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223章 看没看到?

    第223章 看没看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发生这样的事情,完全超乎了两个人的意料。

        一时片刻,思绪岂是轻易能够平复的?

        简单的对话之后,车内又变成窒息般的尴尬。

        仁静只是低着头,任凭长发遮住了素颜,两只小手放在腿上,紧紧地绞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

        石振秋也失去了思考能力,更加的手足无措。

        最重要的是,脑海中始终闪过那迤逦而诱惑的风景,让他完全无法清明起来。

        如此这般,僵持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连天色都黑了下来。

        看看不是办法,石振秋也缓和的差不多了。作为男人,还是得主动站出来。

        “那个,我送你回去吧?!?br />
        今天的仁静心绪激荡,石振秋可不敢让她一个人走路,指不定发生什么意外呢。

        而且这么晚了,地铁也没有了,回家更加的不方便了。

        仁静也不抬头,只是从发丝之间传出来一声轻哼。

        “嗯?!?br />
        她正是六神无主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丢人的局面呢。

        不过比起之前,总算好了一点,最起码眼眶不是那么的红了。

        虽然芳心依旧乱跳,羞涩远远没有褪去,却也稍微镇定了一些。

        毕竟这不是封建社会,她也是一个成熟的女孩了。那种情况虽然丢人,却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只是意外嘛,继续努力努力,应该就可以忘记吧?

        她倒是答应了,石振秋却只能苦笑了。

        “呀,你倒是说说你家在哪儿???”

        石振秋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却让仁静的娇躯一颤。

        似乎男人那刚烈的气息就在身前环绕,又让她回到了之前那不堪的时候。

        猛然间腹内产生汩汩热流,顺着某个神秘的甬道就要喷发出来,让她浑身悸动,竟然快要抽搐了。

        仁静不是小孩子,也看过***,接受过适当的教育。

        她明白,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叫做高·潮。

        朴仁静啊,你在干什么呢?

        你可是一个洁身自爱的女孩啊,怎么能一直陷入这丢人的气氛中呢?

        快点走出来啊,必须要重新振作,才能坚强啊。

        仁静只能这么激励自己,可是该死的身体,却一点都不听话。

        所以她只好努力控制着情绪,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在……嗯……在安养?!?br />
        石振秋一拍脑门,格外的无语。

        真是的,这么晚了,还得跑到安养去。

        所幸安养虽然归属于京畿道,但却是首尔的卫星城,其实也不远。

        平素仁静去咖啡店上班,或者去金亨锡那里学习音乐,都是乘坐地铁来首尔的。

        知道了地址,石振秋不再做无谓的乱想,发动车子出发了。

        车外的风景流连着倒退,身体上的燥热却始终不退。仁静没办法,悄悄地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隙。

        初冬的冷空气涌进来,总算是起到了降温的作用,让她开始渐渐地镇定下来。

        偷偷地侧眼打量了一下,发现石振秋正在专注的开车,神情坚毅,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这样的神情,却给了仁静一丁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和错觉。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其实当时他并没有看到什么?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是不是自己也不用感觉到丢人???

        没办法,毕竟是二十一岁的小女孩,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不敢面对的时候,就会充当起鸵鸟来。

        最爱胡思乱想的年纪,总是能够自己给自己制造很多烦恼。

        侥幸的心理持续了一会儿,仁静又开始变得理智起来。

        怎么可能看不到呢?

        他就在身前,而且是最好的位置,一定什么都被他看光光了。

        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之前那么惊惶和尴尬?

        哼,男人果然虚伪。

        明明占了那么大的便宜,却还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难道不想负责吗?

        如果石振秋知道这丫头有如此千奇百怪的想法,一定会哭的。

        妞,咱俩啥关系啊,你就让我负责?

        我要真的吃到肉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问题是我只是不小心见证了某件事而已,居然让我把一辈子都搭上?

        这一路,就在一个努力沉默、一个胡思乱想的过程中度过了。

        就在仁静还沉浸在纠结的世界里时,耳边再次传来了石振秋的声音。

        “喂,丫头,好像是到了?!?br />
        仁静这才清醒过来,抬头一看,果然到了自家的楼下。

        她的手摸向门把手,就想要逃离这个让她丢失了所有的空间。

        可是这一路的纠结不是白白浪费时间的,以至于仁静到现在还在对一个问题十分的关心。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如果就此下车的话,那么将永远成为疑案。

        以后可就再也没有勇气去探求真相了,会让她一辈子都心有不甘的。

        如是想着,仁静的手慢慢地松开了,努力让自己勇敢起来,对上了石振秋的目光。

        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一方强势了,另一方就会退缩。

        这冷不丁的仁静勇敢了起来,石振秋的眼神就飘忽了,赶紧转向了另一边,声音也飘忽了一些。

        “还等什么呢?这不都到了嘛??斓慊厝グ?,你家里人该着急了?!?br />
        仁静本身就是心思细腻的女孩,立马抓住了这种变化,樱桃小嘴弯出了美妙的弧线。

        明明是让自己很丢人的事情,现在她也有勇气面对了。

        一直盯着石振秋,仁静终于问了出来。

        “怎么,就这么想要让我离开?不敢面对我是吗?”

