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514章 台词不对

    第514章 台词不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知道石振秋也不明白,河正宇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本来我们是有临时演员的,只是不管怎么学,中文都说的不好。罗导演他很不满意,结果才耽误了这么久的。本来这里的戏份只有三、五分钟,很快就能拍完的?!?br />
        石振秋这才知道怎么回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呀,就为了这么三、五分钟的戏份,把我从韩国叫了过来?”

        河正宇摊开双手,无奈地道:“这不是找不到中文说的好的演员嘛?;故俏易蛱旌透盖淄ɑ?,说起这个烦恼,是他告知了我,才知道你的中文那么出众的?!?br />
        石振秋两眼发直。

        “我说,这里是中国啊,到处都有中文说的好的人啊。随便找两个不就行了嘛。反正只是客串,对演技要求没那么高吧?”

        河正宇木然而坐,好久没有反应。

        就在石振秋以为自己说错了话的时候,他才猛地一拍脑袋。

        “哎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这次轮到石振秋傻眼了。

        哥诶,您真行,你们真行。

        这么多大活人,居然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没有想到?

        怪不得都说韩国人轴呢,石振秋以往还以为这是对韩国人的污蔑。这次总算是见识了,简直就是木头脑袋。

        不过已经没办法了,既然他来都来了,只好这么滴了。

        两人吃过了饭,重新回到了片场,这里早已布置完毕了。

        见到他来了,罗宏镇赶忙一把拉住,开始给他讲戏。

        很显然,因为一个普通的客串角色,却把罗宏镇弄的份外煎熬。

        “石振秋xi,你要扮演的角色,是男主角久男的债主。不是普通的债主,而是当地的黑社会,逼着久男还钱的。知道什么是黑社会吗?”

        石振秋却皱起了眉头,给出了意外的回答。

        “黑社会嘛倒是知道,不过我觉得,中国的黑社会,肯定和韩国的黑社会不同。但中国的黑社会是什么样的,我却不太了解?!?br />
        罗宏镇一拍大腿,对石振秋极为欣赏。

        “呀呀呀,到底是编剧啊,想法果然不同。没错,我们必须要要弄懂中国的黑社会是什么样的才成?!?br />
        想了想,罗宏镇对工作人员吩咐起来。

        “你去弄点关于中国黑社会的影片来,让石振秋xi学习一下?!?br />
        当地就有租赁音像的商店,工作人员很快就回来了。

        可是看到送上来的cd,石振秋就满头黑线。

        尼玛,《古惑仔》,这是香港的黑社会啊,和东北的黑社会能是一回事吗?

        不过石振秋这次明智的没有再让工作人员去干什么。

        毕竟工作人员也是韩国人,人生地不熟的,要弄什么需要的东西,有点太难为他们了。

        接下来,石振秋假装观摩,随便挑了一本录像带看了一下,就假装懂了。

        罗宏镇始终在关注他的情况,见他完事了,立马跑过来问道:“可以了吗?”

        石振秋还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可以了,给我看看剧本吧?!?br />
        罗宏镇忙不迭地把剧本递给了他。

        石振秋没有再说话,而是专注地看了起来。

        虽然只有几分钟的镜头,但对于演技的需求竟然不少,无论是台词、演技、走位,都要考虑到。

        其他的什么都还好,就是台词部分,石振秋不太满意。

        “罗导演,这个台词不行,太弱了?!?br />
        “太弱了?”

        罗宏镇挠着脑袋,没想到石振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一次,石振秋很笃定地点了点头,恢复了作为编剧的自信。

        “这些台词,按照中文的语气说起来,表现不出凶恶和狠毒,不像是放贷的黑社会说的话?!?br />
        罗宏镇眼光一闪,突然领悟了。

        “啊,我怎么这么笨?我都忘记了,石振秋xi是编剧呢,而且还会中文。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您把这段台词重新编纂一下?”

        石振秋作为一个编剧,当然也不希望自己出演的作品有瑕疵,所以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按照他的心意,肆意下笔,几分钟的功夫,台词就改好了。

        “罗导演,您看看我改的台词如何?”

        罗宏镇拿过来一瞧,不免有点傻眼。上面都是中文,他哪儿看得懂啊。

        石振秋赶忙又给他翻译了一遍,听的罗宏镇目光炫彩,不停地朝他竖大拇指。

        “呀,味道出来了呢!”

