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701章 不习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石振秋的后知后觉,孙艺珍简直无力吐槽。

        这家伙欺负自己的时候不是很精明的嘛,怎么这个时候如此迟钝呢?

        幸好石振秋不知道她的想法,不然一定要冤枉死了。

        他只是送同事回家而已,换成别人也会这么做的啊。

        谁知道你的亲人跟看女婿一样,这让人家毫无准备嘛。

        他也没有什么经验,感受不到孙家人的别样意思啊。

        这和从前去素妍家还不一样,那一次,就是以素妍男朋友的身份去的,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次跟傻狍子一样,就到了如此地步,真的让他傻眼了。

        孙艺珍已经完全泄气了,什么也不想说,正郁闷着呢。

        “算了,就这样吧?!?br />
        她认命了,石振秋还不干呢。他的清白啊,岂是那么随便玷污的?

        “呀,什么就这样???我们不是这样的关系啊。不行,我要去和你父母说。这样误会会越来越大的?!?br />
        孙艺珍沮丧着脸。

        “现在才说,还来得及吗?你这家伙,早干什么去了?”

        石振秋这个冤枉。

        “早我也不知道啊?!?br />
        孙艺珍也很累了,没有心气去折腾。

        “反正就一夜,对付一下吧。我去给你弄一下,你去洗澡吧?!?br />
        这其中固然有疲惫不堪的原因,但孙艺珍的内心,还有一个小心思。

        这几年一直被家里人催婚,让她不厌其烦。奈何始终碰不到对路的男人,就一直耽搁着。

        假如可以用石振秋做幌子,让家人不再总是关注这件事,倒也不错。

        石振秋也累的很,确实不愿意折腾。但他的心情还是很忐忑,惊惧地看着孙艺珍。

        “呀,你不会趁机对我做什么吧?”

        孙艺珍的眼眸慢慢睁大,简直不敢相信,这话居然是一个男人说出来的。

        “混蛋,你有什么好的?我能对你做什么?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br />
        石振秋揉揉鼻子,才反应过来,好像确实如此。

        那边孙艺珍发觉跟他说话很累,干脆转身进了卫生间。不大一会儿,她出来后道:“好了,你去洗澡吧?!?br />
        石振秋有点犹豫不决。

        “你的卫生间里,没有什么忌讳的东西吧?什么文胸、***之类的?”

        孙艺珍火冒三丈。

        “呀,我根本就不怎么回来,这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石振秋讪讪一笑,知道自己多虑了。也不想耽误时间,径自走进了卫生间。

        一天的风尘仆仆,全都因为一次热水澡而消除干净。

        洗白白,换上了干净的睡衣,石振秋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在他洗澡的期间,孙艺珍又是忙了很久。

        毕竟这里只有一张床,两个人怎么睡,可得费一番心思。最让她苦恼的是,只有一床被子。

        她把橱柜翻了一个遍,却连哪怕一条毛毯都没有找到。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两人不得不大被同眠了。

        阿妈真是的,既然只准备了一双被子,为什么会有两个枕头呢?

        真是想女婿想疯了。

        石振秋出来的时候,孙艺珍就坐在那里发呆呢。

        “我们怎么睡?”

        孙艺珍无所谓。

        “你看你喜欢睡哪边吧?”

        石振秋随便挑了一边,刚刚躺上去,就打了一个哈欠。

        见他洗好了,孙艺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也进了浴室。

        女人洗澡可比男人麻烦多了,石振秋十分钟就洗好了,孙艺珍却花费了一个小时。

        但让她意外的是,出来的时候,石振秋并没有睡着。而是坐在床头,拿着笔记本电脑写着什么。

        “你不是很累了嘛,为什么还不睡?”

        石振秋闻言抬头,却不禁呆住了。

        刚刚洗过澡的女人,虽然卸去了粉黛铅尘,但却如出水芙蓉,纯净自然,清丽不可方物。

        即使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不好,但石振秋也不得不承认,孙艺珍很美,无愧天仙的美誉。

        尤其是刚刚沐浴完,女神的香气蒸腾四溢,满室皆香,让人心神摇曳。

        从石振秋的角度看去,此时的孙艺珍只穿了一件轻薄的丝绸睡衣。至于里面如何,他没有透视眼,并不清楚。

        可只是睡衣的缝隙间,胸前那白皙的肌肤,都好像白玉一般闪耀。

        石振秋刚刚在金泰熙的身上重新体会了女人的温柔,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稍微一点诱惑,特别是不经意的诱惑,都让他热血沸腾。

        怦然心动之余,他赶紧挪开目光,努力平息自己的气血。

        “白天考察的成果,必须做下总结,这个耽误不得?!?br />
        看不出来,这个家伙竟然对工作如此负责。

        孙艺珍拿起了吹风机,想要把头发吹干。只可惜,长长的秀发是很漂亮,但打理的时候却很累。

        她吹了半天,却还有很多地方没有照顾到。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让石振秋也没有心情去做别的,见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干脆坐了过去,从孙艺珍的手里接过了吹风机。

