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679章 想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石振秋最终也没能改变宿命,又一次倒在了成功的门槛上。

        因为刘在石的任务指令,他只能悲催的一动不动,眼含热泪看着刘在石撕掉了自己的名牌。

        “诶西,这里跟我不合啊,以后再也不来了?!?br />
        面对着他的恼羞成怒,其他人纷纷拍掌大笑,也是在感谢他奉献的精彩录制。

        相信这一期播出后,《runningman》新奇的玩法,一定会让观众们感兴趣的。

        忙完了摔角特辑,电影的宣传也做完了,t-ara那边录音和歌曲也都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她们一次又一次的练习,还有mv的拍摄。

        这些就用不到他了,反正mv的剧本他已经写好了,随便找一个小导演都能拍好。

        左右看看无事,石振秋决定回一次顺天老家。

        已经快半年了都没有回去过,也不知道二老怎么样了。

        再说了,现在已经是中秋了,举国都要团聚的日子,当然要跟家人在一起。

        石振秋给金泰熙打了电话,结果大美人那边拍摄完《面包王金卓求》,也要启程回蔚山的。

        李莞已经入伍,金家的父母当然更加想念女儿。

        允儿这边也差不多,家里来了很多的亲人,她也是走不开。

        于是石振秋叫上了李大奎和石元秋,三人一路驾车,回到了顺天。

        偏远的顺天似乎和一日千里的世界有着很大的不同,明明很久没有回来了,但是石振秋看到的事物,似乎和自己小时候看到的,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就连自己家的院子也是那样,依旧很是陈旧。

        车到了门口,石振秋和石元秋拿着各种东西径自走了进去,结果就看到朴春花正在院子里忙着什么。

        “阿妈,干什么呢?”

        朴春花闻声抬头,才发现是自己家的孩子回来了。

        “哎一古,你们跑回来干什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很忙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石振秋的眼里,朴春花似乎变老了许多。头发已经片片斑白,脸色也枯槁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如今的朴春花似乎脾气也没有那么火爆了,说话心平气和了许多。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石振秋几步走过去,帮着老妈把手中的东西放下,顺口问道:“阿爸呢?”

        朴春花一声长叹。

        “在屋子里躺着呢,生病了,什么也干不了?!?br />
        听说老爸生病了,石家兄妹都吓坏了。

        “怎么生病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朴春花领着他俩进屋的时候,嘴里絮絮叨叨的。

        “告诉你们干什么?你们那么忙,也没有时间回来啊?!?br />
        石振秋这个郁闷。

        “不管怎么说,这种事也应该告诉我们???你们生病了,我们在外面能安心的工作吗?”

        朴春花摆摆手,并没有放在心上。

        “放心吧,死不了。就是年纪大了,身体衰弱,结果出海受了风寒,养几天就好了?!?br />
        石元秋嘟嘟囔囔的。

        “真是的,还出海干什么???家里又不缺钱?!?br />
        这话让朴春花不高兴了,立马开骂。

        “死丫头,说什么呢?什么叫不缺钱?你哥哥还没有娶媳妇,你也够呛嫁得出去。不给你们多多准备好,你们下半辈子怎么办?”

        石家兄妹一起捂着额头,真是无语问苍天。

        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用,两人到了屋里,围着石柱赫嘘寒问暖。

        就像朴春花说的那样,病倒不是大病,修养一阵子就能好。但如今已经不再年轻的石柱赫,再出海的话实在是太困难了。

        石振秋打算找个机会劝劝老爸,真的不需要那么拼命了。

        既然儿女回来了,朴春花开始张罗晚饭。

        这女人一辈子摆弄家务,拥有一手很厉害的料理手艺。石振秋的水平,就是跟妈妈学来的。

        所以做饭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帮忙。

        不过忙着忙着,石振秋就感觉到不对了。

        “阿妈,我记得给你们买了冰箱啊,哪去了?”

        之前朴春花唠叨说家里的食物留不住,很容易坏掉,所以石振秋就给他们买了冰箱。

        可是现在他在厨房里看了半天,那么大的冰箱愣是不见了踪影。

        朴春花闷头切菜,随口道:“被人偷了,也不知道哪个狗崽子干的。要是让我抓到了,非得把他的牙敲下来?!?br />
        她却没有注意到,石振秋听到这话的时候,神情紧张死了,却还在骂骂咧咧的。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隔三差五的,家里总会丢点东西。这些邻居们也不靠谱了,一次都没有看到过?!?br />
        石振秋洗菜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他不是朴春花,思想没有那么的淳朴,相反变得更加担心了。

        家里发生的事情,让他想到了一种情况,那就是仇富。

        自从他出名后,石家算是在周围这一带彻底出了名了。

        谁都知道石家的小子出息了,成了了不起的明星,赚了很多很多的钱。

        如果是在首尔,这当然没有什么。

        冷漠的都市,大家都素不相识。虽然人情冷淡,却也能很好地?;ぷ约?。

        但这里不行,这是小山村,一家发生的事情,十里八乡的都能知道。

        最关键的问题是,望水里很穷,平时大人们打花图,都很少有超过一千块的。

        五万块,在这里就是大额的钞票了。

        在这么清贫的地方,石家的骤然而富,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一开始,乡邻们还只是羡慕而已。但是时间久了,仇富的情绪慢慢地就出来了。

