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680章 不孝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在干什么???”

        一直等石振秋挂断了电话,朴春花才稀里糊涂地问道?!绝P\/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她发觉很久不见,自己的儿子似乎变的陌生了起来。最起码,他的所作所为,一点都让人看不懂。

        石振秋莞尔一笑。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给您二老买房子啊。不然的话,你们去首尔,住在哪里???”

        这一下不得了,朴春花立马炸庙了。

        “呀,买房子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这么随便?没有亲眼见到房子,没有实地考察过,不怕被人骗了吗?”

        石振秋满头黑线。

        “阿妈,放心吧,操办这件事的人是我的助理,不会有任何问题的?!?br />
        恩浩那家伙可是靠自己吃饭的,糊弄谁也不可能糊弄自己啊。

        朴春花却依旧不放心。

        “你的助理?什么是助理?”

        石振秋这才想起来,这种词汇对老妈老说太难了。想了半天,才终于想到了一个合适的。

        “秘书,我的秘书?!?br />
        一说是秘书,朴春花终于懂了。

        不过很快的,朴春花又来劲了。

        “就算是秘书也不行啊,没看电视里演的嘛,那个秘书和老板的女人都搞在了一起,还有了孩子。就是那个……那个什么面包王的电视剧,对,就是那个。儿子啊,这个世道啊,除了家人,谁都不能相信啊?!?br />
        石振秋和石元秋一起晕倒,对老妈的想象力真的是佩服不已。

        “阿妈,你说的那个电视剧,就是欧巴制作的。安啦,那是假的,现实里不存在的?!?br />
        朴春花更惊诧了。

        “什么?臭小子,那电视剧是你弄的?快跟我说说,最后怎么样了?哎一古,一个星期就能看两集,急的我呀……你看看,嘴角都起泡了??焖邓?,最后怎么样了?”

        真没看出来,朴春花还是一个电视剧迷。

        弄的石振秋无可奈何,只好把电视剧最后的部分剧透给了老妈。

        他可是知道,如果自己坚持不说的话,石家非得出血案不可。

        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石振秋就接到了恩浩的电话。

        “理事,房子已经弄妥了。在三成洞的高级住宅区,按照您的要求,每一套的价格二十五亿,两套房子五十亿?!?br />
        石振秋点点头,对恩浩的办事能力非常满意。

        “嗯,好,我会让钟信哥授权给你,帮我签下来吧。这两天就要入住,全都整理好?!?br />
        因为购买的是装修好的成品房,所以根本不耽搁事,马上就能入住。

        “阿爸,阿妈,首尔那边的房子弄好了,马上就能住了。您二老看看,这边怎么办?”

        石柱赫与朴春花有点意外,脑子完全跟不上。

        按照他们的理解,这搬家可是大事。

        尤其是从顺天搬到首尔去,这么多家当,怎么滴也得折腾个几个月啊。

        没想到,睡了一觉,房子就有了。

        朴春花有点发慌,掰着手指头数落着家里的东西。

        “电视机得搬着啊,不然到那边看不了电视剧了。饭桌也不能不要啊,不然怎么吃饭。船放哪儿啊,那么大?”

        石振秋完全傻眼,没想到老妈的思维发散这么严重,赶紧进行阻止。

        “停停?!?,阿妈,你说的这些,咱们都不用带着。首尔那边都有现成的,只要把钱、证件、照片和还能穿的衣服带着就行了,其他的都不要?!?br />
        好家伙,一听这话,朴春花又炸庙了。兜手就是一巴掌,糊在了石振秋的后脑勺上。

        “呀,你这个败家子!知不知道这些东西我和你阿爸攒了多少年?这都值不少钱呢,说扔就扔?”

        好家伙,农村的妇女就是不一样,手劲贼大,一巴掌差点把石振秋给扇晕了。

        “阿妈,这些东西全都没用,再说也不好携带啊?;褂?,这些东西也不是随便都扔了的,我会让人过来处理的?!?br />
        石振秋虽然有钱了,但也不是挥霍的个性。

        石家这么多的东西,大大小小的,虽然看起来很破烂,但就像朴春花说的那样,还是值几个钱的。

        再说了,还有石家的房子和渔船,也都是需要处理的大件。

        听说这么陪伴了几十年的东西都不能带,朴春花万分的不舍。

        “首尔那边真的什么都有?都买新的得不少钱呢。再说了,首尔那边也有船吗?”

        石元秋正在帮着收拾东西,听到这话,一脑袋栽倒在了衣服堆里。

        “阿妈,首尔弄艘船,您是要在汉江里划吗?”

        石振秋倒是还很冷静,劝慰道:“阿妈,家是新家,东西当然也是全新的了?!?br />
        朴春花操心惯了一辈子,不是闲的住的性子。

        “那……那我们把这边的东西处理一下吧,半个月差不多就能处理好?!?br />
        石振秋连忙拉住她。

        “阿妈,不用你管,会有人来处理的?!?br />
        朴春花不信。

        “瞎说,咱们家的东西,咱们自己不弄,谁会帮我们处理?”

