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501章 打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石振秋拿出了文才vj的手机,再次给大家解释起来。

        “因为我偷了文才哥的手机,所以我就可以不用自己的手机。所以你们从我的手机上什么也没有发现。而且我知道,另外的两个间谍肯定会把消息送出去,所以之前我一直很安静,并没有行动。直到最后一次和亨敦哥前往缆车的时候,消息才是我发送的?!?br />
        他再次把手机举起来,让大家看的更加清楚一些。

        “大家看到了,文才哥的手机是带有键盘的。所以不需要打电话,只放在口袋里发短信就行了?!?br />
        郑亨敦已经完全傻眼,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对于错失胜利很是心痛。

        石振秋拿了文才vj的手机,这件事显然是制作组是知道的。

        因为要给敌方boss发短信,号码一出来,就不能隐藏的住。

        问题是,之前的几次通风报信,都是??『幼龅?。石振秋一直很安静,所以大家都没有发现。

        等到最后一次石振秋发送了消息,尽管很惊奇他是怎么利用文才vj手机的,但制作组已经来不及细究了。

        结果就是,被石振秋顺利地坚持到了最后。并且浑水摸鱼,把黑帮成员的郑亨敦给送走了。

        石振秋走过去,把手机还给文才vj,还被人家踢了一脚。

        真是的,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人家手机给顺走了。

        文才vj想想都后怕不已。

        这要是手机上有点什么出格的东西,不是没有秘密了嘛。

        到了最后,石振秋开始整理自己整期的思路。

        “一开始我很安静,是因为不想太冒头,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结果洪哲哥自以为自很聪明,可以引导局势,第一个跳了出来?!?br />
        说起这个,卢洪哲也是一脸惆怅,后悔不迭。

        以往玩心理战和追击战的时候,他都是成员们当中表现很出彩的一个。

        久而久之,他不自觉地就养成了想要主导局势的习惯。

        可也不想想,无挑的成员们是那么的多疑。

        本来就是淘汰制的游戏,这个时候谁跳的欢,那不是成为靶子了嘛。

        于是石振秋顺水推舟,引导着大家把最危险的卢洪哲第一个送走了。

        “各位恐怕不知道,淘汰洪哲哥的时候,明秀哥差点自爆啊。真是没有见过这么差的间谍,弄的泰浩哥都快哭了。一个劲地给我使眼色,让我想办法。要不是我出手,这又变成僵尸特辑了啊?!?br />
        听着石振秋讲起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一群人在朴明秀的羞愧中欢快地笑了起来。

        这老爹,连规则都没有弄清楚,始终游走在危险的边缘,差点把整个特辑给毁了。

        说到了吉,石振秋也是有想法的。

        “本来是没有想到要淘汰吉哥的,他毫无威胁,随时都可以吃掉?!?br />
        听到他这一点都不婉转的说法,吉欲哭无泪,却也无从辩解。

        虽然觉得自己并不笨,可是面对狡诈如狐的石振秋,他就是一盘菜啊。

        “本来是打算利用吉哥,把我不是间谍的内容传达出去。谁想到吉哥居然不亮底牌,对我选择了隐瞒。那我只好接纳这份礼物了?!?br />
        是啊,利用吉传达虚假身份的想法,石振秋已经做到了。

        可吉呢,莫名无厘头地选择隐瞒自己的身份,这可给了石振秋实打实的攻击凭据。

        于是在到达夜总会的时候,举行了第二次的决议,把吉也送走了。

        “如果一直都只淘汰成员的话,大家的警惕心理肯定会更加的严重,那就不好隐藏了。所以在夜总会,我决定了把明秀哥送走。但是没等我发动呢,这哥还是自己暴露了?!?br />
        听着石振秋的吐槽,朴明秀无力地蹲在地上,完全没脸见人。

        不过说到刘在石的时候,石振秋才是真正的吐槽呢。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一个个都要把自己置于有嫌疑的境地呢?在石哥,你不是间谍,为什么不给大家看你的手机?你这样的话,我只要稍微一挑拨,你就死定了啊?!?br />
        刘在石尽管后悔,但还是为自己辩解起来。

        “不是,因为不知道谁是间谍嘛,怎么可以给看手机呢?”

        石振秋也是无奈了。

        “你是黑帮成员啊,你的手机没有秘密的啊,别人看了能如何?”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的恍然大悟。

        “哦,知道了,你的手机里有片子是吗?还没有戒掉?”

        刘在石吃了一圈骷髅,冲上来就要揍他。

        “呀,你还说?不要胡言乱语,说有的没的?!?br />
        卢洪哲一直觉得自己死的冤枉,对于主导了自己淘汰的刘在石很有怨气。立马和忙内站在了统一战线上,开始了诬陷。

        “让我想想,嫂子怀孕了,大哥的夫妻生活应该很不顺利吧?这样的情况下,看看片子,应该也没什么的?!?br />
        刘在石头晕目眩。

        “呀,都说没有啦。你们这些家伙,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br />
        还得回到总结上来。

        “其实淘汰了在石哥,另一个间谍是谁,我已经知道了。这时候没有了利用价值,自然要拿出来做诱饵了?!?br />
        另一个间谍是??『?,但石振秋提及他还是很别扭,就是不说他的名字。

        ??『勇晨嗌?,却也只能唉声叹气,知道要想像当初一样,还需要时间才行。

        至此,石振秋的整个作战计划都显露了出来。

        这其中有各种各样的计谋,各种各样的手段,总之是把所有人都玩弄了。

        直到分出了胜负之后,大家才看的明白。

        “啊哈,我知道了。这家伙是先把自己放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回过头来,开始一个个地清除目标。反正他是安全的,他完全可以主导形势嘛?!?br />
        听了卢洪哲的分析,大家才反应过来。

        可不是,除了第一个的卢洪哲之外,之后的每一个被淘汰的目标,基本上都是石振秋主导的。

        只可惜大家被他亮过底牌的事实给欺瞒了,自动地忽略了他其实是在耍手段。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

        可大家的震惊并没有消除,相反全都跟看见恶魔一样看着忙内。

        “呀,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做???”