        孙艺珍只感到手中一轻,随即自己的秀发就被托起。有了石振秋的帮助,明显感觉到,头发开始变的舒适起来。

        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让孙艺珍的芳心有点波动。

        原来身边多了一个人,有很多一个人无法体会到的方便。

        在石振秋的帮助下,孙艺珍的头发吹好,两人终于倒在了床上。

        因为始终一个人睡,所以孙艺珍的床并不是很大。

        两个人睡在上面,互相不想碰到对方,就只能蜷缩身体、收拢手脚,很不舒服。

        饶是如此,孙艺珍疲惫之下,意识很开始模糊,渐渐要陷入梦乡了。

        可就在这时,松软的床一阵晃悠,又把她给弄的清醒了。

        昏黑的环境里,孙艺珍气恼地睁开眼睛,才发现是石振秋翻了一个身。

        算了,忍忍吧。

        孙艺珍这么想着,再次闭上了眼睛,努力忽视着鼻尖萦绕的男人阳刚的气息。

        希望今夜安宁,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然而上帝今天很调皮,似乎没有听到她的祈祷。

        就在她又要睡着的时候,床又是一阵晃动,又把她从睡乡里拽了出来。

        孙艺珍怒火焚天,都想要杀人了?;羧徽隹劬?,却看到石振秋又转了一个身。

        她再也忍不住了,愤而爬起,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冲着石振秋就吼了起来。

        “呀,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不是很累嘛,为什么不睡觉?”

        石振秋当然没有睡着,不然也不会一直翻身了。

        在孙艺珍的训斥之下,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想要说什么,却又忍住了。只是道:“那个,算了,我睡到地上去吧?!?br />
        他也知道,自己翻来覆去的影响了孙艺珍的休息,十分的不好意思。既然如此,不如分开睡好一点。

        可听到他的话,孙艺珍睁大了眼睛。

        “呀,这么冷,怎么可以睡到地上?”

        孙艺珍的家当然是好房子,装修精美,比起一般的家庭要温暖的多。

        只可惜,这个时候不好。

        将冷未冷的时候,却又没有供暖。所以此时的地板冰冷如石,人根本就没办法睡。

        石振秋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他也不想影响别人。

        “那……那我睡到客厅去吧?!?br />
        他记得孙家的客厅有一套很大的沙发,睡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孙艺珍更加闹心了。

        “呀,你要是睡到客厅去,明天早上被我家里的人看到怎么办?”

        石振秋也没有办法了,无奈地挠着头。

        “那怎么办?”

        孙艺珍却有疑惑的。

        “你不是很累嘛,为什么翻来覆去的,就是不睡呢?”

        石振秋老脸通红,讷讷半天,才吭吭哧哧地问道:“你真想知道?”

        孙艺珍不说话,只是好奇地看着,等着他的说法呢。

        石振秋从来没有感觉这么丢人过,但还是说出了原因。

        “那个……其实……我穿不惯睡衣?!?br />
        从小就是穷人家孩子,睡衣这种高档货对于石振秋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

        所以从小到大,不管冬夏,石振秋都光着膀子呼呼大睡。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习惯。

        这人吧,习惯了肌肤自由自在呼吸空气的睡法,那是很难改变的。

        所以即使有钱了之后,石振秋也是这么睡的。

        这也是为什么,金泰熙每次在卧室看到他的时候,这家伙都是清洁溜溜的原因。

        可到了这里,冷不丁地穿上了睡衣,那可不是一般的难受。

        不管怎么躺着,总是感觉皮肤被什么东西咬着,又痒又难受。他翻来覆去的,其实就是在找舒服的姿势。

        奈何姿势没找到,却弄的孙艺珍也没法睡觉了。

        听到是这个原因,孙艺珍瞠目结舌,无比的荒唐。

        “呀西,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br />
        骂归骂,但看着石振秋的难受劲,还惹得自己无法睡觉,孙艺珍也没有办法。

        她的眼睛瞥向别处,不好意思地低声道:“那……那你脱掉吧?!?br />
        一个女人,向一个男人说出这种话,真是……

        她就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干脆背过身去,当起了鸵鸟。

        石振秋也是愣住了,没有想到这女人居然会这么宽容。

        可不管怎么说,他也累的坚持不住了,一心只想着睡觉。

        此时得到了孙艺珍的允许,赶紧手忙脚乱地把睡衣和睡裤扒掉了。

        这没有了衣服的束缚,石振秋只感觉浑身的细胞都活了过来,舒服的不禁叹息了一声。

        随即想到身边还有一个女人,让他清醒了过来,赶紧收拢好了自己的手脚,生怕碰到对方。

        “那个,我好了,你可以关灯了?!?br />
        孙艺珍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台灯关掉。

        房间里一时黑暗沉静,睡在一张床上的两个人全都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努力地想要忘记旁边还有一个人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