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402章 应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虽然才十点多,但是仁静已经瘫痪在床上了。

        做练习生的时候很累很累,可是在出道准备的时候却更累。

        这一个多月来,她们每天起早贪黑的练习,还要录制歌曲,还要拍摄v,忙的昏黑天地。

        仁静感觉自己的体力都要透支了,不定哪天就会晕倒。

        还是石振秋察知了她们的状况,下了令之后,让她们每天的练习时间不超过晚上十点,才终于有了一定的休息时间。

        此时的她就倒在床上查看着练习视频,准备明天改正呢。

        想不到突然接到石振秋的电话,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仁静整个人都傻掉了,头脑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应对的能力。

        脑子里唯有那句“分手吧”在回荡,却搅动起了数不清的箭雨,将她的心扎的千疮百孔。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突然?

        为什么他这么突然出这样的话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在她毫无准备,一点都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会出分手的话来?

        不自觉的,仁静一只手捂住了胸口。只有这样,才能稍减疼痛。

        要不然的话,连呼吸都做不到了。

        饶是如此,清泪也不受控制地落下,瞬间浸湿了嘴角。

        努力了好半天,她才勉强能够出话来。

        “欧巴,为什么……”

        石振秋的声音再次传来。

        “见面吧,我在楼下?!?br />
        仁静一跃而起,飞快地穿好衣服,就冲出了房间。

        客厅里,智贤和善英正在做瑜伽,见她跑出来,全都惊诧莫名。

        “发生什么事了?”

        可惜仁静只留给她俩一个背影,伴随着房门的哐当巨响,早已芳踪渺渺。

        石振秋并没有等待太久,不大一会儿,鞋跟敲击地面的踢踏声就快速传来。紧接着仁静的身影从墙角冲出来,一下子在他的面前站定了。

        经过了这么一会儿,仁静早已泪水模糊,哭泣的不成人形。

        “为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是好好的吗?你为什么要分手的话?难道你爱上别人了?”

        伤心欲绝的追问层层涌来,一下子就让石振秋感受到了佳人芳心破碎的痛苦。

        他郁闷地挠挠头。

        “呀,不分手怎么办,都要被记者报道了。你也不想还没出道,你和t-r就完蛋吧?”

        仁静的泪水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迷茫的神色。

        “莫?”

        石振秋噗哧一笑,上前抱住她。

        “还不是该死的记者,不清楚怎么就知道咱俩的事情,前前后后追踪了好久,人家手头的资料都堆成山了。今天我和大奎哥去见了那个该死的家伙,准备给他点好处,让他把新闻压下来。谁知道那狗崽子贪得无厌,最后也没有谈拢。没办法了,为了不让我们的事情曝光,只好采取这种方式了?!?br />
        仁静听的稀里糊涂,但也掌握了稍许。

        “你……你是,我们不是真分手?而是为了应付记者,要装作分手?”

        石振秋在她的樱唇上啵了一口,赞许道:“呀,不愧是我的女人,就是聪明?!?br />
        聪明你个鬼!

        任谁好好的,突然被通知分手了,心情能好得了吗?

        就这么一会儿,仁静就跟坐了过山车一样,简直是欲仙欲死。

        如今得知真相,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一把挣脱开石振秋的怀抱,拳头跟不要钱一样砸在石振秋的身上,同时嘴里嗔怒不已。

        “呀,你这个家伙,戏弄别人很有意思吗?是不是闲我不够累,想要害死我?”

        好家伙,平时的仁静很温柔的啊,即使生气也就是撅着嘴,怎么今天就这么暴力呢?

        石振秋被敲了满头包,疼的呲牙咧嘴,手忙脚乱地控制住了仁静的双手。

        结果脚丫子却被高跟鞋踩了一下,疼的他变成了大马猴。

        看着他狼狈的德行,仁静总算是稍微出了一口恶气。

        “哼,你这人,就是欠收拾??茨阋院蠡垢也桓伊??”

        这一顿削啊,打的石振秋差点怀疑人生。

        “呀西,我这不是赶紧过来找你嘛,情况那么紧急,当然要见面才能清楚啊?!?br />
        仁静噗哧一下笑了,但还是威胁他。

        “今后不管有什么事,都必须一次性清楚了。再敢大喘气,我就给伯母打电话?!?br />
        听她把朴春花都搬出来了,石振秋只好投降。

        回到这次的假分手上面,仁静担心地问道:“欧巴,我们这样装作分手就可以了吗?”

        石振秋早就想好了。

        “这样当然是不行了,我们必须要装的像一点?;赝分窍?、恩静她们那边,你也要表现出分手的样子。另外,赶紧把手机里我们联系的内容都删掉,还有我的照片也删掉。我跟你,那些记者狗崽子各个神通广大,不定能够从通讯公司查到什么呢?!?br />
        仁静吓的够呛,赶紧把手机拿了出来。

        于是两个人面对面,互相检查着,把有问题的内容都删除干净了。

        “这样就行了吗?”

