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702章 误会更深了

    第702章 误会更深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没有了睡衣的束缚,石振秋总算是能够正常呼吸了。

        一天的疲劳此时已经到了极限,让他很快就陷入了梦乡。

        这一夜睡的十分香甜,也不知道是床很柔软,还是鼻尖的香气很舒适。

        反正石振秋睡的很沉,忘记了所有事情,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和他差不多,孙艺珍也没有坚持多久。

        尽管自己的床上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让大美女总是担惊受怕。但架不住疲惫啊,所以渐渐地也沉睡起来。

        他们两个是睡的舒服了,但对于孙家的人来说,却多了一桩心事。

        尤其是孙母,心情好的不得了。

        一直忧心的小女儿终于开窍了,还把男人带回了家,总算是让她看到女儿成家立业的希望了。

        昨天可是答应了“女婿”,要给他做早餐的。所以一大早,孙母就爬了起来,开始了忙碌。

        能把两个女儿养大,还养的那么好,孙母的料理手艺可想而知。

        一早上的忙活,足足整治了一大桌子的食物,让孙母无比的满足。

        可是看看外面,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家里人也都起床了??墒袂锖退镆照浠姑挥卸?,会不会耽误工作???

        如是想着,孙母一路上楼,来到了孙艺珍的房间门外。

        轻轻一拧,门就被打开了。

        这让孙母有点嘀咕。

        “这丫头,怎么不知道锁门呢?家里还有外孙女在呢。这要是闯进去见到什么见不得人的画面,可怎么办?”

        原本她也是怕这个的,但既然门都打开来,孙母便以为,里面的两人应该很规矩。

        有了这个想法,孙母便打算直接进去,先把孙艺珍叫起来好了。

        孰料探头进去,只一眼,就让孙母吓了一跳,赶紧拍着心脏,重回退了出来。

        “哎一古,死孩子,怎么那个德行?”

        孙母目光所及,看到的东西可把老人家弄的不自在。

        只见孙艺珍精致的床上,石振秋和孙艺珍还在酣睡。

        石振秋仰面睡着,也不知道是热了,还是什么缘故,反正上半身并没有盖被子。

        于是他赤裸而精壮的上半身就暴露在空气里,好像雕像一样有型。

        问题是孙艺珍,此时好像树藤一样缠着石振秋。

        整个身子贴着也就算了,一条大腿还压在了石振秋的身上。

        一边睡,一边笑,似乎做着什么好梦。

        这丫头,总算是知道了男人的好了,比你那无尾熊强吧?

        两人这幅睡相,让孙母也没有办法了,只好重新退回到了楼下,干脆给女儿打了电话上去。

        孙艺珍睡的舒服,好像这辈子都没有睡的这么好过了。

        梦里什么都是甜美的,天空是干净的,云彩是纯洁的,清风是舒爽的,草地是翠绿的,就连各种小动物,也是那么的可爱。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天堂一样,让她流连忘返。

        如果没有那该死的铃声的话……

        孙艺珍不满地睁开眼睛,打算寻找罪魁祸首。

        可是当焦距回来之后,她不禁“啊”地一声,吓的脸色苍白。

        原来就在眼前,不足三厘米的地方,赫然有一张人脸。

        迷迷糊糊的她努力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人是石振秋,昨天晚上睡在了她的床上的。

        可即使这样,她记得,睡着的时候,这家伙很规矩啊。难道趁着自己睡着了,干了什么坏事?

        这一想不得了,孙艺珍心里的恐惧更甚,忙不迭地想要支起身子躲开。

        可是这么一抬头,看清了情况,她的素颜一下子血红起来,火烧火燎的热辣。

        只见石振秋睡的十分规矩,就是那么安安静静地仰卧着,手脚也没有胡乱张开。

        反倒是她自己,整个人都跟胶水一样缠了上去。

        脑袋靠着人家的肩膀就算了,一只手还抱住了人家的腰,特别是大腿,居然搭在了那个地方。

        男人清晨的时候血气旺盛,或许还有她的大腿摩擦的功劳,结果感触之下,真是惊心动魄呢。

        再仔细看看,原来是自己越过了中间线,扑到了人家的身上啊。

        一想到自己如此放浪,孙艺珍再也忍受不了,跟触电了一样弹起,努力想要离石振秋远点,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直到这时,她才听到恼人的电话铃声。

        她赶紧抄起电话,结果传来了孙母的声音。

        “丫头,都几点了,还不起床?真是的,年轻人就算是身体好,也要知道节制啊??斓阆吕?,为你们做好早餐了?!?br />
        孙母唠叨完,就径自挂断了电话,根本没有给孙艺珍解释的时间。

        孙艺珍目瞪口呆,想着被老妈误会,整个人都糗大了。

        郁闷之下,不禁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哎一古,这可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起床呗。

        想想刚才自己的德行,孙艺珍有点不敢面对石振秋。所以先自己下了床,洗漱完了之后才叫醒石振秋。

        “呀,快点起来了,时间不早了?!?br />
        以往石振秋都是很准时的,但昨天实在是太累了,因此才睡过头的。

        听到孙艺珍的呼唤,他着实吓了一跳,赶紧爬了起来。

        两人草草收拾一番,才下楼来到了餐厅。

        而在这里,孙家一家人都在,全都目光炯炯地看着他俩。

        这目光如刀如电,让孙艺珍感觉被审视一样,简直无地自容。

        好不容易坐到位置上,却连头都不敢抬。

        幸好孙母很和蔼,不是多事的人,笑着吩咐道:“快吃吧,饭菜都要凉了。孩子,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石振秋赶忙道:“伯母,您太客气了。弄了这么多好吃的,一定很辛苦吧?”