        还在为肚子闹心的人,看到石家大鱼大肉的,心里肯定不平衡。

        朴春花说家里的东西总是被偷,绝对不是偶然现象。

        因为附近的人都知道石家有钱,家里又只有两个老人,很好下手。

        随便偷点什么拿去卖了,都能换不少钱的。

        至于朴春花说的邻居不顶事,呵呵,这些人未必就没有嫌疑呢。

        石振秋想了很多,以至于之后做饭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吃完了晚饭,李大奎过来了。

        见了石振秋的第一句话,就让人很意外。

        “振秋,我打算把父母接到首尔去?!?br />
        石振秋一愣,问道:“为什么?”

        李大奎烦躁地道:“我回家看了一下,家里的东西总丢。本来丢点东西没什么,我是怕两个老人留在这里,太不安全了?!?br />
        石振秋一阵恍然,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闹心了。

        “是啊,我家里也丢了不少东西,我也正担心着呢?!?br />
        听说石家也是这样,李大奎精神一振。

        “那干脆这样好了,让你爸妈也去首尔吧。咱们在首尔给他们在一起买房子,让他们做邻居,这样也不会举目无亲了?!?br />
        石振秋根本没有多想,直接点头。

        “行,就这么办?;赝肺揖透撬?,这个家是必须搬了?!?br />
        送走了李大奎,石振秋拉着石元秋,十分郑重地和父母坐在了一起。

        “阿爸,阿妈,咱们搬家吧?!?br />
        石柱赫与朴春花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为什么搬家?这里不住的好好的嘛。你是嫌房子破吗?你不是给我们钱了嘛,等过几天我们找人重新盖一下,就好了?!?br />
        朴春花还以为石振秋在首尔住惯了好房子,不习惯家里的陋室了。

        但石振秋摇摇头,并没有放弃。

        “阿妈,不是盖房子的事情。而是顺天这里,你们不能再住了?!?br />
        这下连石柱赫都忍不住了。

        “呀,你这是什么话?这里我们住了一辈子了,不也是好好的嘛?!?br />
        石元秋插话进来。

        “好什么啊,家里的东西都要被偷光了?!?br />
        朴春花气不打一处来。

        “呀,那是我们不小心,没有抓到兔崽子而已。等我下次抓到了,狠狠教训一顿,看谁还敢来偷?!?br />
        石振秋挥挥手,阻止了老妈的咆哮。

        “阿妈,我怕的不是丢东西,而是你们的安全啊。你们年纪大了,住在这里,真的不太安全的?!?br />
        石柱赫与朴春花面面相觑。

        “有什么不安全的?我们老胳膊老腿的,谁会在乎我们?”

        石元秋看不下去了。

        “阿妈,你和阿爸是没有什么,但你们是石振秋的父母啊。谁都知道咱们家有钱,万一把主意打到你们身上,你们让欧巴怎么办?”

        石振秋点点头,看向妹妹的眼神,满是激赏。

        真是没有想到,自从有了工作之后,石元秋也成长了许多。

        到了这种地步,石振秋也不委婉了。

        “阿妈,你没有发现,相邻们都变了吗?”

        原本石柱赫与朴春花故土难离,石振秋也没有在意。

        想着反正自己有钱,干脆给他们在望水里盖一栋大房子,他们也能生活的很好。

        但是这次回家碰到的情况,让他意识到,望水里这种小地方,真的不适合父母继续居住了。

        两个年老体弱的人,对付起来不要太容易。要是有谁心生歹意的话,他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东西丢多少都无所谓,要是人出事的话,可就难办了。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石振秋也决定了,要把父母接到首尔去了。

        只这一句话,就让石柱赫与朴春花陷入了沉默。

        石振秋说的东西,他们作为亲历者,又岂能不明白?

        只是以往没有想的那么深,因此没有意识到。现在被儿子说破了,两老也突然明白了,他们身处的环境变了。

        虽然具体什么原因,他们并不是很清楚,但这种变化却是实实在在的。

        可是一想到要离开家乡,去传说中的首尔,老两口还是有点纠结。

        “去首尔的话,住在哪里???房子太贵了?!?br />
        妥了,见父母意动了,其余的都不是问题。

        石振秋呵呵一笑,赶紧道:“阿妈,这个不用你们操心,什么都是准备好的?!?br />
        说着,他抄起电话,拨打给了恩浩。

        “三成洞那边,一百坪左右的豪华公寓,两栋,要全装修好的,明天中午之前搞定?!?br />
        恩浩二话不说。

        “好,理事,我知道了?!?br />
        见石振秋就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断了电话,朴春花两口子不免有点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