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212章 女人!骗子!

    第212章 女人!骗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出租车到了楼下,石振秋累的连找钱的力气都没有了。

        随手摸出五万块,扔给了司机,就下了车。

        好家伙,脚刚一沾地,腿肚子直接一软,他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过了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恢复。

        司机看到他摔倒了,连忙探头问道:“客人,您没事吧?”

        石振秋一脸的羞愧,赶紧摆摆手。

        “啊,没事,没事,我只是不小心。您开车小心,一路顺风?!?br />
        见他表情正常,司机便开着车走了。

        唯独留下石振秋一个人,半跪在楼前,努力了好半天才勉强保持住不倒。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伸出手来,搬着腿往前走。

        该死的大洋马,差点把老子榨干了。

        以往让蔡妍和宣美欲仙欲死的时候,他还很自得呢,觉得自己功夫了得。

        现如今才明白,一山还比一山高。

        他这点道行,差的有点多啊。

        幸好楼里有电梯,如果只是走楼梯的话,石振秋宁可睡在楼道里了。

        可是到了他所在的楼层,那真是一丁点的力气也没有了。

        石振秋没办法,只好咬着牙,下半截身子拖在地上,全靠两只手爬着走到了门前。

        幸好才凌晨五点多,李大奎睡的都跟死猪一样,并不知道他回来了。

        石振秋一路爬到了自己的床上,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那么昏昏沉沉而又安心地睡死过去了。

        虽然回到了自己家中,可是他却睡的并不安稳,梦里总是出现奇奇怪怪而又恐怖的东西。

        间或希尔顿的脸又出现,吓的他在床上胡乱折腾。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已经下午了。

        石振秋一骨碌爬起来,感觉身体总算是好点了。不过腰腹之间空荡荡的,还是有点虚。

        最重要的是,肚子咕咕叫,已经要起义了。

        昨天晚上的烛光晚餐,他一口都没有吃,就被大洋马押到了床上。如今过去了十几个小时,哪里还挨得???

        费力地走出卧室,却看到李大奎正在玩游戏。

        见他出来了,李大奎关心地问道:“我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这副德行,被人抢劫了?”

        石振秋噗通一下跪了下来,一把抱住李大奎,眼泪跟不要钱一样的狂飙。

        “哥,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太狠了,我以为我要死掉了?!?br />
        李大奎吓了一跳,连忙扶住他。

        “不是吧,你真的被抢劫了。应该不会啊,那希尔顿身边的安保应该很给力啊?!?br />
        石振秋惊魂未定,眼睛红肿。

        “不是别人,就是那妖精。真是太过分了,一次又一次,我以为我都要****了?!?br />
        李大奎双眼放光,带着浓浓的羡慕。

        “呀,早就听说那女人私生活混乱,想不到这么开放。你们真的做了?快说说,什么感觉?”

        石振秋欲哭无泪,伸出了拇指和食指。

        “一晚上做了八次,你说什么感觉?”

        李大奎脸色一变,隐隐觉得小弟弟很疼。

        “呀,这么厉害的女人,还是不碰为妙?!?br />
        同时,他也对石振秋充满了同情。

        “哎,昨天和你希尔顿走的时候,大家都羡慕的不得了。如今看来,你受苦啦?!?br />
        知道石振秋饿了,李大奎早就热好了饭菜。

        石振秋如今急需补充体力,愣是吃了八碗米饭,一大盆参鸡汤,还有一整只切好的猪蹄。

        就这儿,依照他的话来说,才补回来不足万分之一。

        稍微回神点了,石振秋倚靠在沙发里,问道:“哥,今天有什么事吗?”

        李大奎想了想,随手把手机递给了他。

        “没什么事,就是一个女孩找你。她说想要和你学习音乐,不过我看你在睡觉,就让她晚点打过来?!?br />
        学习音乐?

        剧烈运动加上吃过了饭,所以脑子有点混沌。

        石振秋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啊,是有这么回事。那天在健身馆附近遇见了一个好苗子,是出道失败的练习生。实力真的不错,所以我就想要收她做学生,帮她强化一下音乐素质?!?br />
        李大奎很是狐疑。

        “不是你看人家漂亮,所以……”

        石振秋“哇”地一声干呕,差点把吃过的饭都吐出来。

        “哥,最近一段时间,别和我提女人。一听我就反胃,我要静养一段时间?!?br />
        李大奎笑的呲牙咧嘴,没心没肺。

        “呀,你说你这一生有什么顺利的???连泡女人都这么倒霉,真是没谁了?!?br />
        石振秋也是摇头晃脑,唏嘘长叹。

        这该死的霉运,难道一辈子都纠缠着自己吗?

        不去多想了,他拿起电话,打给了朴仁静。

        也不知道那女孩是什么想法,反正几乎就是一瞬间,电话就被接通了。

        对面传来女孩忐忑的声音,似乎还有不少的担心。

        “阿布塞哟,前辈,是您吗?我今天给您打了电话,您的经纪人说您有事?!?br />
        “嗯,是的。怎么样,仁静,想好了吗?”

