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216章 遗憾的结局

    第216章 遗憾的结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国标舞特辑的冲击绵延而持久,让石振秋很长时间都没有缓过来。

        幸好《无限挑战》的录制进入了平稳期,或许也是为了年末蓄力吧,所以金泰浩没有再搞什么花样,让他多了几天的缓和。

        不过他也不是真的闲着,而是去参加了庆功宴。

        经过了长达五个多月的播放,一百二十九集的《妻子的诱惑》终于大结局了。

        剧组这边,所有人都跟完成了一次长征差不多,全都疲惫不堪。

        但是精神却是快乐的。

        废话,连续五个多月的收视率第一,换成谁都是快乐的。

        如今终于全部完事了,sbs也不吝啬,一声令下,庆功宴搞的十分的宏大。就连sbs的社长都亲自过来,向所有辛勤工作的人表示了感谢。

        作为本剧的作家,当然没人会忘记了石振秋的功劳。

        虽然他和别的作家不一样,几乎在片场看不到他的身影。但光凭写了剧本这一点,就是最大的功劳。

        特别是吴世江,对石振秋更加欣赏的不得了。

        当然了,有一个什么都不管,完全放权的作家,任何导演都会喜欢的。

        说起来,韩国的剧组里,导演和作家的交锋那都是满满的辛酸泪啊。

        吴世江执导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大权独揽呢。那种为所欲为的滋味,真是让人销魂啊。

        石振秋依旧是跟着金泰熙来到酒店的,毕竟他和剧组里的其他人都不熟。

        不过他一来,就被吴世江拉住了。

        “哈哈哈,石作家,你可终于来了。怎么晚了这么多?不行,先自罚三杯?!?br />
        石振秋赶忙推脱起来。

        “不好意思,前辈,我戒酒了?!?br />
        “诶,男人不喝酒怎么行呢?那不是没有气氛了?”

        吴世江不依不饶,仍旧想要灌他。

        金泰熙站了出来。

        “前辈,他做节目很累的,喝酒容易耽误事。再说了,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人能够戒掉,恭喜才对啊?!?br />
        金泰熙的话,吴世江不得不听,也就不再闹了。

        不过他还是拉着石振秋,感慨颇深。

        “哎,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做导演这么痛快。也是多谢石作家,提供了这么好的剧本。没说的,今后如果还有什么好的项目,一定要记得我啊?!?br />
        一个有能力还不管事的作家,任何导演都会主动凑近乎的。

        石振秋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能写出这样的剧本,这全靠声音的帮助啊。但结交一个导演,总归不是坏处。

        “导演您客气了,见识了您的水准,以后再有合作的机会,当不做第二人想啊?!?br />
        反正都是客气话,石振秋信口胡来。

        难道下一次和别的电视台合作,还能找您吗?

        除了吴世江,剧组里的其他人也都对石振秋印象很好。

        来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每次都很有意思,加上擅长搞笑,让片场的气氛一直都很热闹。

        见他和吴世江说完话了,赵寅成、朴海镇等人就把他拉过去,虽然不喝酒,但总归是要闹一闹的。

        赵寅成别看平时很高冷,实际上性格非常的逗逼。

        拉住石振秋之后,立马好奇地问道:“石作家,快说,那天你和帕丽斯·希尔顿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呀,真是想不到,那样的女人也对你如此亲切呢?!?br />
        不提还好,想起恐怖的经历,石振秋满头黑线。

        尤其是此刻,旁边两道如同激光的视线看来,让石振秋如芒在背。

        话说金大小姐,您对这个事情那么关心干嘛?

        周围一圈人全都很好奇,让石振秋压力山大。努力保持着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始撒谎了。

        “切,还能干什么?就是吃了一顿饭。那女人居然喜欢吃三分熟的牛排,一咬还带着血呢,差点吓死我?!?br />
        他说的惟妙惟肖,加上演技过关,还有大家本能地认为不可能,所以也就这么样了。

        石振秋见情况不错,迅速转移了话题。

        “话说,你们的戏最后怎么收视率掉了那么多?”

        说起这个,在座的人全都是咬牙切齿,义愤填膺。就连金泰熙这个表面淑女,都有点控制不住怒火。

        赵寅成一口把烧酒喝干,破口大骂。

        “该死的记者,也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把我们的结局给泄露了。要不然的话,最后一定还能够超过40%?!?br />
        “就是,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混蛋告知给记者的,非得把他的腿打断?!?br />
        吴世江的巴掌重重拍在桌子上,真的是气爆炸了。

        他可是第一次执导这么好的作品,当然希望尽善尽美。

        可就因为这个泄密,害的《妻子的诱惑》在最后时刻收视率暴跌,连30%都没有超过。

        为此,sbs上下也是大为光火,甚至和报道的那家媒体扯了很久的口水战。

        可那又能如何?

        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唯独郁闷了在座的这些人。

        石振秋还是第一次听到事情的原委,脸色无比的精彩。

        好家伙,在声音提供给他这部戏的时候,清楚地写着,就有泄密的情况。

        不过那是2009年的事情啊,被他把电视剧挪到了2007年,想不到一模一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难道历史真的很有惯性?

        不可逆转?

        一时间,石振秋也有点迷茫了。

        那么今后声音再提供什么,到底要不要拿来用了?

