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科幻小说 > 最终猎杀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血兽人之怒

    第二百三十四章 血兽人之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雪纺镇北门之外,雪蝉林边缘。

        一身黑衣的张娥,屹立在雪地之上,一动不动。在一片冰雪之中,张娥显得如此突兀,但却又和周边的霜雪环境显得那么契合。

        她就犹如一块最凝实的冰,是一切霜雪的化身,是最致命的那块冰。

        她站在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

        而那个人,此刻也正从雪纺镇的大门走出,一步一步向她走近。

        那是‘血兽人’,克鲁塔娜。

        两人相对而立,张娥笑了一下,说道:“没有一上来就喊打喊杀,这还真不像是你的作风?!?br />
        克鲁塔娜面露伤感。这样的表情,在她这张脸庞上,显得多多少少有些违和。

        她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体会过这种心情了,只是她真的很难受。

        ‘血兽人’沙哑的声音响起:“我只是想问一声为什么,我没想明白?!?br />
        “哈哈?!闭哦鹦α艘簧?,说道:“你也有想事情的时候?”

        “一般不会,谁让我胡思乱想,我就砍了谁。今天我也会砍死你,不过,因为是你,所以我破例想要思考一下?!?br />
        “我快死了?!闭哦鹚档?。

        “你确实快死了,等你说完我就砍死你?!?br />
        “不是这个意思,就算你不杀我,我也快死了?!闭哦鸺绦?。

        克鲁塔娜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她没听明白张娥这句话。

        “唉……”张娥叹了口气,说道,“有时候老天确实挺不公平的,凭什么,你这样的人,都能够走到如今的位子。当年,在总部培训的时候,你就是出了名的傻、莽,但你又是我们这一批第一个打开要素的。我哪点比不上你?轮聪明才智,轮坚定意志,轮努力与否,甚至轮天赋,你说说,我有哪点不如你?”

        克鲁塔娜不讲话。

        张娥也不在乎,她继续道:“所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看着你们一个个走上巅峰,我却始终卡在这里。说起来我开化了要素,也算是一方强者了,但是能力的进一步开发莫名其妙受阻,没有更强的能力推动,想要在境界上再有提升也没有什么希望?!?br />
        “我不想就这样下去,所以一年前,我去了一趟寒霜峰峰顶。阿姆斯跟我说过,霜寒之翼并没有死,它当年只是重伤、沉睡,然后被封印,杀死它的代价太高了,高到萨拉赫陛下也不想支付。它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寒冰生物,也许从它那里,我可以找到进一步的答案?!?br />
        “我找到了它,但是我失败了。我窃取了它的力量,但是发现我掌控不了。我差点就被同化成它,跟它一起陷入永恒的封印之中。最后关头,我摆脱了出来,但是却留下了永久的伤,最多只有两年寿命可活?!?br />
        “我不想死,我只能找人合作,所以我找上了雪芝。他们不知道怎么,联系上了深暗教团。他们联合起来,说有把握能够掌控怀特瑞文,并且答应我在事后,给我一滴白龙的心头之血,那几乎是我唯一的生路了?!?br />
        张娥的口气似是在与老友交谈,有似是临终之前袒露心声。

        她知道,今天与克鲁塔娜的一战是必不可免的了,她也知道,在薛克林等人没有按照计划回来,雪蝉林之中有所变故的情况下,就以她一人之力,与克鲁塔娜交锋,十死无生,她也已经做好准备了。

        至于克鲁塔娜是怎么反应过来的,她也不觉得稀奇。

        血兽人是鲁莽、是暴躁没错,但不代表她真的是傻瓜。雪蝉林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她不可能再无知觉了。尽管,先前从雪蝉林之中撤出来的两个猎魔人小队,六七个人,都在接近雪纺镇之前,被张娥料理掉,但最终还是露出了一些比较明显的痕迹,让克鲁塔娜抓住了。

        “继续说下去,你多说一句让我感兴趣的事情,你就能多活一会儿?!?br />
        “哈哈?!闭哦鹩忠淮涡α似鹄?,她道:“我已经说得足够多了,我为什么要把所有的内幕,都告诉你这个马上要杀死我的人呢?”

        克鲁塔娜活动了一下脖子,她手中的那柄猩红的、名为‘斩颅者’的战斧上,仿佛有鲜血在沸腾。

        “那你就去死吧!”克鲁塔娜咆哮一声,向着张娥冲锋而去!

        血色的战斧猛然隔空斩下,在地上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斩痕。不仅是雪被斩裂,大地之上亦是有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就在战痕中间的张娥,在头顶之上凝出了一块冰晶,上面也有一道深刻的痕迹,但却未破裂。

        “我虽然打不过你,但别以为我会乖乖等死??!”张娥一边说着,一边催动了力量。

        一股黑风,自她的身体为中心,向四周吹去。一切被黑风波及的,不管是雪、是空气、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全都被染成了黑色。

        ‘致死深寒’,来自张娥的要素能力!她可以将一切被她沾染上的东西,都拉入到极黑的深寒之中,冰冷的冻结,哪怕放在烈火之中,也无法融化。

        致死深寒几乎在一瞬间,就将张娥周边所有的环境全部浸染,天地仿佛都变成了黑色。

        但唯独有一抹血红色,在黑冰的世界之中显得如此的突兀。

        克鲁塔娜先前那一斩的痕迹上,有红色的血在涌动,不被冻结;冲入‘致死深寒’中的克鲁塔娜本人,亦是非常灵动,非??衩?,脚步坚定的向张娥冲来。

        张娥感慨了一声:“你的‘沸血’,越来越厉害了啊,现在居然已经让我一点也冻不住了?!?br />
        她一边说着,一边手里的动作不停。

        黑风涌动,几乎完全的将克鲁塔娜血红的身影所笼盖住。

        她还在拼尽全力的奋战。

        好像是有效果的,在黑风不断的压制之下,克鲁塔娜的身影已经完全的被黑色掩盖住了。

        张娥心中一动,猛然之间更进一步加大了黑风的力量,以更极致的深寒,希望能够彻底将克鲁塔娜冻结!

        “哈哈!”她大笑了起来,“你太鲁莽了!真以为我那么好……呃……”

        话未说完,忽有一道大红,如开天辟地一般,将她全力营造出的黑色世界斩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