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784章 奇怪的女人好多

    第784章 奇怪的女人好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自从成为艺人之后,石振秋见过无数漂亮的女人。但是美貌和身材都极度优秀的女人,刘仁娜绝对首屈一指。

        金泰熙和允儿在容貌上或许比她更胜一筹,但是在身材上,却差了许多。

        金泰熙个子不高,身材只能说算是过得去。

        具体形容的话,那就是骨肉匀称,肥而不腻。

        允儿就更不要说了,除了清纯无比的容颜之外,身材上要啥没啥。

        不像刘仁娜,漂亮的不像话,身材也火爆的不像话。

        尤其是此时赤呈在石振秋的面前,让他一览无余,更是一种澎湃的刺激。

        偏偏刘仁娜还不知道自己门户大开,啥都被人看光光了。

        她刚才喝了好几口水,肚子里翻江倒海,正难受地哼哼呢。

        这也就是碰到了石振秋,见惯了美色,有一定的自制力。要是换成其他的男人,恐怕立马狼性大发,把她囫囵个吃掉了。

        石振秋撩了一把水,把脸上和心头的火热压制一下,赶紧从泳池里跳出来。

        情况紧急,他也顾不得什么了,伸手将刘仁娜的身子翻过来,让她脸朝下。然后另一只手不停地拍打她的后背,让她把刚才喝下去的水吐出来。

        饶是在救人,但触手一片滑腻,晃悠的丰满更是时不时地瓜蹭到他的手掌,让他也是心猿意马不已。

        尤其是从后面看去,刘仁娜夸张的弧线,以及无一处不完美的身材和肌肤,真是一种难言的刺激啊。

        所幸刘仁娜喝的水不多,在他的拍打之下,悉数都吐了出来。

        石振秋怕继续下去会犯错,赶紧将她轻轻放下,跑去找到了一条毛巾,帮女人擦拭起来。

        可这一下更加的难受了。

        因为要擦干水迹,结果石振秋的手掌浏览过刘仁娜的每一寸肌肤,更是真切地体验到了佳人的完美。

        石振秋真是以极大的毅力来忍住的,哪怕兄弟已经在愤怒地抗议了。

        千辛万苦,总算是把刘仁娜擦干了。

        可是这女人却不消停,哼哼唧唧的一转身,张开双臂,就牢牢地抱住了石振秋。

        紧紧贴住了之后,女人的脸色才舒适一些。

        看来刚才在水里泡了一会儿,让她感觉到冷了,所以不自觉地就会去寻找温暖的源泉。

        恰好石振秋离得最近,气息又是那么的强烈,自然就把她吸引了过来。

        石振秋紧紧咬着牙,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要控制住。

        这不是他的女人,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不可以乱来。否则的话,后果难料。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的,可不能毁在这上面。

        这样的自我催眠很有用,真的让他忍住了。

        抱起什么也不知道却毫无保留的大美女,石振秋再一次将她送回了房间。不但如此,还要一一把衣服捡回来,辛苦地帮女人穿上。

        天可怜见,他只脱过女人的衣服,至于怎么穿的,还是面对一个不太老实的女人,简直比打仗还累。

        愣是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大差不差地帮刘仁娜把衣服穿上。

        不过因为要睡觉了,所以石振秋并没有把所有衣服都原样套回去,而是为刘仁娜保留了基本的内衣,就把她塞进了被窝。

        这一次,怕她会继续乱跑,石振秋把窗户和门全都锁上了。

        弄完了这些,他才真正的轻松下来,可以回去休息了。

        等等,睡觉之前,还要艰难地平复燥热的火气。

        哎,女人不在身边,身体受罪啊。

        刘仁娜可什么都不知道,折腾够了,也累的够呛。加上石振秋为她除去了好几件衣服,不是那么的热了,所以便睡的很踏实。

        迷迷糊糊的,做了不知道多少美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宿醉之后,精神当然不会太好。尤其是脑袋,简直要炸了一样的疼。

        要不是身子底下的床很舒服,她都躺不住了。

        不过尽管脑子很疼,可她却面临着严重的问题。

        这是哪儿?

        迷迷糊糊地看着四周,刘仁娜努力地打量起来。

        可不管她怎么看,都很确信一点,这绝对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

        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刘仁娜努力回忆,却只记得昨天晚上本来和石振秋谈事,后来又跑去喝酒。然后那个家伙请自己喝了高度的白酒,虽然很好喝,但是烈度好高啊。

        她就记得自己喝了不少,然后脑子里就一片空白了。

        那么也就是说,昨天自己喝醉后,是石振秋负责的自己?

        稍微有了一点头绪,刘仁娜便打算坐起来,看看自己到底在哪儿。

        可是她这么一动,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对。

        身上的衣服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明显被人动过。

        这个发现太恐怖了,让刘仁娜心都凉了半截。

        难道昨天趁自己酒醉之后,有人对自己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刘仁娜一把掀开被子,仔细地检查起来。

        她发现,自己的外套和裤子都不见了。

        肉色的丝袜虽然穿在身上,但是皱皱巴巴的,大腿和膝盖这里甚至还拧成了一团。

        最最关键的是,t恤里面的内衣不见了。

        那可是女人最私密的衣物啊,这个不见了,足以证明发生了什么。

        刘仁娜脸色苍白,浑身哆嗦个不停。同时眼睛里蕴含着悔恨的泪水,懊悔自己不够警惕。

        就因为贪杯,结果害的自己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嗯?