        这输人不能输阵啊,石振秋眼睛不敢看,脖子却梗着。

        “笑……笑话,我为什么不敢面对你?你又不是母夜叉,有那么吓人吗?”

        仁静更有勇气了,甚至上半身都靠了过来,以便于更加仔细地看清石振秋的慌张。

        “你为什么不敢?那是因为你很清楚自己做过什么?”

        石振秋这个冤枉啊。

        “我做过什么???我什么也没干???这怎么能怪我呢?”

        仁静气势滔天,就跟抓住了电车色狼一样。

        “哼,那我问你,刚才压我腿的是你吧?那么拼命地往下压,你肯定是故意的,就为了你的龌龊心思?!?br />
        石振秋须发皆张,怎么可能承认?

        “呀,不是你一直喊继续、继续的嘛。我都是遵照你的要求来做的啊,结果还要承受这种不白之冤?!?br />
        仁静可不会轻易放过他,都是因为他,自己一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

        “我是让你压腿,可是你呢,大色狼!”

        石振秋揪着头发,根本不想承担这个罪名。

        “呀,谁是大色狼?我又没有干什么,凭什么这么污蔑我?”

        仁静双手叉腰,小嘴撅的能挂酱油瓶了。

        “你看到了?!?br />
        石振秋出于本能,立马反驳道:“我才没有看到?!?br />
        “你明明看到了,我看到你流鼻血了?!?br />
        石振秋:“我……我热?!?br />
        仁静可算是抓住机会了。

        “哼,你明明就是欲火焚身,垂涎本大小姐的美色?!?br />
        石振秋眼神飘忽,宁死不承认。

        “我才没有看到,我一直在注意别的呢?!?br />
        仁静虽然是清雅的女孩,但毕竟也是女人。只要是女人,就有一个本事,叫做胡搅蛮缠。

        “你就是看到了,你这个大变态,专门对单纯的女孩子做邪恶的事情,我要去警察局告你?!?br />
        石振秋吓坏了。

        “我真的没有看到,我对天发誓?!?br />
        好家伙,这女人发起疯来,真是太恐怖了,千万别去告我啊。

        哪怕我是被冤枉的,作为艺人,惹上这样的麻烦,也会毁了人生的啊。

        “仁静啊,你可是明事理的好孩子啊。你还不知道我嘛,我不是那样的人啊。今天……今天那真是意外啊,我确实……确实什么也没有看到?!?br />
        仁静更加生气了。

        “好啊,你到现在还不承认。我本来想要给你改正机会的,打算原谅你。既然如此,我一定会去告发你的?!?br />
        说着,她作势就要下车。

        石振秋吓屎了,顾不得什么了,连忙一把抱住了她。

        “丫头,千万别啊,你这是要杀了我啊?!?br />
        仁静眼睛也红了,颇有一种蒙冤受骗的怜惜感。

        “谁叫你不说实话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说假话。我就那么让你看不上眼吗?我也是漂亮的女孩子啊。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你这个始作俑者不但不好好安慰,还没有担当。我还能怎么办?欧巴,我已经对你彻底失望了?!?br />
        石振秋真的要哭了。

        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绝望啊。

        他可怜兮兮地看着不打算善罢甘休的仁静。

        “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石振秋觉得自己如今就好像是被人绑起来的野狗,想扒皮就扒皮,想清炖就清炖啊。

        见他终于服软了,仁静强忍着内心的窃喜,不敢露出得意的表情,相反演的更加逼真了。

        “哼,那你老实交待,你到底看见了没有?”

        这……

        到底该如何回答呢?

        石振秋有点纠结,本能地察觉到不对,却又没有把握。

        说白了,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啊。

        他怯懦地看着盛气凌人的仁静,犹犹豫豫地问道:“我该……我该怎么回答?”

        仁静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br />
        彻底没有退路了,石振秋还能怎么办呢?

        一闭眼,一咬牙,只好真的坦白了。

        “那个……那个……那个看见了?!?br />
        车内陡然一静,别样的气息迅速蔓延。

        石振秋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恰好对上仁静红若鲜桃的气咻咻小脸。

        “好啊,你个大坏蛋,你果然看到了?!?br />
        一边吼叫着,这丫头彻底丧失了理性,猛烈地扑了过来。

        张牙舞爪的样子,似乎要把石振秋挠成蜂窝。

        石振秋这才明白,自己还是被骗了。

        该死的,今后有难了。

        谢谢翁志安的万赏,我的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