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521章 吓坏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第521章 吓坏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石振秋也没有什么医护常识,面对一个晕倒的人,他也想不到什么办法。

        所幸家里有电脑,赶紧查询了一下,才知道要掐人中。

        找到了方法的他再次跑到金泰熙的卧室,跪坐在佳人旁边,却不禁呆住了。

        此时的金泰熙安静地卧倒在床上,安详宁静,毫不设防。

        因为本来是在睡觉,所以只穿着睡衣。

        轻柔顺滑的睡衣紧紧地贴在身上,把美人姣好、婉约的身体曲线都勾勒了出来。

        头顶柔和的灯光洒在金泰熙的脸上,宛如皓月生辉,圣洁的让人膜拜。

        虽然早就知道这位姐姐很美,可之前她总是艳光四射,让人不敢直视。

        现在晕倒的金泰熙完全的没有防备的柔弱模样,却也让石振秋第一次放肆地打量起来。

        自己的隔壁居然睡着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而自己却能安然处之,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

        石振秋猛地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刺痛传来,才让他清醒了过来。

        该死的,现在最要紧的是救人,怎么还胡思乱想上了?

        想到救人,石振秋赶忙抬起金泰熙的脑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右手的拇指按在了金泰熙的人中上。

        大美人吹弹可破的肌肤,好像蛋清一样的柔腻而富有弹性,让人不忍下手。

        可是没办法啊。

        石振秋轻轻地道:“奴那,会有点疼,别怪我??!”

        说着,他干脆闭上了眼睛,拇指猛地一用力,狠狠地对准金泰熙的人中掐了下来。

        好家伙,他的力量多大啊。

        昏迷中的金泰熙猛地被强烈的巨痛刺激,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嗯……嗯……嗯……痛痛痛,痛死我啦?。?!”

        国民女神完全失去了往日的优雅,双手不停地挥舞着。结果尖利的指甲愣是在石振秋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印子,差点破皮。

        见她总算醒了,石振秋松了一口气,连忙放手。

        “奴那,你可醒了,吓死我了?!?br />
        金泰熙都来不及说话,只是捂着自己的人中,疼的眼泪都下来了。

        这家伙是真用力啊,好悬没把金泰熙的嘴唇给拽下来。

        一头拱开石振秋,金泰熙从床上爬下来,几步跑到镜子前,仔细地查看起来。

        只见鼻子和嘴唇之间的人中上,本来若有若无的两条竖线此时凭空添了一条横,变成了“h”。

        多条纹路也就多条纹路嘛,问题是金泰熙的皮肤多娇嫩啊,石振秋还下了狠手,结果这条纹路因为充血而变成了惨红。

        金泰熙不停地揉着,可惜一时半会儿却没法抚平。

        大美女真是气坏了,转身冲石振秋吼道:“呀,瞧瞧你干的好事,你是要杀了我吗?”

        石振秋挠着脑袋,无辜地道:“我不是为了救你嘛,好端端的,你怎么晕倒了?”

        说起这个,金泰熙更加来气了,抄起一盒化妆品就要扔过去。

        “还不都怨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走廊里做那副样子,我还以为看到鬼了呢?!?br />
        她也不是真的昏迷,只是被吓得失去了知觉而已。但之前是怎么回事,经过了这段时间,还是知道的。

        石振秋更加尴尬。

        “我也不知道你会醒,而且还会跑出来啊?!?br />
        金泰熙气咻咻的,饱满的胸脯不停的起伏,好像气球不停的充气、放气,蔚为壮观。

        不过她更加在意的还是脸上的痕迹,再次转过身去,哀怨地看着镜子。

        可是人中上的痕迹实在太刺眼了,越看越难受。

        “诶西,这可怎么办?明天还要拍广告呢。消除不掉的话,多丢人啊?!?br />
        石振秋也从床下下来了,走到金泰熙身边,扳过了她的身子,仔细地看了起来。

        “安啦,不用担心,没有多严重。你等下,我来处理?!?br />
        说着,石振秋跑到卫生间里,找到了一条毛巾,用热水浸湿了拿出来。

        让金泰熙坐在床边,他拿着毛巾,轻轻地点在痕迹上面。

        “用毛巾敷一下,很快就会好了的?!?br />
        金泰熙坐着,石振秋是一条腿半跪着,比金泰熙高了一些。

        金泰熙需要微微仰着头,才能看到石振秋的脸。

        恰好头顶的灯光从上往下洒落,在石振秋的脸上增添了一层神韵。

        尤其是他此时专注而温柔的眼神,和这柔和的灯光交汇,让金泰熙有一种沐浴在关怀当中的甜蜜感。

        这样的夜晚,他在她的身边,关心着她,爱护着她,这种感觉真好。

        一时之间,金泰熙的怒气慢慢消散,开始享受石振秋的体贴和温柔。

        石振秋倒是没闲着,一边帮金泰熙轻敷,一边问道:“你怎么又起来了?这房间隔音效果这么好,不应该打扰到你啊?!?br />
        房子在建造的时候,石振秋就特别考虑过。为了不互相打扰,每个房间都做了隔音处理。

        按理说,即使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唱卡拉ok,金泰熙也应该听不到的啊。

        金泰熙迟钝了一下,才说道:“我是自然睡醒了,有点口渴,本来是准备找水喝的?!?br />
        这个理由很拙劣,因为金泰熙的房间里就有水,不需要到外面去找。

        她之所以会出来,是因为一直都没有睡好,总是在担心石振秋什么时候回来。

        那种心情,就好像独守空闺的妻子,在等候着丈夫一样。

        只是没有想到,她走出来是见到了石振秋,却也见到了他那副吓人的德行,把自己吓晕过去了。

        想到被吓晕的原因,金泰熙重新变的愠恼起来。

        “我说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变态?”

