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心里的声音 > 第94章 还装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郑亨敦虽然来了,但是哈哈还是没到。

        郑亨敦一个人在包厢里坐了一会儿,实在没意思,就起身去厕所了。

        这段时间又没有事情做了,刘在石干脆采访成员们了。

        他眨巴眨巴眼睛,注意到了兴致勃勃的石振秋,就拿他开刀了。

        “忙内,成员们当中你最年轻,人生经验也最缺乏。以你的观点来看,该怎么做才能和别人变亲呢?”

        石振秋想了想。

        “脾气好一点,身为后辈听话一些,多努力做事,哥哥们都看在眼里的?!?br />
        他不说还好,有意见的人多的数不过来。

        ??『樱骸疤耙恍??那你为什么那么不听话?”

        石振秋更加的荒唐。

        “就算我要听话,身为大哥的你也要说点有用的啊。整天问我你是哪一边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br />
        大胖的强项在于身体搞笑,论起嘴皮子可是差得远了。

        只用了一个回合,石振秋就把他ko了。

        对于石振秋的回答,刘在石其实是不太满意的。因为中规中矩,没有什么亮点。

        想了想,他决定再给忙内一次机会。

        “那如果想要和某个人关系不好,就是不太想要和他亲近,该怎么做呢?”

        要说怎么和人处好关系,石振秋刚刚在社会上工作,还没有很好的经验。但要说怎么变坏嘛,那……

        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只用了两个字,就让现场一片狼藉。

        “借钱?!?br />
        刘在石和朴明秀一个坐立不稳,双双摔倒在了地上。

        ??『右膊坏貌晃孀抛彀?,把大脸憋的通红,才没有让笑声传出去。

        卢洪哲更过分,直接用嘴巴咬住了石振秋的肩膀,才能阻止自己的崩溃。

        至于下面的制作组,更是一群抹眼泪的。

        朴明秀好不容易爬起来,不得不对石振秋竖起大拇指了。

        “呀,你的办法果然很有效,承认,必须承认?!?br />
        刘在石也把眼镜摘了下来,好擦拭眼泪。

        “呀,真是没有想到,居然从忙内这里学到了这么好用的一招。以后遇到讨厌的人,终于知道该怎么办了?!?br />
        说笑完了,制作组也把制作好的内容呈递了上来,刘在石继续主持。

        “那么现在我们先来说说,人遇上了尴尬气氛的时候,会出现一些什么行为吧?!?br />
        这下大家都凝神细听,当成是很好的经验。

        人活于世,在社会上打滚,总是会有尴尬的时候。

        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制作组居然总结了一番经验。

        刘在石道:“首先是打电话,想用其他的动作来回避尴尬的气氛;其次是转过头,把注意力集中在别的地方,来消除尴尬心理;还有就是晃腿和舔嘴,拨弄一些小的东西,这些都是为了降低紧张感而出现的无意识行为。最后一个,就是脸上露出短暂笑容后,又马上收回?!?br />
        听到这里,石振秋立马指着朴明秀。

        “这位哥,这位哥,这位经常这么干?!?br />
        朴明秀还不信,疑惑地问道:“真的?”

        那边刘在石已经进一步解释了。

        “由于心中盘算着其他的事情,才会露出强颜欢笑,需要小心这种微笑?!?br />
        这一下不光是石振秋了,其他人也都认同。

        “呀呀呀,这就是明秀哥啊?!?br />
        “完全就是在说朴明秀啊?!?br />
        成员们只要在一起,就不会无聊。说说笑笑之间,消息通传了进来,哈哈到啦。

        大家重新回到窃听者的状态,仔细查看哈哈的踪迹。

        哈哈同样被作家领了进来,同样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包厢。

        就在他听从作家的安排,走到最里面的时候,后面却有人和他说话。

        哈哈一回头,正好看到的是郑亨敦的经纪人。

        哈哈当时就不开心了。

        “他又到处大嘴巴了?”

        经纪人赶紧解释。

        “没有,那时候正好在一起?!?br />
        可大家的关注点却是,郑亨敦去厕所居然过去了二十分钟。

        好家伙,您是要把马桶塞满才罢休吗?

        终于,千辛万苦屎出来的亨敦,再次回到了包厢。

        这是伟大的时刻,这是富有历史意义的一刻,这是足以铭记的经典一刻。

        所有人都摒心静气,关注着两人的会面。

        好像他们不是小胖子和小孩子,而是尼克松和周总理一样。

        此时哈哈正好站着面对门口,看到郑亨敦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立马就鞠躬了。

        “您来啦,大哥?!?br />
        好家伙,这一个大礼弄的郑亨敦手足无措。

        “啊,您也来了啊?!?br />
        监听室里的大家伙可是笑惨了。

        石振秋荒唐不已。

        “什么啊,这两位天天见面,还鞠躬呢?!?br />
        “第一次见面的人也不会这么做啊?!?br />
        在大家吐槽的时候,哈哈已经抄起了手机,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

        “喂,你……你……你啥时候结束?”

