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697章 好人还是坏人【无奈的大宁生日快乐!】

    第697章 好人还是坏人【无奈的大宁生日快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冷风瑟瑟,冻的人脸都红了。

        饶是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石振秋还是感觉有点受不了。

        他一个大男人都这样了,更不要说孙艺珍了。

        一开始,她还能提点意见什么的。到了最后,冷的她干脆缩着脖子,还把羽绒服的帽子扣在脑袋上,完全的安静了。

        好不容易从山上下来,坐回到车里,看到她僵冷的样子,石振秋不由得的笑了。

        “你呀你呀,干脆留在首尔好了,干嘛要来遭罪呢?”

        孙艺珍抽着鼻子,废了好几张纸巾。

        “你这是什么话?我也是剧组的成员啊,这是我的工作?!?br />
        石振秋莞尔一笑,看她的样子不太好,干脆也不逗她了。

        一行人离开全州,这次没有往南走,而是往东,来到了庆北。

        庆北这边有两个影视基地,一个是新罗千禧公园,还有一个是闻庆鸟岭开放摄影地。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石振秋想到了什么,通知了大家,先去了庆州。

        “今天时候不早了,大家都饿了吧?我们吃点东西如何?”

        明面上是体恤大家,实际上石振秋看出来,孙艺珍有点坚持不住了。

        长时间呆在野外,一身的热量都流失的差不多了。如果再不吃点东西,暖和暖和的话,她非得生病不可。

        韩在林有点挠头。

        “如果吃饭的话,恐怕今天考察的任务就没法完成了?!?br />
        去鸟岭那边,还是要爬山的。

        现在是冬天,天色黑的本来就比较早。等吃过了晚饭,根本就看不见什么了。

        石振秋知道这一点,但还是坚持。

        “没关系,看不了的话,我们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一夜,明天再考察嘛?!?br />
        “这……”

        听到他的话,大家都面面相觑,感觉到有点为难。

        这么多人,要是在庆州住一晚的话,花销可是不小。

        剧组的钱是有定数的,为了拍好电影,大家可不敢乱花。

        石振秋恍然,明白了大家的想法,知道是自己疏忽了。

        “恩浩,麻烦你先跑一趟,把酒店订下来。要最好的酒店,费用我来出?!?br />
        恩浩领命,先行驾车离开了。

        见石振秋私人请客,大家都不太好意思。

        “石编剧,这怎么好意思?怎么能让您破费呢?”

        石振秋摆摆手,郑重地道:“大家都是为了电影而辛苦,身为投资人,我都看在眼里。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大家把电影拍好就行了。怎么样,我们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

        众人全都心里暖烘烘的,没想到碰见这么一个大方的老板。

        以往大家出来考察片场,那份辛苦啊,说起来都是满满的辛酸。

        拍电影不像拍电视剧或者综艺节目,那些都要轻松很多。

        拍电影很多时候为了逼真,往往都要去那种最自然的地方。

        理所当然的,很多这样的地方都是荒郊野岭,什么都没有。

        很多时候,大家在考察的时候,甚至都要在野外住宿。吃不好、住不好、忍饥挨饿受冻,吃上无数的苦头。

        这次出来,大家本来也是做好了思想准备的。

        没想到石振秋如此大方,甚至给大家安排了最好的酒店。

        有这样的老板,大家都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拿出最好的水准来拍摄,不辜负石振秋的厚待。

        见大家没有意见了,石振秋呵呵一笑。

        “既然到了庆北,应该吃什么,当然要问地主才行。孙艺珍小姐,给我们指点好的地方吧?!?br />
        孙艺珍是大邱人,就是属于庆北的。

        严格算起来,现在是到了她的家乡。

        在石振秋和大家谈话的时候,孙艺珍一直很安静地待着。

        不过她很清楚,石振秋做出这样的安排,完全是因为自己。他知道自己需要休息,身体快要扛不住了。

        这个总是看起来很混蛋的家伙,却又总在不经意间展示男人的一面,让孙艺珍心怀激荡不已。

        此时听到他的话,便道:“那我们去英阳吧,那边有一家很出名的餐厅?!?br />
        石振秋问道:“是安东张氏后代经营的餐厅吗?”

        孙艺珍眼前一亮。

        “你知道?”

        石振秋吩咐大家上车,一边开着,一边说道:“稍微学习了一些,知道这家餐厅很有名?!?br />
        孙艺珍所说的这家餐厅,是由写出了《饮食知味方》的朝鲜儒学家李时明夫人安东张氏的后人所经营。

        《饮食知味方》乃是韩国料理的最权威的著作,对如今的韩式料理有着深远的影响。

        而一直秉承先祖教诲所经营的这家餐厅,也是声名远播,是品尝最地道的庆北美食的必去之处。

        看着侃侃而谈的石振秋,孙艺珍不禁更加的好奇了。

        之前因为和石振秋的矛盾,她着重了解过这个家伙,知道他的底细。

        据说他从小的学习成绩并不好,连大学都没有考上。

        她当时就比较纳闷,这样的一个人,是怎么当上编剧的呢?