        石振秋也开心了。

        “您觉得不错就行?!?br />
        既然修改后的台词得到了罗宏镇的认可,接下来石振秋就开始和河正宇对戏了。

        一丁点的内容,准备的时间也不需要多久。

        这边的戏份本来就是一丁点,只是环境符合要求,要不然的话剧组也不会过来。

        罗宏镇早就想着拍完,赶紧移师延边,拍接下来的戏份了。

        一俟石振秋和河正宇对完了戏,罗宏镇立马让化妆师给他做了装扮。

        他的样子毕竟显得太年轻了,而且一看就很潮流,缺少了当地的一些土气。

        可经过了化妆师的摆弄后,石振秋凭空就老了好几岁。

        乱发乱糟糟、灰蒙蒙的,还戴上了假胡须。

        也不知道剧组从哪里找来的旧夹克,好像真的穿了许久的样子。

        最让他佩服的是化妆师的细节处理,还给他的指甲里做上了泥垢。站在镜子前,石振秋甚至差点没有认出自己来。

        估计此时的他要是回到韩国,即使从刘在石等人身边走过,都不一定被认的出来。

        剧组又领过来一个瘦瘦小小的人。

        “石振秋xi,这是扮演你的小弟的人?!?br />
        这人是剧组的场务,被拉来客串了。比石振秋还不如,连一句台词都没有的。

        各个演员全都就位了,拍摄正式开始。

        石振秋和那个场务扮演的收债的,来到了久男的家。

        因为得到了消息,久男不好好挣钱,彻夜打麻将,根本没有希望还上欠的债务。

        石振秋也不得不佩服罗宏镇,怪不得能够成为了不起的导演呢。

        只为了一个符合剧情的场景,愣是找到了这么偏僻的地方。

        破旧的楼房,脏乱的楼道,斑驳的锈迹,一切的一切,都如同久男的人生一样,充满了悲剧色彩。

        而踏着这悲剧而来的两个黑社会,又好像在久男的人生中,充当了催命使者的角色。

        感谢于石振秋的义气,罗宏镇特意给了石振秋很长的镜头。

        从楼下停车开始,镜头就一直跟着。

        石振秋一路领着小弟来到了久男家里,如入无人之境,径自就闯了进来。

        这个没有敲门、没有撬锁的镜头说明,要债的总来,已经很熟悉了。

        进了屋,单身男子居住的环境立刻映入眼帘。

        很久没有人打扫过卫生了,各种东西随便的扔着,一如久男的人,颓废而没有希望。

        遵照剧本的要求,石振秋很霸道地进了卫生间撒了一泡尿,都是为了彰显黑社会的恶形恶状。

        出来后走进卧室,穿着线衣线裤的久男显然喝过了酒正在酣睡。

        而小弟已经从地上捡起了他的衣服,在一个口袋一个口袋地搜查。

        石振秋大马金刀地走过去,在床头坐下,凑近久男的脸一闻,就知道这家伙喝过酒了。

        与此同时,小弟把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两张十块钱亮给他看。显然是在告诉老大,久男这个家伙没有赚到钱。

        石振秋的脸色当时就发作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久男的脸上。

        这可不是假打,罗宏镇的电影历来要求效果,所以他根本就没有节省力气。

        河正宇也是敬业的演员,对此也没有不满,兢兢业业地演出了宿醉难醒的味道。

        “啊西……”

        嘴里嘀咕了一句脏话,转过身去,竟然并没有醒的打算。

        石振秋的脸上带着狠辣,这次是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上,手劲更大,直接让久男清醒了过来。

        而久男看到是他,也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哀叹。

        最后无奈,还得坐起来面对债主。

        终于到了石振秋说台词的时候。

        他的腔调可正宗多了。

        “你啥时候回来的?”

        罗宏镇的剧本里,标注的是“你几点回来的”,可显然这不是东北话,有点不符合现实。

        经过了石振秋的修改,更像是当地人的语言。

        见久男不回答,石振秋再次一巴掌拍过去,同时嘴里骂道:“我tmd的问你话呢?!?br />
        站在监视器后面的罗宏镇看到这个画面,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同时兴奋的嘴角都扯开来。

        果然经过了石振秋的修改,场面立马不同了。

        又挨了打,久男尽管很不舒服,但也不得不回答了。

        “四点?!?br />
        哪怕只是两个字,但也可以看得出来,河正宇突击学习的中文,还是不够纯正。

        债主显然对久男很了解。

        “又打麻将了?”

        不等久男回答,石振秋的表情就凶恶了起来。

        “我跟你说过吧,你再打麻将的话,就把你胳膊、腿儿卸了,把你眼珠子、内脏都抠了,把你闺女卖了,让你全家死光光。你tm忘了?”

        面对着穷凶极恶的黑社会,久男也没有办法,只好道:“对不起?!?br />
        可听到这三个字,石振秋不由得气笑了。

        “对不起?你和我说对不起?cao!”

        骂完,这次石振秋一跃而起,打的更加狠了,让久男抱着脑袋,滚倒在了床上。

        一边打,还一边骂。

        “tmd的六万块钱,还不上,你还打麻将?”

        久男有着延边人的火爆脾气,被打的狠了,猛地就要发作。

        他这么一站起来,倒把石振秋吓了一跳,直接跌坐在了床上。

        久男这才想起来,眼前的人毕竟是债主。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好揉着生疼的脑袋,打算去卫生间。

        当他从是石振秋身边走过去的时候,石振秋才猛地想起来,自己是债主啊。

        直接站起来,一脚踹在了久男的屁股上,让他一个趔趄。

        “你tmd的别洗了,赶紧给老子挣钱去。滚!”

        久男没有办法,只好从小弟的手里抢过裤子,径自离开了家。

        至此,需要石振秋客串的第一段戏就结束了。

        当罗宏镇喊了“cut”之后,满场掌声。

        所有人都意识到,请了一个专业的过来,是多么的重要。

        不是石振秋的话,这段戏就要变得不伦不类了。

        谢谢宅男在等书、krezreal、斜瞪眼、少时饭一辈子、魔王天巡、geenz季、darknight、汉唐明月现代人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