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393章 借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管逗比不逗比,石振秋开始讲价了,那么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经理一个激灵,立马开始进入谈判模式。

        “石先生,您也看到了,这么大的一块土地,二十四亿实在是太少了?!?br />
        话的时候,经理也是冷汗直冒。

        他现在有点明白了,眼前的这位和在节目里表现的没有什么差别,基本上就是一个筒子。

        一张嘴就砍掉了七亿,您怎么不上天呢?

        之所以张嘴就减去那么多,还是石振秋的性格问题:拼命占便宜、宁死不吃亏。

        反正这块土地具体价值多少,他也不知道。不过能够少花一点钱,那就是最好的。

        再了,这可不是一点钱啊,几亿几亿的资金,都是自己的血汗呢。

        他这一开口是爽了,经理可就傻了。

        哥们,你不能不按套路出牌??!

        搞清楚嘿,这可是土地买卖。不是东大门的地摊,见面砍一半的。

        听到自己的报价被回绝了,石振秋原本要买的心思又淡了。

        他本来就不是很想买,不太看好这个地段。

        奈何心里的声音给了提示,鉴于之前声音良好的信誉,他才改变了想法的。

        二十四亿,那是他根据自己的腰包和能量给出的价格。

        如果超过了这个范围,那就有点难度了。

        他在心里打了退堂鼓,别人不知道,可心里的声音却隐瞒不了啊,这个时候又跳出来了。

        这次是三个字。

        “必须买!”

        石振秋满头黑线,和声音展开了对话。

        “买你妹啊,老子哪有那么多钱?”

        声音的回复和以往一样简洁有力,却差点没有噎死石振秋。

        “不买是狗!”

        石振秋真的想要知道,自己身体里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发神经不,还会撒泼。

        不过声音一贯的坚持,又改变了他的想法。

        虽然没,或许这块地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吧?

        难道……这下面有宝藏?

        当然了,天马行空、不切实际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石振秋幸好还记得自己在做什么。

        他看着经理,问道:“那银行方面的最低价位是多少?我希望得到最真实的报价。您也知道,我很忙,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如果银行方面体现不出诚意的话,那我宁可不买了?!?br />
        眼见着唯一的客户要跑,经理知道不能再虚头八脑了。

        他斟酌了一番,才终于开口。

        “最起码也得二十七亿,这是底线。如果少于这个价位,我们银行就会亏钱了?!?br />
        这块地银行是准备卖掉填补坏账的,如果少于二十七亿,那么就有一部分的帐抹不平,到时候是要被追责的。

        石振秋一直注意观察经理的神色,发觉他眼神清澈、面色焦急,知道是没有谎了。

        这块土地,无论如何不能低于二十七亿了。

        可虽然只多了三亿,但对于石振秋来,也是一笔极大的负担。

        “请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三天后给您答复如何?”

        还能如何,经理也知道,几十亿的生意也不可能三两句就搞定啊。

        三天之内知道结果,已经是很顺利了。

        双方约定了再次见面的时间,就作鸟兽散了。

        回程的车上,李大奎问道:“怎么样,你到底准备买不买?”

        石振秋盘算了一番,依旧很纠结。

        “就算是从银行贷款,能够把这块地买下来,可是后续的建设却没有资金了啊。总不能买了一块地,放在那里空着吧?”

        李大奎觉得他有点傻。

        “呀,我你怎么那么笨呢?你忘了,你是和谁在谈生意?是银行啊。从他们那里贷款的话,银行方面会高兴死的?!?br />
        那是啊,石振秋也知道李大奎的对。

        银行如今最大的问题是坏账,急需抹平。

        如果石振秋下定决心买这块地,再从他们这里贷款的话,那么就等于坏账变成了好帐,银行经理能笑疯的。

        可石振秋却摇摇头。

        “不,不能从这家银行贷款,我会去别的银行那里筹措的?!?br />
        李大奎错愕万分。

        “呀,有必要这么麻烦吗?”

        石振秋没有解释原因,只是神色凝重地点了头。

        虽然从别的银行最多只能贷到十五亿,他的资金链还是有空缺,但他还是打算这么做。

        因为这是心里的声音告知他的,让他无论如何不能从买地的这个银行贷款。

        虽然具体原因没,但石振秋也能猜到一些,估计是后续会有麻烦。

        至于是什么麻烦,那就不得而知了。

        相反从别的银行那里贷款的话,买地的钱一笔付清,他就和这个银行没有任何关系了,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后续。

        “那还差了很多钱呢,你准备怎么办?”