        要知道韩国的编剧,不管是出名的还是不出名的,基本上都是高学历出身。

        几乎所有的编剧都是在大学里学习过系统的编剧创作,然后又经历了电视台的培训,才能具备基本的资质。

        即使如此,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编剧,也是非常困难的。

        在韩国影视界,二十年才能培养出五个编剧。

        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甚至学习成绩并不怎么样的人,竟然能够成为编剧,这简直和天方夜谭一样。

        然而,这样活生生的例子就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石振秋这个家伙不但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有学习过系统的编剧创作,更没有得到编剧协会的认可,可就是成为了如今韩国最好的编剧。

        要知道,他甚至连编剧协会的会员都不是呢。

        他的每一部作品,孙艺珍都很好地看过。

        可是越看,就越是好奇,这么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成为优秀的编剧的?

        甚至他在《无限挑战》里的样子,孙艺珍也看过。那目不识丁的样子,一看就没有什么文化水准。

        这样的人,真的太神奇了。

        对石振秋印象的转变,其实是从德国的时候开始的。

        那个时候,石振秋一口流利而标准的英语,就让孙艺珍刮目相看。

        哪怕她这些年游走世界各地,去过很多地方,自诩懂得一些英文??墒呛褪袂锉绕鹄?,还是相去甚远。

        更不要提,据说这个家伙还懂得中文呢。

        天呢,中文那么难,这个家伙怎么会掌握的?

        今天在这里,听到石振秋说起安东张氏的事迹,侃侃而谈的样子,孙艺珍才知道,这家伙竟然非常的博学。

        “你到底都学了一些什么???”

        石振秋专注地开车,笑道:“什么都学啊。以前不懂事,就知道瞎混。现在才后悔,发现被自己浪费了那么多的时光。所以休息的时候,就抓紧时间努力学习?!?br />
        他真不是说假话,而是真的在学习。

        除了金泰熙、允儿、李大奎等亲近的人之外,并没有人知道,他如今能流利地说七门外语。

        除此之外,经济学、财务学、企业管理、艺术创作、逻辑学、古典文学、古典音乐、乐器、历史等等,他全都在默默地积累当中。

        学的越多,才发现自己越渺小。

        现在的他,即使再忙,每天也要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读书。

        可以说,如今的石振秋,除了没有学历之外,他所掌握的知识,已经远超大部分人了。

        只有这样,他才能轻松驾驭如今的地位,并且不断进步。

        他说的轻松,孙艺珍却倍感震撼。

        她很清楚,学些这些东西需要多大的精力。

        眼前的这个家伙,和自己一样的忙碌,却还能不断充实自己。

        怪不得他可以成为顶级巨星呢,光凭这种毅力,就足以让人佩服了。

        能成为韩国最好的编剧,原来并不是偶然。

        这样的一个人,到底算是什么呢?

        有的时候,跟一个毫无羞耻的无赖一样。那样的事,经常挂在嘴边,让人下不来台。

        可有的时候,又彬彬有礼,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绅士品格,让女人十分的享受。

        这简直就是一个矛盾综合体啊,像一团迷雾一般,让人很难看懂。

        孙艺珍陡然发现,已经很难单纯地用好人还是坏人来界定他了。

        这个发现,让她很是困惑,有点找不准和他相处的准则了。

        结果接下来的时间,孙艺珍都陷入在纠结和迷惑当中,车里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还没有等她想明白呢,石振秋的话音响起。

        “我们到了?!?br />
        孙艺珍豁然抬头,才发现,已经到了英阳。

        石振秋下车的时候,吩咐的话留在了她的耳边。

        “外面冷,你凉快一下再下来,小心感冒?!?br />
        说完,只留给孙艺珍一个背影,人已经走进了酒店,去做安排了。

        愣愣地看着石振秋的背影,孙艺珍竟然真的听话,没有急着下车。

        轻轻将车门打开一条缝,让凉气缓慢地渗进来。

        等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感觉到身上的闷热散去,孙艺珍才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好,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男人的羽绒服很大,穿在她的身上,好像跟裙子一样。

        可也因为大,将她很好地包裹住。是那么的严实,一点冷风也吹不进来。

        不知道怎地,孙艺珍突然发现,这个冬天不是那么的冷了。

        偏远的英阳,虽然没有首尔繁华,但空气清新,环境优美。

        清朗的星空下,映衬着她的俏脸,仿佛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

        也不知道是环境的原因,还是心情的缘故。

        孙艺珍脚步轻快,对于家乡的美食,也是思念了很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