的任务,那么我问问你,那些我们时常听闻的在一个村庄、一个社区,突然出现暴怒的变异人伤人、杀人的事情,由谁来管?你们难道要靠威斯杜姆王国那些腐朽的警察来管这件事情么?”

        “还有说这些猎杀任务只是一点小钱的人,姑且不提钱财的事情,这些灾难难道不是我们猎魔人的工作么?”

        “况且,就算是从经济角度考量,这些钱就能像是你们说的那样放弃?多少底层猎人,就是靠着这些小任务,累积经验,赚钱生活的?你们嘴巴一张,就断了那么多人的活路?”

        ……

        一顿慷慨激昂,顶得很多人没话说。

        其实,他的这些话并非不是没有反驳的余地。只不过,地位没他高的人包括孙政在内不太敢开口怼他。地位跟他一样的执事长,则不想把场面闹得太过于难看,毕竟这件事情又没有关系倒自己的切身利益。

        于是,场面上就有些许尴尬了。赞成提案的一方,好像被何承明一个人给压制住了。

        颇有些痛打落水狗的意思,何承明这一方刚刚被压制的执事们,也都跟在其后发声了。一时间西风压倒东风,形势彻底倒转。

        当双方吵都难吵起来、何承明那一边开始大占上风之后,孙政很快就发现事情不妙了。很多己方的人,开始动摇。一些墙头草,很快就在浩大的声势之下摇摆向了对方,甚至个别原本站在赞成一方的人,都变得动摇了起来。

        偏偏,孙政又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也想不到什么说辞。他只能用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奥里森和伊蒂哈德。

        两人都看到了他的目光,但却都只能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终于,当又一位原本中立的执事长,开始逐渐站到了何承明那边之后,孙政的目光终于逐渐绝望。

        他的目光望向大会堂外,心里在向蒋成永和李维道歉:“没办法了,我也已经尽力了……”

        而就在这时,他看到大会堂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李维从中大踏步的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