        孙母笑呵呵地道:“我们都是老人了,每天也没有什么事做,做点饭菜就是打发时间了。倒是你们,日夜都那么累,要吃点好的补补才行?!?br />
        石振秋莫名其妙。

        “白天有工作,确实很累。晚上嘛,我睡的很好?!?br />
        孙母为他夹菜的手停顿了一下,脸色古怪了一些。

        “啊……哈哈哈哈,那你的体力可是不错,是个好小伙?!?br />
        说就说呗,还欣慰的眼神瞟向自己的女儿。

        女婿身体好,她也就放心了,最起码女儿肯定会性福的。

        孙艺珍一口汤好悬喝到气管里,连忙抬手敲了半天,总算是活过来了。

        “好了,阿妈,快点吃吧,我们的时间不多?!?br />
        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饭,石振秋和孙艺珍不得不离开了。他们还要从大邱赶到庆州,和韩在林等人汇合。

        这一路,也要差不多一个小时呢。

        临行之前,孙母再次拉住了石振秋,并且神神秘秘地递过来一个很大的瓶子。

        “孩子啊,你来的匆忙,我们也没有准备。这是用我们安东当地的烧酒制作的药酒,十全大补,对身体有好处?!?br />
        石振秋捧着硕大的瓶子,脑筋有点迷糊。

        他知道,这是孙家人回敬的礼物。为了配合孙艺珍演戏,收着就是了。

        只是透过瓶子,看着里面的材料,不禁一阵阵的眼晕。

        人参、枸杞、当归、肉苁蓉、杜仲、锁阳、甘草等等,还有其他的认不出来。

        这些东西制作的药酒,石振秋曾经在石柱赫那里见过。

        当时石柱赫就美滋滋地抱着酒瓶子,得意洋洋地说过,喝了这个就变成真男人了。

        所以这药酒的功效嘛……

        石振秋闹了一个大红脸,一直到离开孙家,都精神恍惚。

        “呀,你好好开车,喝酒了吗?”

        见车子在马路上来回扭哒,孙艺珍可吓的够呛,连忙训斥起来。

        石振秋这才清醒,稳住心神,一边好好开车,一边心有余悸。

        “不得不说,你的家人真是太热情了?!?br />
        孙艺珍还不知道他的意思,自豪地道:“那是当然,我们庆北人可是很好客的?!?br />
        石振秋心有余悸。

        “就算是再好客,第一次就送这种礼物的,我也是第一次见?!?br />
        孙艺珍当时正忙着和姐姐、侄女说话,所以并没有见到。

        “怎么了?我阿爸、阿妈送你礼物了?在哪里,快点交出来。你这人的脸皮真是厚,怎么好意思收的?”

        石振秋这个不忿。

        “呀,不是配合你演戏吗?要不然的话,我至于那么做吗?什么好东西吗?我才不稀罕呢。喏,就在后面,你拿回去自己用吧?!?br />
        孙艺珍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么大的药酒瓶子。等看清了里面的材料,她的俏脸刷地就跟开了染坊一样。

        “哎呀,阿妈真是的,怎么什么都送???”

        她真的是郁闷死了。

        这下误会更深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她更气的不是这个。

        “呀,这东西给我有什么用?我是女人啊?!?br />
        石振秋憋着坏笑。

        “那我不管,不是你的东西嘛。你也试试呗,万一有什么功效呢?”

        孙艺珍鼻孔里都在喷火。

        “谢谢你的关心,我不需要。哼,外强中干的家伙,拿去好好活命吧?!?br />
        这下石振秋不乐意了,眼睛都冒火了。

        “呀,死女人,说谁外强中干呢?你试过吗?你有什么评价的资格?我有多厉害,说出来吓死你?!?br />
        孙艺珍头昏眼花,没事和男人讨论这个干什么。

        “哼,早就感受过了,也没有什么嘛?!?br />
        早上的时候,她的腿可是搭在上面的。本心来讲,那规模确实很吓人。

        但吵架嘛,总不能认输啊,所以她只好嘴硬。

        她倔强不要紧,石振秋更加生气了。

        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上不能容忍怀疑啊。

        “死女人,要不要现在让你试试?”

        孙艺珍浑身滚烫,喝骂起来。

        “臭流氓,人渣!”

        远远驶去的汽车里,石振秋的回敬同样有力。

        “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一辈子的老处女,你懂什么男欢女爱?你就和别的女人磨去吧?!?br />
        孙艺珍的嗓音一下子尖利起来。

        “呀,混蛋,早就说了,老娘不是蕾丝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