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248章 证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石振秋被仁静拽出了电影院,依旧余怒未消,咆哮不止。

        “呀西,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到底是哪来的疯女人?啊……真是气死我了?!?br />
        仁静只是死命地拉着他。

        她力气不大,为了制止石振秋,没办法把整个身体都用上了。拼命地抱着石振秋的胳膊,夹在两座饱满的玉峰中间。

        至于会不会摩擦生电,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个了。

        “好了,欧巴,不要追究了。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再闹下去,对你没有好处的?!?br />
        石振秋依旧火冒三丈。

        “凭什么???我是被冤枉的啊。哪里来的疯女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br />
        仁静却显得狐疑,但还算是知道轻重。

        “行了行了,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吧。我们快走,不要在这里久留了?!?br />
        不由分说,趁着石振秋瞠目结舌的功夫,仁静拉着他,走进了偏僻的胡同。

        这里是她家附近,每一个角落都很熟悉。知道该怎么走,能够避开路上的行人。

        两人在胡同里走了有一段距离,石振秋才醒悟过来,一把甩开了仁静的手。

        他的力气是那么大,差点弄了仁静一个趔趄。

        女孩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转身就怒斥起来。

        “欧巴,你干什么呀?”

        结果却对上石振秋喷火的眼神,好像要把她吃了一般。

        “呀,死丫头,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说不认识就不认识,我本来就不认识她?!?br />
        原来是这么回事,仁静也是气咻咻的。

        挺大个男人,忒也小气。

        “是,你不认识她,这总行了吧?”

        石振秋一口气没上来,真想自杀得了。

        你那眼神、语气、动作,哪里有像相信我的态度?

        石振秋暴跳如雷,上下两排牙磨的咯吱作响。

        “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我怎么会认识那种疯女人呢?”

        仁静被他吵的头疼,也不禁翻起了白眼。

        “既然你们不认识,那她为什么那么说?一个女人的名节多么的重要,谁会拿打胎这种事来说项?”

        石振秋都快哭了。

        “我怎么知道?那疯女人还把可乐碰洒到我身上了呢?!?br />
        说起可乐,石振秋才想起来,出来这么一会儿,因为天寒地冻的,结果衣服上的可乐都结冰了。

        “该死的疯女人,不要让我再看见她,否则非得打死她?!?br />
        他说的恨意难消,仁静却吓坏了。

        “欧巴,你……你……你要杀人灭口?”

        石振秋气歪了嘴巴,一个爆栗敲在了她的脑袋上。

        “灭你个头,我是气的?!?br />
        仁静撇撇嘴,怎么看石振秋怎么可疑。

        “难道不是心虚?”

        石振秋咆哮起来。

        “呀,我有什么心虚的?我根本就不认识她,要我说几遍,你才会相信?”

        和他的雷霆暴怒相比,仁静却要云淡风轻的多。

        “阿拉索,阿拉索,随你便吧。欧巴也是正常的男人,有什么往事也能理解。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br />
        石振秋险些晕倒,真是第一次发现这丫头牙尖嘴利到这种程度。

        “我有屁的往事,我很纯洁的好嘛?!?br />
        仁静突然来了好奇心,认真地盯着石振秋。

        “欧巴,不会吧?难道你还是处男?还没有谈过恋爱?嘻嘻……”

        看她笑的跟黄鼠狼似的,石振秋就气不打一处来。

        “要你管,反正和那个疯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br />
        仁静还是第一次见到石振秋气急败坏的样子呢,以往这个欧巴那叫一个毒舌啊,总是把别人气的三尸暴跳。

        如今总算是看到,有人让他吃瘪了。

        意外和窃喜之余,仁静也决定好好出出气,不打算让石振秋把这个黄泥洗干净了。

        “谁知道呢?我可是听说,娱乐圈里乱七八糟的。某人奸猾狡诈的样子,也不是干不出始乱终弃的事情来?!?br />
        石振秋的眼神危险起来,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丫头,你到底是哪一边的?哦,对了,这里是你家附近,你最熟悉了。难道是你找了人来演戏,故意陷害我的?”

        不得不说,无挑出来的人都有被害妄想症。

        仁静也对他的天马行空佩服不已,所以只能呵呵了。

        “我有理由这么做吗?明明是某人被抓到了把柄,却还负隅顽抗??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br />
        石振秋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笑了起来。

        “朴仁静,为什么我遇到这样的事情,你那么开心呢?到底是为什么?”

        “???”

        料不到石振秋转变这么快,而且一下子洞悉了她的心思,仁静不由得慌了。

        真要说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见到石振秋遭遇这样的事情,她就是有点开心。

        虽然以她的聪慧早就看出来了,石振秋自然是被冤枉的。

        他俩到电影院去那是临时起意,买票的时候也没有刻意挑选座位。

        哪有那么凑巧,随便一坐,石振秋就能碰到前女友?

