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320章 新婆媳战

    第320章 新婆媳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十月的天,艳阳高照,秋高气爽,树叶也微微泛着黄色。

        一辆奥迪a6l疾驰在西海岸高速公路上,奔着遥远的南方驶去。

        车里坐着石振秋、仁静、李大奎和石元秋四人,而他们要去的地方,则是顺天望水里。

        今年的中秋节,石振秋终于有了空闲,可以好好的休息。

        一早就跟家里说好了,这个中秋会回去的。

        石元秋这个间谍,竟然偷偷地把石振秋有女朋友的消息告诉给了朴春花。

        这可是让朴春花激动不已,浑然没有想到,自己那石头一样的傻儿子居然也有女人了。

        那还说什么呢?

        正好赶上中秋节,朴春花给石振秋下了严令,务必把媳妇带回来,让家里的两老看看。

        敢不带回来,死给他看。

        石振秋还能怎么办呢?

        只好就这件事和仁静商量起来。

        听说要去男方的家里,仁静不是一般的紧张,也不知道素未谋面的婆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是呢,既然石振秋提出来了,她又不可能不去。

        这段时间石振秋可是往她的家里跑的很勤,帮着忙里忙外,已经深深地得到了仁静妈妈的认可。

        特别是和仁静爸爸吃了两次饭之后,仁静爸爸也对这个不喝酒、不抽烟的年轻人喜欢的不得了。

        不过现在坐在车里,仁静不是一般的紧张。抱着石元秋,一个劲地问着朴春花夫妇的事情,希望能够掌握更多的情况。

        “伯母的性格怎么样?是不是很温柔???”

        “温柔?”

        石元秋咧咧嘴,虽然说老妈有点不好,但她也不想骗人。

        “我妈她有一个外号,你想不想知道?”

        仁静懵懂好学,赶紧问道:“什么外号?”

        石元秋的嘴里幽幽叹道:“打遍顺天无敌手……”

        仁静遍体生寒,吓的牙床都打架了。

        这准婆婆,似乎很厉害啊。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石振秋也是说道:“你也是傻,看看石元秋就知道,我阿妈是什么性格了?!?br />
        石元秋不干了。

        “呀,石振秋,你就是什么好人???明显你更像阿妈,说话能毒死人?!?br />
        开车的李大奎很好的总结了。

        “仁静啊,不要担心,大婶没有那么恐怖。你只要把他们兄妹结合到一起,就知道大婶是什么样的人了?”

        “???”

        仁静的眼睛开始画圈了,恨不得自己立刻晕倒,或许可以不用去顺天了。

        石振秋和石元秋的结合体,那得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啊。

        只可惜飞驰的车轮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经过了五个多小时的奔驰,终于到了顺天。

        除了仁静,剩下的三人都是很久没有回家乡了。

        一旦看到熟悉的一草一木,全都兴奋不已。

        石元秋紧紧抱着仁静,热情给她介绍起来。

        “嫂子你看,那边的石头,就是当年我爸爸掉下去的地方,从那以后他就傻傻的?!?br />
        看着差不多十米高的石头,仁静都感觉到疼痛。

        “人好好的,怎么会从上面掉下去呢?”

        石元秋干脆利落地道:“我阿妈推下去的?!?br />
        仁静遍体生寒,隐隐都要哭了。

        可石元秋却没有消停的时候,又给她指点了别的。

        “嫂子你看,那边就是恩真嫂子家。以前欧巴他们就趴在那边墙上偷看恩真嫂子洗澡,时间久了,墙都矮了许多?!?br />
        在仁静狐疑的目光中,石振秋暴跳如雷。

        “呀西,石元秋,不要胡说八道。明明是大奎哥他们看的多,我赶了好几次呢?!?br />
        开车的李大奎不干了。

        “什么啊,明明那个地方是你发现的啊?!?br />
        仁静算是看出来了,这地方似乎风水不错,净出产不正常的人。

        说话间,车子滑进了村子,也吸引了很多村民的注意力。

        毕竟这种偏僻的小渔村,突然来了一辆进口好车,还是很扎眼的。

        石振秋早就摇下了车窗,热情的和所有看到的人打招呼。

        这里的人们,没有一个是他不熟悉的,几乎在每家都吃过饭。

        村口玩耍的小孩子们看到是他,也都奔跑着凑了过来,一口一个“振秋哥、振秋哥”的叫着。

        石振秋顺手从车里拿出一个装着糖果的袋子,扔给了孩子们。

        “呀,狗崽子们,不要一下子都吃了,小心牙掉了。吃没了,去家里拿,还有很多呢?!?br />
        打发走了小孩子们,车子慢慢地停在了石振秋家的门口。

        一直在屋子里的朴春花夫妇听到车的动静,就知道是儿子和女儿回来了,连忙从屋子里迎接了出来。

        看到父母的身影,石振秋赶紧跳了下去,还没等问候呢,朴春花的咆哮就来了。

        “呀,死孩子,买这么好的车干什么?赚了点钱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大手大脚的,将来喝西北风吗?”

        骂就骂嘛,您凑上去一个劲地抚摸着车子干什么?