        尤其是郑亨敦走到了他对面位置的时候,哈哈干脆一边打电话,一边转头面对着墙壁,跟小胖完全没有对视。

        见哈哈打电话,郑亨敦无聊之下,也拿出了手机。

        不过他却没有打电话,而是向哈哈问了起来。

        “那首歌叫啥swing来着?”

        大家全都可以保证,哈哈明明听到了,可是却装作没听见,依旧拿着电话在那儿哼哼。

        郑亨敦见没有回应,也抱着手机沉默起来。

        这两人明明就在一个房间里,结果你干你的,我干我的,似乎完全不相干的陌生人。

        “呀,这两位的问题很严重啊?!?br />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俩互相回避视线呢?!?br />
        “现在的问题是哈哈走来走去,根本就不坐下来?!?br />
        就在这窒息的环境里,石振秋突然发现了好玩的地方。

        “我们的作家也在打电话呢?!?br />
        其他人笑喷了。

        “这得是多尴尬啊,弄到我们作家也没法适应了?!?br />
        哈哈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终于挂了,又让大家伙打起精神来。

        郑亨敦鼓足勇气,再次问道:“那首歌叫什么了?”

        哈哈跟着郑亨敦哼了几下,也没有告知答案,估计他也不知道。

        郑亨敦也不看他,只是说道:“我忘记歌名了,哈哈先生?!?br />
        得,这样的尊称出来,哈哈彻底崩了。

        只能趴在桌子上,把脸藏在手臂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石振秋看的很有意思,也说起了他了解的哈哈。

        “哈哈哥是那种喜欢热闹的人,嬉笑打骂都没有关系,不是多感性的人。这么安静而别扭的对话,他会疯掉的?!?br />
        电话也打完了,又没有共同话题,哈哈实在无聊,干脆拿着墨镜,戴上又摘下,摘下又戴上,就当是给自己找点事做吧。

        这该死的气氛,让作家也呆不住了,起身离开了。

        好嘛,偌大的包厢里,就只剩下郑亨敦和哈哈,更是连呼吸都带着拧巴的味道了。

        这个时候开始上菜了,两人经过了长久没有营养的废话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郑亨敦直接电话打给了卢洪哲。

        “呀,你什么时候到?现在就我和哈哈,现在就我俩,连对话都没有?!?br />
        这是直接承认尴尬啦,监听室里的大家伙努力忍着才没有笑出声。

        这是得多难受,才能当面说出这样的话来啊。

        电话那头的郑亨敦可算是找到诉苦的人了,说个不停。

        “现在我俩各玩各的?!?br />
        话筒的间隙传来哈哈的声音。

        “叫他们别关门?!?br />
        郑亨敦也是同样的想法。

        “尴尬死了,拜托至少开着门?!?br />
        卢洪哲笑的满脸褶子,只能无心地安慰着。

        “说说话呗,我们是一家人,多说说话?!?br />
        郑亨敦却不这么认为。

        “呀,哪家子像我们这样???”

        卢洪哲诱导着问道:“我们不是都挺亲的嘛,咋就你俩这样?”

        郑亨敦终于说了一点内幕。

        “呀,这小弟都敢对大哥说出来单挑,还能怎么办?”

        行了,说了这么多,完全可以了。

        卢洪哲开始善后。

        “知道了,再等一会儿。我会快点来的,我在停车?!?br />
        原本大家都以为,郑亨敦打给卢洪哲也就算了??删驮谡馐?,石振秋的手机突然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还是郑亨敦,这家伙吓了一跳。

        示意大家安静之后,他才接起电话。

        “大哥,有什么事吗?”

        面对着小弟,郑亨敦的性子可没有那么好。

        “死孩子,你在哪?迟到了不知道吗?真是的,录制节目都那么积极,聚餐就敢迟到?”

        石振秋笑的眼睛都没了。

        哥诶,明明只有你们俩迟到了,搁哪装呢?

        “哥,我今天自己开车,有点迷路了。稍等一下,哦,我看到洪哲哥,马上就来?!?br />
        郑亨敦:“给你十分钟,再不到的话,以后不关照你了?!?br />
        石振秋满头黑线。

        就您那除了搞笑都行的风格,我需要您关照吗?

        您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