        可仁静也想不明白,石振秋似乎没有干什么???

        就是一边看电影,一边和自己说话,怎么就惹恼了那个奇怪的女人,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对付他呢?

        而且那女人的方式,石振秋迷迷糊糊的,仁静却感受的很明显,似乎是想要挑起石振秋和自己的矛盾啊。

        显然,那女人是把他俩当成了情侣关系。

        却没有想到百密一疏,最最关键的地方想差了。

        自己和石振秋,其实不是情侣啊,所以那女人不管闹的多欢,仁静都十分的冷静,相反还有些开心。

        等等,开心……

        仁静一下子恍然,终于有点明白自己的内心了。

        原来这几天一直被妈妈烦扰,总是误会她和石振秋的关系,所以仁静的心里就产生了厌烦的情绪。

        尤其是健身馆的事情发生后,仁静在石振秋的面前总是莫名其妙的慌张。

        没办法,任何一个女人,最隐私的东西被男人看光光,再面对的时候,肯定是硬气和洒脱不起来的。

        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下,石振秋又不时地在她的眼前展露了了不起的才华。

        无论是《满月》还是《如果》,这两首制作出来后,都是她演唱的demo。

        多么精美的歌曲啊,真是想不到,居然出自这个恶劣的家伙手中。

        如果她没有看见,那么也就算了。

        偏偏这两首歌她都演唱过,更加能够体会到其中的优秀,也对石振秋的才华感受最深。

        又是这个男人,在自己最低落、最彷徨的时候,给了她走出来的勇气,重新有了努力的希望。

        坦白来说,除了健身馆的那次意外,石振秋对她可谓是无微不至的关怀了。

        芳心如水,不堪搅动,已是一片涟漪。

        时至今日,仁静才猛然发觉,在不知不觉中,在自己的心里,石振秋的影像已经变得越来越清晰。

        难道……今天的这一幕,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开心,而是多日积累的爆发?

        那么自己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想法呢?

        一时之间,仁静也不由得迷茫起来。

        可她这么一呆滞不要紧,石振秋却自以为抓住了把柄。

        “朴仁静,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我遇到倒霉的事情,你为什么那么开心?”

        紧裹的内心被敲开,真实的想法被获悉,让仁静有些惊惶,一时说出来的话,也就失去了思考。

        “你这样的坏家伙,终于认清了你的真面目,我当然开心了?!?br />
        石振秋真是要吐血了。

        “呀,什么真面目?都跟你好好说了,我和那个疯女人没有关系。到底还要让我怎么做,才能证明我的清白?”

        仁静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哼,看你的样子,就不明不白的,还是算了吧。呜……”

        仁静一直以为,电视剧都是演出来的。

        哪有女人被突然强吻,就惊愕地瞪大眼睛的??隙ㄊ窍潘懒说耐?,奋力反抗才对。

        可是此时此刻,石振秋的脸猛然在眼前放大,紧接着樱唇被人家擒获。

        男人阳刚灼热的气息顺着口腔席卷全身,就好像电流麻痹了全身一样,真的会让人失去思考和行动的能力啊。

        石振秋也是火大了,完全的豁出去了。

        一步冲上来,紧紧抱住仁静的娇躯,直接就是一个强烈的**。

        女孩的反应一如她的身体那般柔弱,迅速被他的强袭给俘虏了。

        任凭石振秋为所欲为,除了娇躯在不断升温之外,竟然没有一丁点的抵抗。

        仁静头脑里一片浆糊,好像岩浆刮起了龙卷风一样,把什么理智啊、惊恐啊、错愕啊等等情绪全都扫空了,只剩男人霸道下的颤抖。

        这……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亲密接触吗?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抗拒呢?

        明明男人是那么的无理,自己应该义正言辞地推开他,然后给他一耳光才是。

        可是男人的味道是那么的令人迷醉,发自内心深处的灵魂在告诉自己,要学会接受这样的征服。

        自己……这是怎么了?

        石振秋也是发了狠了,侵入仁静甜美的口腔,吸住她的丁香小舌,化作无休无止的缠绵。

        一直到氧气耗尽,两人都热汗淋漓、气喘吁吁,他才退了出来。

        感受到女孩没有了一丁点的力气,似乎随时会软倒在地上,他便抱着不放手了。

        邪魅地笑看着仁静,道:“你不是不信吗?现在呢?看到了吧,我没有女人,也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所以,我可以向任何一个女人发动爱情攻势的?!?br />
        仁静只是瘫软在男人的怀抱里,宛如娇羞的百合花,死死抓着石振秋的衣襟,不敢抬头。

        谢谢果然就是你我她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