        兄弟俩知根知底,石振秋有多少钱,李大奎一清二楚。

        石振秋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

        “我打算找人借点?!?br />
        李大奎正襟坐起,眉头紧皱。

        “你认识的朋友里,有人会借给你这么多吗?”

        韩国社会人情冷漠,金钱上的往来很谨慎。即使是很要好的关系,一般也不会有金钱上的挪借。

        李大奎很担心,谁会借那么多钱给石振秋。

        孰料,石振秋却呵呵笑了起来。

        “大部分人肯定是不会借的,不过有一个人是没有问题的,她是富婆啊?!?br />
        着,他就拿出了电话,拨打了过去。

        “奴那,江湖救急??!”

        石振秋联系的人是金泰熙,也是他认为唯一能够借那么多钱给他的人。

        别看无挑这边大家亲密无间,整天混在一起,但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富翁,有没有那么多钱都两。

        刘在石历来不和别人有资金上的往来,很是谨慎微,避免陷入麻烦,大家也不敢麻烦他。

        朴明秀刚刚有了孩,一大家子人要养,压力也很大。

        ??『永瞎夤饕桓?,娶媳妇都难呢,找他借钱也不好张嘴啊。

        郑亨敦那边已经准备要结婚了,到时候有大笔大笔的花销等着。

        卢洪哲之前股票那里赔了一大笔钱,至今没有恢复元气,还在补血呢。

        除了无挑这边,和石振秋关系较近的,也就是尹忠信和金亨锡了。

        要是以前,他或许会张嘴借钱。但如今大家是合作者,也没有从合作对象那里借钱的道理啊。

        想来想去,唯一一个能够借给他钱,还能够轻松拿出来的人,也就是金泰熙了。

        国民女神出道早,人气爆炸,这些年活动着实攒了不少。加上家里又是蔚山的财阀,穿金戴银长大的,几亿对于她来,肯定不是什么难事。

        见石振秋找上了金泰熙,李大奎会心一笑,知道这件事是妥了。

        半路上他下了车,一个人回公司了。

        石振秋则开着车来到了三成洞,金泰熙再家里等着他。

        一见面,金泰熙就比较紧张。

        “你做什么了?为什么要借那么多钱?你是赌博了还是欠了高利贷?”

        石振秋好悬栽倒在地毯上,艰难地扶着门框,语气嘘唏。

        “奴那,别闹,是正事?!?br />
        听石振秋看中了一块地,打算买下来,金泰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纳闷。

        “你确定真的要买?那地方可是著名的垃圾山啊?!?br />
        石振秋也不知道该怎么,只是挠着脑袋,努力想着理由。

        “哎,不买那里又能买哪里?首尔的地价这么贵?!?br />
        金泰熙翻起了白眼。

        “呀,二十多亿,在江南、瑞草、永登浦、汝矣岛,哪里不能买房子?”

        石振秋摊开双手。

        “可是这些地方能买到八百平方米的土地吗?注意哦,不是房子,是土地啊?!?br />
        金泰熙见不动他,气道:“你买那么大的土地干什么?”

        石振秋来劲了。

        “我可以盖一幢三百平米的别墅,然后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甚至还能修一个游泳池呢?!?br />
        金泰熙真的是想要拿脑袋撞墙。

        “三星的会长都没有你奢侈?!?br />
        石振秋腆着脸凑上去,开始撒娇。

        “奴那,好奴那,你肯定会帮我的对吧?我能依靠的人只有你了?!?br />
        还别,金泰熙就吃这一套,面对他的撒泼耍赖,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了好了,真是败给你了。等下我给你转账,十亿应该够了吧?”

        石振秋盘算了一下,他自己有十亿,能够从银行贷款十五亿,金泰熙又借了十亿,这样手中就有三十五亿。

        不但买地的钱有了,甚至连推倒重建的费用也有了。

        “够了够了,就知道奴那最好了?!?br />
        金泰熙素手搭在他的额头上,把他推的远远的。

        “去去去,你这家伙属癞皮狗的,真是拿你没办法?!?br />
        借到了钱,石振秋心情大好,不停的卖乖。

        “就算是癞皮狗,也是奴那最忠诚的癞皮狗。只要是奴那的事情,保证拼死为你做到?!?br />
        这个世间就是这么奇妙,面对男人的花言巧语,再精明的女人也会心花怒放。

        金泰熙面色红润,显然是心里很高兴的。

        不过她随即想到了什么,探身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剧本,摆在了石振秋的面前。

        “对了,你这家伙编剧很有一套,帮我看看这个剧本如何?我一直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接下来?!?br />
        人家刚刚借了自己十亿,一点忙当然是义不容辞啊。

        石振秋随手把剧本拿在了手里,入目的第一眼,就是这部戏的名称。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