        仁静还是不放心。

        石振秋依旧摇头。

        “还是不够,不过你不用担心了?;赝肺一嵴胰似鹫饧?,那些大嘴巴,肯定会在节目里起的。只要通过节目播出去,才算是板上钉钉了?!?br />
        仁静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无限挑战》不光只是一个节目,成员们的私生活也会通过节目来展示。

        之前大家的恋情、分手、结婚之类的事情,都是从节目里出去的。

        石振秋只要把分手的事情告诉其中的某一个人,不用多久,这件事肯定会通过那人的嘴巴,在节目里爆料出来。

        见他已经设想好了,仁静也就放心了。

        “欧巴,辛苦你了,为了我们的出道,让你受委屈了?!?br />
        石振秋打蛇随棍上,立马摆出委屈的德行。

        “那你还打我,也不好好安慰我?!?br />
        这是明显要好处了,弄的仁静直翻白眼,对他的赖皮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好委身上来,抱住他的腰,嘴吧嗒一下,香吻安慰。

        一下哪够???

        石振秋立马主动出击,一下子叨住了仁静的樱唇,迅速从浅尝辄止的啵啵变成了唇齿缠绵的法式热吻。

        这一吻惊天动地,绵延漫长,直吻得仁静脚跟发虚,站立不稳。

        整个人委顿在石振秋的怀里,被好好地吃了一顿豆腐,却更加无力挣扎。

        幸好这是室外,石振秋也不敢太过分,才让仁静逃过了予取予求的危险阶段。

        夜色更浓,仁静明天还要去南杨州拍摄v,所以必须要回去休息了。

        石振秋抱着她,真是依依不舍,但也只能做最后的吩咐。

        “接下来的时间,为了躲开记者的耳目,我也不能过多的联系你。有什么事,工作的时候见面再吧?!?br />
        仁静也知道没办法,只好这样了。

        “嗯,听你的。不行的话,我会通过元秋联系欧巴的?!?br />
        别看石振秋和石元秋成天吵架,但是石元秋和仁静的关系却很好。所以要想避开记者的耳目,通过石元秋来联系,还是很不错的。

        于是两人就这么商量定了,石振秋辞别仁静,开始回去执行剩下的计划。

        回家的路上,石振秋买了很多啤酒还有下酒菜。

        一边上楼的时候,一边打电话给了卢洪哲。

        “哥,睡了没?下来喝酒吧?”

        卢洪哲的睡眠十分规律,基本上十点钟就要上床了。

        不过此时还没有睡着,被石振秋的电话给打扰了。只是床上多舒服啊,他很是不想起来。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洗过了。如果去跟石振秋喝酒的话,回来还需要再洗一次。

        没办法,谁叫他的洁癖那么严重呢。

        “干嘛呀?这都几点了?我明天还有节目呢?!?br />
        石振秋也知道想要让卢洪哲从床上爬起来很难,所以只好把自己档次不怎么样的演技搬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哎,我能依靠的,只有哥了?!?br />
        靠,这话一出来,卢洪哲还怎么放心?

        他声音立马上去了。

        “怎么了,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呀,你倒是清楚啊,我真是……”

        石振秋已经打开了房门,依旧装作惆怅的样子。

        “算了,哥,不打扰你休息了。我缓一缓,应该就没事了?!?br />
        没事了你用那么悲观的语气干嘛?

        卢洪哲再也坐不住了,一边跳起来穿裤子,一边骂骂咧咧的。

        “诶西,我真是疯了。臭子,你可不要想不开啊。我们这里是七楼,跳下去会没命的?!?br />
        成了,石振秋偷偷一笑,赶紧打开一罐啤酒,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这样卢洪哲下来之后,就会看到自己一身酒气的颓废样子了。

        一罐啤酒刚刚喝完,房门就被从外面打开,卢洪哲叽哩哇啦的叫声格外刺耳。

        “呀,混蛋子,你抽什么风???”

        着话,卢洪哲走进来,恰好就好看到石振秋瘫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捏着一罐啤酒。

        最重要的是,石振秋的目光呆滞,神情哀伤,仿佛失去了灵魂一样,一看就是遭遇了重大的挫折。

        卢洪哲吓了一跳,赶紧走过来坐下,关心地问道:“忙内啊,你这是怎么了?”

        石振秋拎起一罐啤酒给他。

        “哥,我失恋了,我和仁静分手了?!?br />
        卢洪哲吓的一个哆嗦,好悬没把易拉罐扣在桌子上。

        “为什么???你们不是相处的好好的嘛?!?br />
        石振秋仰头把第二罐啤酒喝光,顺手把残余的酒液抹在眼角,冒充泪水。

        “我们……我们吵架了,没希望……希望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