        石振秋眯着眼睛,活像地主老爷一样的瘫痪着。

        电话那头静了一下,不过很快就传来了朴仁静坚定的声音。

        “是的,前辈。您说的对,我不该轻易放弃梦想。为了出道,我还应该更加准备充分才是?!?br />
        对这个结果,石振秋十分的满意。

        “嗯,看的出来,你是一个很执着的女孩。这样吧,等下……明天上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是专业学习音乐的?!?br />
        今天?

        今天还没缓过气来呢,石振秋根本就不想动。

        于是和朴仁静约好了时间,石振秋又回去补觉了。

        第二天上午,就在朴仁静工作的咖啡店门口,石振秋看到了她。

        这女孩一直都显得很素净,不像很多女人浓妆艳抹。

        或者也可以说,她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所以无时不刻,都拥有着一种淡如烟雨的小女人的味道。

        石振秋打开车门,招呼她道:“上车吧,我们要抓紧时间了?!?br />
        虽然是第二次和石振秋见面了,对方也是一个名人??墒且弦桓瞿腥说某?,朴仁静还是有点小慌乱。

        不过想想自己的梦想,她一咬牙,还是坐了进来。

        车子慢慢前行,朴仁静却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石振秋看在眼里,笑着问道:“看什么呢?”

        朴仁静微微一笑,小嘴勾勒出精致如樱桃的弧线。

        “我还是第一次坐艺人的车呢,想要看看有什么不同的?!?br />
        石振秋哈哈一笑。

        “能有什么不同?这就是保姆车啊。我还没有买私家车,出门只能开这个。不过让你一说,我觉得我应该买一辆私人用车了?!?br />
        以往石振秋没觉得开保姆车有什么不方便的。

        可这次才发觉,自已出来办私事,开着保姆车确实显得怪异。

        等年底吧,有了空闲,去买一辆私人用车,这样李大奎出门的话也不用挤公共交通了。

        金亨锡的工作室并不远,两人一路说着话,很快就到了。

        不过看着周围僻静的氛围,仁静有点踌躇。

        这种地方,要是发生点什么,似乎喊救命也没用啊。

        石振秋可不知道她警惕性这么强,一路带她上了楼,走进了金亨锡的工作室。

        别看金亨锡年龄很大了,却是一个宅男。平时没事的时候,肯定在工作室里。

        所以石振秋一进来,就喊上了。

        “老师,我来了?!?br />
        果然,里间传来了金亨锡的声音。

        “你来就来嘛,大呼小叫的干什么?说的好像你第一次来一样?!?br />
        与此同时,朴仁静却在打量着环境。

        这里很明显,布满了各种音乐设备,一看就是音乐人的工作室。

        看到了这些,朴仁静才算是安心了下来。

        原来这个年轻的前辈,果然没有欺骗自己,还真的要教导自己音乐。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里间的人走了出来,一头银发格外的明显。

        金亨锡也没有想到,石振秋不是一个人来的。

        “哟,这位是谁???你的女朋友?”

        被人误会了,仁静俏脸一红,显得很局促。

        石振秋就要没心没肺的多了,摇摇头,如实说了出来。

        “是我们健身馆附近咖啡店里工作的孩子,那天恰巧听到她唱歌,资质十分的不错。而且还是练习生出道失败的孩子,将来肯定很有前途。这不是看老师你无聊嘛,所以给你送好苗子来了?!?br />
        金亨锡满头黑线。

        “我用不着你的孝心?!?br />
        石振秋大言不惭。

        “诶,老师,你看看你这里。这么大的地方,乱七八糟的。如果有人帮你,不也轻松一些嘛?!?br />
        工作室里各种设备堆叠,当然是乱七八糟的。加上男人嘛,对整理这种事都没有什么天赋,所以这里粗略一看,确实很乱。

        被石振秋这么一说,金亨锡也不禁心动。

        平时工作室里就他一个人,偶尔老婆、孩子会过来,想要整理也比较累。要是再有一个学生,能够帮着做这些工作,他也能够轻松不少。

        他俩这边说的轻快,仁静却傻眼了。赶忙一把抓住石振秋的衣袖,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前辈,不是您教导我音乐吗?怎么换人了?”

        石振秋呵呵一笑。

        “我也会教导你的啊,只是我那么忙,没有多少时间啊。所以平时就由你是师祖代劳,他可是很了不起的音乐人?!?br />
        朴仁静这个荒唐啊。

        “什么???既然这样,那我算是这位前辈的学生啊,哪里是师祖了?”

        石振秋不满意了。

        “呀,你是我的学生,他是我的老师,那他不是你的师祖吗?”

        对这个问题,朴仁静寸步不让。

        “你也说了,你教不了我什么的?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我的老师?!?br />
        金亨锡也出头了。

        “就是,你小子自己还是半吊子呢?有什么资格收徒弟。所以啊,她是你的师妹,不是你的徒弟?!?br />
        石振秋只是不答应。

        “啊尼,啊尼,师妹多没意思。必须是我的徒弟,去,给师父倒杯水去?!?br />
        朴仁静对这个家伙真是无语了,翻着白眼,但还是倒水去了。

        她怎么感觉,这个前辈很有骗子的资质呢。

        谢谢书友141023230656308、如云般游走、爱莱克马宁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