        石振秋脸色一囧。

        “我哪里变态了?”

        金泰熙素手轻抬,拍在了他结实的腹部,结果却把自己的手弄的生疼。心里不禁惊诧,这家伙的肌肉这么厉害了?

        好想摸摸??!

        等等,不能跑神!

        金泰熙猛然想到了什么,俏脸羞红,为自己大胆的想法而赧然。

        “不是变态,你拿着吹风机走什么?脸上还那种表情?!?br />
        说起这个,石振秋才郁闷呢。

        “奴那,我是在练习演技?!?br />
        “演技?什么演技?”

        金泰熙本身就是演员,对演技自然关心。

        石振秋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却让金泰熙睁大了星眸。

        “你是说,你要出演宗石的角色?”

        看看金泰熙人中上的痕迹差不多消失了,石振秋得以两手一摊,十分的无奈。

        “我也不想啊,可是本来说好的扮演宗石的演员出了车祸,没办法出演了。李桢凡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说我很适合。李美静会长也跟着凑热闹,我也是不想自己的电影有什么问题啊?!?br />
        知道他是负责的态度,金泰熙倒是没有意外。

        这个看似不着调的小家伙,其实在工作的时候十分认真。更何况还是他自己的作品,他自然更加的上心。

        因此哪怕是让他出演,他也会去做到。

        只是金泰熙怎么也想不到,这次石振秋居然不是客串,而是出演了戏份很重的宗石。

        不过看着石振秋的样子,金泰熙端详了一会儿,突然点起了头。

        “呵呵,还别说,你挺适合出演这种比较变态的角色呢?!?br />
        石振秋木然而立,随后就气歪了嘴巴。

        “呀,金泰熙,我难道长得不像好人吗?”

        金泰熙呵呵一笑,发觉逗他很有意思。

        “确实不像好人。你的样子啊,如果出演坏人的话,最合适不过了?!?br />
        石振秋火冒三丈,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在金泰熙的心目中居然是这种形象。

        “呀,既然我不是好人,你干嘛还住进来?”

        金泰熙却媚眼如波,嗔道:“因为你是一个没有胆子的坏人啊?!?br />
        什么,居然说自己没胆子。

        这石振秋就不能忍了,这女人,竟然小瞧自己。

        不给他点教训,真是难消心头之气啊。

        如是想着,石振秋嘿嘿一笑,突然凑到金泰熙的身边。

        “奴那,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br />
        看到他诡异的神色,金泰熙本能地感觉到不妙,但还强忍着惊慌。

        “什……什么故事?”

        石振秋没有告诉她,而是紧挨着她坐下,缓缓地开口了。

        “事业有成的中年男子白成洙与妻子闽祉以及一双儿女浩世和秀雅住在一幢高级公寓中,衣食无忧,幸福安逸。这一天,他意外收到一通电话,对方称成洙的哥哥成哲失踪数月,下落不明?!?br />
        金泰熙的眼眸眨啊眨的,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石振秋压抑着嗓音,一直用那种低沉而空洞的声音继续讲着故事。

        “成洙是一个有着极度洁癖的人,生活中不能忍受一丁点的脏乱差。而成洙的哥哥,则是一个全身长满了红斑、会刺痛发痒的人。因为洁癖,成洙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哥哥了……”

        故事开始一点一点的深入,金泰熙的神情也越来越紧张。

        她现在才知道,石振秋所讲的故事,居然如此恐怖。

        原来那个生活优渥的成洙家里居然闯进了神秘的陌生人,以至于一家人的生命安全都受到了威胁。

        当石振秋讲到成洙在哥哥邻居家的房子里,突然从衣柜里见到了哥哥的尸体时,金泰熙终于被吓到了。

        也多亏石振秋讲故事的本领不错,说的入木三分,气氛也营造的很好。

        金泰熙一声惨叫,脸色再次发白。随后就紧张地到处梭巡,好像生怕衣柜里冒出死尸或者什么来。

        石振秋总算是找回了场子,心情十分的舒畅。

        “哎呀,奴那,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晚安?!?br />
        这家伙,管杀不管埋,性质十分的恶劣。

        眼见他要走,金泰熙终于失去了往日的优雅,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不许走!”

        本来在群里说好了的,这个月是每天两更。不过想到筒子们没书看,我的怜悯之心就发作了。哎,谁叫我这么善良呢?

        所以这个月嘛,我还是会看着来三更的。虽然不能保证每天都是三更,但心情好的话就没问题了。

        真实,我实在太善良了,太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