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722章 错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石振秋郁闷了半天,却还得想办法?!绝P\/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难道在石哥和亨敦哥去找我了?”

        说好了在这里见面的,结果人却不见了,而且还知道自己去了八角亭。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两人去找自己了。

        “诶西,这两人真是的?!?br />
        石振秋不高兴归不高兴,他还是重新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回去。

        如果能够在八角亭遇到刘在石两人,那么也无所谓了。

        “等等……”

        石振秋走了两步,想起了什么。

        “我就是从八角亭过来的,既然在路上没有碰到在石哥他们,那就说明,他们是另外一条路过去的。这样,我也从这边走,这样总不会错过了?!?br />
        石振秋还算是清醒,连这一点都想到了。所以没有原路返回,而是从下面的这条路过去。

        这条路更远,光用步行的话,足足走了一个小时,累的他都喘不上气来了,才看到了八角亭。

        “切白,切白,他们一定要在啊?!?br />
        带着这样恳切的心情,石振秋的内心十分忐忑。

        渐渐的,八角亭变的清晰了。唯一不变的,还是人来人往的热闹。

        “难道不在吗?”

        可是看着很平静的八角亭,石振秋的情绪开始低落。

        如果刘在石在这里的话,不可能发现不了的。那位国民m,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围的啊。

        郑亨敦嘛,呃……就只是亨敦啊。

        一路惆怅地走到八角亭的台阶这里,石振秋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放眼四顾,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们没来吗?他们真的没来吗?”

        这时,周围的游客发现了他。惊呼声中,纷纷围了上来。

        在这个最无助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求助民众了。

        石振秋大声喊道:“看到刘在石了吗?有来过吗?”

        人群里竟然有人回应了。

        “来过了,十分钟之前刚刚走掉?!?br />
        石振秋眼睛放大,冲那人求证道:“真的来过?”

        那个女孩用力点头,表明自己没有说谎。

        “真的来过。刘在石,郑亨敦,??『踊褂泄?、卢洪哲?!?br />
        石振秋惊的捂住了嘴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

        “在石哥他们和俊河哥他们碰到了?他们现在在一起?呀,既然在一起,为什么不等着我???”

        石振秋又再次求助民众。

        “有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这次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了,游客怎么可能知道节目的录制内容。

        没有得到线索,石振秋有点傻眼了。

        “呀,这些哥哥们真是的,既然遇到了就好好待着啊。为什么要到处瞎走???”

        他却不知道,此时阶梯那边,刘在石五人也无比的颓废。

        “呀,忙内到底去了哪里???那么大的活人,怎么还失踪了呢?”

        刘在石挠着头发,唠唠叨叨个不停。

        在他旁边,郑亨敦已经累的脸色发白了。

        “忙内不是说了嘛,叫我们在这里等。就是哥,非要到处乱走。这下好了吧,忙内不知道去哪里了?!?br />
        ??『右埠芾?。

        “忙内说过要在这里等吗?”

        郑亨敦可算是找到地方诉说委屈了。

        “我们和忙内分开的时候,他特意吩咐过了,让我们不管遇到人没有,都待在这里不要动。都怪在石哥,非要乱走?!?br />
        面对弟弟的埋怨,刘在石却苦口婆心。

        “亨敦啊,不是这样的。你不是知道嘛,我们录制节目的时候,其实忙内是最辛苦的一个啊。他虽然什么都没说,可应该我们做哥哥的好好照顾弟弟,我们却做的不够好啊。刚才你也看到了,本来应该你去八角亭的,但是忙内痛快的去了。我不是想要让他轻松一点嘛,我们多走两步路,也不会有什么啊?!?br />
        旁边的三个人,听了刘在石的解释,都不免陷入了沉思。

        “好像忙内确实做的很多??!”

        哈哈突然来了一句,也陷入了反思当中。

        郑亨敦也不再唠叨了,显然在内心中,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在石说的对,不能一直都让忙内付出。我们都是哥哥啊,仔细想想,其实我们都没有为他做过什么呢。走吧,我们再去找找?!?br />
        五个人全都下定了决心,从今天开始,要做一个好哥哥。一定要让平时最辛苦的弟弟,今天多休息一下。

        抱着这样的想法,五个人决定再次出发。

        “可是我们该去哪儿???”

        刘在石想了想,说出了判断。

        “之前忙内曾经提到过,大家最有可能去的地方,不是南山、奖忠体育馆就是汝矣岛公园。如果忙内在这边找不到我们的话,一定会去汝矣岛公园的?!?br />
        郑亨敦一拍巴掌,敦促道:“那走吧,我们去汝矣岛公园,一定能够找到忙内的。他那么聪明,一定知道该怎么选择的?!?br />
        说着,五个人再次发出了心灵感应。

        “忙内啊,一定要来汝矣岛公园??!”

