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769章 你把我当什么人?

    第769章 你把我当什么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孙艺珍狼狈地跑回酒店,直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因为剧组包下了这里,所以空房间很多。因此她也可以奢侈一把,和助理分开住。

        助理被挡在门外,更加的惊奇了。

        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呢?

        如果被她知道孙艺珍此时在干什么,那肯定会觉得更奇怪的。

        因为孙艺珍此时此刻正在洗衣服。

        不是穿的衣服,而是今天穿的戏服。

        没办法,下襟这里都湿透了。穿在身上的时候,黏黏呼呼的特别难受。

        明天还要穿呢,必须要抓紧弄好。

        可怜的孙大小姐,平时身边一大堆的工作人员,洗衣服这种事哪里轮得到自己动手。

        可是这一次没有办法了,要是不想糗事曝光,只好亲自劳动了。

        一边洗着,孙艺珍的心里十分窝火。

        “混蛋,臭家伙,怎么可以那么对我?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不知羞耻的女人吗?”

        越想越气,孙艺珍的脸颊渐渐挂上了梨花泪珠。

        尽管她的体质如此,让她没有任何的办法。

        可自尊心坚强的她,一想到那种情况,就芳心如焚,同时也对石振秋恨透了。

        带着愤怒的想法洗着衣服,渐渐的,她似乎把手中的衣服当成了石振秋,势要把他揉碎了不可。

        呲啦……

        “诶西,我这是在干什么???”

        看着衣服上被扯出来的口子,孙艺珍更加郁闷了。

        没有办法,只好先把衣服晾起来,等到干了之后再用针线补上了。

        幸好这是古装衣服,稍许一点损坏,也不容易被发现。

        孙艺珍在房间里骂骂咧咧的,陡然听到外面的走廊里人声鼎沸,知道是大部队回来了。

        晚上还有一场夜戏,但要等天完全黑透了才行。所以在山上和韩在林探讨了接下来的拍摄事宜,晚上不需要上山的人就都下来了。

        石振秋也下来了,晚上的戏他不会跟着,要赶回首尔忙《盲证》的剧本研讨会。

        隔着墙壁,孙艺珍听到了石振秋的声音,就再也忍不住了。

        她悄悄地打开门,打量了一下外面的环境。发现石振秋走到自己的房间那里,就和别人分开,径自走了进去。

        机会难得,孙艺珍迅速跑过去,也没有敲门,直接就闯了进去。

        房间里,石振秋正在换衣服,上半身已经脱光了。

        没料到孙艺珍这么没有礼貌,竟然直接冲了进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呀西,臭女人,你是变态吗?”

        孙艺珍早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哪里还在乎这个?

        她冲过来,直接就抓住了石振秋的脖子,愤怒地吼叫起来。

        “混蛋家伙,你竟敢那么对我,你死定了!”

        这女人,弱的不堪一击。石振秋都不需要做什么,只是随手一掰,就将她的手腕擒住了。

        “呀呀呀,什么什么对你?我还不是为了拍摄?你也不看看,因为我的妙招,拍摄的效果多好?!?br />
        孙艺珍尽管怒极,但女人的力气岂能和男人相比,所以被石振秋抓着手腕,她费尽了力气也没有办法挣脱。

        但她的嘴还在,所以在言语上更加的激烈。

        “你这个无耻的混蛋,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我难道没有自尊心的吗?”

        尽管这个女人很愤怒,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话,石振秋似乎想到了什么,竟然咧嘴笑了起来。

        孙艺珍简直要疯了,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愤怒的情况下,这个混蛋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你……你笑什么,我很可笑吗?”

        一想到自己那羞人的体质,被这个男人掌握,还拿来那么对付自己,偏偏自己还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孙艺珍就感到世界一片黑暗。

        看看两人的姿势都很不舒服,石振秋干脆大手一捞,擒住了孙艺珍的纤腰,拉着她一同坐在了床沿上。

        “我笑的不是你的情况,而是想到了一个好玩的笑话?!?br />
        孙艺珍左扭右扭,奋力从石振秋的搂抱中挣脱出来??聪蚴袂锏氖焙?,更是咬碎了银牙。

        “你这家伙,你还笑的出来?”

        她都这样了,他这个始作俑者竟然还能想到笑话。孙艺珍立马挥舞着利爪,朝着他就挠了过去。

        有过几次对抗的经验,石振秋早就防着她呢。

        见她要动武,立马手脚齐上,紧紧地把她给缠住了。

        “呀呀呀,你这女人,反正你都这样了,能改变吗?这是天生的,又不怪你。你也没办法不是嘛。既然如此,我是哭还是笑,又什么重要的?”

