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477章 坦诚以待

    第477章 坦诚以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尽管只是v拍摄,但因为有金泰熙这样的贵宾,所以石振秋承包的酒店还是很豪华的。

        此时温暖如春的室内,完全隔绝了海夜的寒凉,就只有两人面面相对。

        金泰熙的心情很是愉悦,主动伸手,为石振秋分配食物。

        “你也知道的,我不太会做料理。所以就烤了一点牛排,你尝尝,味道如何?”

        事实上金泰熙准备的料理确实很简单,烤牛排和蔬菜沙拉。

        唯一不同的是,红酒醇厚的色泽十分诱人。

        石振秋先是用红酒洗漱了一下口腔,然后才切下一小块牛排送入了嘴里。

        做了艺人几年,耳目熏陶之下,人的品味也在不断提高。

        他现在除了文化水准略微不足之外,平常的表现已经有了贵气。

        别看金泰熙说自己不会料理,实际上牛肉一进入嘴里,石振秋的眼睛就亮了。

        捶打的很好的牛肉入口就迅速散开,紧接着鲜嫩的肉汁在嘴里喷溅,刺激到了每一处的味蕾。

        浓郁的肉香萦绕口腔,把每一分鲜活的味道很好地传达到大脑。

        本来昏昏欲睡的脑细胞被强力激活,只对牛排的香气这一种味道有反应。

        “奴那,你说谎哟。明明是五星级的水准,居然说自己不会料理?!?br />
        听到这种赞美,金泰熙一下子笑开来,从心底甜到了心头。

        “谁叫你料理做的那么好呢?人家不是怕出丑嘛?!?br />
        最是美人娇嗔,风情无限,如画如卷。

        一边和美女说说笑笑,一边品味着上等的牛排。不知不觉间,一瓶红酒已经被两人喝了精光。

        别看红酒醇香绵软,实际上后劲很大。

        两人吃吃喝喝很久,到最后,都有点微醺了。

        “我来吧?!?br />
        看着金泰熙要收拾餐桌,石振秋赶忙接过。

        “女人的手不应该接触冷水和洗洁精的,对皮肤有损伤?!?br />
        多么贴心的话啊,让金泰熙顺从地放开了手,看着石振秋做收尾的工作。

        在石振秋洗碗的时候,金泰熙就倚靠在门框上,眼睛也不眨地看着他的背影。

        感受到她的存在,石振秋笑道:“呀,你在这里看我干什么?还不去卸妆?这么晚了,不保养皮肤了?”

        金泰熙却没有动。

        “不行,你还在呢,怎么能去卸妆?要是让你看到卸妆后的样子,多不好?!?br />
        石振秋噗哧一下笑喷了。

        “奴那,你那么漂亮,化不化妆有什么区别?”

        明明心里很高兴,金泰熙就是想要多听他说说好话。

        “哪有?人家都老了。三十岁的老女人了,和仁静没法比啊?!?br />
        说这话的时候,她眼睛都不眨地关注着石振秋的动向。

        虽然时间过去了很久,但金泰熙始终没有忘了,她和石振秋回家探望的时候,朴春花可是对素妍念念不忘。

        这家伙,不是明明分手了吗?

        为什么不告诉父母呢?

        他到底存着什么心思?

        居然只介绍自己是朋友。

        一想到这种落差的待遇,金泰熙的心情就很郁闷,想要从石振秋这里得到明确的答案。

        听到她提及仁静的名字,石振秋身形一顿,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之前他想要挑明的,奈何金泰熙没有给他机会。

        不过有了缓冲,石振秋也总算平顺了自己心情。

        刚才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想明白了。

        虽然能够得到金泰熙的青睐,作为一个男人,绝对是三生有幸。说出去,会被无数的同类羡慕嫉妒死。

        但他的情况毕竟不同,还和所爱的人在一起。

        如果妄自享受这不安的爱情,到最后,倒霉的一定是自己。

        小地方出身的人就是有一点好,始终有自知之明。

        石振秋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情圣,也不是什么皇帝,可以左拥右抱、群美环伺。

        哪怕暂时要经历伤痛,惹得金泰熙伤心,但也必须要把事情说清楚。

        从小到大成长过来,他只知道一个道理。

        平时玩笑胡闹无所谓,但一定要清清白白做人。任何妄图玩弄别人的人,最终都只会被命运玩弄。

        想到这里,石振秋默默地整理完,转过身来,前所未有地严肃看着金泰熙。

        “奴那,我们谈谈吧?!?br />
        短短几个字,冰雪聪明的金泰熙一下子就感受到了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响起了不安的警钟,让她预感到了一些什么。

        默默地,两人重新回到客厅,面对面坐着。

        这一次,石振秋没有退缩,他也警告自己不能退缩。

        现在的情况,不能有一丁点的疏忽。否则的话,只会前功尽弃。

        金泰熙已经有些失神了,整个人都恹恹的。

        “你……你想要对我说什么?”

