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211章 豪门浪女

    第211章 豪门浪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着忙内就这么跟人走了,哥哥们都担心的不得了。

        “不会出什么事吧?”

        郑亨敦喃喃地道,也不知道是问别人,还是问自己。

        可他旁边的卢洪哲却不一样。

        “能出什么事,就算出事了,也希望那个人是我啊?!?br />
        连有妇之夫的哈哈都咂吧嘴。

        “就是啊,听说那位希尔顿小姐可是很开放的呢。也不知道忙内这瘦弱的身子骨,能不能驾驭大洋马?”

        朴明秀走过来,在青梅竹马的脑袋上一家来了一下,训斥道:“瞎说什么呢,忙内就只是去共进晚餐而已。能发生什么?”

        如果是平时,大哥这么说了,大家也就老实了。

        可今天不一样,卢洪哲嘴巴并不服输。

        “大哥,你知道什么???那位希尔顿小姐,名声可不怎么好啊,据说很浪荡的。说不定来了一次东方,想要寻找点新奇的玩法的呢,体验一下东方男人的魅力。呀,真是羡慕忙内啊?!?br />
        得,原来您在乎的是这个啊。

        不知道哥哥们在背后议论什么,反正石振秋一路忐忑地被带到了地方。

        一看,原来是首尔千禧希尔顿酒店。

        也是,人家是希尔顿集团的继承人,当然要住在自家的酒店里了。

        他们是从地下进来的,所以不虞有被发现的可能。一路乘坐内部电梯,来到了最顶楼的总统套房。

        这里异常的安静,更加显得幽密,不会被打扰了。

        眼见着希尔顿牵着石振秋的手走进去,始终跟在身边的秘书连忙道:“大小姐,请注意影响?!?br />
        作为身边人,秘书对这位大小姐的作风那也是亲眼目睹的。

        这里可是韩国,社会风气十分保守的地方。

        秘书真怕大小姐玩的过火,闹出不得了的事情来。

        尤其是这个东方男人,看样子还是一个名人,那就要更加谨慎了。

        面对秘书的警告,希尔顿媚眼如冰,终于拿出了豪门大小姐的霸气。

        “哼,我干什么,需要你来管理吗?去准备好晚餐,我要和他在房间里享用?;褂薪裉焱砩?,任何人都不许来打扰?!?br />
        把秘书赶走了,希尔顿妩媚一笑,双臂圈住石振秋的脖子。

        “darling,你的歌声十分的迷人。怎么办,我已经入迷了。你会继续为我唱歌吗?”

        这么简单的英语,石振秋还是听得懂的。

        原来是自己的唱功太好了,才让这个豪门大小姐另眼相看的。

        于是,当红艳温暖的烛光照亮房间的时候,石振秋坐在希尔顿的对面,嘴里轻轻地哼唱起来。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气氛,当然是温柔的情歌最合适了。

        everybody‘sgotsomething

        theyhadtoleavebehind

        oneregretfromyesterday

        thatjustseemstogrowwithtime

        there‘snouselookingbackorwondering

        howitcouldbenowormighthavebeen

        allthisiknowbutstillican‘tfindwaystoletyougo

        ineverhadadreamcometrue

        tillthedaythatifoundyou

        eventhoughipretendthati‘vemovedon

        you‘llalwaysbemybaby……

        不得不说,气氛真的很重要。

        这动人的情歌在这迤逦的环境里绵延,让希尔顿也安静了下来。一只手托着香腮,专注地看着唱歌的男人,似乎要把他全都刻在心里。

        欧美女人的五官十分的硬朗,所以显得眼睛和湖泊一样的幽深。

        石振秋也不知不觉被气氛影响,歌声愈发的柔和。

        明明两人的中间摆满了美味佳肴,可是谁都没有去碰,都不舍得破坏这气氛一般。

        当石振秋的歌声越来越深情的时候,他的脸色猛地闪烁了一下,歌声也出现了颤抖。

        明显感觉到,就在看不见的桌子下面,一只裹在丝袜里的纤足,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腿。

        这纤足柔和而富有触感,贴着他的小腿蹭来蹭去,激起片片的涟漪。

        室内的暧昧急剧升温,让石振秋的声音也出现了颤抖。

        那只纤足不再满足于轻微的试探,开始慢慢向上。

        也就是欧美女人,腿长的过份,即使隔着桌子,也能轻易地延展。

        先是小腿,然后是膝盖。不过这里也不足以让纤足留恋,以至于那柔嫩的触摸渐渐接近了核心的部位。

        女人的脚似乎带着致命的魔性,只是上下的一滑,就让小石振秋得到了起义的召唤,昂扬抬头。

        明显看到对面的希尔顿眼前一亮,声音如媚如丝。

        “darling,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br />
        作为豪门浪女,希尔顿阅男无数,真的没有想到,东方男人也有这个规模。

