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168章 我们挺正经的

    第168章 我们挺正经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又一次陷害了刘班长,大家都很开心,终于有了十足的动力开始搬家。

        不过干活归干活,大家力量用的最多的地方永远是嘴巴。

        谁都不肯多干,谁都想着多说话。

        卢洪哲和哈哈这对青梅竹马,光是对衣服的讨论就花费了十多分钟。

        客厅里,刘班长和??『右簿拖渥拥那嶂亟辛艘环シ勒?。

        不过面对小胖那些垃圾一样的衣服,石振秋选择了最容易的方法。

        “亨敦哥,你这些衣服都扔了吧?!?br />
        好吧,一句话就把郑亨敦吸引过来了。

        “要扔掉什么?”

        哈哈:“都要扔掉了?!?br />
        亨敦怒了。

        “呀,要扔掉什么???”

        这人怎么就听不懂话呢,石振秋不高兴了。

        “全部,包括你,也应该扔掉?!?br />
        郑亨敦噗哧一下笑了,挥拳给了他一下。

        “臭小子,就因为我不搞笑吗?”

        不过在面对衣服的时候,郑亨敦还是很慎重的。

        “这些都是要穿的,这个是夏天要穿的?!?br />
        那我们不管,三个人只管扔,随便拿起来一件就抛出去,然后郑亨敦手忙脚乱地接住一件。

        他不光是一个邋遢的人,还是一个很勤俭的人。

        很多衣服都穿了七、八年了,结果还保留着。虽然衣服的样子已经完全不能看了,但却没有扔掉。

        因此这个决心还是石振秋等人帮他下比较好,免得这些破烂成为累赘。

        只可惜郑亨敦也是固执的人,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衣服,也对大家郑重拜托起来。

        “这些真的请不要扔掉,真的拜托了啊?!?br />
        得,反正是给您搬家。您都这么恳切了,我们也不能出格啊。

        如果是平时的录制,郑亨敦越是哀求,大家会做的越过分。但这些都是人家的私有财产,所以考虑综艺效果也是有限度的。

        于是乎,石振秋三人强忍着视觉冲击,开始帮郑亨敦收拾起来。

        足足过了三十分钟,大家伙才把东西分门别类,装在不同的箱子里,开始往楼下运。

        这效率,让搬家公司看到,估计就要哭了。

        可怜的孩子们,什么时候做过搬家的工作???所以一个两个搬着箱子,全都被重量吓到了。

        一路下去,一路废话了。

        “呀,真是太重了?!?br />
        “今天的任务选错了啊?!?br />
        “还有多远啊,怎么这么累?”

        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怨言,金泰浩不得不用字幕来表达感想:你们是用嘴来搬运的吗?

        好不容易到了车前,大家又是一番你争我夺。

        原来是需要人上到车里进行整理,那么也就是说,负责整理的人就不需要来回跑和搬东西了。

        有这样的好事,那还等什么?

        无挑的成员们可都是极度自私和眼力价超快的人,唯恐落于人后。

        “大家别抢,这个我来?!?br />
        “诶,我来我来,我最擅长整理了?!?br />
        “我力气大,会把所有东西都规放好的?!?br />
        面对着荒唐的情况,郑亨敦格外无语。

        “我才是房主啊?!?br />
        房主也没有特权啊,还不是跟别人一样。

        趁着刘在石揪卢洪哲头发的空档,石振秋充分发挥了当初在家乡时,上树掏鸟、下水捕鱼的灵活性,一个垫步直接就上去了。

        “好了,大家不要争了。时间不早了,快点动起来。巴利、巴利!”

        看着占据了头筹的忙内,其他人真是气坏了。

        “该死的忙内,你不懂得尊老爱幼吗?”

        面对着卢洪哲的责问,石振秋一指朴明秀。

        “呀,我说你们这些人真搞笑啊??纯疵餍愀?,平时最挑三拣四了??墒墙裉煳税锖喽馗绨峒?,连明秀哥都老老实实的干活呢?!?br />
        孰料朴明秀却愁眉苦脸、呲牙咧嘴地摆摆手,那意思说是说:哥累很,别和我说话。

        其他人噗哧一笑,也就不抢了。

        把大家都赶走了,石振秋哼着小曲,优先地整理了起来。

        他倒是没有胡说,真的很擅长整理。

        回想了一下亨顿的家什,开始利用车里的空间摆放起来。

        只是看着一个一个箱子里的东西,他不得不吐槽起来。

        “呀,这个哥投胎错了啊,要是变成猪的话就好了。你们看看,全都是吃的,还都是垃圾食品,倒是真不挑啊?!?br />
        说话间,郑亨敦、刘在石、朴明秀三人抬着沙发下来了。

        结果刚刚走出门口,刘在石的手上就没有了力气,直接把沙发放在了地上。

        郑亨敦一下子就急了。

        “沙发怎么能放在地上呢?皮会磨破的?!?br />
        刘在石也十分的不好意思,赶忙解释。

        “对不起啊,亨敦,手抽筋了,实在拿不住了?!?br />
        郑亨敦只是心疼自己的沙发。

        “这怎么能放在地上呢?快点抬起来啊,磨破皮怎么行?”

