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700章 略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孩子,在外面装就算了,怎么回家还装呢?

        孙家人对于孙艺珍的反应很是不满,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你都把男人领回家了,还带了那么多的礼物。

        瞧瞧,这些礼物都是我们喜欢的。要不是你告诉他的,他怎么会买的这么合适?

        就连一直安稳的孙父都看不下去了,咳嗽一声,摆出了家长的威严。

        “言珍啊,我们知道你们艺人有很多苦衷。这个我们都了解,但我们是你的家人啊,不是记者,不是媒体,不是狗仔队。我们只会为你好,不会出去乱说的。既然到了家里,你们就不要见外,自然的来就好了?!?br />
        石振秋和孙艺珍面面相觑,心里慌的很。

        他俩之间要自然的来?

        那当着长辈的面打一架?

        光是想想,两人就吓到哆嗦起来。

        孙艺珍觉得这样不是办法,赶紧岔开话题。

        “阿爸,阿妈,我就是顺路回来看看。中秋的时候都没能回来,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样?最近降温了,一定要保重身体?!?br />
        要不说女儿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呢,几句话,就让孙父、孙母老怀大慰。

        “我们你就不用担心了,身体好的很?;褂心憬憬阏展?,什么事都没有。倒是你,一个女孩家,以往独自生活在外面,我们才放心不下呢。不过现在好了,你的身边有人了,我们也宽心不少?!?br />
        孙母唠唠叨叨的,一转头,这次干脆抓住了石振秋的手。

        “孩子啊,我们家言珍从小娇生惯养,脾气有点大。你要多担待点,她毕竟是女生嘛。这孩子还是很善良的,我的女儿我清楚?!?br />
        您清楚?

        我不清楚啊。

        石振秋越想越不对味,这话怎么那么奇怪呢?

        “呵呵,伯母,艺珍奴那她是顶好的女人,很受大家喜欢呢。您就放心吧,她到哪儿都会生活的好好的?!?br />
        孙母没有听进去那些,就发现了一点。

        “怎么,你比言珍???你是几几年的???”

        好不容易女儿有了男人,孙母可是关心的紧。也没有想到,女儿居然找了一个年下的。

        可千万不要太小了,那样的话,女人老的快。等到人老珠黄了,男人都见异思迁,后半辈子可就要遭罪了。

        长辈的话,石振秋不敢不答。

        “我是83的,比艺珍奴那小了一岁?!?br />
        孙母长出了一口气。

        “那还好,那还好。小一岁算什么小啊,就是亲故啊。你们之间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这样能聊得来?!?br />
        石振秋心里暗哂。

        和这个疯女人之间,说不说得来不知道,倒是打的来。

        孙家和平常的家庭没有任何区别。女儿回来了,着实热闹的紧。一家人凑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话。

        哪怕是石振秋这个外人,也被孙家人围绕着,刨根问底,就连祖宗八代都没有放过。

        聊着聊着,眼看着夜深了。

        孙艺珍便道:“阿爸,阿妈,很晚了,我们该走了?!?br />
        孙母猛然站起,挡在了她的面前。

        “走?往哪走?你这孩子,不是跟你说了嘛。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就在家里住一晚不行吗?”

        孙艺珍早就看出了石振秋坐立不安的样子,连忙道:“不是的,阿妈,我们明天还有工作呢?!?br />
        孙母就是不让。

        “就算你们明天有工作,那也是在庆北啊。明天早上赶过去就是了,又不是来不及?!?br />
        孙艺珍见这个说不通,只好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阿妈,如果是我自己没什么??墒钦袂锼环奖惆??!?br />
        孙母莫名其妙。

        “你这是什么话?他有什么不方便的?难道我们孙家怠慢了他吗?孩子,你说,你在这里感觉如何?”

        后面这话是问石振秋。

        这让石振秋能怎么办?

        赶紧摆出笑脸,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

        “伯父、伯母这么慈祥,让我还以为回到了家里一样呢?!?br />
        孙母摊开手,找到了倚仗。

        “你看,人家孩子都这么说了。就这么说定了,女婿,你去帮忙把他们的车停好。今天晚上,他们就住在家里了。真是的,好不容易来了一次,都没有尝过我做的菜,这哪是待客之道???孩子,等明天早上,伯母亲自给你做早餐啊?!?br />
        眼见着孙艺珍的姐夫拿着车钥匙出去了,石振秋终于傻眼了。

        这……这就走不了了?

        这成什么了???

        他看向孙艺珍,而这女人一副昏厥的样子,看起来似乎要死的心的都有了。

        孙母可不知道两人的惆怅,已经热心地安排起来。

        “孩子,不用担心。我们家很大,住的下你?!?br />
        石振秋迷迷瞪瞪的,只好道:“这么麻烦您们,怎么好意思?”