        做完了这些,五人上了车,奔汝矣岛公园驶去。

        而在另一边,在八角亭惆怅地等了半个小时,依旧没有发现刘在石等人的踪迹,石振秋的耐心终于耗尽了。

        “算了,再辛苦一下,现在重新回到阶梯那里,在石哥他们一定在吧。他们也知道我在找,而且没有力气了,应该会待在那里不动的?!?br />
        说着,他拼起已然不多的力气,重新踏上了路途。

        这一天,就是在这么奔波地走路了。连午饭都没有吃,又冷又饿,走路都有点打晃了。

        回到八角亭的时候,夕阳已经挂在山边了。此时再次走下去,石振秋的视线里,一切都已经变得昏暗了。

        最后一抹的余晖里,他的背影踉跄而悲凉,一如这初冬的天气。

        “拜托了,一定要在啊。如果还不在的话,我真的要死了?!?br />
        此时唯一还有力气的,就只剩下嘴了。所以他一直唠叨个不停,也充分说明了内心的恳切。

        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当石振秋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阶梯这里的时候,面对他的,依旧是冷清。

        “哎,到底发生了什么???”

        实在是太累了,累到了想哭的程度。

        石振秋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埋在双臂之间,所有情绪都爆发了。

        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约定好的事情出现了变故呢?

        明明只是一次暂别,结果却再也没有碰到哥哥们了。

        他一个人在八角亭和阶梯之间来回走了三次,耗尽了所有力气,却变成了孑然一身。

        此时此刻,那种孤独和凄凉,真的是让人辛酸不已。

        这个时候,原本看起来很丢人的心灵感应,不知道为什么成为了他最后的稻草。

        “在石哥!亨敦哥!俊河哥!哈哈哥!洪哲哥!你们在哪儿???”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声音真的变成电波,传遍首尔的每一个角落。让哥哥们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的想法啊。

        只可惜,寒风卷着落叶,也带走了他的祈祷。

        石振秋好好地休息了半个小时,感觉稍微有了点力气,便从阶梯上站了起来。

        “不能再休息下去了,必须要找到哥哥们。不然的话,今天就不能下班了?!?br />
        旁边的pd忍不住问道:“不吃点东西吗?”

        石振秋拿着信封,翻了翻,苦笑道:“只剩下三万块了,还要坐车,不够用啊?!?br />
        他只好忍着肚子的饥饿,一路来到山下,坐上了公交车。

        他也不确定能不能找到哥哥们,这三万块究竟要跑多少地方,还无法确定,所以必须要省着用。

        快速的出租车没法乘坐了,只好选择省钱的公交。

        幸好南山这里有直达汝矣岛公园的车,让他舒了一口气。

        “既然不知道哥哥们去哪儿了,那我先去汝矣岛公园好了。去那边找到明秀哥,也有一个伴。虽然那哥哥总喜欢骂人,总比自己一个人要强?!?br />
        此时的汝矣岛公园里,石振秋不知道的是,除了他之外,其他六个人都在这里。

        就像他猜测的那样,朴明秀果然来了汝矣岛公园。

        可是找来找去,却没有找到成员们,而是把力气耗尽了。

        精疲力尽的朴明秀,干脆一直待在了汝矣岛公园。他知道,大家总会来到这里的。

        他的等待没有辜负,就在他要失望的时候,一下子出现了五个成员。

        “忙内没来?”

        孰料见到朴明秀,还没有高兴太久,大家就知道了这个惊人的情况。

        “他还在南山?”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心生悔意。

        他们以为忙内没有见到他们,一定会来汝矣岛的。结果却没有来,那个傻孩子还在南山。

        “我就说了吧,忙内看不到我们,肯定不会离开的?!?br />
        因为后悔而错乱,因为错乱而开始互相责怪。??『尤氯伦?,只有这样才能让心里的愧疚少一点。

        始终沉默的卢洪哲突然道:“哥哥们等在这里好了,我去一次南山,无论找不找得到,我都会回来的?!?br />
        刘在石才是最难过的人。

        “不,我们一起去。我和明秀哥、亨敦去八角亭,洪哲你们三个去阶梯。这一次说定了,没有找到忙内的那一组,一定不要移动。找到了忙内的那一组会过去汇合,一定要坚持,明白吗?”

        大家的想法难得一致,立刻兵分两路,驶向了错过彼此的南山。

        与此同时,汝矣岛公园车站这里,缓缓的车门打开,石振秋犹疑地走了下来。

        “大家在吧?即使大家不在,明秀哥也一定在的吧?那位哥很懒的,应该会一直留在这里的?!?br />
        念叨到最后,石振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沉重的脚步踏入汝矣岛公园,搜寻的目光从来没有这么热切过。

        他多么的希望,某一个角落里,有哥哥们跳出来,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