        关键时刻,还得是石振秋出马。他只用了一句话,就灭杀了郑亨敦的气急败坏。

        “算了吧,哥。磨破就磨破了,反正你也不收拾?!?br />
        通过上次的亨敦来玩吧特辑,这家伙的邋遢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无法逆转。

        此时在这里心疼沙发,恐怕连观众们都看不下去了。

        你丫的一个把房子住成猪窝的人,还好意思嫌弃这个、嫌弃那个?

        成功摆平了郑亨敦,石振秋收获了刘在石、朴明秀感激的眼神,搬家行动也得以顺利的进行。

        一共两组沙发,刘在石和朴明秀搬了一组,随后??『佑肼檎芤舶崃艘蛔?。

        恰好??『佑肼檎馨焉撤⑺偷降氖焙?,郑亨敦不在身边,这两人赶紧对他说明了情况。

        “忙内啊,把这边朝里放?!?br />
        石振秋一看,好家伙,这两货干嘛了,竟然把沙发的一只脚给摔的松动了。

        这沙发以后坐的话,肯定能够感觉的出来啊。

        吓了一跳的他连忙离得远远的,把自己摘出来。

        “这是你们弄的啊,和我没有关系。我和这件事没有关系,你们自己看着办吧?!?br />
        这该死的忙内,真是小心翼翼啊。

        ??『佑肼檎芤徽笃?,赶紧祭出了行贿大法。

        “呀,下周我这里有个酒会的邀请,到时候会有很多女艺人去。我带你去,怎么样?哥可以给你安排相亲?!?br />
        “真的?”

        石振秋心动了。

        卢洪哲却急了。

        “哥,那我呢?”

        ??『用话旆?,谁叫沙发那里是他摔坏的呢。犹豫了一下,便道:“同去,同去?!?br />
        “ok,成交!”

        三人完成了py交易,合谋将沙发妥善的放好,完全看不出一丁点的破绽。

        可怜的郑亨敦还不知道,他的那点可怜的家具,被信任的同事们都给折腾成什么样了。

        别看无挑的成员们搬的慢,可是喊累的能力那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折腾到了中午,大家早就饥肠辘辘了,纷纷要求郑亨敦给买午餐。

        小胖拗不过大家的纠缠,只好去订餐了。

        听说有吃的了,大家终于又有了动力,开始继续搬家。

        可是看到郑亨敦买回来的东西,石振秋不高兴了。

        “什么啊,就是可乐和巧克力派?干脆点个糖醋肉啊?!?br />
        郑亨敦不高兴了。

        “糖醋肉多少钱???”

        石振秋气坏了。

        “我们的搬家费难道连糖醋肉都不值吗?要不要我们把你这里都毁了?”

        郑亨敦吓坏了,他可是知道,这帮家伙真的干的出来。

        连忙堆起谄笑,语气也谄媚了许多。

        “呵呵,总要等全都搬完啊。这样吧,都搬完了,我们吃炸酱面和糖醋肉,如何?”

        这还差不多,石振秋暂时放过他了。

        来来回回几次,大家都累坏了。即使是力气最大的??『?,也控制不住了。

        就在汽车前面,就在郑亨敦的眼前,??『右桓鲷篝?,竟然把餐具给打碎了。

        这下好了,现场一片冰点,完全失去了笑声。哪怕是刘班长努力地活跃气氛,大家还是笑不出来。

        特别是看到郑亨敦小心翼翼地收拾碎片的样子,大家就更是窒息了。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石振秋突然想到了什么。确切地说,是从声音里得到的提示,开始安慰起郑亨敦来。

        “哥,岁岁(碎碎)平安嘛。就当是为了你将来的气运作保了,反正也不能修复了?!?br />
        俏皮话总算是有了点作用,郑亨敦情不自禁的一笑,可算是把大家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了。

        可是别急,高兴的太早了。

        因为在这后面,还有床没有搬呢。

        但凡是搬过家的人都知道,床睡着很舒服,可是要搬动的话,那真是欲仙欲死啊。

        这一次大家都犯难了,毕竟谁也不愿意去啊。

        “真的不想去啊?!?br />
        “我们石头剪子布吧?!?br />
        “赢的人休息好了?!?br />
        果然是《无限挑战》,在这种事情上前所未有的正经。

        最终,一番石头剪子布,朴明秀和石振秋顺利胜出,笑嘻嘻地目送着大家去和沉重的床奋斗了。

        朴明秀美滋滋地坐下来休息了,石振秋却拿着电话,走到了一边。

        向工作人员确认了一番后,悄悄地拨打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