        正说着话呢,门外响起了刹车的声音。不大一会儿,进来了四五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领头的人来到了石振秋的面前,忙不迭的问候。

        “理事,我们到了?!?br />
        石振秋点点头,一点都不意外。

        “嗯,你们看看,就是这里。等下我们把带走的东西收拾好,其余的你们就帮着处理掉。包括房子,还有码头的渔船,全都卖掉。全都是乡里乡亲的,如果谁要买的话,可以便宜点?!?br />
        那人赶紧答应下来。

        “好的,我们现在就开始清点?!?br />
        朴春花吓了一跳,拽着石振秋的胳膊问道:“儿子,这些都是什么人???”

        石振秋拍拍她的后背,笑道:“这些都是公司的财务人员,我让他们过来帮我处理的。放心吧,阿妈,他们都是专业人士,会妥善弄好的?!?br />
        朴春花意外的不是这个,而是重新审视着自己变了许多的儿子。

        “你现在……可以随意支使别人做事了?”

        石振秋挺起胸膛,呵呵笑道:“那是当然了,我现在可是公司的理事啊,手底下几百号人呢?!?br />
        朴春花激动的不得了,发觉自己的儿子真的出息了。

        有了公司的人帮忙,石振秋等人一下子就清闲了下来。一上午的时间,就把需要带走的东西都整理好了。

        看看差不多了,石振秋也不耽搁,拉着父母,带着东西,直接回到了首尔。

        至于顺天这边,就交给下面的人处理了。

        新房子那边布置家具什么的,还要一两天的时间,所以石振秋先把父母接到了自己的住所。

        天可怜的,石柱赫和朴春花活了五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来首尔呢。

        从进城开始,这眼睛就不够看了。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繁华的让人眼花缭乱。

        “天呢,这就是首尔吗?真是太漂亮了?!?br />
        “诶,老头子,你看看,这里的人真多,比咱们望水里多多了?!?br />
        任凭老两口看的新奇,一路到了上岩洞。

        可到了这里,石柱赫和朴春花全都不好了。

        “臭小子,这是你住的地方?”

        住所的院子里,石振秋搂着老妈,指着三层的小楼笑道:“怎么样,阿妈,漂亮不?”

        朴春花似乎被吓到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任凭石振秋拉着,走进了房间里。

        等看到了里面的装潢布置,贫苦了一辈子的老两口愣是不知道该怎么下脚了。每走一步,就跟踩在棉花上一样。

        “这……这太过了,这得花多少钱呢?”

        石元秋嘴快。

        “没多少钱,买地加上盖房子、装修,一共才花了三十多亿?;姑挥懈忝锹虻姆孔庸竽??!?br />
        “三十多……亿?”

        石柱赫与朴春花文化水平不太高,算了半天,才明白亿是什么概念。

        可还不如不明白呢,一时间两个老人全都头昏眼花,完全被吓住了。

        不过朴春花注意到了石元秋的话。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给我们买房子?花了多少?”

        石元秋莫名其妙。

        “什么花了多少?和这里差不多啊,好像是二十五亿,我听欧巴就是这么说的?!?br />
        听到石振秋又花了这么多钱,朴春花这次是真的爆发了。

        回过头来,揪住石振秋的耳朵,口水就开始喷溅。

        “呀,你个狗崽子,哪有你这么花钱的?你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花那么多钱买房子干什么?为什么还要买房子?你这里这么大,还住不下我们吗?你这个不孝的家伙,是不想我们出现在你眼前吗?”

        石振秋感觉耳朵都要掉了,立马鬼哭狼嚎起来。

        “哎哟……哎哟,阿妈,痛痛痛,快放手啊。不给你们买房子,你们住在哪里???”

        朴春花根本就不放,训的更加狠了。

        “这里这么大,你一个人住的下?我们住不下?你这家伙,是不是有点钱就飘了?把房子给我退了,今后我和你阿爸就住在这里了?!?br />
        石振秋吓死了,赶紧阻止道:“阿妈,你听我说,你们不能住在这里,你们住在这里不方便?!?br />
        朴春花气不打一处来,咆哮的声音更大了。

        “我儿子的家我们住着为什么不方便?这里和宫殿一样,滚着睡都足够了?!?br />
        石振秋欲哭无泪。

        “阿妈,你们就听我的吧,真的不方便?!?br />
        朴春花可不是讲理的性格。

        “说什么混蛋话?元秋,去给我们收拾一间屋子,我倒要看看,到底怎么不方便?”

        这边正闹的不可开交呢,门口突然传来金泰熙婉约甜蜜的声音。

        “哎一古,伯父、伯母,您二老来了?”

        石柱赫与朴春花豁然回头,然后就看到了美丽无方的金泰熙十分自然地脱掉了鞋子,换上了拖鞋,更加自然地走了进来。

        这里是自家儿子的住处,可是这个女人却没有丝毫阻碍地就走了进来。

        看那十分自然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了。

        再联想到石振秋刚才的话,朴春花终于明白,为什么不方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