        女人的思维历来都比较奇特,孙艺珍就没有注意到别的,只听了自己想要听到的内容。

        她愣愣地看着石振秋,想要从他的脸上分辨出什么来。

        “你……真的认为,这不是我的错?”

        她也是偶然之间,才发觉自己有受虐倾向的。

        这个发现,让她总是痛苦不堪。

        传统的道德伦理,让她备受煎熬。一直都在担心,万一被人发现了,她还怎么生存于天地之间。

        可这玩意儿,是奇妙的生理反应,又不受思想控制啊。

        无数个难熬的夜晚,孙艺珍都是偷偷地下载那种重口味的片子,寻找精神慰藉。

        这种事情,她从来不敢对外透露,原本以为这一生都会困扰自己的幸福。

        却没有想到,偶然之间被石振秋发现,让她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彻底的丢人。

        正是这种遭遇,让孙艺珍总是在和石振秋的相处中纠结万分。

        那种奇怪的心理,无法描述,但莫名中总是期待着什么。

        但表面上,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异样的想法的。

        原本她以为,石振秋发现了自己的秘密,肯定会对自己不耻。

        正是这种担心,让她在面对石振秋的时候,总是充满了警戒和敌意。

        完全没有想到,今天石振秋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这怎么算是你的错?这个世界色彩缤纷,各有特色。人与人也都不一样,你的情况虽然特殊,但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啊。你没有影响到别人,也没有做坏事,为什么要始终纠结和愧疚呢?”

        在石振秋说话的同时,孙艺珍一直在定定地看着他。

        她看的是那么的仔细,那么的认真,不放过他表情上的一丝一毫变化。

        凭借混迹社会多年的经验,她看的出来,石振秋说的是心里话,并不只是为了哄她为说的谎话。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石振秋的话,孙艺珍整颗心都暖烘烘的,激动的难以名状。

        这么多年了,她积存在内心深处的秘密,不可名状的秘密,终于有了一个懂她并且理解她的人了。

        结果多年的煎熬全都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样,猛地地宣泄着。

        孙艺珍嚎啕大哭,猛地一把抱住石振秋,什么也不说,就只是哭,越哭声音越大。

        石振秋可是吓坏了,赶忙哄劝起来。

        “哎哟,女人,别哭啊,别哭的那么大声啊。你这样要是被人看到了,我可就说不清了?!?br />
        这酒店质量并不是很好,隔音的效果差强人意。

        要是被人听到他的房间里有哭声,冲进来看到孙艺珍在他怀里,他可就真的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了。

        孙艺珍却哪里那么容易忍住,这可是困扰了她一辈子的怨念啊。

        如今被石振秋理解,也在他的面前坦诚,那么她就没有必要继续伪装,把自己脆弱的一面都展现了出来。

        现在的她,不再是那个光鲜亮丽、人人膜拜的国民女神,而是一个渴望被男人拥抱、渴望被那啥的小女人。

        面对这么一个情绪爆发和崩溃了的女人,石振秋也没招了。只好反抱住她,用无声而坚实的拥抱来帮她缓解情绪。

        幸好的是忙了一天,大家都很忙,回到了酒店后都顾着休憩,没人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所以是石振秋的房间里,始终没有外人闯进来,让孙艺珍哭的无比的痛快。

        好家伙,这女人哭的,眼睛都肿的和桃子一样了。特别是石振秋的肩窝和胸膛上,全是孙艺珍的泪水。

        “你呀你呀,你是开水库的吗?”

        听到石振秋的打趣,孙艺珍十分的不好意思,连忙跑出去找了一条毛巾,细心地帮石振秋擦拭起来。

        “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所以才没有忍住的?!?br />
        石振秋唉声叹气。

        “我知道你的苦衷,但绝对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所以啊,以后你不用再纠结这个了?!?br />
        孙艺珍嗫嚅着嘴,悄悄地打量着这个男人。

        “为什么我就从来碰不到你这样理解我的男人呢?要不然的话……”

        恍惚之间,石振秋没有听懂她的潜台词,而是笑道:“你现在不是碰到了嘛,我就很理解你啊?!?br />
        孙艺珍俏脸晕红,更加不敢看她了。

        她真的很想问问,“那你可以做我的男人吗?”

        可出于女人的矜持,她还无法做到那么的开放。

        幽怨之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你刚才说想到了一个笑话。到底是什么笑话???”

        见她还记得这个,石振秋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寻思着这个笑话到底要不要说。

        不过看看孙艺珍的状态,还是帮她缓解心情好了。

        想到这里,他眼珠子转了转,开始说了起来。

        “之前你不是说,我把你当成什么人吗?我这里就有一个这样的笑话?!?br />
        孙艺珍依旧帮他擦拭着泪水,耳朵却支起来,在静静地听着。

        石振秋咳嗽一声,学着女人的声音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