        金泰熙却不知道他在胡思乱想,帮他夹了菜,劝慰道:“行了,你就不要操心了。这件事sbs查了许久都没有眉目,光凭你也没有办法。反正我们的成绩很不错,最起码今年的演技大赏不会空手而归了?!?br />
        石振秋恍然过来,,不再纠结了。

        一切都随缘吧,他相信那个声音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他的脑子里的。

        既来之、则安之,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听到金泰熙提及演技大赏,石振秋也有点高兴。

        “怎么,你能拿到大赏?”

        他只是随口一问,酒桌上大家却安静了下来。

        随后朴海镇点点头,也兴奋了。

        “诶,还别说,泰熙奴那真的有可能啊。今年sbs没有什么作品比我们更好了,而且泰熙奴那的演技和评价都很高,很有希望啊?!?br />
        赵寅成也是差不多的想法。

        “确实,今年有竞争力的作品不多。而且泰熙的演绎很棒,加上这部戏的影响力,绝对能够冲击最终大赏的?!?br />
        被大家一说,金泰熙也患得患失起来。

        她从出道至今,虽然顶着巨大的名声,也得到过很多奖项。但无一例外,全都是什么新人奖、人气奖之类的。

        而认可演技的奖项,却一个都没有。

        更不要说最能证明演员能力的最终大赏了,她一直都是坐在台下,看着别人风光的。

        难道这一次,真的能够触摸到大赏的奖杯?

        人有所望,才会患得患失。

        接下来的庆功宴,金泰熙明显不在状态。一直到散场离开的时候,都比较沉闷。

        这下没有外人了,石振秋也注意到了她的情况。

        这女人,挽着他的手臂,也不温柔一点。手里的力气很大,似乎要把他胳膊上的肌肉捏爆一样。

        石振秋不得不提醒她。

        “奴那,您是在锻炼手掌的力量吗?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哑铃?”

        金泰熙一阵恍惚,随后才反应过来,闹了一个大红脸。赶紧松开手掌,把手臂穿过石振秋的臂弯,重新恢复了温柔的模式。

        “我……我不是故意的?!?br />
        石振秋点点头。

        “嗯,看出来了。要不然的话,我的命已经没了?!?br />
        又气人,偏偏金泰熙还会真的生气,嗔道:“你以后少编排我,都怪你,现在粉丝都叫我金暴躁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打造形象,努力了多少年,结果轻易地就被你破坏了?!?br />
        石振秋哈哈大笑。

        “什么叫我编排的?这本来就是你的性格啊。我只不过是剥丝抽茧,让你的真性情暴露而已?!?br />
        这家伙,你说就说嘛,偏偏还做着动作。就在金泰熙的身前,看起来好像要脱人家衣服一样。

        金泰熙吓了一跳,连忙躲开两步,脸蛋更加红了。

        “流氓,你想干什么?”

        石振秋一滞,随即摇摇头,神情很认真。

        “你放心吧,我对你没兴趣,我还想长命百岁呢?!?br />
        金泰熙一口气没上来,真想当场爆发。不过想想这里是停车场,人来人往的,要注意形象。

        “哼,你就贫吧,不和你一般见识?!彼低?,她扭头就走,脚步加快了几分。

        石振秋在背后追着,连忙说道:“行了,我知道你是对大赏的事情心烦意乱?!?br />
        话语很轻,却一下子击中了金泰熙的软肋。

        她不由得站下,转过头来,很认真地看着石振秋,好像迷途的羔羊发出求助一样,希望从他这里得到答案。

        石振秋也收起了吊儿郎当的德行,很认真地看着金泰熙。

        “是的,你这次希望很大。马上就要年末了,sbs不可能再出现比妻子的诱惑更好的作品了。不过即使你没有得到大赏,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以后……”

        男人在这个时候最帅气了,特别是给女人希望的时候。

        金泰熙抬起头,注视着石振秋的脸庞,好像那上面正在发光一样。

        莫名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此时此刻,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愿意相信。

        于是,就在金泰熙的期待中,石振秋剩下的话如期而至。

        “反正以后你也得不到,何必纠结呢?”

        空间一时寂静,气氛迅速从温暖转向冷冽。丝丝寒气从四面八方用来,让石振秋感觉到不妙。

        只可惜,他感觉的太晚了。

        金泰熙的俏脸瞬息一变,杀气四溢,抬脚就踢在了他的胫骨上。

        该死的,那可是尖头的高跟鞋啊。

        石振秋立马抱着小腿不停的蹦跶,活像一只大蛤蟆。

        金泰熙却一点都不可怜,愤愤地道:“可恶的家伙,我再也不想见到你?!?br />
        说着,她打开车门坐进去,立马发动了之后扬长而去,只把石振秋一个人留在了夜晚的冷风了。

        石振秋也顾不得冷不冷了,赶忙掀开裤子。好家伙,足足青了一大片。

        “呀西,该死的娘们,真是暴力狂啊?!?br />
        咒骂完了,石振秋突然脸色一变,冲着金泰熙消失的方向拼命摇手。

        “呀,该死的,回来啊。我怎么办?我没带钱啊?!?br />
        谁管您呢?

        得罪了暴躁,您就一个人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