        “这家伙好恐怖啊,他应该去从政啊?!?br />
        “连制作组都被骗了,谁能赢过他???”

        “这是骗子啊,国民骗子啊。曹喜八和他比起来,都差的远了啊?!?br />
        听到大家称呼他为国民骗子,石振秋不乐意了。

        “呀,不是我太聪明,是你们太笨了啊。这么高智商的游戏,不适合你们啊?!?br />
        只可惜,他的辩解毫无用处。

        随着这一期节目的播出,连观众们也被他的行为吓到了,国民骗子的称号不胫而走。

        不管怎么说,通过一次酣畅淋漓的胜利,石振秋总算扫除了纽约之行的各种郁闷,重新变得意气风发起来。

        第二天,朴明秀和吉要去拍摄年历特辑中关于纽约的部分。

        石振秋因为有约,和制作组告了假,一个人来到了布鲁诺·马尔斯的工作室。

        在这里,随着五十万美元制作费的到账,火星哥和马克·罗森早已等的不耐烦了。

        “嗨,活计,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就要拿着我的猎枪,去把你绑架过来了?!?br />
        石振秋噗哧一笑。

        “我也是名人啊,难道还担心我骗了你吗?”

        说着,石振秋打量起了布鲁诺·马尔斯的工作室。

        面积不大,而且没有怎么装修,显得很脏很乱。

        不过他对欧美音乐圈稍微了解一些,知道大抵很多人都是如此。

        毕竟纽约寸土寸金,想要营造一个大点的工作室,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且搞音乐的生活都很随性,不能指望他们把工作室弄的多么华丽。

        不过这里破归破,设备倒是真的很好。而且剪切室、录音室、合成室等等一应俱全,足够完成一首歌曲的制作。

        在这里,除了布鲁诺·马尔斯和马克·罗森之外,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合成师鲍勃,另一个是乐器师汤森。

        鲍勃还好,一个很少言寡语的美国白人。

        那个汤森就不同了,从石振秋进来开始,就一直用审视的目光看过来。

        很显然,作为一个美国音乐人,是打从心底瞧不起亚洲同行的。

        即使布鲁诺·马尔斯给他看过了石振秋表演的视频,但有想法和具体的编曲,那可是两回事。

        对于音乐有什么想法,那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无聊的时候,随便哼哼一段旋律,那也是想法。

        可要把这想法变成实实在在可行的曲子,就必须要专业的人来做才行。

        而能够实现的专业人才,就是他和鲍勃这样的合成师和乐器师。甚至于布鲁诺·马尔斯这样的歌手和马克·罗森这样的制作人,也无法单独做到。

        作为乐器师,汤森在美国流行音乐界早已成名多年,帮助无数的知名歌手完成过编曲。

        这一次也是大西洋唱片看到了布鲁诺·马尔斯新歌的潜力,所以才把他派了过来的。

        可以说,在场的这些人里,除了马克·罗森之外,他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

        想到要和一个来自于流行音乐落后国度的人合作,汤森的眼神中就充满了嘲讽。

        “亚洲男孩,歌曲不错,但有的时候,还需要听专业人士的安排才行?!?br />
        一上来,汤森就决定给石振秋一个下马威,让他认清自己的地位。

        如果是一般的韩国音乐人,到了音乐圣地,恐怕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可石振秋不一样,乡村的小混混出身,别的没有,最不缺的就是混不吝。

        可以没本事,但你敢瞧不起我,非拿板砖砸你后脑勺不可。

        更别说他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自然无所畏惧。

        石振秋就那么看着汤森,眼神锐利,犹如刀锋,寸步不让。

        “你是乐器师?好好听我的吩咐。我工作的时候很严格,做不到的话我会生气的?!?br />
        眼见着两人一见面就对上了,布鲁诺·马尔斯也有点慌了。

        “嗨,嗨,嗨,伙计们,我们是在一起工作的。我们应该互相谅解和帮助,不是吗?”

        石振秋已经坐到了控制台前,无所谓地道:“看他的了?!?br />
        不过紧接着他就转过头来,看着布鲁诺·马尔斯,说出了更加坚决的话。

        “实在不行的话,不要乐器师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我累点,多加两个小时的时间,也能把歌曲做出来?!?br />
        如果没有乐器师的话,那么添加乐器音响的时候,就需要他一心二用,在几个机器之间来回跑。

        但这并没有什么难度,无非是多增加点时间而已。

        整首歌都在他的脑子里,他亲自来做乐器师,也许比这个目中无人的汤森更好呢。

        听说石振秋只用半天的时间就能完成编曲,汤森讥讽地笑了。

        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他笑的是那么的肆意。

        “哈哈哈,真是无知的孩子啊。半天的时间就能完成编曲?从无到有?我们以前难到学的是假的乐理编程吗?”

        石振秋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如果我做到了,脱掉你的裤子,让我把飞镖扎在你屁股上。如果我做不到,你也可以这么做。敢吗?”

        他早就注意到了,布鲁诺·马尔斯的工作室里,墙上挂着飞镖的靶盘。

        不让这家伙出点血,他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啊。

        听说要打赌,工作室里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谢谢无尽的星域、只为你一世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