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422章 第一次见到

    第422章 第一次见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灿烂的遗产》和一般的韩剧不同。

        没有曲折回转的纠葛,也没有什么阴谋诡计,总体来看,剧情似乎很平淡。

        就连结局也是那样,好人得到了好报,坏人得到了坏报,基本上所有人都得到了应该得到的。

        可就是这么一部戏,最终创造了收视率超过40%的佳绩,成为2009年韩剧的收视冠军。

        石振秋真的很怕因为自己的改动,这部戏做不到声音提供的那么好。

        最后要走的时候,还在提点金泰熙。

        “奴那,你要记住,在这部戏里,你的角色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自然淳朴是最大的亮点。一点要保持这样的清新感,收敛你的气质才行?!?br />
        没办法,原本的演员韩孝珠就号称是阳光美女,以清新自然而不咄咄逼人的外貌而著称。

        不像金泰熙,众所周知的财阀千金,形象又有点冷艳,演这样的角色,对她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但石振秋能帮的也就这么多了,演技上的问题,还得是金泰熙自己琢磨。

        他最近很忙很忙,除了要照顾《灿烂的遗产》这边,《不可饶恕》那边也需要他过去。

        薛景求大神有很多剧本方面的问题,需要和他沟通。

        可他这个编剧和一般的编剧不同,几乎不去片场,弄的薛景求火冒三丈。

        据说扬言,他要是再不去,就到mbc来找他。

        石振秋一个小小的gagman,可惹不起薛景求这种大神,所以忙完了《灿烂的遗产》这边,马不停蹄来到了《不可饶恕》的片场。

        《不可饶恕》不是什么大制作的片子,投入有限,所以cj这边的筹备很快。

        早在上个月,拍摄就已经开始了。

        据说薛景求看了剧本之后,立马就答应了。

        有了这位影帝的加盟,大家都对这部片子的前景很看好。

        石振秋到了的时候,被工作人员带入了室内。

        今天在拍的戏份,是室内的。

        对此,他是很高兴的,最起码不用跑到荒郊野外去被蚊子叮咬了。

        石振秋一路走进去,一路好奇地观察着。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电影的拍摄现场,想要好好看看,电影的制作和电视剧有什么不同。

        还别说,仔细看过之后,他真的发现不了有什么不同。

        作为半吊子的编剧,想要从片场上看出有什么区别,这真是难为他了。

        既然看不出来,石振秋也顾不得其他的了,一路来到核心区域。

        在这里,他最先见到了金玉彬。

        这女人正拿着剧本认真看着呢,并没有注意到他走进来。

        石振秋静悄悄地走到她的背后,猛地一拍,喊道:“呀,嫌犯,你被逮捕了?!?br />
        金玉彬一个哆嗦,剧本都掉在地上了,冷汗噌噌地冒。

        回过头来,看到是他在恶作剧,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脚就踩在了他的鞋上。

        “呀西,欧巴,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呢?!?br />
        石振秋抱着脚丫子蹦达个不停,冤枉地道:“呀,我还不是看这里的气氛不好,想要帮你调节一下嘛?!?br />
        金玉彬痛苦地捂着脑门。

        “哎一古,正在拍凶杀案呢,气氛能好得了吗?你把气氛弄的跟party一样,我们还怎么拍?”

        石振秋这才知道自己sb了,吐了吐舌头,从地上捡起剧本,顺口问道:“拍到哪里了?”

        金玉彬也不好跟他置气,说道:“拍到江边发现碎尸之后,现在是在搜查研究所检查的部分?!?br />
        石振秋一听就明白了。

        “哦,那今天的演员们都在了?!?br />
        《不可饶恕》里的演员并不多,难得除了大反派柳承范不在之外的场景,就是这场戏了。

        最让他高兴的是,薛景求在这里呢。这样能够见面,省的再跑一趟了。

        两人这边说着话呢,外面陆陆续续进来了不少人。

        金玉彬忙指着其中一个中年削瘦的男子介绍道:“欧巴,这位就是薛景求前辈?!?br />
        石振秋连忙弯腰。

        “前辈您好,我是编剧石振秋?!?br />
        薛景求现年四十一岁,正处在一个男人的鼎盛时期,走路都带着风声。

        尤其是今年,对于薛景求来说,是全面丰收的一年。

        在工作方面,他主演的大型灾难片《海云台》正在热映,口碑和评论全都爆炸,票房更是全线飘红。

        按照院线方的推测,这部电影过千万票房指日可待。

        而除了事业,薛景求在爱情方面更让人羡慕。

        今年五月份,他和相恋了两年的女星宋允儿走入了婚姻殿堂,也让西来村的帅哥金济东伤透了心。

        就是这么一个双成功的男人,却并没有降低自己对演技方面的要求。

        cj公司方面把剧本递给他的第一时间,他就决定了要出演这部戏。

        哪怕他马上就要变成千万票房的演员了,但他仍旧以剧本作为自己选戏的第一条件。

        在《不可饶恕》上,他看到了新鲜感和严密的逻辑感,以及那种案情和环保相结合的少见的创意。

        这些都让他大呼过瘾,想也没想就接下了下来。

        可是开拍之后,薛景求就不太满意了。

        因为关于剧情,他还有许多需要探讨的地方。

        可是呢,这部戏的编剧居然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在薛景求看来,是完全不职业的做法。

        哪怕金玉彬替石振秋辩解,说明石振秋还有很多的本职工作,他依旧感觉到恼火。

        他是一个电影演员,在他的眼中,电影重于一切。所以也一直要求身边的人,把电影当作最重要的事情。

        可一个电影编剧,不务正业地跑去出演节目,这在他看来,简直是不可饶恕的事情。

        因此现在见到了石振秋,薛景求怒火立刻就上来了。

        “不好意思,我痴长了几岁,有些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石振秋一下子就察觉出来,这位前辈似乎对自己有成见。

        他很想对薛景求说“不当讲”,可尼玛还没开口呢,薛景求就已经“当讲”了。

        “你是这部戏的编剧,是这部戏最重要的一员。这部戏最终的质量好坏,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你的工作??墒悄闳词贾詹焕雌?,也不和我们演员交流,弄得我们这里问题一大堆,这部戏还怎么拍?”