        石振秋幽幽一叹,就怕她这幅可怜的样子。越是这样,越让他有负罪感。

        轻轻地抓起金泰熙的手,握在掌心。

        就这么一会儿,女人的手已经冰凉如雪,似乎血液都不流通一样。

        但石振秋必须强行忍住,努力保持着平静。

        “奴那,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谢谢你能……你能喜欢我,对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不知道,听到你的表白,我是多么的开心?!?br />
        金泰熙娇躯一颤,抬起头来,想要努力从他的神色中寻找到奇迹。

        “你……你也感到开心吗?”

        石振秋嘴角扯出幸福的微笑。

        “能够被金泰熙喜欢,谁都会开心的?!?br />
        此时恭维的话已经不起作用了,金泰熙的神色迅速黯淡下来。

        “那……那……那你还要谈什么?”

        石振秋一声苦笑,终于说出了最让她伤心的话来。

        “奴那,其实……我并没有分手?!?br />
        话音很轻,轻到如果不细听,似乎就忽略掉了。

        可就是这么轻的话音,却好像惊雷一样在金泰熙的耳边炸响,让她整个人都傻掉了。

        这样的话,从石振秋的嘴里说出来,让金泰熙完全无法接受。

        “不是都报道了吗?如果我让你无法接受的话,你可以直说的。我只希望……你不要骗我?!?br />
        金泰熙整个人都颤抖的,完全无法接受这个说法。

        石振秋的话太狠毒了,就好像利刃一样,在她的心上割开了无数道伤口。

        明明知道会刺激到金泰熙,可石振秋也没有想到,她的反应是这么的大。

        “奴那,就是因为不想骗你,所以才要告诉你。其实报道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应付媒体的说法而已?!?br />
        接着,石振秋才慢声细语,把事情的原委告知给了金泰熙。

        而金泰熙则完全无法从打击中走出来,整个人都是木然的。

        特别是回想起今天自己的冲动,此时再去看的话,完全就是傻子的行为。

        什么都不知道,就毫无保留的表白,结果面对是这样的局面。

        那么自己成什么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

        石振秋心说,你也不给我机会啊。

        不过他还算聪明,知道这话不能说出来。否则的话,他和金泰熙之间,真的连最普通的友情都维持不了了。

        “这怎么说???你也看到了,我连我父母都没有告诉呢。即使是我的经纪人,也不知道我是假分手的。那个狗崽子记者好像一直都在盯着我,我也不敢让他抓住把柄啊?!?br />
        金泰熙根本不敢相信。

        “哼,你和仁静见面的话,难道身边的人也不知道?经纪人、助理都是亲近的人,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

        她自己就是艺人,对于艺人的感情状况,真的是十分的了解。

        基本上来说,艺人的恋情是甭想避开经纪人和助理的。

        毕竟朝夕相处,而且还要为艺人处理很多私事,经纪人和助理是不可能不知道的。甚至很多时候,经纪人和助理都是艺人恋爱的帮手。

        帮着联络,帮着掩护,帮着善后等等。

        因此对石振秋的说法,金泰熙一百个不信。

        精明的女人就是这点不好,太难摆平了。

        无奈之下,石振秋只有又透露了更多。

        “奴那,你不知道。为了弄的像真的一样,自从宣布分手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单独和仁静见过面了。哪怕是在公司里,除非工作必要,我们也是不联系的?!?br />
        想要?;-ara平安,就必须要付出这么大的牺牲。

        很多时候,石振秋也不免暗自感慨,自己这么牺牲,到底值不值得?

        他还在这里幽怨自己坎坷的感情,却没有注意到,面前的金泰熙豁然抬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如果她的记忆没错的话,石振秋宣布和素妍分手,应该是在t-ara出道之前。

        那么岂不是说,时至今日,石振秋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和素妍相处过了?

        一对恋人,还都是年轻人。如果处在热恋当中,几个月不见的话,石振秋绝对不会是这个状态的。

        金泰熙自己就是过来人,很清楚感情刚刚升温的时候,对于自己所爱的人真的是相思如麻。

        哪怕多一秒钟见不到,都会心情焦躁,做什么都不安。

        可是在她看到的石振秋,却完全没有这种魂不守舍的样子。

        相反,她很确定,她见到的石振秋,一直都和平常的时候一样。

        这……绝对不是热恋的状态??!

        想到这些,金泰熙原本冰冷的内心重新火热了起来。

        有心想要探究一下,可话到嘴边,平素的精明重新发挥了作用。

        此时此刻,不能那么直白。否则的话,将无法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哼哼,小家伙,恐怕你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