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科幻小说 > 最终猎杀 > 第二百零六章 ‘冰结使’袁安涛

    第二百零六章 ‘冰结使’袁安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雪之歌’,这是雪纺公会旁边的那家酒馆的名字。

        李维他们住的地方,本来就距离雪纺公会不远。出门,步行过来,片刻功夫也就到了。

        到了雪之歌,酒馆的门口还挺热闹??拷豢?,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那是唯果的小队,跟李维一样,喜欢穿黑衣服的唯果,就被一众人围着,他的脚边还倒着三四个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维问了一声。

        唯果回过头,看到了李维,笑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听到有几个人在大放厥词,就教训了一顿?!?br />
        他说的应该就是他脚边的那几个家伙了。

        李维瞄了一眼,发现一个都不认识,那应该就不是这批的学员了——这批学员里,除了少数几个之外,也没人敢去招惹唯果。

        “本地人?”

        “嗯,觉得我们这些外来人好欺负,觉得我们浪得虚名嘛,就教训了一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力量?!?br />
        李维皱了下眉头,说道:“还是不要跟本地人起什么冲突吧,不好?!?br />
        “嗯?!蔽ü懔说阃?,说道:“听你的?!?br />
        没再说什么,李维挥了挥手,示意准备进门了。

        这时,身后出了个声音:“打了人就想走?”

        扭过头去,看到了一个头发、眉毛皆是雪白的男子走了过来。

        他在几人之间扫视了一番,目光自然而然的放在了看样子像是领头人的李维的身上。

        “总部培训,就教了你们这些东西?”

        这人说话口气很冲,最主要的是,李维觉得很不爽:我特么什么都没干,你朝我头上撒气?

        扭头看了看唯果,李维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按捺下心里的不爽,说道:“不知道你是?”

        “袁安涛,算起来,我还是你们的前辈?!?br />
        这名字,听到耳朵里感觉有点熟悉。李维稍微想了想,想起了这熟悉感的来源——这是个战力榜上有名的人。

        ‘冰结使’袁安涛,第九十七届总部培训班成员,比李维他们早两届,如今大概有二十七八岁,排在战力榜第八十四名,公开的实力水平,达到了第四锁链水准。

        能够进入到潜力榜,袁安涛的实力绝对不能以普通的第四锁链的人来看待——要知道,很多第五锁链的、乃至于第六锁链的人,都排不进这个榜单里。而他的战绩,如果李维没记错的话,似乎是有过有过独力搏杀第六锁链怪物的记录的。

        这是个狠人,而且肯定比他当初在沃尔顿碰上的那个叫做俄洛伊的吸血鬼子爵狠得多。

        “一点误会,唯果,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来听听?!?br />
        李维不想跟袁安涛在这里起什么冲突,更何况这事情的起因不在自己,而是唯果那个家伙惹出来的。但毕竟,现在他们还算是同伴,虽然明天就会成为竞争对手,但李维总不能一甩手就把站在自己旁边的唯果牵着往外一卖。

        唯果走了出来,说道:“我们准备在雪之歌酒馆里面坐坐,张立杰在打探消息,结果这几个家伙出言不逊,说雪蝉林的怪物消息是机密,要想知道得出钱,还说我们是外地佬、南方佬。张立杰气不过,跟他们理论了几句,吵了起来,我们就出来打了一场。没想到,这几个家伙这么不经打?!?br />
        将事情大概的讲了一遍之后,唯果又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儿跟李维没什么关系。他们是跟我的小队起了冲突,人也是我打的,有什么事情找我就好,你想怎么解决你说,我听着?!?br />
        “倒也是个有种的?!痹蔡涡α艘簧?,面色又沉了下去:“该赔偿的医药费,一分钱也不能少?!?br />
        “这是应有的?!崩钗谂曰卮鹆艘痪?,他看着袁安涛,又补充了一句:“额外的补偿也可以多给一点,毕竟唯果下手有点重?!?br />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袁安涛。如果事情这样就能够解决的话,也是一件好事,打了人,赔点医药费也是应该的,唯果也不是缺钱的人。

        但看袁安涛的样子,这似乎才只是一个开始。

        “嗯,还算懂事?!痹蔡蔚懔说阃?,但话音忽的一转,又说道:“不过,额外的赔偿就没必要了,打了人的那个小子,出来,跟我再打一场,你打赢了随便你,医药费也不用赔了;打输了,甭管弄断了手还是脚,我赔你医药费?!?br />
        听了这话,唯果脖子一梗,就要往外走,结果直接被李维给拦住了。

        他笑着对袁安涛说:“没有必要吧?”

        “你说没必要就没必要?打人赔点医药费就可以了?那我也可以随便打了是么?”

        看来这事儿是不能善了了,李维在心里叹了口气,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下来:“那要打跟我打吧?!?br />
        “没必要,李维?!蔽ü诤竺孀Я俗囊路?,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br />
        “呵呵……”李维笑了一下,说道:“我不出手,看着你被人打残???”

        “都别冲动?!辈逃鹜颖呱献吡顺隼?,她举着手里的无线通讯器,说道:“我已经通知助教了,大家都是猎魔人,是同行,没必要在这里做无谓的争斗?!?br />
        “嘿,仗着上面有人啊?!痹蔡梧托α艘簧?,但并未进一步紧逼。

        总部的助教,那也是要素强者。

        李维朝着蔡羽彤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要不,就这么解决吧,唯果给你们赔偿医药费,外加一些额外的赔偿,也别等总部的助教们来解决了,省得事情闹大,袁先生,你看怎么样?”

        袁安涛的脸色并不好看,但真要是直接出手,他还是心有顾忌的。

        “明天你们是要进林子的是吧?很好,别让我在林子里碰见你们?!?br />
        最后,双方对峙了一会儿,袁安涛撂下了一句狠话就走了。

        事情暂时还是解决了,看着袁安涛走远,李维转过头,看着唯果。

        唯果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开口说道:“对不起,李维,给你添麻烦了?!?br />
        “唉……”李维叹了口气,最终只是说了一句,“以后长点记性,做事动点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