        石振秋冷汗噌地就落下来了,被骂的心虚不已。

        他不是不辨是非的人,知道薛景求不是对自己有意见,而是一切从工作出发。

        能够在工作中遇到这么尽心尽责的合作者,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开心的事。

        因此他一点都不敢生气,也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诚心诚意致歉。

        “前辈,实在对不起,是我的疏忽。早该过来和您沟通,是我做的不到位?!?br />
        薛景求是出于公心,所以对石振秋发了牢骚。

        此时见到这年轻人态度诚恳,一个劲地道歉,心里就宽心了不少。

        他在演艺圈混了这么多年,见识了太多虚浮的年轻人,也一直到对年轻的后辈持谨慎的态度。

        现在看来,石振秋的态度,让他了解,这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

        薛景求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其实也明白,石振秋本身是一名gagman,有本职工作,自然主次不同。

        心情好了,态度也就不一样了。

        薛景求一点都不耽搁,直接拉住石振秋,就自己不解的地方交流了起来。

        “喏,这里,你看。这里你写的,姜民浩解剖的碎尸其实是自己女儿的,头是拼接上去的。我觉得这里有逻辑上的硬伤。作为韩国首屈一指的解剖专家,一具尸体属于两个人,会检查不出来吗?”

        坦白说,石振秋只是照抄了剧本而已,其中有没有bug,他也并不是很清楚。

        此时薛景求提及,还真的让他为难了一会儿。

        不过他的心思还是很快的,写剧本的时候,出于好奇心,也查阅了一些关于法医方面的资料。

        “其实这里也不算是逻辑上的硬伤。作为法医专家,姜民浩当然可以看出尸体是拼凑的??墒锹砩纤鸵桓嬷话蠹芰?,之后就一直走在解救女儿的路上,当然再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等化验结果了?!?br />
        石振秋决定多说一点,好说服薛景求。

        “这里前辈忽略的一点是,就是法医检验是有一套流程的。按照常规来看,被大卸八块的尸体在相同的地方被找到。在这样的场景下,去验证被分割的尸体是否是同一个人,就会很容易被忽视。而想要确认这具尸体是不是同一个人,显然要等后续的化验结果。但那个时候姜民浩的女儿已经被绑架了,他自然顾不上这个?!?br />
        他说的很详细,让薛景求不自觉地点头了。

        这也增强了石振秋的信心,又给出了一个佐证的说法。

        “还有一个被忽略的问题,就是姜民浩对自己专业的热爱程度。前面的部分,姜民浩和同事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他不想继续这份工作了。而且您看,在解剖这个场景的描写上,姜民浩的语气是非常随意的,带着一种过来人的随意和目中无人。这说明,这个时候他对自己的事业已经不感兴趣了,已经厌倦了面对尸体的日子。在这样的不尽心的情况下,自然容易忽略一些部分?!?br />
        有编剧在场就是不一样,薛景求很快就弄懂了人物的设想。疑惑尽去,可以专心投入到拍摄上来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薛景求,石振秋也是无比的疲惫。

        大神不愧是大神,对专业的苛求,才能让他达到那样的高度吧。

        反正通过薛景求,石振秋第一次感受到了,专业的态度。也让他对影视制作,严肃认真了不少。

        接下来,这里马上就要开拍了,石振秋不好在场地中央晃悠。

        他就准备到边上坐着去。

        反正已经来了,那就好好看看,电影的实地拍摄是什么样的。

        孰料一转头,他的眼睛就瞪圆了,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瞠目结舌的样子,就跟上古的野人的来到了现代都市一样。

        你猜他看到什么了?

        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画着诡异的妆容。

        不过漂亮的女人很多,他也见过不少,自然不可能只是被一个漂亮的女人吓到。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未着寸缕,就那么裸露着白花花的肉体迎面走来。

        似乎没看到被吓到的石振秋,就那么目中无人地走过去,然后直接躺在了手术台上。

        石振秋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扮演被肢解的女尸的人。

        可不管怎么说,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一个女人光着屁股、晃悠着**跑来跑去,还是太刺激了。

        他一把拉住金玉彬,额头满是冷汗。

        “呀,你们也不做点?;ご胧?,就这么拍?”

        金玉彬对他的熊色真是没法看了,把他拉起来,郁闷地道:“呀,这不是很正常嘛。新人演员就是这样的,有一个演出的机会,让做什么就做什么?!?br />
        看着她无所谓的样子,石振秋眼珠子转了转,好奇地问道:“那……蝙蝠里,你拍那戏的时候,周围也很多人吗?”

        金玉彬热血上头,照着他的小腿就是一脚。

        “啊……西八,给我滚蛋!”

        谢谢果然就是你我她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