        孙母开心着呢。

        “诶,麻烦什么?你能来啊,我们不知道多高兴呢。对了,你们今天忙了一天,很累了吧。我去给你拿睡衣和毛巾,赶紧洗漱一下,快点休息吧?!?br />
        那边孙艺珍已经无力挣扎,颓然坐在沙发上,完全没有想到老妈会热情到这种程度。

        眼看着孙母乐颠颠地去忙了,她赶紧追上去。

        母女俩上了楼,避开了大家的视线,孙艺珍才敢开口。

        “阿妈,让他住在这里,那睡在哪里???”

        孙母一边找着衣服,一边自然而然地道:“什么睡哪儿?当然是睡你房间了。不要担心,阿爸、阿妈不是老顽固,知道你们年轻人开放,我们接受的了?!?br />
        孙艺珍脸色血红,浑身滚烫。

        “不是,阿妈,他怎么能睡我的房间的呢?”

        孙母惊诧地回头,看着她急躁的样子,不明所以。

        “为什么不能睡你房间?你们这样的关系,难道还分开睡?好了,丫头,都说了,我们是开放的人,什么都懂。你这丫头,都穿着他的衣服回来了,还有什么矜持的?”

        自己的女儿,自己最清楚了。

        从小孙艺珍性子就很高傲,表面上温柔似水,实际上目无余物。从来不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东西,即使是亲姐姐都不行。

        她的衣服,只要她姐姐穿过了,她就再不会去碰。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堂而皇之地穿着石振秋的羽绒服,还很自然的样子。

        这样的两个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孙艺珍瞠目结舌,没有想到母亲会误会的这么深。

        “不是,阿妈……”

        没等她说完呢,侄女突然跑了过来,抱着她的大腿,童言无忌。

        “小姨,我喜欢这个叔叔。他送我的玩具好好玩,今后还会来吗?”

        只见侄女的手里拿着限量版的芭比娃娃,高兴的手舞足蹈。

        天可怜见,那可是她对侄女的一片爱心啊。怎么就成了石振秋讨好侄女的利器呢?

        听到外孙女的话,孙母更加开心了。

        “你看看,连我们言淑都喜欢他呢。你们啊,看来是真的合适?!?br />
        说到这儿,孙母语重心长起来。

        “孩子,别怪阿妈唠叨。你真的不小了,可不能再耽误下去了。要不然的话,即使将来能结婚,生孩子也是麻烦啊?!?br />
        女人年龄一大,生孩子将会十分辛苦,甚至还会有危险。做母亲的,生怕孙艺珍将来也会如此。

        孙艺珍阵阵无力,完全招架不住母亲的坚持。

        恰好这个时候,姐姐追着女儿的脚步也找了过来。

        “你们还在耽搁什么呢?快点过去吧。我看石振秋xi已经累的不行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br />
        本来一个母亲,就让孙艺珍有点无力招架了。此时再加上一个姐姐,孙艺珍彻底没辙了。

        三个女人重新出来,孙母把睡衣和毛巾交给孙艺珍,却对石振秋吩咐道:“孩子,天色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快去洗洗,然后休息吧。瞧瞧,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了?!?br />
        这倒不是夸张,石振秋确实累的挺不住了。

        反正已经这样了,今晚是不可能走了,他只好既来之、则安之。

        “那……我就不客气了?!?br />
        孙母对他是愈发欣赏了。

        这孩子,大气,稳重,又不失礼貌。

        “当然不需要客气,就跟到了自己家里一样?!?br />
        回过头来,对自己那踌躇不前的女儿却又很不满。

        “呀,丫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领着振秋回去休息?!?br />
        孙艺珍痛苦不堪,无奈地哀叹一声,只好对石振秋道:“我们走吧,该休息了?!?br />
        石振秋可不知道孙母做了怎样的安排,以为自己有地方休息呢。

        被孙母和孙艺珍领着,信步来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孙母站住了脚步。

        “快进去吧,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就和艺珍说啊?!?br />
        石振秋赶紧道谢。

        “太谢谢伯母了,我这人随遇而安,到哪儿都很习惯?!?br />
        孙母笑的更加开心了,亲手为他们打开了门。

        “那祝你晚安啦?!?br />
        石振秋再次道谢,信步走了进去。

        刚进来,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房间,素雅清香,色彩粉红,怎么看都是女人的房间。

        这怎么把自己安排在这里了???

        没等他想明白呢,背后咔嚓一声。与此同时,还有女人幽怨的叹气声。

        石振秋豁然回头,发现孙艺珍竟然也在房间里,不禁吓了一跳。

        “呀,你怎么进来了?”

        看着这个总是带给自己麻烦的男人,孙艺珍没好气地道:“这是我的房间,我当然进来了?!?br />
        石振秋一阵恍然,心说怪不得这房间香气四溢,和孙艺珍身上的香味一样呢。

        原来是她的房间啊。

        等等……

        石振秋一下子明白了,脸色突变。

        “呀,那我为什么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