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723章 太委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安静的汝矣岛公园里一片安宁,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清。

        石振秋的脚步愈发小心,好像胆小的兔子一样。

        “你们不要再吓我了,快点出来吧?不要藏着啊?!?br />
        录制到现在,过去七、八个小时了,到处跑不说,还没有吃过东西,仅仅喝了点水。

        他已经疲惫到要昏厥的程度了,人也变得敏感起来。

        一边走着,一边喊着,结果却什么回应也没有。

        走啊走啊,一直走到了最中心的广场这里,依旧什么也没有看到。

        在这里,曾经发生过追着尾巴跑,大家展开过惊心动魄的较量。

        然而此时,这里安静的根本不像话。

        石振秋已经不想走了,眼中满是深深的失望,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已经很确信了,这里没有人在。

        否则的话,那么大一群人围在一起,不可能看不到的。而且有成员们在的话,也应该有照明啊。

        现在黑压压的,根本不像有人的样子。

        他却不知道,为了避免他们利用制作组照明这个条件,金泰浩已经吩咐下去,并没有启用照明。

        “我不干啦,累死啦。什么狗屁心灵感应,明明就是骗人??!我走不动了,我饿了,我要回家?。。?!”

        见他在地上一边蹬腿,一边耍赖,制作组的大家伙全都笑的不行。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石振秋被折磨的样子呢,以往这个狡诈的家伙总是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间。就连制作组制定的规则也被他破坏,着实让大家咬牙切齿。

        小子,你也有今天??!

        不过看他无休无止的样子,这也不是办法啊。

        恰好此时pd收到了金泰浩的指示,连忙道:“现在成员们都已经聚集在了有意义的地方。只要你们回答的问题一致,那么将提供线索?!?br />
        石振秋头晕目眩,把剩下的水全都喝掉。

        “还要走吗?就不能给我手机吗?”

        pd呵呵笑着,什么也没说,但意思不言而喻。

        石振秋已经没有了脾气,生无可恋地道:“说问题吧?!?br />
        pd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因此迅速开始读出了问题。

        “到了秋天,想起的花是什么?”

        石振秋长出一口气,开始纠结起来。

        这种问题,不是自己答了什么,而是要和其他的哥哥们答案一致。否则的话,还是不能得到线索啊。

        “我自己的答案的话,当然是大波斯菊。但是……”

        想到这里,他再次把手指放在了头上,启动了心灵感应。

        “哥,你们听到了吗?大波斯菊,切白,一定要是这个??!”

        做完了这一切,他就紧张兮兮地看着pd。

        足足等了十分钟,pd似乎接受到了那边的信号,看着石振秋扬起了笑脸。

        “答案……正确!”

        石振秋一跃而起,疯狂地蹦跳着。

        “万岁!万岁!我们是有默契的,我们是互相懂的?。。?!”

        他这一生,回答对的问题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这么激动,还是第一次。

        既然他答对了,pd告诉了他线索。

        “目前七个成员,分布在两个地方。其中一个是在汝矣岛公园,剩余的六人……在南山!”

        就知道这样,石振秋痛苦地哀嚎一声,随即抬起巴掌,不停地扇着自己的脸。

        该死的,这一天就在不停的错过了。

        “那些家伙们不累的吗?那么喜欢爬山吗?那就待在南山??!乱跑什么???”

        郁闷、绝望过后,就是深深的愤怒。

        石振秋口水四溅,足足咆哮了三十分钟,却不得不面对一个艰难的问题。

        知道了哥哥们都在南山,他应该是赶过去,还是留在这里等待。

        要是他赶去了南山,可其他人却来了这里,那不是又要哭了嘛。

        可万一双方都想着等待,还不是浪费时间?

        选择啊,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种煎熬。

        “啊……我该怎么办?”

        聪慧如他,此时也失去了方寸,不知道到底哪种选择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南山这边也差不多。

        “哇,他居然在汝矣岛。为什么不在这里等我们???”

        “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赶过去吗?”

        “我们过去了,万一他跑过来了会怎么办?”

        六个人凑在一起,讨论了半天,也是茫然无绪。

        刘在石咬咬牙,道:“我们过去吧,忙内现在一定很累了?!?br />
        可这次,别人却不同意他的话了。

        “哥,我觉得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我们这么多人,移动很不方便的?!?br />
        听了卢洪哲的话,朴明秀也赞同道:“他是弟弟啊,让他过来?!?br />
        不愧是老恶魔,根本不愿意吃亏。

        倒是哈哈的话,让刘在石的心思淡了。

        “南山这边,八角亭和阶梯这里都是有意义的地方。忙内过来的话,去哪里还不知道呢。所以我们还是按照之前的样子,三个人在八角亭那边,三个人在阶梯这边。无论谁等到了忙内,就带着他一起汇合。这样绝对不会有问题了?!?br />
        ??『佑械愕P?。

        “那个……万一忙内也在汝矣岛等我们的话,怎么办?”

