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科幻小说 > 最终猎杀 > 第二百五十章 坠落点

    第二百五十章 坠落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李维和芙蕾雅看到了山另一边,冒出的滚滚浓烟。

        那浓烟,让他们两个人心中都很不安定。

        肯定是有什么烧着了,而且绝无可能是山火——就寒霜锋的自然条件,雪崩倒是三天两头有,山火不大可能。拿火直接烧,想要将受到寒冰力量侵蚀影响,乃至都改变了生物形态的冰晶树种给点着,那可是千难万难。

        结合之前的那一声大响,有飞艇坠落了,才是更为靠谱的猜测。

        由于被高大的山峰阻挡住了视线,两人一时之间难以确定,到底是哪家的飞艇掉下来了。

        不管是李维,还是芙蕾雅,此刻脸上的表情都有一些凝重。同时,他们之间也产生了一股非常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就算是芙蕾雅,也感受到了。

        他们两个之间不算是合作无间,但好歹一路上互相之间没有什么敌对的情绪。碰上敌人,不是李维出手就是芙蕾雅出手,确保周边的安全。有时候面对多个敌人,不太好确保敌人无法逃脱的情况下,两个人还会勉为其难的配合一番。

        气氛还算和谐。

        但现在,飞艇掉下来了,而且不知道是天惩之锤号还是郎云号。这意味着,两个人之间那本就脆弱的平衡,似乎有被打破的可能了。

        要不要去飞艇坠落的地点?李维在考虑。

        这件事情是很有风险的,就圣教军和猎魔人的敌对状态,前往飞艇坠落的地方,并不安全。

        一个人,还好一点,偷偷摸摸的靠近,潜藏,暗中观察。就算是有要素级别的强者存在,小心谨慎一些,不要靠近,就远远的看上一眼,确认身份再做打算,问题也不算太大。

        可现在有两个人,变数就有了。最简单的一点,万一落下来的是天惩之锤号,而且人员伤亡并不算多么严重的情况下,靠近过去芙蕾雅大喊一声,然后缠住李维,那他必死无疑。就算是到时候他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用‘月读’秒杀掉芙蕾雅,但面对要素强者的追击,十死无生。

        芙蕾雅会不会这么做,李维不知道,但他从来不惮以最阴暗的角度来揣测人心。

        而且,若是碰上了郎云号,李维到时候会放芙蕾雅一马么?

        大概是不会的吧。

        正想到这些,李维就听见芙蕾雅开口了:“我要去坠落点,你去么?”

        这姑娘是真傻还是假傻?

        李维的心思复杂,但在脸上也没表现出来,他只是回答道:“好,一起去?!?br />
        两人一同前进,中间还碰上了一个屹立在雪地上的岗哨。李维和芙蕾雅联手突袭之下,里面的邪教徒一个都没活下来,全部被收拾掉了。

        在雪没过小腿肚的山地上行走,两人就这么走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抵达了靠近飞艇坠落的地点。

        远远望去,喜忧参半。

        坠毁的是郎云号,李维倒是用不着担心等下芙蕾雅大喊一声,然后遭受圣教军追杀了。

        但郎云号坠毁……上面的人,能活下来多少?

        心情复杂之下,李维看了一眼旁边距离自己不远的芙蕾雅。

        他用写轮眼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但芙蕾雅没这样的本事,她现在只能够隐隐约约看到飞艇,连看清轮廓都做不到,更别说分辨出来那是天惩之锤号,还是郎云号。

        芙蕾雅也察觉到了李维的目光,她警惕的回望过来,心有戒备,活像是一只有人靠近的小猫。

        “看你怕成那样,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哼!”芙蕾雅没说话,只是皱了皱她好看的鼻子,露出了一个貌似凶巴巴的表情。

        李维哑然失笑,但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正色道:“前面的是郎云号,你们圣教军打赢了空战?!?br />
        芙蕾雅脸上先是一喜,显然对圣教军的胜利感到高兴,但随即就换成了警惕的表情,继续在看着李维,同时脚步微微的在往后撤。

        “等下就把你抓起来带回去?!崩钗呕5?。

        “你来试试!哼!”芙蕾雅嘴上不甘示弱,但脚步却更明显的退了几步。

        李维‘哈哈’一笑,继续说道:“不逗你玩了,我要是真想向你动手,哪里会告诉你郎云号坠落的消息,直接趁着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动手多好?!?br />
        “哼!”芙蕾雅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一点。

        “你走吧?!崩钗恿嘶邮?,继续说道:“不赶紧走,等下我改变主意了真的就把你抓起来了?!?br />
        “不用你说我也会走!”芙蕾雅并不领情,对李维其实也不是那么的信任。她缓步的后退着,看到李维确实没有追上来的意思,才转身跑动起来,还三步一回头的。

        那可不是在留恋什么,回头纯粹是在担心李维会不会趁机尾随上来偷袭。

        李维没有这种打算,只是目视她离去。

        片刻之后,芙蕾雅在一个拐角离开了他的视线,他也就转过头,向着郎云号的坠落地点而去。

        抵达之后,李维发现,在郎云号边上,已经搭建起来了一个几百人的营地,里面基本都是郎云号上的船组人员,以及一些伤员。

        营地的负责人,是切尔斯,他是朗云号的舰长。

        切尔斯是一位年纪大约五十来岁、面相老态且经验丰富的船长。他的个人实力不高,第一锁链罢了,但却在朗云号上服役了三十年,当船长也有十年了,算得上是战功赫赫。

        按照切尔斯的说法,在飞艇坠落之后,奥里森理事长集结了还能够战斗的猎魔人,大约六十人左右,已经出发向着寒霜峰更高的地方而去。

        显然,奥里森并不想就这样放弃这一次与圣教军的争夺。虽然朗云号已经坠落了,但是在圣教军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的情况下,猎魔人在人员上的整体力量,还是高于圣教军的。圣教军开着飞艇在天上进攻深暗教团,并不代表着走地面路线的猎魔人们就没有机会了。

        而留在营地里的,基本上都是朗云号的工作人员,还有在先前空战之中的重伤员。

        了解了情况之后,李维也就不再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他按照切尔斯船长知名的方向,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