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564章 鲜明的对比

    第564章 鲜明的对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轮交锋,被告方略占上方。

        原告方看情势不利,开始申请提审被告人。

        刘在石坐到了正中央,面对着??『拥难?。

        不过这大胖子水平太差,上来就被刘在石抢了先机。

        “原告……”

        刘在石:“我是被告啊?!?br />
        ??『拥搅俗毂叩幕?,变成了无力的苦笑。努力了半天,才打起精神。

        “被告刘在石xi,是本名吗?”

        这不是废话嘛,一点意义都没有的问题。

        可??『右谰晌柿讼氯?,本名、年龄、婚否等等,才算是告一段落。

        “年龄是三十八岁,也结了婚,在社会上是成人了吗?”

        石振秋实在受不了了,向法官问道:“法官大人,不着调的人可以驱逐出去吗?”

        估计法官也被??『拥奈蘩逋放姆沉?,居然点头了。

        “如果继续这样的话,也是可以驱逐的?!?br />
        ??『酉攀毫?,不敢再继续提问了。原告方的审讯人,换成了朴明秀。

        “捞到了两个cF了吧?”

        朴明秀关注的是别的问题,可能有私心。

        刘在石也没有办法,如实道:“是的?!?br />
        朴明秀说的更加直接一些。

        “一个是金融,一个是炸鸡。炸鸡cF第一次是和无限挑战成员们一起拍的吧?”

        刘在石再次点头,这是事实,没有否认的必要。

        朴明秀的关注点来了。

        “第二次就是自己一个人了?”

        看吧,老爹明显嫉妒了。

        本来那个炸鸡广告是和《无限挑战》签约的,但第一次合约到期后,第二次人家广告商就把他们给抛弃了。

        对此,刘在石还是如实相告。

        “不是我自己,是和忙内一起?!?br />
        果然,朴明秀的眼角迅立起来了?;赝返勺攀袂?,开始了训斥。

        “呀,臭小子,你凭什么留在那里?”

        石振秋这个荒唐。

        “人家给我钱,让我代言,我为什么不留下?”

        朴明秀着实气坏了。

        “上面还有这么多哥哥呢,你一个人留下合适吗?你是刘在石吗?”

        石振秋无比的荒唐。

        “我是石振秋啊?!?br />
        朴明秀喷的口水都出来了。

        “石振秋没有资格接cF?!?br />
        石振秋呵呵一笑,刺激着嫉妒的老爹。

        “对不起,我现在有十一个cF?!?br />
        一言既出,所有人都安静了。

        随后不管是原告方,还是被告方,全都统一了立场。

        “呀,小子,你怎么会有那么多广告?”

        “哇,成为了国际巨星,地位果然不一样了呢?!?br />
        十一个广告啊,这可是大家想都不敢想的。

        朴明秀最是傻眼,没想到忙内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了。

        “赚了不少钱吧?”

        石振秋呵呵一笑。

        “还不错,都是很好的广告?!?br />
        卢洪哲羡慕地问道:“都代言什么了?”

        石振秋也没有隐瞒。

        “s公司的手机,泡菜冰箱,L公司的化妆品,k银行的金融广告,h集团的汽车广告等等?!?br />
        他说一个,大家就惊叹一声。

        等他说完了,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都不羡慕了,也不嫉妒了,只剩下惊吓了。

        这小子,代言的居然都是业界内部最顶级的产品啊。

        以往这样的产品,只有最顶级的明星才能代言。想不到,石振秋的地位提升的如此之快。

        这一次,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朴明秀才想起来自己要干什么。

        他向吉问道:“吉,老实说,cF提案来了还是没来?”

        吉道:“炸鸡cF提案来了?!?br />
        朴明秀强调起来。

        “当然,虽然只是口头合约,只告诉了金额。我说这些话的理由是,炸鸡是小孩子非常喜欢的,模特是小便小子,在父母的立场来看,会买吗?”

        身为刘在石的辩护律师,石振秋当然不能干看着了,迅站出来,对朴明秀的话进行了质疑。

        “朴明秀xi,提案和合约是完全的两码事。吉xi收到的只是提案,并不是正式的合约。你这是把未生的情况解释成既定事实,这是混淆是非。事实上,广告商在选定模特的时候,会给很多的模特出提案,最终需要多重的协商,才能确定最终的人选。所谓的吉接到了炸鸡cF的合约,这是不成立的说法?!?br />
        朴明秀瞪着他。

        “你懂广告法吗?”