        这次,刘在石却很坚定。

        “不会的,忙内一定会过来的。虽然他的嘴上会骂人,但一定不想我们累的?!?br />
        他很信任这个弟弟,知道他的为人,所以信心十足。

        只能这样了,大家商议结束,立刻分成了两组。

        一组是刘在石、朴明秀和卢洪哲,去了八角亭。剩下的??『?、郑亨敦和哈哈,则蹲在了阶梯这边。

        “啊,也不知道忙内感受到我们的信息了吗?他可一定要过来??!”

        站在八角亭前,眼前是整个首尔辉煌的灯火,刘在石的目光似乎想要穿透漫天的黑暗,寻找到石振秋的身影。

        在他的身后,疲惫的朴明秀和卢洪哲已经坐了下来。这一天的奔波,也让他们的力气耗尽了。

        “开始冷了??!”

        “不知道为什么,只想快点见到忙内。哪怕不下班,也想要见到他?!?br />
        “见到他干什么?那个小家伙,就会怼人。不想见他,太烦了?!?br />
        尽管嘴上这么说,但朴明秀的目光却始终看着上来的路口,连头都没有转开过。

        一切都变的很慢,在这个寒风乍起的傍晚。

        可是大家却只能忍耐。

        忍耐着寒风,忍耐着疲惫,忍耐着担心,忍耐着焦躁,忍耐着希望。

        这一切,都只为了等待!

        “他们……这次一定在的吧?”

        石振秋已然步履蹒跚,每走一步,都要喘上几口气。

        上山的路,今天不知道走了多少次。虽然变得熟悉了,但是也变得更加艰险了。

        看着上面晦暗的灯光,他就好像扑火的飞蛾。哪怕只为了那一丁点的希望,也义无反顾地来了。

        尽管他的辛苦,制作组看的都很心疼,却没有让他为自己寻找偷懒的理由。

        “在石哥,明秀哥,俊河哥,亨敦哥,洪哲哥,哈哈哥,你们可一定要在啊。你们不在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br />
        石振秋的语气已然没有那么坚强了,更像是迷路的孩子??吹搅四呐履敲匆欢〉愕牡乒?,都祈祷着是自己的家。

        近了,更近了!

        八角亭已经遥遥在望,石振秋的眼神也在渐渐黯淡。

        “没有照明啊,这么安静,难道……”

        这么一瞬间,石振秋仿佛失去了力气,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没有看到照明,岂不是意味着……

        可是就在这陷入绝望的瞬间,突然前头响起了一道惊疑的声音。

        “忙内?”

        短短的两个字,在这一刻却好像上帝的福音一样,一下子让石振秋鲜活了起来。

        他豁然抬头,就看到眼前的黑暗中,一道白色的身影急急地在走近。

        终于到了十步之内,双方都能看清彼此了。

        不是别人,正是卢洪哲。

        嘴上喊着累,可是他比谁都要担心忙内。所以稍微休息了一下,干脆从八角亭上走了下来。

        虽然不敢离开的太远,但是迎一迎,万一就碰到了呢?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真的被他碰到了。

        看到卢洪哲的那一瞬间,石振秋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了。情绪彻底爆发,什么也阻挡不住了。

        眼泪刷地一下就冲了下来,好像尼亚加拉大瀑布一样。

        “哥,洪哲哥,真的是你吗?”

        卢洪哲也是激动坏了,飞快地冲过来,一把抱住他的时候,拼命地喊叫起来。

        “哥,在石哥,明秀哥,你们快来??!忙内到了,忙内在这儿呢??!”

        空旷的南山可以让声音毫无阻碍地传达,很快地,上面响起了刘在石和朴明秀又急又乱的声音。

        “在哪儿?”

        “在哪儿呢?快点让我看看?!?br />
        从卢洪哲的肩膀上看到刘在石和朴明秀跑过来,石振秋哭的更加厉害了。

        “哥,你们去哪儿了???不是说了让你们等着嘛,为什么不听话???知不知道我多辛苦?我走了一圈又一圈,却看不到你们,我还以为被抛弃了呢?!?br />
        看他哭的很狼狈,很委屈的样子,刘在石心疼死了。

        从卢洪哲的怀里抢过来,满是愧疚地道:“我们去找你了啊,不是看你太累了嘛。谁知道你走开了??!”

        石振秋累的不行了,连哭都感觉到疲倦,只是嘴里念叨个不停。

        “年龄那么大了,为什么不听话???叫你们别动的,我都能做好的?!?br />
        朴明秀也没有了骂人的心思,拍拍他的脑袋,终于有了哥哥的气概。

        “瞎说什么呢?我们是哥哥啊,应该我们做的更多才行啊?!?br />
        石振秋哭的眼眶都红了。

        “你们净添乱了!只要按照我说的,三个小时前就结束了?!?br />
        大家想想,可也是??!

        一时间,刘在石三人全都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