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249章 我有女朋友了

    第249章 我有女朋友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狭窄安静的小胡同里,仁静化作一摊软水,浑身上下没有了丝毫的力气。

        如果石振秋心怀歹意的话,那可真是予取予求。

        仁静就是叫破了喉咙,估计也没有用。

        好吧,叫不叫还不一定呢。

        反正剧烈的热吻过后,两人之间一时平静,各自都在慢慢的消化着。

        石振秋感觉嘴里湿湿的,没办法,吻的时间太长了,唾液分泌过盛。既有他的,也有仁静的。

        人对自己的体液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可石振秋此时却感觉到满口生香,沁人心脾,浑身的细胞都无比的舒畅。

        这真是一个花做的女人啊,拥有让人欲罢不能的魅力。

        仁静就更加不要说了。

        浑然没有想到,竟然遭遇了石振秋的突然袭击,一下子失去了初吻。

        可偏偏她一点的恼怒都没有,相反整个人都被男人的刚烈熏陶的醉醺醺的,如梦似幻,不可自拔。

        说起来,这些日子的相处,在对石振秋越发了解之后,她的内心深处早已对石振秋有了莫名的好感。

        只是以往两人平淡如水,偶然还拌拌嘴,所以并没有察觉到。

        那次健身馆的意外,就好像平静的湖面里投入了石子,开始把潜伏在湖底的波澜给搅动了出来。

        那段时间的仁静,既是难堪的,也是慌乱的。心头如小鹿乱撞,不得安生。

        努力想要让自己忘却,可午夜梦回,都是石振秋的容颜。

        明明不帅气,可每一次出现,却都让自己仿佛忘记了呼吸。

        再加上妈妈的误会,几次三番的提及,也越来越在仁静的心里,坚定了石振秋的影子。

        正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还在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对爱情最充满幻想的时光。

        仁静其实已经沦陷了,只是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每次在工作室见不到石振秋的时候,她都心绪不宁,连学习的效果都差了许多。

        每次缠着金亨锡老师,问的最多的竟然不是音乐上的,而是关于石振秋的。

        今天在电影院碰到的那个疯女人,做出来的那些事,仁静不是看不出问题来的。

        如果是以往的她,自然是莞尔一笑,甚至连关心一下都不会有。

        她不是一个好奇的人,性子十分的清冷,喜欢安宁的生活。

        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涉及到石振秋,明明知道是假的,还是忍不住用言语挤兑。

        究竟是为什么,刚才仁静也不明白?

        可是在热吻之后,身心敞开,她一下子就神灵通透了。

        原来不停的纠缠这件事,根本原因就是在于自己的患得患失,必须要石振秋做出最切实的保证,她才能安心啊。

        因为,她很怕,他真的有别人。

        此刻偎依在石振秋的怀里,樱唇还略微有些火辣和疼痛。不过和内心的冲击相比,就什么也算不上了。

        一张素白的小脸,此刻也是嫣红如血,让她的声音呢喃如诉。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这个登徒子?!?br />
        既然不愿意,那你倒是反抗啊,干嘛还抱的更紧了。

        如果被仁静知道石振秋的想法的话,肯定会给他一耳光。

        嫌弃我抱得紧,那你倒是放手啊。干嘛你那手臂跟钳子似的,把人家的腰都勒疼了。

        紧点也就算了,两只大手干嘛……干嘛还搭在屁股上。

        反正没有感觉到仁静誓死的抗拒,石振秋多少也有点感悟,知道了她的心意。

        呵呵一笑,戏谑道:“我这不是在证明嘛,证明我没有别的女人,所以才可以全心全意的对你?!?br />
        小丫头美丽精致,性情温和,贤惠聪颖,身娇体柔,也是让人怜爱不止。

        石振秋愈发的觉得,自己的身边,能有这样的一个女人,真的是不错啊。

        想来想去,自己身边出现过那么多的女人。

        可无论是蔡妍、宣美还是帕丽斯·希尔顿,那都是露水姻缘,本能大于感情。

        至于金泰熙,则高高在上,友情多于爱情。

        加上上次的演技大赏,她的话也表明了态度,两人之间已经不太可能了。

        为了自己着想,在这个寒冷孤单的季节,仁静的出现恰到好处。

        他也不年轻了,都二十五岁了,还没有品尝过恋爱的滋味呢。

        小丫头,愿意和我牵手,享受爱情吗?

        好霸道的话,让仁静再次悸动了一下,心虚地问道:“你……你为什么要全心全意对我?”

        石振秋这次畅快大笑,调侃道:“这不是你妈妈的希望嘛,我这是遵从岳母大人的期盼啊,奉旨泡妞?!?br />
        仁静傻眼了。

        “啊,你都知道了?”

        妈妈做的有那么明显吗?

        真是的,您是我的妈妈啊,有这么卖女儿的?

        连讨价还价都没有,巴不得把我送人啊。

        不理会仁静的自怨自艾,石振秋捧起她的小脸,认真地和她对视。

        “朴仁静,我一直都不是一个细心的人,竟然没有发现,在自己的身边,居然有一个好女孩。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虽然我一无所有,还对爱情不是很懂,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br />
        从来没有如此说过情话,不多的文字却让石振秋口干舌燥。

        他并不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其实是忐忑。

        平生第一次对有好感的女孩表白,任何人都担心会被拒绝。那种被决定命运的滋味,真的是无比的销魂。

        尽管之前感受到仁静似乎不是很抗拒,可是究竟能不能答应自己的表白呢?