        明明就是喜欢的不得了,偏偏还要装作勤俭持家的样子。

        那边,仁静也俏生生的下来了,乖巧地站在石振秋的身边。

        石家两口子自然是看到她了。

        只看了一眼,石柱赫就笑的眉眼都看不见了。

        “这位就是仁静吧,果然是城里的姑娘,不一样呢,太漂亮了?!?br />
        仁静双颊酡红,赶紧行礼。

        “伯父、伯母您们好,我是仁静,是……是……是……”

        究竟是什么,仁静很害羞啦,不好意思说啦。

        不说没关系啦,不是还有朴春花呢嘛。

        带着乡下妇女特有的泼辣,朴春花犹如一股旋风般冲到了仁静的面前。直接拉着她的小手,肆无忌惮地打量了起来。

        “孩子,你就是我家振秋的媳妇啊。不错不错,小模样很漂亮,就是屁股不够大,不知道能不能生儿子。身娇体弱的,不是能干活的料啊?!?br />
        仁静瞬间红透了,从里到外好像火烤一样。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当面说她的身材,还是屁股那么敏感的部位。

        至于“不是干活的料”,她的身份,她的职业,需要干什么活吗?

        石振秋也是一个趔趄,好悬和自家的大门撞在一起。丢不起那人,赶忙上来簇拥着老妈往里走。

        “行了行了,不要瞎说,我们快进去吧?!?br />
        朴春花还有点不满意。

        “我怎么瞎说了?咱们家那么多活,我和你爸都干不过来,正需要人帮忙呢?!?br />
        唠叨完了,朴春花才想起什么,突然转身,对着在大门外看热闹的邻居喊道:“诶,我家儿媳妇上门了,等下大家都来我家吃饭?!?br />
        农村人就这点好,热情大方。一家有什么喜事,那就是一村子的喜事。

        既然朴春花招呼了全村人,那么显然,对于仁静这个准儿媳,显然还是认可的。

        仁静可不知道这么回事,听说要在全村人面前露脸,不由得更加慌乱了。

        石振秋看出了她的紧张,宽慰道:“不用担心,这里都是很淳朴的人,你会喜欢上这里的?!?br />
        一家人进了屋,分别坐下来后,仁静和石振秋老老实实地坐在下首,对两位长辈行了礼。

        然后仁静作为初次上门,分别给石柱赫和朴春花送上了礼物。

        送给石柱赫的,是一套人参酒。

        石柱赫常年出海打渔,患有一定的风湿病,人参酒对于缓解风湿还是很有好处的。

        仁静是个有心的女孩,早就从石振秋这里打听清楚了。

        送给朴春花的,则是一套精美的高档化妆品。

        抚摸着漂亮的化妆品盒子,朴春花唠叨个没完。

        “哎一古,到底是城里的姑娘,就顾着美了。我们农村人啊,要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哪有时间用这个???这不是居家生活的路数啊,多浪费钱呢?!?br />
        听到朴春花的话,仁静脸色煞白,心也跟揪起来一样。

        她万万没想到,朴春花居然不喜欢自己的礼物。

        第一次上门就碰到这种情况,仁静不由得茫然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是还没等她缓过来呢,朴春花已经凑到了她的身前。

        “媳妇,这东西怎么用???”

        看着朴春花亮晶晶的眼睛,还有心动迫切的样子,仁静的肩膀一垮。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石振秋那能把人气死的行事风格,都是从哪里来的了。

        有这么一个说话大喘气的妈妈,也难怪是石振秋的毒舌天下无双了。

        真是的,还以为您真的不喜欢呢。

        仁静连忙打起精神,利索地打开盒子,一样一样地把化妆品摆出来。

        “伯母,您还年轻呢,可一定要注意保养才行。我听欧巴说,您年轻的时候可是顺天第一美人呢。只要用心养护,保证能让您年轻二十岁?!?br />
        说着,仁静开始调弄各种化妆品,一点一点地抹在了朴春花的脸上,把她弄的跟鬼一样。

        石振秋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朴春花老老实实地呆着,任凭别人摆弄呢。

        看样子,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不管年龄大小,不管文化差异,在变美的这件事上都没有什么区别。

        看着妈妈和仁静和谐相处的样子,石振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在回来之前,他还真的怕妈妈这种一辈子操持的农村妇女,会看不惯仁静这种娇生惯养的城市女孩呢。

        现在看来,老妈也不是那么的不开通,温柔似水的仁静也很是聪慧。

        妥了,只要这对准婆媳之间不出问题,那么这一次的中秋节就可以好好的过了。

        美滋滋的石振秋站起来,踢了石元秋一脚。

        “呀,别呆着了,出来干活?!?br />
        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石元秋正累的打盹呢,闻言很是不满。

        “干什么活?”

        石振秋双手叉腰。

        “呀,没听说吗?阿妈叫了全村的人过来吃饭,得准备多少东西啊??斓?,时间不早了?!?br />
        他又想起了什么,对石元秋吩咐道:“你先去大奎哥家,让他们全家过来帮忙。光靠咱们,忙不过来的?!?br />
        “知道了?!?br />
        石元秋嘟嘟囔囔地走了出去,叫人来帮忙了。

        石振秋的生意还在背后响着。

        “除了大奎哥家,多叫点人??纯此凶?,都过来帮忙?!?br />
        农村就是这点好,一家的事,那就是全村的事,根本不用见外。

        谢谢我爱金抽抽、迷途的妹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