        石振秋嘿嘿一笑,一点都不畏惧。

        “我接了十一个广告代言,而且还是一家娱乐公司的理事,经常性处理合约。比起专业的程度,应该要比你强一些?!?br />
        朴明秀明显畏缩了,嗫嚅着嘴唇,说不出话来了。

        被告人的提审到此结束,石振秋给郑亨敦使了一个眼色,接下来将由被告方来提审原告了。

        当吉坐下来后,郑亨敦出马了。

        和组织不好语言的??『?、无理取闹的朴明秀相比,果然不搞笑的郑亨敦要犀利的多了。

        针对吉,第一个问题就很到位。

        “先炸鸡广告,是因为别名才解除合约的吗?小便小子以后,拍了广告吧?拍了啤酒广告吧?!?br />
        大家这么熟悉,谁有什么活动,都很清楚。

        吉也无话可说,只能承认。

        针对这一点,郑亨敦提出了有力的观点。

        “所以,小便小子和广告无关?!?br />
        石振秋补充了一点。

        “事实上,吉xi的撒尿行为,就是因为喝啤酒过量导致的。如果是因为这个导致炸鸡广告泡汤的话,那不可能接到啤酒广告?!?br />
        一番话,让被告席气势冲天,纷纷叫好着鼓起掌来。

        而原告席的人,全都面无血色,阴沉的可怕。

        郑亨敦的质询并没有结束,做出了结论。

        “因为小便小子播出后,还拍了广告,所以因为别名导致广告解除的说法是不成立的。是因为吉和炸鸡不相配,合约才解除的。说是因为小便小子,太勉强了?!?br />
        原告方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樱骸拔颐侵凰倒赜谡愀娴氖??!?br />
        可朴明秀却开始捣乱了。

        “不是,都过了十一个小时了,就叫五只炸鸡来吃吃吧。饿着肚子拍不了?!?br />
        郑亨敦权当没听到,提审还没有结束。

        “还有我要问关于小便小子当日的事。睡觉时,分明是穿着睡衣睡的吧?”

        这件事的证人可太多了,吉无法篡改。

        “穿了短裤睡的?!?br />
        郑亨敦追问:“起床时呢?”

        吉也只好道:“短裤没有了?!?br />
        得,现场再次笑开了,连吉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出了虚无的笑声。

        郑亨敦再次提问。

        “水洒出来了吧?”

        吉还是得承认。

        郑亨敦又问。

        “那房里有水瓶吗?”

        吉依旧点头?!笆堑?,有水瓶?!?br />
        郑亨敦抓住了这一点。

        “房间里真的有水瓶吗?”

        吉的立场没有那么坚定了。

        “应该有吧?”

        郑亨敦向法官陈述。

        “应该有吧,是猜测。当时房间里的所有人也确定,是没有水瓶的?!?br />
        郑亨敦回来,卢洪哲又出动了。

        “对水有什么想法?”

        吉全面被动。

        “很珍贵?!?br />
        卢洪哲顺着他的话。

        “又珍贵又纯净对吧?”

        被告方的逻辑十分严密,弄的吉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只好承认。

        卢洪哲又问道:“小便怎么样?”

        吉也知道自己危险,努力组织着语言。

        “就……混合了杂质的吧?!?br />
        卢洪哲不管,一步一步深入。

        “觉得很脏对吧?”

        吉估计是开始迷糊了,竟然胡言乱语起来。

        “也没有觉得那么脏?!?br />
        卢洪哲开始说出自己见到的。

        “那天在房间里,我双眼目击了。我们问是否小便时,吉说,不是,这是水,然后用本人的裤子来擦了??墒前涯歉删坏乃寥ズ?,把那用来擦的裤子,这样拿着走了?!?br />
        卢洪哲伸出拇指和食指,做出捏着裤子一角的动作来。这一下,谁都看出来了,这是有问题的啊。

        如果是干净的水,吉何必如此嫌弃呢?

        情势到了顶峰,吉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想要辩解什么,却感到口干舌燥,张不开嘴。

        被告方却不给他机会。

        郑亨敦又追问道:“我只多问一点,醉酒后,在衣柜里小便过吗?”

        吉无路可退,只能承认这一点。

        “有在衣柜里小便过?!?br />
        哦吼,这是有过前科啊。被告方的连番提问,全都十分的尖锐,已然让吉退到了悬崖边上。

        原告方被迫采取了守势,努力要保持住阵脚。

        唯一一个还算是有点战斗力的朴明秀再次站了出来,走到了被告席前面。

        他也对吉进行了询问。

        “因为被称为小便小子,物质上的损害很大吧?”

        吉什么也不管,痛快地承认这一点。

        可听到“物质上”这个词,郑亨敦噗哧一下笑了出来。

        朴明秀不乐意了,回头就用手里的纸卷打了郑亨敦。

        “笑什么?”

        这一下可不得了,居然在法庭上进行人身攻击,郑亨敦就要跳出来进行反击。

        要不是法官敲了槌,进行了制止,这里就要变成演武场了。

        张振英提出了一点。

        “请把在裁判庭上行使暴力的朴明秀监置起来?!?br />
        明明是对己方不利的事情,??『尤词裁匆膊欢?。

        “监置是什么?”

        对方的崔丹妃律师也开始了反击。

        “请把在法庭上站上桌子的郑亨敦律师监置?!?br />
        这就是互相伤害的战术了,务必寻求平衡。

        毕竟不是正规的法庭,法官看热闹看的很开心。

        “再犯一次的话,就实施监置?!?br />
        这一次的混乱,就这么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