        等等,有什么不对劲啊。

        刘仁娜小心地把手探下去,触摸了一遍,结果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

        她都是快三十岁的女人了,也交过男友,对那种事也是很了解的。

        如果做过了话,是不可能一点都感觉不到的。

        女人是娇嫩而敏感的,余韵会持续很久。

        可是她都检查过了,自己的那里不但很干爽,而且并没有遭遇过侵袭,所以让她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奇了怪了,既然没有发生过,为什么自己的衣服变成了这样呢?

        刘仁娜百思不得其解,只好爬下床来,希望能够找到什么线索。

        自己所在的房间十分的豪华,各种设施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奢华。

        难道是在超豪华酒店里?

        刘仁娜四处搜寻一番,发觉自己的衣服,除了外套之外都在,便赶紧把裤子什么都套上。

        检查一遍,发现万无一失了,她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房间的门。

        外面是一条不算太长的走廊,地上铺着温暖舒适的地毯,还摆放着若干个精美的盆栽。

        在走廊的两侧,果然有很多的房间,看起来果然和酒店很像。

        不过让她奇怪的是,为什么没有在房间里发现电话呢?

        顾不了那么多,刘仁娜小心翼翼地走下来,准备找找酒店的负责人。

        可当她走到走廊拐角的时候,却不免愣住了。

        这家酒店居然没有电梯,而要走楼梯下去。

        刘仁娜更加摸不着头脑,只好顺着楼梯慢慢地走下来。

        可等到她下来了才发现,这里并不是酒店,而是一处豪华的公寓。

        “好大??!”

        看清了之后,刘仁娜不禁发出了感叹,发觉自己仿佛在宫殿一样。

        这么豪华梦幻的房子,自己什么时候可以住??!

        她的惊叹被人听到了,一道男声从旁边的屋子里传来。

        “哦,你醒了?”

        刘仁娜转头看去,正好看到石振秋探头出来。

        见这女人气色如常,意识清醒,石振秋也不免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喝多,自然醒来的比较早。

        知道宿醉之后的人肯定肠胃很难受,所以正在给刘仁娜准备醒酒汤。

        看到是他,刘仁娜的小脸一下子红透了。

        既然在这里看到了石振秋,又没有其他人,那么动过自己衣服的人,岂不是昭然若揭了?

        石振秋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而是招呼道:“快点下来吧,给你做了醒酒汤,趁热喝?!?br />
        刘仁娜的心思更加敏感,觉得这是石振秋的事后献殷勤。

        这个家伙,肯定是昨天晚上对自己做过什么,然后心虚加愧疚,所以才会对自己这么好的。

        要知道因为五年前的事情,石振秋在节目里的时候对她可是不怎么客气。不但一直顶她,还总是给她制造困难。

        怎么就突然变成好人了呢?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但情况已经发生了,刘仁娜必须要求证才是。

        宽大的餐桌边,两人对面而坐。刘仁娜却无心喝汤,而是死死地盯着石振秋。

        “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

        她不吃,石振秋可吃的很爽快。

        昨天晚上没有吃多少东西,又被这女人折腾的不轻,他早就饥肠辘辘了。

        听到刘仁娜的责问,他还莫名其妙呢。

        “呀,女人,我还没说你呢。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自己做了什么?”

        刘仁娜阴沉着脸,为自己感到悲哀。

        “我昨天晚上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家伙,一定是趁着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

        石振秋懒得跟她扯没用的。

        “所以你就喝醉了,把衣服脱的到处都是,然后光着屁股在我家里到处走来走去?”

        刘仁娜的话被截住,正难受呢,突然听到石振秋的说法,雪白的俏脸瞬间煞红。

        “你……你说什么?”

        石振秋翻了一个白眼。

        “你也就是碰到我,纯洁正直的男人,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要是换成了其他人,哼哼,你现在哭都来不及?!?br />
        刘仁娜一颗心都乱糟糟的,纠结地搓着手,惶急地问道:“我昨天晚上又脱衣服了?”

        为什么要说又呢?

        石振秋也很奇怪,所以追问了起来。

        刘仁娜羞涩难堪,无语地捂着自己的额头,却说出了让石振秋瞠目结舌的情况。

        原来她平时都好好的,唯独不能喝醉了。

        一旦喝醉了,就喜欢脱衣服,而且是脱光光,而且还走来走去。

        她的家人都知道她的情况,而且她自己也知道。

        因此平素的时候,她都很注意,喝酒也是浅尝辄止。

        可是昨天被石振秋的断言弄的失魂落魄,就想着借酒消愁,结果忘记了自己的怪癖。

        却没有想到,在这个男人面前彻彻底底地丢人了。

        一想到自己毫无保留,全都被石振秋看光光,刘仁娜就感觉浑身都火辣辣的,好像被塞到了烤箱里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