        石振秋也没有把握。

        耳边是绵绵的情话,眼前是男人真挚到了极点的目光,还有那一抹担心的慌乱,此时此刻,全都被仁静察觉。

        这个总是气人的家伙,原来也不是一直无法无天的啊。

        他为什么会害怕呢?

        应该是心里有我吧。

        女人最美好的幸福,不就是男人的心里有我嘛。

        想到这里,仁静嫣然一笑,仿佛这冬日的腊梅盛开,惊艳的奇迹了整个世界。

        明媚善睐的眼睛里堆积着幸福的笑意,嘴角却扯出娇嗔的话。

        “真是的,哪有人这么表白的?连……鲜花都没有?!?br />
        啊,想要鲜花啊。

        石振秋呲牙一笑,赶紧探手入怀。

        这男人,他还真的准备了鲜花?

        到底是什么时候偷偷准备的,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呢?

        仁静从心底迸发出了浓浓的悸动,期待地看着石振秋。

        就在仁静的期盼中,石振秋伸到衣服里的手终于拿了出来。

        哪有什么鲜花啊,只不过手指并拢在了一起,摆出了心形的样子。

        “虽然没有鲜花,但是我可以把我的心给你?!?br />
        这家伙,果然不能期待更多。

        仁静一跺脚,翻着白眼,哼道:“谁要你的心???坏蛋的心,肯定是黑的?!?br />
        说完,她一扭屁股,走在了前面。

        石振秋连忙跟上,不由分说,抓住了女孩的柔荑。两人就好像真正的情侣一样,漫步在这街头巷尾。

        不对,应该把“好像”二字去掉。

        因为仁静并没有甩脱他的手,相反五指微微用力,让两人握的更紧了一些。

        阳光散落下来,让地上两个人的影子分分合合,一如他们的心情,还在享受这表白后的余韵。

        从今以后,他们的关系不再是是兄妹了,而是真正的恋人。

        一个懵懂的少女,一个初恋的雏,该怎么适应这种关系,也是他们需要共同学习的部分。

        牵着仁静的手,石振秋也没有了不着调,只觉得这一刻内心十分的平静和美满,仿佛嗅着的空气都充满了香气。

        以前和那些女人翻滚缠绵的时候,觉得男女之间,似乎也就那么回事了。

        可是直到今天,真正地接触了爱情,他才明白,以往的自己是多么的肤浅。

        真正的爱情,喜欢的那个女孩,就会像天使降临人间,为懵懂的他打开了一扇天窗,重新认识了一片世界。

        怪不得那些经典流传的情歌是那么的动人心弦,原来那全是体会过的感悟啊。

        不经历爱情,岂能品味到个中的滋味?

        渐渐的,石振秋的神情变得成熟起来,在仁静的眼中,沉稳之余更有光华流转。

        初次确定关系,两人都需要好好消化,一路走来,却没有说很多的话。

        眼看着到了仁静的家门口了,夕阳也要告别这个世界。

        仁静站定,犹豫地问道:“要不要再上去坐坐?”

        石振秋慌张了一下,连忙摇头。

        “算了,今天已经很打扰了?!?br />
        之前去仁静家里作客,那是以仁静师兄的身份。仁静的妈妈在他眼中,只是一个长辈而已。

        可是现在,仁静妈妈化身女朋友的家长,立马份量倍增,宛如泰山北斗,煌煌不可直面。

        石振秋还是有点心虚,生怕上去之后,被仁静妈妈察觉的话,会不会把自己赶出来。

        仁静自然察觉到了他的胆怯,莞尔一笑,嗔道:“你这人,真是的,我妈妈有那么可怕吗?算了,不进去就不进去吧。我要回去了,你到家了,记得给我发短信?!?br />
        石振秋乖巧地点点头,却并没与撒开仁静的手,相反有些幽怨地道:“就这么走了?”

        看着他嘟起的嘴巴,仁静哪里还不明白?

        不过她却没有让石振秋如愿,而是给出了条件。

        “哼,才不会便宜你呢。连鲜花都没有的表白根本不算数,下次还没有的话,就不理你了?!?br />
        石振秋眼前一亮,连忙问道:“是不是有鲜花的话,就可以啵啵了?”

        仁静傲娇地仰起修长的脖颈。

        “哼,看你的表现啦?!?br />
        石振秋如奉纶音,赶紧表态。

        “你放心,我会把全首尔的鲜花都买下来的?!?br />
        仁静温婉一笑,挥手和他作别。对于男人的大话,明知道是不可能的,却也甜蜜地接受了。

        男人要展示自己的能力,身为女人,自然要崇拜地接受啊。

        只有这样,才能让男人满足,对自己更加的温柔。

        不得不说,仁静虽然更年轻,但是对于男女关系的领悟,显然要超过石振秋一大截。

        “嗯,那我等着喽,拜拜!”

        最后的道别后,仁静转身走进了楼道,只剩下石振秋一个人跟傻子似的手舞足蹈,在庆祝自己的第一次表白成功。

        可无论是石振秋还是仁静,都没有注意到,上面的窗户里,仁静妈妈正在咬牙切齿。

        “哎呀,傻丫头,要吻别才行啊。真是的,这有什么害羞的?男人不就喜欢这个嘛,连那事都做过了,还在乎这个?”

        幸好仁静正满怀甜蜜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呢,如果听到了妈妈的话,估计会从楼梯上滚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