        这一下,让她更加荡漾了。

        来回的揉搓下,石振秋被刺激的欲火焚天,根本就无力再继续唱歌了。

        他也算是经历过女人了,可是这么开放而浪荡的女人,却还是第一次见识。

        尤其是这女人还是一个大洋马,深眼高鼻,身材火辣,简直是最好的春药。

        眼见着石振秋唱不下去了,希尔顿的舌头滑过嘴角,主动道:“darling,我们应该主动追求幸福不是吗?为什么要留有遗憾呢?过了今天,我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呢?!?br />
        石振秋的脑子已经混沌了,只剩下点头的份。

        一切都水到渠成,希尔顿长身而起,走过来牵着他的手,慢慢走进了卧室。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好像泥潭里拉出来的一样,把好好的一床被褥蹂躏的乱七八糟。

        希尔顿带着云雨过后的潮红,肆意地放荡着。

        “哦,darling,你真是太厉害了。不过我也不弱,这次看我的?!?br />
        石振秋也是第一次和大洋马开战,对方的战斗力真的不是东方女人能比的。一场酣战下来,他也需要恢复恢复体力。

        可希尔顿却意犹未尽,已经主动爬了上来,一招****,开始了第二轮的战役。

        既然是坐上来自己动,石振秋还是能够接受的。

        又是一个小时后,希尔顿的声音幽幽传来。

        “darling,我这里有一间很大的浴池,你试过吗?走,我们玩点新鲜的?!?br />
        “???还来?”

        又是一个小时后,希尔顿的声音依然充满活力。

        “darling,不要怜惜我。对,用皮鞭,好好地征服我吧?!?br />
        石振秋的声音却已经沙哑了。

        “亲爱的,我们抱在一起,说说话吧?!?br />
        希尔顿却只是不依。

        “no,我们只有一夜的时光,不能浪费不是嘛。难道我的身体不够迷人吗?”

        又是一个小时后,希尔顿的声音愈发的淫荡。

        “darling,我前面满足了,可是后面还很空虚呢??炖?,宝贝,征服它?!?br />
        石振秋已经气若游丝。

        “亲爱的,休息一下吧?!?br />
        希尔顿欲求不满的声音格外气氛。

        “怎么可以,不要浪费时光,来,comeon!”

        石振秋宛若在云端,飘飘忽忽的始终下不来。

        该死的,他也是第一次知道,男女之事居然有这么多的玩法。

        很多都是他第一次见到,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体验。

        该死的欧美大洋马,一点都没有羞耻心,还十分的重口。

        一次又一次,这一夜,他也不知道春风几度了。反正到了最后,只要希尔顿一开口,他就感觉是冷风了。

        也不知道折腾到了几点,反正最后石振秋软的跟面条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就瘫软地睡着了。

        在陷入黑暗之前,石振秋暗暗发誓。

        今后看到大洋马,一定要离的远远的。

        梦里不知是何年,突然一片光亮袭来。随后从这光亮里闪出一张脸,正是希尔顿那妖媚的面孔。

        这张脸越来越近,声音还无比的淫·荡。

        “宝贝,不要睡嘛,我们再来?!?br />
        还来!

        石振秋浑身一个激灵,立马就醒了。

        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还是睡在希尔顿的床上。

        而那个女人,昨夜似乎折腾的狠了,此时也缠绕在他的身上,手那把持着他的要害。

        该死的,这女人绝对是妖怪,要把他的元气吸干了。

        什么事情只要过度了,那就是噩梦了。

        石振秋真的是吓坏了,一刻也不敢多呆,连忙蹑手蹑脚地把希尔顿搬开。

        看样子这女人昨夜也很满足,始终脸上带着滋润的潮红,并没有醒来。

        石振秋轻轻的坐起来,却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该死的,腰好像断了一样,随便动动都是让人晕眩的痛。

        不行了,不能再呆下去了。

        万一这浪女醒了,他今天非得交待在这里不可。

        如是想着,石振秋最后贪婪地看了一眼希尔顿没有遮掩的裸·体,赶忙爬下床,把衣服一件件地套起来。

        手忙脚乱之下,也不知道有没有穿错,反正就这么样吧。

        已经完全胆寒的石振秋不敢耽搁,立马向门口爬去。

        不是不想走,腿上没力气了。即使爬着,都能感觉到腿肚子不停地颤抖。

        一直到离开了总统套房,他才拼尽余力站起来,扶着栏杆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了电梯里。

        离开顶楼的时候,恰好看到希尔顿的秘书站在远处。

        见到他落荒而逃的样子,那秘书莞尔一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看样子,对于这个能够逃脱自家大小姐魔掌的男人,他还是很佩服的。

        石振秋欲哭无泪,总感觉自己做了一回送什么什么的童子。点点头,冲秘书告别,垂头丧气地走进了电梯。

        一路冲到酒店外面,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就逃之夭夭。

        在他看来,这里简直就是要命的魔窟啊。

        无论如何,不能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